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車架內的女孩們也看見了唐浩和那人身鷹頭的金色大傢伙要打架了,他們都十分的擔心。這幾天,唐浩一直在周而復始的為她們溫養身心,耗費了很多體力和精力。

可是,她們也都明白,自己等人是幫不上忙的,她們只能暗暗的為唐浩祈禱。

「刷。」

突然,一道金光在空中劃過,那是金鷹發動了進攻。這速度讓在場的人都感到無比的震撼,能夠捕捉到金鷹攻擊線路的人並不多。

「刷。」

唐浩神奇的避開了金鷹的這一擊,同時手中多了一把纖細的短劍。正是他的那般紫風劍,這把紫風劍在出發之前已經被張虹升級為皇級玄兵了。雖然還叫紫風劍,但是其實已經是泛著淡淡的金色了。

「刷。」

金鷹一擊不中,身形一震,金翅一揚,便再次沖了過來。雖然唐浩剛才避開了他的一次攻擊,但是他不相信唐浩能夠連續避開他的攻擊。他對自己的速度和身體強度有著非常大的信心,這個人類孩子只要被他的翅膀掃中,他都能立刻要了這個人類的命。

「嘭。」

讓唐浩連續避開金鷹攻擊確實有些難度,所以他這次沒有避開,而是用紫風劍奮力一擋。劍鋒和金翅相碰,劍鋒頓時成了弓形。

唐浩的身體也隨著劍鋒的彈力,飛快彈射出去。

「刷。」

金鷹這一擊雖然不中,但是他也只是微微一頓,便再向著唐浩沖了過去。一對金翅張開,宛若旋風一般的划向唐浩。

「嘭嘭。」

唐浩身形雖然未穩,但是紫風劍卻已經連出兩劍,擋開了金鷹的兩次進攻。不過他的身體也已經被撞開,彷彿風中飛速橫竄的落葉一般飛速後退。

連續的三次進攻,讓在場所有人都見識到了金鷹的速度和威力。他的力量也許不是最強的,但是他的速度,卻是讓人感到絕望的速度。

包括剛剛進化為皇級的白龍、雕五、蟲九、鵬十、燕十三和狐十八,其中也只有燕十三覺得他的速度可以和金鷹一拼,其他人都認為和金鷹比速度,他們定然是輸的很慘。

這樣一來,他們就更加的為唐浩感到擔心了。

速度和力量一直都是人類修武者的弱點,陣法才是人類修武者的強項。可是現在的唐浩卻不能使用陣法,只能用他自己的弱項去對抗金鷹的強項。

「刷刷刷……」

「嘭嘭嘭……」

金鷹連番發動快到窒息的進攻,唐浩則用他那把看似纖細的紫風劍抵擋。雖然險象環生,但是終究是沒有讓金鷹傷到他的身體。

但是,這樣下去,唐浩似乎連釋放源力發動進攻的機會都沒有,他又能堅持多久呢?

「吼吼吼……」

「咻咻咻……」

金鷹一方的妖獸和妖禽開始為金鷹吶喊助威,一陣陣聲浪在天地之間回蕩,讓唐浩一方的人和妖獸、妖禽都感到很不舒服。

坐在車架里的女孩們境界稍微差一些,除了海妖和靈兒之外,其他人甚至都無法捕捉到金鷹的身形。但是她們卻隱約能夠看見唐浩那飄蕩不定的身影,她們都知道,那是被動防守所致。

這是個不好的預感,可是她們卻也做不了什麼。

「刷刷刷……」

「嘭嘭嘭……」

金鷹的速度一點都沒有減慢,他的進攻也依然以速度和身體為主,他要用速度和強大的身體衝垮這個年輕人的所有防禦。

「吼吼吼……」

「咻咻咻……」

金鷹一方的助威聲震天,雖然他們和戰鬥中心的相聚最少十幾里,但是因為數量太多,發出的助威聲也太過浩大,傳進戰鬥中心之後,聲音被在圈子裡回蕩,就彷彿這助威聲從未停止過一樣。

聲音雖然不能傷人,但是卻可以擾亂人的心神。至少暴闖、鐵虎等人,還有白龍、雕五等,另外那些王級和紫級,都被這助威聲干擾到了。他們其實也想吼回去,但是這四周圍都是對方的妖獸和妖禽,他們在數量上的劣勢太過明顯了,要想用吼叫聲和對方拼,可以說一點機會都沒有。

雖然覺得沒有沒有機會,但是暴闖還是喊道:「為少爺助威,都給我吼起來。」

「不用。」風行空突然嚴肅的說道,他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卻很清晰的傳進了暴闖等人和周圍的妖獸、妖禽耳朵里。讓那些正要張嘴大吼的妖獸和妖禽都沒有發出聲音,生生把吼聲和叫聲咽下去了。 大家雖然不明白風行空為什麼制止他們為唐浩助威,但是卻也沒有誰提出異議,都繼續安靜的待在這個圈子裡,靜靜的看著唐浩和金鷹的對決。

「刷刷刷……」

「嘭嘭嘭……」

金鷹的每一次攻擊,基本上都撞在了那把纖細的短劍上,那把短劍似乎隨時會斷,但是卻就是不斷。

從頭到尾,唐浩都沒有發動過一次進攻,甚至都沒有把源力釋放出去,最多也就是讓源力浮於劍身上,用來抵抗金鷹的進攻。

隨著攻擊次數的增多,金鷹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的,他突然停止了攻擊,懸浮高空,俯視著唐浩。

唐浩右手持劍,孤身而立,他那一米八的身形和金鷹五米的身形相比,弱小了許多。氣勢上也更是不如金鷹旺盛,處處都被金鷹壓制著,彷彿隨時都能被金鷹吞掉。

可是就是這完全不對等的氣勢和實力,卻讓唐浩堅持了這麼久,所有人都不得不感嘆這是個奇迹。

但是奇迹畢竟只是奇迹,奇迹不會每天都發生,也不會時時刻刻都發生,他還能堅持多久呢?

別說是金鷹一方,就是唐浩這一方的那些妖獸和妖禽,還有暴闖等人,也是心中充滿了疑惑。

「人類,你很堅強,如果你現在認輸,我也許可以饒你一命。」金鷹居高臨下的看著唐浩說道。

「在沒有分出勝負之前,你說這些,似乎有些太過無聊了。」唐浩無聊的笑道。

「人類,找死!」

金鷹被徹底激怒了,他張開金翅,俯衝了下去。

不等金鷹衝到,唐浩便飛身向後撤退,即使如此,他也不能完全避開金鷹的攻擊。金鷹的金翅張開,瘋狂的掃向唐浩的身體。

「嘭。」

唐浩挺紫風劍一擋,他的身體被撞得想後撤退。

「刷。」

金鷹速度快,攻擊果斷,而且非常靈活,他衝過去之後,還能在最短時間內折返回來,繼續進攻。

唐浩的身體還在飄蕩,但是卻也依然能夠勉強閃開金鷹的主要力量,然後在用紫風劍格擋一下,也算是能夠避開金鷹的攻擊。

就這樣,一人一妖,繼續斗著。

這個過程和之前極其相似,雖然每一次唐浩都兇險無比,但是每一次他都能夠避開。

金鷹一方的妖獸繼續歡呼,他們都認為金鷹殺了這個人類小子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唐浩一方的妖獸卻都有些揪心,他們都是妖獸,戰鬥的時候都是直來直去。在他們認為,不停攻擊的一方一定會勝利,無力還擊的一方最後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暴闖也同樣看得揪心,他用傳音入耳低聲對風行空說道:「風爺,這樣下去不行啊!」

「我倒是覺得少爺不錯。」風行空平靜的說道。

「風爺,這還叫不錯?你沒搞錯吧!」暴闖十分的不解。

「一個人毫無還手之力,卻依然能夠在金鷹的瘋狂攻擊下活著,這已經非常更強大了!」風行空看著戰場中心的唐浩說道。

「雖然還活著,可是總是這樣的沒有反擊的機會,遲早會出事的。」暴闖低聲說道。

「你這話有道理,可是我也可以說如果給了少爺攻擊的機會,他也許就能一擊致命。」風行空說道。

「風爺,現在這形式,少爺沒有攻擊的機會啊!」暴闖依然不解。

風行空微微一笑:「你怎麼知道少爺就一定沒有攻擊的機會,我倒是認為少爺是不想攻擊。」

「為什麼不想攻擊?」暴闖立刻問道。

「讓金鷹認為他沒有攻擊的能力,才能夠一擊致命。」風行空說道。

「能嗎?」暴闖很是懷疑,在他看來,唐浩一直都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哪來的一擊致命的強大實力。

「只要少爺還活著,我就相信他有一擊致命的能力。他不攻擊,只是他認為時機不到。」風行空平靜的說道。

「時機什麼時候到?」暴闖又忍不住問了一句。

風行空眉頭一皺,說道:「金鷹完全放鬆警惕的時候。」

「哦。」

暴闖雖然沒有再問,但是他依然認為唐浩現在沒有一擊致命的實力。

「刷刷刷……」

雖然已經攻擊了上千次,但是金鷹的攻擊速度依然如故,每一次攻擊都是毀滅性的。

唐浩也似乎更加的風雨飄搖,但是他卻也每一次都挺過來了。

這看似完全不對等的一戰就這樣的持續著,一個攻擊,一個防守。攻擊著強大無比,瘋狂暴虐,防守者險象環生,時時刻刻都處在生死邊緣。

「吼吼吼……」

「咻咻咻……」

金鷹一方的妖獸和妖禽不停的吼叫著,震得山林都不聽的動蕩,周圍的山石是不是的滾落下來。

這斬蟒山也不知道多久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大戰了,彷彿瞬間被激活了一樣,處處都是殺機,處處都是風聲鶴泣。

「小子,去死吧!」

連番的攻擊,讓金鷹更加瘋狂暴虐,他有些受不了這樣的過程了。之前他一直憑藉身體的速度和強度攻擊,並未使用過源力。因為他認為源力始終是人類的東西,更何況他已經不讓這個人類使用陣法了。所以他一直沒有使用源力攻擊,但是現在,他顧不了那麼多了,他決定使用源力攻擊。

「轟轟。」

金鷹的一對金翅一扇,兩股巨大的源力席捲向唐浩,源力攻擊出去了,他依然沒有放棄本能的速度攻擊,他隨著源力,向著唐浩沖了過去。

「刷。」

源力在前,金鷹在後,他就彷彿是一直跟在狂風背後的閃電。

源力攻擊範圍巨大,讓唐浩不可能脫開這源力攻擊範圍。即使他不被這源力攻擊傷害,也定然會被影響到,然後金鷹的身體攻擊便就到了,讓唐浩避無可避。

這樣的組合攻擊,看似已經完全封死了唐浩逃脫的可能。

但是唐浩並未躲避源力攻擊,也沒有逃離這兩股強大的源力攻擊,他身體一震,紫風劍化作一道光華,竟然生生的劈開這兩股源力攻擊之間的最弱之處,他從這個縫隙竄了過來,迎著金鷹沖了過去。

這是讓金鷹完全沒有想到的,而他也正在瘋狂的向唐浩衝去,雙方這相對一衝,速度之快,比電光火石更快數十倍,讓金鷹也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也並不擔心,他認為他的身體比這個人類身體強大很多,就算是拚命向撞,他也能要了這個人類的命。

「刷。」

紫風劍上飛出一道鋒芒,以最快最短的速度飛向了金鷹。

「砰。」

距離太近,金鷹躲避不開,鋒芒擊中了金鷹的胸口。 貼心丹王 但是這不足以傷害到金鷹,但是卻讓金鷹感覺有一絲的不適。金鷹一個閃念之間,覺得有些不好。可是唐浩已經衝到了身前,他想用雙翅阻擋唐浩,都已經來不及了。

「砰。」

唐浩斜著紫風劍,撞進了金鷹的懷中。紫風劍不偏不倚的刺中了之前鋒芒刺中的位置,紫風劍那纖細的劍鋒刺進了金鷹的胸口。

這一變故,讓觀戰的雙方都頓時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唐浩能夠在這樣萬分危急的情況下反擊,更沒想到這一劍竟然刺進了金鷹的胸口。雖然那把劍似乎是黃級玄兵,但是要想一擊破掉金鷹的防禦似乎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此刻,唐浩卻做到了,那把纖細的短劍刺進了金鷹的胸膛。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一劍不足以殺死金鷹,但是卻已經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唐浩擁有反擊的實力,而且他在這一擊之中,已經完全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嘭。」

金鷹頭一撞,把唐浩撞開了。

唐浩又如同風中的落葉一樣飛盪了出去,但是可以看得出來,他雖然被金鷹的頭撞了一下,但是卻似乎並未受傷,也就是說至少這一下,並未破掉他的防禦。

「想死!」

金鷹雖然被刺了一劍,他也感覺到了不適,但是他可不想這樣認輸,他也不認為這樣他就會輸,他認為這只是偶然。但是這確實動搖了他的信心,他不敢再用身體和唐浩拚命了。他巨大的翅膀一扇,兩股源力蓬勃而出,直撲向了唐浩的。

「呼呼。」

這兩團源力和之前的攻擊相差不多,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金鷹沒敢繼續以身體和唐浩死磕,他只是發起了源力攻擊。

「砰砰。」

唐浩這一次沒有退縮,而是凝出源力屏障,擋開了這兩股源力攻擊。

也許是金鷹的源力攻擊有些保守,也許是因為他的源力修練還不到家,總之他這兩股源力攻擊並未擊碎唐浩的源力屏障。

這讓金鷹很是惱怒,他金翅一扇,兩股源力再次噴涌而出,向著唐浩飛去。同時,他也隨著這兩股源力,向唐浩沖了過去。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這樣的攻擊方式和之前被唐浩傷害的攻擊方式是完全一樣的。

「砰砰。」

兩股源力砸在了唐浩的源力屏障上,這屏障沒能再抗住這一次攻擊,出現了裂紋。

金鷹已經沖了過來,他看見屏障出現裂紋,心中大喜,瘋狂的向唐浩撞去,巨大的鷹嘴向著唐浩的頭就啄了過去。

「刷。」

就在這時,唐浩的紫風劍甩出一道鋒銳的鋒芒。 距離太近,鋒芒出現的太過突然,金鷹無法躲避。不偏不倚,鋒芒自此刺進了金鷹胸前的傷口。

「砰。」

同時,唐浩劍身一橫,擋住了金鷹巨嘴。他這出劍甩出鋒芒,同時橫劍擋住了金鷹巨嘴。這樣的一攻一防,快得讓人感到恐懼,在場所有人幾乎都沒能捕捉到這一神速的變化。

「嗖。」

唐浩的身體被金鷹巨嘴撞飛出去,但是總算是沒有讓金鷹的巨嘴傷害到他的身體。

「人類,受死吧。」

連續被擊中,金鷹的怒火滔天,他剛剛有的畏懼和謹慎便又立刻消失了,他震動雙翅,瘋狂的撲向了已經被撞飛的唐浩。

「嘭。」

唐浩身形後退之中,凝出了屏障。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