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倒是一語中的了,但是雲煙看了看四周的景象,卻是忍不住皺緊了眉頭,這條路已經有些偏移了,她有些看不出來該往哪個方向走了。

「已經走了這麼久,我們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你說,林氏會不會是記錯了啊?」雲庭很是擔心的說,「現在回去問肯定是來不及了,我們該怎麼辦才好?」

雲煙剛想要開口,就感受到周圍的氛圍不太對,不知道什麼時候,煙霧已經將他們整個身影都給埋沒了,就連近在咫尺的人影都有些看不清了。

「小心一點,起霧了,不要走散了。」雲煙警惕的看著四周,開口說著,卻發現沒有回應的聲音。

「雲庭?蕭雲?盛雲?」雲煙有些慌張的喊了起來,但是還是沒有聽到有人回應。怎麼會這樣,剛剛不是還在一起說話的嗎?怎麼這麼突然就失散了?

「別擔心,我在這裡呢。」盛雲即時開口,握住了雲煙的手,「抓緊我,不要連我們兩個都走散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雲庭和蕭雲和他們分開了,估摸著就是剛才那幾個瞬息的時候,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盛雲也擔心雲煙會從自己的身邊離開,這個時候趕緊伸手抓住了雲煙,緊緊的握住了對方的手。

「太好了,我還以為連你都不在了。」雲煙感受到了盛雲的溫度,頓時鬆了口氣,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害羞了,能有個人配在自己的身邊已經很不錯了。

「別擔心,我們繼續往前走吧。雲庭又蕭雲在身邊,不會出什麼問題的。等之後霧小一些,我們在過去找他們。」

聽到盛雲的話,雲煙點了點頭,意識到對方聽不到,這才開口回答了一句,「嗯,好,那我們是再繼續往前走走看?」

其實這個舉動是非常的危險的,但是同樣的,他們現在不知道被誰針對著,要是貿然的停留在原地,估計也會出什麼問題的。

所以兩個人最後還是決定繼續往前走,一邊小心翼翼的摸索著,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防止那個人又出來搗亂。

而雲庭和蕭雲現在也是非常的疑惑,不知道怎麼得,他們兩個人就和雲煙和盛雲走散了。

雲庭有些懊悔的說,「我,我就只是回個頭的功夫,怎麼人就不見了啊。不過,還好你在我的身邊,不然的話,我一個人真的要害怕死了。」

說著,雲庭就貼近了蕭雲,很是緊張的看著四周,「你和我說說話吧,不然,我總覺得這霧裡面會出現什麼人。」

蕭雲無奈的說,「好好好,不過,你想要我和你說什麼啊,我也不會講故事,而且,我們也不能一直待在這裡,最好是直接下山,等雲煙他們采完葯,就會下去了,到時候我們就能匯合了。」

幾個瞬息的時間,蕭雲已經想好了,要是貿然的前進,他們兩個人不知道路線也就算了,還有可能和雲煙和盛雲走到兩個路線,到時候更是沒有辦法找到彼此了。

既然如此,不如就直接下山,等霧散了,雲煙和盛雲自然而然的就會回來了。總比四個人都在山上遇險會比較好。

雲庭其實是有些不樂意的,她想要幫助雲煙,就這麼離開了,他們不是白白的跟過來了。但是她心裡也知道蕭雲的話是對的,所以雖然不情願,卻也還是答應了下來。

兩個人朝著下山的方向走,卻沒想到,正好遇到了往上走的假道士。假道士本來讓那些人上山去布置陷阱,自己在後面慢慢悠悠的走,但是現在起霧了,他就得抓緊時間了。

沒想到,居然能遇到雲庭和蕭雲。不過他看了看兩個人的周圍,並沒有看到雲煙和盛雲,不由得有些失望。

他主要是過來找那兩個人的,所以對雲庭和蕭雲沒有什麼興趣。他想要對付的,從始至終也就只有那兩個人而已。

所以假道士看到兩個人,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讓知府的人將雲庭和蕭雲抓了起來,帶走了,都沒有給他們兩個人反應的機會。

等人被帶走了之後,假道士才繼續帶著自己的人,往山上走,繼續尋找雲煙和盛雲,勢必是要讓這兩個人付出應有的代價的。 「這霧氣也實在是太大了。」雲煙四處摸索著,霧氣越來越深了,已經是完全看不清楚周圍的東西的情況了。

她甚至都不知道拉著自己的手究竟是不是盛雲的手,要不是盛雲一直都在和他說話的話。

一想到這裡,雲煙就忍不住嘆了口氣,他們都已經和雲庭他們失散這麼久了,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事情。

「別想那麼多了。」雖然看不到雲煙的臉,但是盛雲很是了解雲煙,也知道她的沉默是什麼意思,安慰說,「有蕭雲在,想必雲庭也不會太過於魯莽了,再加上現在是這種霧天,她肯定是不會又跑來跑去的。」

話雖是這麼說,但是雲煙就是覺得擔心。不過她也知道現在不是說這些喪氣話的時候,便笑了笑說,「好,我知道了,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嗯。」盛雲點了點頭,緊緊的握住了雲煙的手,帶著她繼續向前摸索。說實話,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往哪個方向走,真的要說的話,甚至都不知道這個地方究竟是不是安全的。

幸運的是,即使是到了現在,他們也完全沒有遇到危險的動物,之前給他們設下陷阱的人,估計也是因為太過於危險了,沒有再做什麼了。

兩個人就這麼一直往前走,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一邊辨別著方向,希望能夠找到他們的目的地。

就在這個時候,雲煙覺得自己的腳下一空,忍不住尖叫了一聲,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在往下墜落,她可能是踩空了。

這個時候,她也是沒有那個意識再去拽著盛雲的手了,整個人都直接掉了下去,眼看著就要掉下懸崖的時候,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

「嘶,抓緊我。」盛雲被她一帶,也是差點掉了下去,好在,他即使的朝著雲煙的放下,抓住了雲煙的手腕,而且盛雲的力氣還是足夠將雲煙給拽住的,他緊緊的抓著雲煙的手,一點一點的將人往上帶。

雲煙這個時候也能夠看到自己腳下的模樣了,黑漆漆的,一看就知道這個山崖非常的深。「你快放手吧,我一個人掉下去,也總比我們兩個人都掉下去好多了,再不放手的話,連你也會有危險的,這不值得啊。」

說著,雲煙就掙扎了起來,想要盛雲放開自己的手,但是盛雲反而越抓越緊,還一顛一顛的將她往上拽。

「別說話,我能把你救上來的,你不要擔心,不會有什麼問題的。」盛雲深吸了一口氣,「只要你不要亂動,一定不會有問題的,相信我。」

雲煙聽到盛雲的話,忍不住有些感動,都到了這種時候了,盛雲還是沒有放棄她,甚至還要捨命救自己。就算是至親,有的時候都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的。

「好了,馬上我就能救你出來了,別擔心啊。」盛雲一下又一下的將人往上拽,眼看著人就要被拽上來了。

這個時候,雲煙和盛雲的心裡都是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也是忍不住放鬆了警惕。而就只是這麼一個小小的放鬆時刻,就被人抓住了空隙。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盛雲的身後出現了幾個人,很是得意的笑著,接近了他們兩個人。雲煙這個時候已經要被拽上來了,自然是看到了那幾個身影。

「小心!」雲煙瞪大了眼睛,瞳孔猛地一縮,沒想到這些人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下實在是太危險了,雲煙只能繼續說,「盛雲,你快放開我,後面有人,危險!」

盛雲也察覺到了自己身後的氣息,但是他沒有辦法鬆手,如果在這個時候放開雲煙,他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原諒自己了。

「哼,這個時候還上演這種爛掉大牙的劇情,真的是,太沒有新意了。」那人無奈的嘆了口氣,搖搖頭說,「沒想到,我們居然這麼的幸運,在這裡也能遇到你們。」

雲煙抿緊唇,這些人應該就是一直跟著他們,還在不停的給他們製造陷阱的人了。雖然不知道他們是誰派過來的,但是他們的目的一定是阻止他們去採藥。

「行了行了,看你們這麼可憐,我們也早點讓你們解脫,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那人估計也是不想要再和雲煙他們廢話了,直接上前,走到了盛雲的面前。

「快走,不要管我了。」雲煙看盛雲還是一動不動的,只想著將她拽上去的事情,趕緊掙紮起來,「快走啊,我讓你走啊!」

盛雲搖了搖頭,他的額頭上冒出汗珠,順著臉頰流淌,但臉上卻是露出了笑意,「別擔心,不會有事的。」

就見後面的人也沒有多做什麼,直接一腳踹了過來,將盛雲全部的力量卸掉,兩個人到底還是都掉下去了。

在徹底掉落之前,盛雲一把將雲煙抱住,在雲煙驚訝的眼神之下,轉了個身,將自己的後背朝著山崖底下。

看著兩個人漸漸的消失不見,那人冷笑了一聲,很是理所當然的開口說,「這就是和我們作對的下場,真是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在搞什麼,反正都是死,誰先死不一樣呢?」

「行了,你也別看了,我們趕緊回去吧,太久的話,道士該等急了。」其他人也開口,幾個人便順著來的路小心翼翼的摸了回去。

「所以,你們幾個把人給推下山崖了?」假道士皺了皺眉頭,「親眼看著他們掉下去的嗎?有沒有下去檢查一下?」

那人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這有什麼可檢查的啊,那可是山崖,又不是別的地方,肯定是沒辦法再活著了。依我看啊,現在我們就回去就好了,根本就不需要在這裡耽誤時間。」

假道士立刻怒視著那個人,「你是老大我是老大,這件事情用你告訴我嗎?他們兩個詭計多端的,你怎麼知道他們就真的死了?」

那人沒敢說話,不過心裡也是很不屑的,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怎麼可能還能活著,再加上這麼大的霧氣,就算活著,在下面也只會是等死的份。

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生氣,明明是他們去做的事情,全權的交給他們不就好了嗎,現在還在這裡說三道四的,真討厭。

這人雖然心裡這麼想,但面上還是賠笑著說,「那,那不然,我們再過去看看?不過,現在霧氣實在是太大了,不然,我們等霧氣小一點的時候再去?」

假道士看了看天氣,也確實是有些看不清四周的景象,只能點了點頭,「好吧,不過等霧氣散了一些的時候,你們一定要過去找知道了嗎?」

「知道知道,一定去找。」那些人賠笑的說,心裡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正被這些人尋找的雲煙和盛雲,此時掉落到了山崖下,因為衝擊一時之間昏迷了過去。盛雲是第一個清醒過來的,他只是迷茫了一瞬間,就趕緊來到了雲煙的身邊,查看他的情況。

「雲煙,雲煙?沒事吧?」盛雲輕輕的拍了拍雲煙的臉頰,想要將人給叫醒。

好在雲煙沒過多久就皺了皺眉頭,呻吟了一聲,睜開了眼睛,「這裡,是什麼地方?」她捂著頭,皺緊眉頭,艱難的坐了起來。

「我們掉落到山崖下面了,你記得嗎?」趁著這個時候,盛雲檢查了一下雲煙的身體,確認她並沒有受傷,這才緩緩的鬆了口氣。

雲煙這個時候也總算是徹底的清醒了,抓著盛雲的胳膊四下看了看,「你有沒有事?哪裡受傷了啊?傻不傻啊,為什麼要替我擋著那一下,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她吸了吸鼻子,差一點就要哭出來了,盛雲看到了,一下子就慌了,趕緊說,「我沒事,我真的沒事,別哭,你別哭啊。」

「閉嘴。」雲煙吸了吸鼻子,沒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你,你真的是太傻了,幹什麼護著我啊,這山崖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深,就算是我也不會出事的。」

「可是,哪怕只有一點可能性,我也不能讓他發生。」盛雲理所當然的說,「我不想讓你受傷。」說著,盛雲握住雲煙的手,「而且,就算我真的有事,也還有你這個神醫來救我不是嗎?」

雲煙根本沒有時間和盛雲說笑,她很是激動的開口,「可是,我也不想要你受傷啊!」她握緊了盛雲的手,回答說,「看到你受傷,我也會很難過,很難過的。」

聽到雲煙的話,盛雲的心中一驚,有些欣喜的看著雲煙,想要問些什麼,卻又覺得現在這樣有些太唐突了,到底還是將話吞了回去,沒有問。

兩個人一時之間沒有再說什麼,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對方。就在氛圍有些僵持的時候,雲煙眼睛一瞥,就看到了熟悉的東西,立刻眼前一亮。

「快看,那不是我們要找的藥材嗎?」雲煙拉著盛雲的手站起來,朝著那邊飛快的走了過去,一下子就將煩惱甩到了腦後。 看著雲煙的這幅樣子,盛雲無奈的笑了笑,卻又帶著寵溺的看著雲煙。他很喜歡看著雲煙這副樣子,有活力有精神,最重要的是,雲煙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會透露出一種特別的氣氛,讓周圍的人也忍不住跟著卯足了勁頭。

「這個就是我們要找的藥材啊,這還真的是誤打誤撞,得來全不費工夫了。」盛雲也朝那邊看了一眼,「不過,在河邊啊,到底還是有些危險的。」

「沒事,我們能夠找到就好啊。」雲煙笑著說,「總比繼續無用功要好。不過,這麼一看的話,我們之前還真的是饒了不少的路啊,居然就在這麼近的地方。」

兩個人商量了一下,想著怎麼才能夠採到那邊的藥材,雲煙是想要自己過去的,畢竟盛云為了保護自己,雖然沒有受什麼重傷,卻也有一些皮外傷,讓她過去可以說是最好的。

「我不同意。」盛雲卻是一下子就拒絕了,「讓你自己過去,那還不如讓我們兩個一起去呢。我不可能讓你陷入那樣的危險的。」

雲煙很是無奈的說,「都到了這種時候了,就不要說這些見外的話了。我過去又不會怎麼樣,你這麼擔心做什麼?」

「這可不是什麼見外的話,不管我們兩個是什麼關係,我肯定是不會讓你去做危險的事情的。」盛雲理所當然的開口,「你要是一定要過去,就帶上我,不然的話,就讓我一個人去。你好好的待在這裡。」

聽到盛雲的話,雲煙忍不住嘆了口氣,盛雲保護了她,她當然是非常的感動的,可是,這種保護欲也有些太過於強烈了,她都沒有辦法自由行動了嗎。

但是要是真的不聽盛雲的話,搞不好之後還會鬧彆扭,這麼一看,她還是老老實實的聽他的話吧。

想到這裡,雲煙趕緊乖巧的點了點頭,還順帶眨了眨眼睛,讓自己顯得特別的乖僻,「好啦,我知道了,我不自己過去就是了。那我們兩個一起去,這樣總可以了吧?」

盛雲剛剛本來還覺得挺好的,但是現在一看,那個河水還挺急促的,萬一雲煙又一個不小心踏空了,豈不是一下子就被帶走了。

想來想去,他趕緊搖了搖頭,將心裡的那種不好的事情給藏了起來,然後說,「不了,我覺得,還是你坐在這裡,老老實實的待著,我自己過去比較好。我想來想去都覺得這樣是最好的選擇。」

「嗯?你怎麼還帶變卦的啊,明明剛剛還不是這麼說的。」雲煙撇了撇嘴,「我想過去看看都有什麼藥材來著。」

盛雲知道雲煙會這麼說,得意的笑了笑,「這一點你就放心吧,我之前看你整理林氏的藥材的時候,就已經將你需要的藥材給記住了,只要看到,我就能知道。」

聽到盛雲這句話,雲煙可真的是沒有想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盛雲,「你,你這也準備的太充分了吧,我都不知道。」

「當然不能讓你知道了,不然怎麼給你驚喜呢。」盛雲眨了眨眼睛,很是俏皮的說,「現在我過去就可以了吧?」

雲煙嘆了口氣,實在是說不過盛雲,只能點頭說,「好好好,我知道了,你過去吧。我在這裡老老實實的待著,一定不會打擾到你,這樣總可以了吧?」

盛雲笑了笑,「行了,你安心的養傷吧,別以為我不知道,右手被划傷了吧?趕緊處理一下,你自己沒問題吧?」

這一下雲煙是真的愣住了,她覺得自己藏得挺深了,沒想到還是被盛雲看到了,這麼一看,盛雲對她是真的非常的關注。

雲煙一時之間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趕緊低下頭,輕聲的回答,「嗯,知道了,你快去吧。回來的時候,我也幫你包紮一下。」

「好。」盛雲笑了笑,朝著河邊走了過去。他看了看周圍的藥材,仔細的辨別了一下雲煙需要的東西,這才開始採摘,拿了一些在自己的懷裡。

等採摘結束之後,盛雲也沒有全都摘完,畢竟還要留著一些在這裡繼續的繁衍,要是全都摘下來,以後需要藥材的時候,可就沒有辦法再來了。

「你看看,這些夠不夠?」盛雲詢問說,「我留了一些在那裡,你要是覺得還不夠,我再過來給你。」

雲煙趕緊擺了擺手,「夠了夠了,你摘得已經夠多了,我們拿起來都有些費力了,還是趕緊回去吧。」

說完之後,雲煙也拿了一些,放在了自己的懷裡,還有準備好的包裹,兩個人拿著東西開始尋找回去的路。

畢竟這裡是山崖下面,他們要找路就肯定是要朝上面尋找的,這個山崖下面還挺大的,兩個人走了很久都沒有看到邊緣。

「這地方還真大,沒想到在山崖下面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雲煙四處看了看,很是驚奇的說,「要是其他人知道了這種地方,肯定也會想要過來看看的,尤其是雲庭。」

說到這,雲煙又忍不住擔心了起來,現在霧氣已經散開了,兩個人也不知道找到了回去的路沒有,有沒有安全的回去。

「現在比起擔心他們,還是先想想怎麼出去吧。」盛雲說,「我們連怎麼上去都不知道呢。」他看了看四周,總覺得這個地方剛剛已經來過一次了。

雲煙想了想,也是這麼個事,就趕緊集中精神,和盛雲一起尋找出口。兩個人往前走的時候,不知不覺間就來到了一處森林。

這個地方看起來和之前那些都不太一樣,「這裡是什麼地方,感覺有些陰森啊。」雲煙皺緊眉頭,「我們走的路,真的是通往上面的路嗎?總感覺,特別的可怕。」

就連雲煙都覺得害怕了,可以看出來,這個地方是真的挺陰森的。盛雲握住了雲煙的手,給予了她無聲的鼓勵。

他們都不知道,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密谷禁地,這個地方是從來都不允許其他人靠近的,現在有陌生人進來了,在暗處立刻有閃閃發光的東西出現,那是一雙雙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雲煙和盛雲。

「這個地方,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盛雲停下腳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從剛才開始,他就感覺有什麼不太對勁,好像有人在看著他們。

但是每一次回過頭的時候,就什麼都看不到,彷彿一切都是他的錯覺。一次兩次也就算了,一直都有這種感覺,肯定是不對了。

「是嗎,我倒是沒有感受到這樣的感覺?」雲煙四處看了看,並沒有注意到什麼不對的地方。不過既然盛雲這麼說了,那肯定就是有問題了。

「我們趕緊離開吧。」既然都有危險了,再繼續往裡面走,不就是自討苦吃了。盛雲拉著雲煙的手,就朝著外面走。

而就在兩個人馬上就要離開的時候,之前的感覺更加的強烈,盛雲趕緊停下腳步,將雲煙保護在自己的後面。

「怎麼了?」雲煙還什麼都沒有感受到,不過很快,她就親眼看到了危險所在的地方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們的面前聚集了很多的人,轉過頭看去,就會發現身後居然也被包圍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雲煙有些驚訝的說,「我完全沒注意到有人跟著我們啊。」正是因為這樣,才更加的可怕。

盛雲沒有說話,就這麼警惕的看著這群人,不管怎麼說,一定不能讓雲煙受傷才行,但是這些人來者不善,不打一場肯定是沒有辦法了。

「保護好自己。」盛雲低聲說了一句,便沖了過去,和那群人扭打在了一起。那群人本來也只是緊盯著盛雲,見盛雲率先發起了攻勢,也立刻圍了過去。

估計也是覺得身為女子的雲煙沒有什麼能力,這些人沒有一個人朝雲煙攻過去,倒是省了盛雲保護雲煙的力氣,能夠盡心儘力的和這些人對打了。

雖然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是誰,不過他們肯定是和這個地方有著密切的關係的。如果可能的話,應該是這個地方的住民。

不過,這麼大的一個地方,到了現在居然都沒被發現過,倒也是非常的驚奇啊。雲煙緊張的看著盛雲,生怕他受傷了。一邊看一邊還分析著現場的情況。

就在雙方都打的不可開交的時候,那些人突然停下了動作,也不知道是感受到了什麼,自動的聚在一起,分成了兩列,像是在給誰讓路。

盛雲也趕緊來到了雲煙的身邊,將雲煙護在了自己的身後,然後緊緊的盯著前方,就在那群人讓路的路口處,出現了一個人。

那人穿著黑色的衣服,帶著面罩看不清容貌,但也能感受到他看過來的視線,那是有些冰冷的,彷彿視他們為無物的眼神。

那人正朝著他們一步一步的走來,讓盛雲和雲煙的心也忍不住沉了下去。 只是被那人看了一眼,盛雲就忍不住皺緊了眉頭,雖然從外表上可能看不太出來,但是這人應該是這些人當中最厲害的那一個了。

對付那些小人物的時候,盛雲就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現在要是再多一個人的話,也確實是有些沒有辦法對付了。

想到這裡,盛雲就打算找個突破口,帶著雲煙離開這個地方,就算只有雲煙一個人離開也好啊。

「就是你們兩個人,擅闖谷里?」那人開口,聲音也顯得非常的冷漠,看著盛雲和雲煙的眼神,像是在看著什麼螻蟻一般,非常的不屑。

「我們只是誤入了這裡,要是知道這裡不能走的話,我們會立刻離開的。」盛雲將雲煙護在自己的身後,然後開口說,「是你們不分青紅皂白,就過來將我們抓起來的,難道不是你們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嗎?」

雲煙在後面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是啊,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地方是不能進來的。早知道的話,就朝著另外的那個方向走了。

那個人顯然是不相信的,他大手一揮,就讓那些小人物又開始圍住了盛雲和雲煙,完全是密不透風的狀態,不給他們逃跑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