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趙客身子從房樑上跳下來,看了眼地上的板宗,不禁皺了皺鼻子,便見板宗褲襠里一股腥臊味溢蔓出來,倒在地上連嘴都是歪了。

趙客把他身上的鑰匙解下來,正打算要走的時候,突然想到什麼,眉頭一挑,便見趙客攝源手對準板宗腦袋前一抓。

一團黑陰從板宗身上被趙客抓取出來,這團黑暗的陰影,正是板宗的恐懼,把這圖案陰影收入郵冊。

趙客便轉身走進牢房裡,昏暗的牢房,臭不可聞,一些牢犯躺在裡面,半死不活的摸樣,昏暗無神的眼睛,對於趙客從他們面前走過,一點反應都沒有。

各個皮包骨頭的摸樣,完全就是個活死人一般。

趙客對這些牢犯沒什麼興趣,走到牢房最後面的一間,單獨的囚室,用鑰匙打開牢門,推門走進去一瞧。

只見盧浩正躺在床上,呼呼睡的正香,身上雖然還是一絲不掛,但至少還蓋著一個毯子,一旁架起了炭火。

倒是比那些牢房看守還要舒坦點,看起來,至少自己的錢沒白花,這兩天盧浩在這裡並沒有再遭到虐待。

「誰!」

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盧浩很警覺的睜開雙眼,待看到趙客后,不禁微微皺眉,警惕道:「你是誰!」

趙客此時的面貌,還是左井的摸樣,故此,盧浩並沒有認出,眼前這個人,正是把他們害慘的那個浪人。

「我們隊長讓我來救你,交投降令吧,只要你肯保證聽話,不背叛,不反抗,這次恐怖空間,我們不會讓你吃虧,哦對了,把你的郵冊打開,我要先看一遍你的郵冊。」

聽到趙客的話后,盧浩頓時眼睛放光,迅速把郵冊喚出,讓趙客可以看到盧浩的所有郵票。

趙客一目十行迅速將盧浩郵冊所有郵票全然看個清楚,總體來說盧浩收集的郵票能力更偏向於精神系攻擊。

看了盧浩的郵冊后,趙客心裡不禁這套郵票感到叫屈,如果盧浩和他的同伴能夠小心一些,多做些功課,憑藉這套郵票的能力,還怕得不到引薦信?

結果是他們太著急,一頭扎進了自己下的圈套里,搞得一死一抓,現在躺在這裡每天各種大棒小棍的伺候。

「哥,您看中那張隨便取,給我留個保命的就行。」

盧浩小心的想趙客說道,心裡也是直打鼓,別的都好說,如果把自己那張核心郵票取走,自己的能力瞬間就要大打折扣。

這套郵票,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湊起來的,沒了核心,他就相當於半個殘廢。

「不用!你向我發起投降吧。」

趙客看了一遍,搖搖頭,這些郵票對自己來說,並不合適,況且自己手上有《靈狐》基本上免疫了大部分的靈魂傷害。

這些郵票給自己,也用不上,況且沒點實力的廢人,自己幹嘛要他,還不如殺了省心。

「好好好!」

盧浩臉色大喜,之前還對佐佐木的話產生懷疑,但現在看起來,自己可算是抱住大腿了。

一份投降令遞給趙客,條件是,本次空間無條件服從趙客的命令,不得背叛,不得後悔,本次恐怖空間,收穫的郵票盡數歸趙客所有。

至於郵分方面,趙客沒有要,該是盧浩的,自然還是歸盧浩。

連這點油水都不捨得,盧浩即便按照投降令辦事,但難保不會出工不出力。

接受了投降令后,趙客把盧浩扶起來,只見毛毯落下,盧浩的光溜溜的身子頓時展現在趙客面前。

趙客上下仔細打量,把盧浩雙腿分開。

搞得盧浩那張臉,紅到了脖子上,嘴角一抽,有些難為情的說道:「兄弟,我是男的!」

「知道!」

趙客冷聲說完,把盧浩身子翻過去,左眼黃金瞳一閃,便見盧浩的背上,一張若隱若現的咒符,似是鑲嵌在了盧浩的肌肉里一樣。

正是這張咒符,才讓盧浩動彈不得。

雖然找到了問題出在上面地方,但對於符咒,趙客也不知道怎麼解決,雙手在盧浩後背上摸索起來,搞得盧浩全身發癢,渾身上下都不自在。

「你忍一下!」這時趙客左眼黃金瞳一閃,洞察能力被激活后,趙客一挑眉頭,向盧浩提醒道。

「什麼?」

盧浩一愣,不知道趙客要做什麼,便見趙客把他身推倒在床上,隨即一陣火辣辣的撕裂感,讓盧浩牙關鎖緊,尖叫道:「哎……哎呦……疼!」

此時鬼麵糰的宴會上,便見大將軍足利義昭,正抱著酒杯,喝的痛快,這次招募來的浪人,實力確實不俗。

讓幕府新增了不少實力,加上自己已經說動了陰陽神宮的支持,接下來,只要找個機會,幹掉信長那個混蛋,一掃所有障礙,那麼幕府的榮耀,就會重現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這,足利義昭將目光看向自己手邊,那位端坐在那的年輕人。

年輕人帶著黑色高帽,手上拿著一柄扇子,那張慘白的臉上,始終帶著微笑,似乎察覺到大將軍的眼神后。

青年會轉過頭,向大將軍咧嘴一笑,舉起手上的酒杯,以示尊敬。

這位陰陽師,如果盧浩在這裡,一定會認得出來,而且會對他有著非常深刻的認識。

只見陰陽師把酒杯放在嘴邊,正要喝下去的時候,手指不自然的輕輕一跳,陰陽師的臉上神色不由得變了變,目光一沉,驟然站起身道:「不好,我的符咒被人給破了!」 「快快快!」

死寂的街道上,一行人迅速奔趕向牢房,不僅有郵差,那位陰陽師也是以最快的速度狂奔急行。

只是等他們趕到牢房的時候,牢房房門打開,撲鼻而來的血腥味,讓眾人一陣息鼻,放眼一掃,便見牢籠里全然都是死人。

不管是那些犯人,還是看守,全然都被殺死,一顆顆頭顱堆積成了骷髏塔,令人看的觸目驚心。

「去找,我的符雖被破掉,但感應還在,應該就在牢房裡。」

那名陰陽師的話說完,便派遣人手去牢房裡面尋找,結果在之前盧浩所在的房間里,發現一張人的皮,薄薄一層,把皮揭開仔細看,能看到金色的符咒。

「滾蛋!」

把這張皮攥在手上,陰陽師的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抓到了么?」

便在這個時候,足利義昭也帶人趕了過來,目光一瞧,這才看到牢房裡堆積起來的屍骨。

「最近妖邪當道,此女必然是妖邪派來的姦細,一定要找到她。」陰陽師說完。

幾個跟著趕來的郵差,相視一眼,臉上神色不由古怪起來,按說這應該是一支支線任務,但他們並沒有得到任何提示。

「混蛋,你們都聾了么,快找,封鎖城門,一定要找到她。」

足利義昭見眾人不說話,不禁黑著臉,開口催促道,一眾人確實沒有收到任何任務的提示,但被足利義昭催促,只能低著頭,強忍著臭味,在牢房裡搜索起來。

眾人殊不知,這件事罪魁禍首的元兇,已然回到了幕府。

幕府內,三個人影邁步走進幕府的醫館。

「佐佐木大人,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

看守看到佐佐木,眼睛掃了眼,一旁左井,心裡頓時有了數,左井負責蒼吉大人翅膀的傷勢,這件事已經傳遍了幕府。

「左井最近已經找到了醫療蒼吉大人的方法,所以我們趕過來看一看蒼吉大人的傷,開門!」

佐佐木打著官腔的說道,肥嘟嘟的臉上,看上去信心十足,彷彿真的已經找到了什麼靈丹妙藥。

只是這個時候,一旁看守並沒有動,而是把眼睛看向趙客身旁那個女人的身上。

女人身上披掛著一層黑色披風,遮蓋著半邊臉,只有前凸后翹的身材,能看出是個女人外,什麼也看不出來。

見狀,看守狐疑了下,目光看向女人道:「她呢?」

「她是我找來的幫手,這件事我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向大將軍彙報過,難道你們不知道?」

趙客接過話茬,故作驚訝的詢問道。

當時趙客這番話,雖然不是直接向足利義昭彙報,但當時趙客就喊得聲音非常大,很多人都已經聽到了。

現在這件事幕府已經傳遍了,自然也包括了趙客當時的那番大話。

看守想了想,趙客似乎確實這樣說過,心裡戒備的心態也就放鬆下來,揮揮手,示意將醫館的大門打開,放他們進去。

三人走進后,盧浩不禁有些驚訝,「這麼簡單?」

其實聽聞了趙客的計劃后,盧浩一開始,就差點跪在地上。

趙客的計劃之大膽,簡直是胡作非為,這樣搞事情,在盧浩的眼裡,完全就是死路一條。

別看她被趙客恢復了行動后,便狠辣出手,把整個牢房所有人全都殺掉。

不管是看到的、聽到的、還是那些碰過她的,盧浩一個都沒放過。

一番大殺后,盧浩身上那股濃濃的血腥味,還是被趙客用攝源手,把這股味道給攝取走了。

否則這麼濃烈的味道,估計連幕府都進不來。

即便盧浩已經得到了提示,自己的罪惡值已經達到了足足三百的程度,但一聽到趙客要拉著她回幕府,盧浩一路走來,腿都有些發軟。

生怕在碰到之前那位陰陽師一般的高手,到時候他們可就是死定了。

只是沒想到,真的進來后,發現事情其實如此簡單,有佐佐木和趙客來路,在幕府除了後院之外,基本上暢通無阻。

「少廢話,跟我走,幕府的規矩很多,千萬不要犯了忌諱!」

趙客回頭狠狠瞪了盧浩一眼,目光左右一掃,示意周圍還有暗哨。

眼前這條路,安靜的可怕,除了他們的腳步聲外,連一根針落下來都能聽得到。

看起來除了他們三人外,完全沒有別人,但趙客通過黃金眼,能看的清清楚楚,那些躲藏在暗角裡面的忍者,目光正若隱若無的掃視著他們三人。

「是是是!」

盧浩聞言,頓時意會了趙客的意思,低著頭緊隨在趙客的身後。

「嗡……」

拉開幕府醫館的房門,迎面而來的便是一股濃烈的藥味,雖然已經晚了,但裡面的那些醫官並沒有休息。

這段時間,他們研究古籍,特別是幾本來自大唐的醫書,更是被他們翻了好幾遍,也沒有找到,能夠讓蒼吉大人恢復如初的方法。

我在路邊撿了個藝人 此時看到佐佐木他們突然來此,臉上不禁有些驚訝,但看到左井居然還帶著一個女人走進來,幾位醫官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我們來看看蒼吉大人,這幾天靜養,它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吧。」

佐佐木神色關心的詢問道:「如果需要什麼藥材,儘管開口。」

「是,但佐佐木大人請放心,蒼吉大人已經恢復了一段時間,現在精神狀態非常好。

只是大人深夜造訪,實在太不合禮數,蒼吉大人已經休息了,還是請明日再來吧。」

為首的那名老醫官,說的客氣,但三兩句話就開始下逐客令。

見狀,趙客臉色一沉,突然一腳踹在老醫官的臉上,厲聲呵斥道:「混蛋,我奉將軍大人的命令,治療蒼吉大人的翅膀,好不容易找到了幫手,想要給蒼吉大人做個診斷,你們就推三阻四。」

這一腳下去,那位年邁的老醫官很乾脆被趙客踢暈過去,其他幾個醫官見狀,神色一變,卻見趙客冷眸一掃,手掌放在腰間刀柄上,一時間也不敢再上前說話。

「呸!欺軟怕硬。」

一旁盧浩眼神里閃爍過鄙視的光芒,倭國人,天生就帶著奴性,這種奴性越是對他們客氣,他們越是覺得自己了不起。

真的一拳頭砸下去,馬上就開始夾起尾巴,非但不會恨你,反而心裡會千倍百倍的感激你。

趙客目光掃了眼盧浩,邊讓佐佐木坐在房間里,看著幾個醫官,自己則帶著盧浩走進後面,安置蒼吉的房間。

這一路走過來,別說趙客,就連盧浩也能感覺到,四周隱藏的目光。

顯然,足利義昭嘴上說著不關心,但內心裡,反而比任何人都關心蒼吉的安危。

但越是這樣,趙客對蒼吉越是勢在必得。

「嗡!」

感受到房門被拉開,便見躺在床上的蒼吉突然抬起頭,只是當目光看到趙客后,眼神的警惕便放鬆了下來。

趙客邁步往前走,突然腳下一滑,差點摔倒在地上,好在他及時拉住門框,才免於摔個狗吃屎。

看到趙客愚笨狼狽的神態,烏鴉的眼中,居然流露出開心的笑意,但很快,這股笑意就被一股深深的厭惡感代替。

它已經不止一次看到趙客來查看自己的傷勢,而這傢伙每次來,都會故意在鼓搗自己的傷口。

每次都讓它感覺疼的受不了,恨不得馬上就幹掉這個蠢貨。

但自己的傷,是否能夠恢復,全然要靠這個蠢貨的幫助,哪怕希望渺茫,但它可不想放棄一切可能的希望。

「蒼吉大人,看起來你恢復的很不錯,這次我帶來了幫手,如果順利的話,您很快就能夠重新翱翔在天空上。」

趙客盡量放低自己的姿態,讓自己顯的更謙卑一些。

「嘎嘎嘎!」

果然聽到趙客的話后,烏鴉頓時精神亢奮起來。

趙客走上前,小心打量了下蒼吉的傷,點點頭道:「不錯恢復的非常好,那麼接下來就請蒼吉大人放鬆下來,我試著把一些碎裂的骨頭給大人您取出來。」

趙客說著,眉頭一挑,目光看了眼盧浩。

看到趙客的眼神示意的方向後,盧浩深吸口氣,緩緩閉目,一咬牙,似乎下定了決心。

盧浩雙瞳一閃,突然轉過身,雙手撐開對準左邊牆角:「靈魂震蕩!」

一張詭異的小丑圖案的郵票出現在盧浩身後,隨即便見一道音波在空氣中爆開。

完全出乎意料的一擊,讓隱匿在牆角上的兩名忍者,完全措手不及,腦袋像是被人那棍子砸了一下,整個人都懵了頭。

也就在這個時候,蒼吉頓時警醒起來,但還不等它有所動作的時候,只見趙客從郵冊里抄起一柄鎚子,對準蒼吉的腦袋就是一錘。 「咣!」

第一錘,砸的蒼吉眼冒金星,別說反抗,連意識都被砸懵了。

「咣!」

緊隨而來的第二錘,就聽「咔!」的一聲,蒼吉的半邊腦袋都被砸變形,眼珠從眼窩裡噴出來,一張嘴,發出一陣厲聲慘叫。

「還不死!」

一連兩錘,別說是鳥,換個人腦袋也能砸死,眼見蒼吉居然還想掙扎,趙客眼中閃爍過一抹厲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