品茅台看小說

「萬分感謝你,沈,我以公主之名承諾,日後我們金雀花帝國一定將你捧為最尊貴的客人。」凱瑟琳呆萌著眼眸,活脫脫一個涉世未深,又大膽貪玩的小姑娘。

媽的,這個洋妞真會勾引人,安東尼奧說她是西方第一美女,果然沒有半點水分,沈風忽然指著老鴇道:「公主殿下,你有沒有跟旁邊的老太婆簽下什麼協議?」

「No——」凱瑟琳搖頭道:「Ijustsaidtocomeinandsee,butthisladyinvitedmetocomeinforafewdays,so,Iwascheated。(我只是說進來看看,但這位夫人卻邀請我進來住幾天——所以說,我被欺騙了是嗎?)」修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眼睛眨了眨,臉上時刻帶著甜美優雅的微笑。

我靠,這洋妞挺會勾魂的!沈風好笑道:「Ithinkso。」

周圍人見兩人相談甚歡,不由得大感吃驚,太子殿下不耐煩道:「你們啰啰嗦嗦在說什麼。」

修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眼睛眨了眨,臉上時刻帶著甜美優雅的微笑。

我靠,這洋妞挺會勾魂的!

沈風先是道:「經過一番了解,這個異國女子說有困難之處想找你幫忙。」

太子殿下急忙臉色一正道:「她有何困難之處,儘管說來,本太子一定為她做主。」

「太子真是深明大義!」沈風急忙拍了一個馬屁給他,接著道:「這個異國女子乃是誤打誤撞來到這裡,而非賣身給仙吟閣,這一切都是因為老鴇兒生了貪念,還請太子為她做主!」

太子怒瞪著老鴇兒,陰陽怪氣道:「是否真有此事?」

「這——這——」老鴇兒吞吞吐吐說不出話來,急忙跪在地上不停求饒:「賤身知罪了,還請太子殿下恕罪。」

「罷了罷了,這次便饒了你,但是下不為例。」他仗著太子的身份,隨便用點王八之氣就讓其他人不敢吭聲。

「你幫我問問這位異國佳麗叫什麼芳名?」

沈風笑呵呵道:「不用問了,她叫掐死你。」

「恰絲麗——」太子浪蕩的笑了笑,眼光使勁望凱瑟琳身上擠:「好名好名,原來異國也有此等美女,你幫我邀請她來皇宮,大華乃禮儀之邦,我身為太子更要以身作則。」

以身作則,還真用對了詞,沈風心裡鄙視了他一下,鎮靜道:「不用問了,方才恰絲麗說,她孤身來到陌生的地方總要找個人依靠,而在場所有人,她只看上我和殿下。」

「你——」太子殿下冷笑道:「就憑你,恰絲麗當真這麼說?」

沈風回過頭,對著凱瑟琳道:「恰絲麗小姐,在場所有人中,你可是只看上我和太子殿下?」說罷,對著她擠眉弄眼。

凱瑟琳展俏皮地對他眨眨眼,露出一個優雅的笑容,用蹩腳的中文道:「我想是的。」

聽到這個洋妞能說一些漢語,眾人頓覺新奇,沈風笑呵呵道:「太子殿下,你也親耳聽見了。」

太子殿下低聲道:「就憑你也敢和我本太子爭女人,不想死的話,就快點離開這裡,否則我讓你人頭落地。」

沈風冷笑道:「太子可知我是什麼人,今日私自來青樓,皇上可知道,若是我如實稟告皇上,你說會如何?」

「你敢!」太子神情有些懼怕,低聲道:「你究竟是何人?」

沈風冷笑道:「我是何人——你自己心裡有數!」

太子神情陰晴不定道:「難道——難道你是宋行軍的人?」

宋行軍?這又是誰,難道和宋行令有關係,為何太子對他還忌憚三分,沈風一口咬定道:「太子果然不愧是太子,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我就是宋行軍的人。」

太子恨恨道:「我只是來青樓找個女人,他為何派你來?」

沈風道:「來青樓當然沒有問題,太子是什麼女人,我們公子是最清楚不過,只不過我家公子也對這位異國女子有興趣,所以命我前來,不巧卻遇到了太子。」

太子疑惑道:「宋行軍不是只心儀瞿老頭的閨女,為何突然對一個異國女子感興趣。」

宋行軍對顧碧落有意思?那一定碰壁了,這小妞的性子我還不了解,沈風口氣平淡道:「顧碧落一直對我家公子不假辭色,我家公子厭煩了,巧好聽說仙吟閣來一個異國女子,我家公子便想納進府中。」

太子忿忿不平道:「這個異國女子是我看上的,任何也休息跟我搶,便是你家公子也不行。」

沈風道:「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公平競爭,看誰能討得美人芳心,如何?」

「好!」太子精氣神一下子高漲起來,什麼女人他沒有玩過,還怕收拾不了一個異國女子。

這個太子也太無能了,性格軟弱,稍微強勢一點他就慫了,以後容易受奸臣把控,沈風心裡嘆了一口氣,轉而對凱瑟琳說明情況。 一番溝通之後,沈風面朝眾人道:「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今日太子與我同時看上這位姑娘,而太子願意與我公平競爭,還請大家做個見證。」

又對著凱瑟琳道:「美麗的女士,你可以出題目考考我們兩個——她好像聽不懂,我需要再溝通一下。」

接著用英語說道:「公主殿下,麻煩你一道問題考考我們,比如你最喜歡什麼飾物,這個我知道,是海洋之心。」

「只能問簡單的問題嗎,那可真遺憾——」凱瑟琳眉梢微蹙,微微笑道:「我一個友好的朋友曾經考了幾個有趣的問題,如果今夜將會發生有趣的故事,我們為什麼不讓這裡變得更熱鬧些呢。」

沈風笑容一僵,望著她調皮甜美的笑容,心裡不由得湧起不好的預感,急急道:「公主殿下,你別亂出題目,萬一我打不上來,你可要麻煩了。」

凱瑟琳微笑道:「你是來拯救我的騎士,我相信你,伊索爺爺說,美麗的公主在邂逅騎士時,總會擁有一次浪漫之旅——親愛的沈,很抱歉,今夜也許會很漫長。」說罷,對著他眨了眨眼睛,調皮而又迷人。

沈風氣急敗壞道:「你別亂來——要不然我不管你。」

話剛落音,凱瑟琳已經恢復公主的優雅儀態,站著高處,展露一道不媚俗不做作的笑靨:「各位尊敬的來客,十分感謝你們的到來,今夜的晚宴將是來到大華國最愉快的聚會,再次感謝諸位。」

她單手橫置在腹部,對著眾人行了一個西方皇室禮節,沈風看得一陣苦笑,這小妞把這裡當成她金雀花王國的宮殿,還把狼窩當成晚宴。

她這種異國情調將所有人迷得神魂顛倒,在眾人的目光下,她提著公主裙走了下來,與眾人含笑點頭,然後站著眾人面前。

觀她走路時身體挺直,自然擺動雙臂,不左搖右擺,而站立時挺胸、收腹、抬頭,雙臂自然下垂或在體前交叉,這些簡單優雅的動作,將她高貴的氣質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若說她不是一國公主,沈風打死也不會相信。

在眾人的目光下,凱瑟琳公主依舊保持著從容優雅,穩定的語調,不變的微笑:「我聽說大華國是東方最美麗最古代的國家,有著幾千年的歷史,這裡有著最聰明、最勇敢的人,為了表達我對貴國的尊敬與熱愛,我準備三道題目為諸位助興,希望諸位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她言語中對之前的事情隻字不提,用她的氣質的交涉能力控制了全場,誰他媽說落地鳳凰不如雞,真正的鳳凰無論站在哪裡,都是一隻驕傲美麗的鳳凰。

反觀太子殿下無形中被她壓制住,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在凱瑟琳面前,他反倒笑得很平庸。

這小妞真不安分,沈風苦笑道:「恰絲麗小姐,請說說你的題目。」

凱瑟琳微笑道:「第一道題目,有一隻英格蘭貨船”伊麗莎白”號,首次遠航大華,清晨,貨船進人大華領海,船長大衛剛起床便去布置進港事宜,將一枚寶石項鏈遺忘在船長室里。

「一會兒以後,他回到船長室時,發現那枚戒指不見了。船長立即把當時正在值班的大副、水手、旗手和廚師找來盤問,然而這幾名船員都否認進過船長室。」

「各人都聲稱自己當時不在現場。

大副說,我因為摔壞了眼鏡,回到房間里去換了一副,當時我肯定在自己的房間里。」

腹黑女人撩愛計 「水手說,當時我正忙著把甲板擦乾淨。旗手說,我把旗掛倒了,當時我正在把旗子重新掛好;廚師說,當時我正準備早餐。」

她用疑惑的語氣道:「難道戒指飛了嗎,各位猜猜究竟是誰偷走了戒指——尊敬的太子殿下,您是貴國的主人,便由你第一個來回答。」她處理得極為出色,控場能力極為突出,不僅給足太子面子,還無形中佔據了上風。

太子殿下神情一色,很快陷入思索中,很快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眉頭擰得緊緊頭,其實凱瑟琳何嘗不知道,這個太子殿下沒有一點真才實學,只是個縱色淫歡的貴族子弟。

凱瑟琳將目光轉到沈風身上,見到他正在思索,不由得露出一個帶著歉意的微笑。

沈風倒不是在思索答案,而是對這題目感到吃驚,這題目在現代出現類似題目,沒想到卻從這裡再一次聽到,餘光處見她歉然在笑,好笑了下道:「我知道答案了!」

凱瑟琳眼眸中藍光一亮,含笑道:「尊敬的朋友,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什麼。」

沈風不答反問道:「恰絲麗,請問你們國家國旗上的圖案是不是十字型?」

凱瑟琳含笑道:「看來你已經知道了答案。」

古代英國最早是十字星的國旗,直到和愛爾蘭合併起來才變成米字形國旗,而古代愛爾蘭的國旗是X字形,沈風點頭:「很顯然只要找出誰是說謊的人,那個人就是兇手,很明顯,是旗手在說謊,國旗上的圖案是十字形便無所謂倒掛。」

眾人恍然的喔了一聲,凱瑟琳微笑道:「恭喜這位朋友答對了一題,如果你可以完成出的三道題目,我就答應你一個請求。」

這個請求已經是預定好的,不就是帶你走,沒想到洋妞也挺會玩心眼的,沈風沒好氣道:「請你說出第二個題目。」

凱瑟琳調皮地笑了笑,再次簡潔道:「第二個題目叫勇敢者遊戲,各位有人願意參加嗎,我保證這是一個刺激有趣的遊戲。」

太子輸了一陣,連忙喊道:「本太子願意參加!」

仙吟閣中其他官家子弟各個躍躍欲試,但都攝於太子的淫威不敢出聲,沈風當即喊道:「我也參加!」

凱瑟琳望了一眼眾人,簡潔道:「兩個勇敢的朋友,你們確定要參加嗎,如果運氣差點,這個遊戲也許不是你們想象中的有趣。」

太子神色一凜,遲疑道:「這個遊戲很危險嗎?」

沈風走到他身邊,以大人嚇唬小孩的語調道:「不危險還怎麼叫勇敢者遊戲,太子殿下,你要是膽怯,可以選擇放棄。」

太子怒道:「你敢我為何不敢!」

沈風笑道:「請小姐說明題目。」

凱瑟琳轉頭對著一位官家子弟,微微笑道:「這位先生,我需要一個蘋果,你可以幫我嗎?」

那個官家子弟看見凱瑟琳對他微笑,三魂七魄頓時全部臣服下來,渾身如同打了興奮劑,急匆匆去拿了一個蘋果過來,換來了凱瑟琳的一句謝謝和一個珍貴的皇家禮節。

「這個遊戲也是大華一位朋友教我的,你們誰願意先上來?」

太子立即喊道:「本太子願意!」

凱瑟琳微笑道:「很高興能看到太子殿下上來,您是貴國的主人,卻不怕危險的遊戲,我代表金雀花王國致以殿下崇高的敬意。」說著,以最高的禮節相敬。

為這樣一個具有貴族氣質的美女尊敬,太子殿下如同變了一個人似的,盡量將在皇宮學的禮儀硬套在身上,站直抬頭挺胸,放聲大笑道:「本太子是大華最勇敢的人,任何遊戲我都玩!」

沈風看得搖搖頭,這個無能的太子還不知道自己被玩弄於鼓掌之中,他丟人不要緊,卻讓整個人大華也跟著丟臉,這個公主看似友善有禮,實則是處處暗藏玄機,先將太子捧得高高的,然後才可以愚弄他。

「請太子殿下站在這裡,然後將蘋果放在頭上。」說著,凱瑟琳又對著一位官家子弟道:「哦,我很抱歉,能不能再請你取來一把水果刀和布條。」

太子臉色大變道:「你想行刺本太子!」

凱瑟琳故作驚訝道:「噢,尊敬的太子殿下,我想你誤會了,我們只是在玩一個遊戲,這隻匕首會射中蘋果,不會傷害到你,請你放心。」

太子狠狠吞了吞口水道:「要是射不中呢?」

凱瑟琳無奈地笑了笑道:「如果太子殿下不相信我,可以不參加這個遊戲,沒關係。」

見他在發獃,小惡魔凱瑟琳帶著微笑道:「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喔了一聲,戰戰兢兢地將蘋果放在腦袋上,而凱瑟琳手上拿著水果刀,用一塊黑布蒙住雙眼。

太子殿下嚇得雙腿直發抖,沈風實在看不下去,不想他再丟人,直接道:「太子殿下不如讓我先試試。」

太子臉色如同撥雲見日般好了起來,總歸覺得自己身嬌肉貴沒必要冒險:「好,我看你比較著急,本太子願意成人之美,便讓你先試試。」

沈風走上前拿住蘋果,忽然道:「恰絲麗小姐,你是否想蒙住眼睛射中蘋果,我也喜歡刺激危險的遊戲,不如我們再加點難度。」

凱瑟琳取下黑布,訝道:「可以告訴我你的建議嗎?

(現在第一更時間盡量在晚上十二點以後,第二更不太確定,我先調整好時間,求訂閱,求打賞,洋妞也來了,大家支持一下。) 只覺得他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在他們面前根本蹦達不起來,對於楊鶴軒做的這些事情只覺得是非常幼稚且特別搞笑的。

但是他卻不得不提防楊鶴軒,以防楊鶴軒做出過激的行為,到時候利用韓冰冰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那就是真的麻煩了,現在有些事情那也需要從長計議。

「你這樣跟我說話,是在威脅我嗎?」組長惱怒的對著陸彥說著,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敢跟他這樣說話,陸彥是第一個,但也讓他特別的無賴,畢竟楊鶴軒是沖著陸彥來的,這是一個無法更改的事實。

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對她這麼大聲說話,而陸彥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人,他可不希望除了陸彥以外的人還敢這麼對他大聲的說話。

陸彥無奈的聳了聳肩:「我沒有在威脅你,只是在跟你說一件事實而已,我希望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也不要打草驚蛇,至於韓冰冰的安全交給我,我會保護好她。」

現在他就是希望組長不要插手這件事情,如果組長插手了這件事情,會將事情變得特別複雜,而且再次想要解決,也會變得很麻煩了。

只要組長這邊不打草驚蛇,他可以有把握把這件事情解決好,而且是解決的非常完美,但是組長插手了那這件事情解決的那就不一樣了。

組長冷冷的看了一眼陸彥,他的事情還不需要陸彥來過問,而且他也不希望陸彥這樣對他說話,讓他特別的生氣。

不過別人有能力,也可以要求他做這些事情,他有什麼資格去說陸彥這些呢?因此他沒有開口說一句話,算是默許了陸彥。

從來還沒有一個人敢對他這樣說話過,而陸彥他可是破了很多次的例外,幸虧每一次的例外破的都不算是虧都挺值得。

這一次他也希望陸彥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天門的事情解決完了,現在又被楊鶴軒的這件事情給牽絆住了,實在是讓他感到了特別的無奈,而且楊鶴軒這次找上的人還是他的孩子。

如果這一個人是其他的人,他壓根不會插手這件事情,可偏偏楊鶴軒早上的這個人是韓冰冰,這就讓他感到十分的無奈,他的孩子絕對不允許出任何的意外。

「你說過的話可一定要做到,如果韓冰冰出了一丁點的意外,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組長板著一張臉嚴肅的對著陸彥說,說既然他說出了這句話,那麼他就一定要做到。

如果陸彥不能做到,那他是不會再次信任陸彥了,一次不信任,那麼以後都不會信任了,陸彥說得出,那他就要有勇氣去做到的。

陸彥眉毛向上挑了挑,他輕鬆爽快的說著:「我說話自然是說到就做到的,如果你不相信我,那我也大可不必去解決這件事情,雖然楊鶴軒想要對付的這個人是我,可是你更擔心韓冰冰一些。」

他很清楚的知道楊鶴軒是來找他的,但是他卻把這個麻煩招惹到了韓冰冰身上,而作為韓冰冰的父親組長,他自然是關心自己孩子的情況,他倒是覺得沒有什麼所謂的,只不過是看在韓冰冰是他的朋友的份上,他才決定要去做這件事情。

換做是其他的人,他也許會不屑一顧,也許會淡然笑之,但是就是因為這個人是韓冰冰,他才不會袖手旁觀,可是聽到組長這樣說之後,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無名的怒火。

「難道這個人不是韓冰冰之後你就打算把這個人放棄了嗎?你的心可真是有夠黑的,我相信你這一次,這一次我也不會去插手,但是你必須時時刻刻的報備給我韓冰冰的情況。」組長認真且嚴肅的對著陸彥說著,他沒有跟陸彥在開玩笑。

而且他也不會開這樣的玩笑,畢竟這個人是他的孩子,他怎麼可能會拿自己的孩子開玩笑呢?

讓他想不明白的是,為何楊鶴軒會把這個目標選作是韓冰冰,而且也讓韓冰冰來對付陸彥,難道楊鶴軒不知道陸彥最在乎的人是陳雪嗎?為什麼偏偏要選韓冰冰嗎?

錦繡凰途 狠妻耍大牌 陸彥無奈的聳了聳肩,有時候他真的挺懷疑組長的智商的,他難不成要和組長解釋得很清楚明白,他才會覺得這一切是非常合理的嘛,或者說是不正確的。

「組長,我所做的這些事情你不用去管,我只是來給你報備一聲而已,至於韓冰冰那邊的情況我也會跟你說的,現在你就不要再問這些事情了,可以嗎?我需要認真的去處理。」

說完,他便冷冷的看了一眼組長,如果組長再敢說出其他的話,他還真的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生氣,畢竟這是一件嚴肅的事情,他可不想在組長的身上浪費過多時間。

浪費過多的時間又有什麼用,對他來說沒有一丁點的好處,反而會把事情變得更加糟糕,楊鶴軒的目的他已經確定好了,就是他,但是他要利用韓冰冰怎麼來對付他,這又是一個未解之謎。

可他卻不能時時刻刻觀察這些,並把這些情況很好地記錄下來,因此他只能慢慢的去揣摩楊鶴軒的心理和他的行動,再推算出楊鶴軒究竟是想要怎麼做。

組長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陸彥,現在的他不便和陸彥說這麼多,如果到最後他沒有把事情解決好,到時候他在跟陸彥慢慢的算賬。

「我現在也不會去過多的插手這件事情,但是如果在最後你沒有把事情解決好,那麼也別怪我不給你留情面。」組長憤憤的說著,這一次是關於他的孩子。

一想到韓冰冰,他的心就特別的疼,可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他不能打草驚蛇,萬一楊鶴軒做出過激的事情怎麼辦?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陸彥無奈的揉了揉眉心,他不知道這句話要跟組長說多少次他才能夠明白,他說過他會去保護好韓冰冰的,也不會讓韓冰冰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他輕飄飄的嘆息了一聲:「組長直到現在你還沒有把我說的這些話聽進去嗎?我說過我是不會讓韓冰冰受到傷害的,你也相信我,我是能夠有能力處理好這件事情的,如果你認為我沒有能力,那麼你可以換作其他的人來,但是韓冰冰的性命我就不一定能夠保證了。」

他完全沒有跟組長開任何的玩笑,楊鶴軒是絕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只要把楊鶴軒逼急了,楊鶴軒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如果組長執意要在這裡懷疑他,他也沒有過多的辦法。

他本來是打算這一次將天門的這場活動解決好就走的,但是到了現在他卻走不了一切,就是因為韓冰冰,如果不是因為韓冰冰他就更不會在這裡呆這麼久,想到這些事情,也讓他感到了特別的苦惱。

可以帶著陳雪一起走的,現在卻弄到這個糟糕的地步,雖然陳雪表面上沒有說什麼,可她的心中多多少少是有一些介意的。

「我不跟你說這麼多了,你只要把這件事情解決好,就是那保證好我女兒的安全就行了。」組長有些害怕的說著,他害怕陸彥不負責任,到時候楊鶴軒撕票怎麼辦?

這種事情發生的幾率很小,可這也並不一定不會發生的,因此他還是要在擔心的。

他並沒有懷疑陸彥的能力,而是在擔心陸彥不能夠很好的將韓冰冰給救出來,畢竟這次要打心理戰的,如果在心理戰上都沒有打贏,那麼做其他的事情將會變得更加複雜和困難的。

陸彥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可是他現在也不便和組長說太多,他要做的就是把一些解決方案拿出來,而且這段時間裡它也要觀察楊鶴軒的行動,看他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你依舊和往常一樣,就當沒有聽到過這件事情,另外你也不需要去找韓冰冰問這麼多的情況,時間到了我會找韓冰冰去問這些情況的,你只需要把你自己做好就行了。」陸彥沉下一張臉冷冷的對著組長說著,他可不希望因為組長而把他所有的計劃給打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