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姬玄冥發難后,秦天就猜測此人是不是有什麼更深層的用意。

微微沉吟,秦天道:「正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們不妨去大西洋走一遭,就能知曉那血棺的恐怖程度。」

對此,在場的天驕都沒有反對,雖然秦天將血棺形容得很強大恐怖,但在場的都是天驕,對他的話始終抱著幾分懷疑。

於是,一行人分別施展手段向大西洋而去。

很快,眾人就來到了大西洋之上。

因為好奇,不少人都釋放出神念在海水中尋找海洋生物,但這座海洋似乎化為了死海,就連最普通的單細胞動物都不見蹤跡。

此刻,他們想到了秦天的話,如果血棺真上岸的話,恐怕真要寸草不生。

「大家分開搜索血棺吧!」

秦天提議道。

對此,大家自然沒有意見,各自分組,四散開來,搜索血棺的下落。

讓秦天意外的是,陳神風居然留在了秦天身邊。

「姬玄冥此人不簡單,你要小心!」陳神風突然開口道。

聞言,秦天不由詫異的看著他,有些好奇的道:「你為什麼要提醒我?」

陳神風淡淡道:「你是我的獵物,在未來,我會親手殺了你,所以,不想你被姬玄冥坑死,此人看似相當的低調,但性格相當的陰狠毒辣,而且擅長陰謀,當初,有五人和他爭奪聖子的地位,結果,那五人全部被他算計得互相殘殺,而他卻坐收漁翁之力,順利登上了聖子大位!」

三大聖地在真傳之上,都設有聖子之位。

聖子雖然也是弟子,但地位卻相當的高,甚至可以行使聖主的部分權利,而聖地的聖主幾乎都是由聖子繼承。

因此,為了爭奪聖子大位,一干真傳都會爭得頭破血流,無所不用其極。

能有資格和姬玄冥爭奪聖子大位的真傳,就算比他差,也差不到哪裡去,偏偏他沒有動手,僅僅用計謀就剷除了所有的競爭對手,那麼此人就有些可怕了。

難怪陳神風會對他產生忌憚。

「你是如何知道這個消息的?」

秦天問道,因為白無瑕和凌飛燕也不知曉這件事。

陳神風沉聲道:「因為那五個失敗者當中,有一人是我結拜大哥,因為姬玄冥的算計,他一身修為盡廢,雖然可以重修,但永遠也追不上姬玄冥了!」

秦天暗自點點頭,有些事的確是這個道理,一步落後,就步步落後。

陳神風繼續道:「我隨後製造了數次機會,想要出手廢掉那姬玄冥,但都被他化解,因此,此人真實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麼層次,我也不知曉!」

如果在沒有遇到秦天,陳神風對姬玄冥真實實力的估算不會那麼高,但秦天之前才元嬰期就將他擊敗。

所以,經歷這件事後,他對姬玄冥的危險性,又提升了一個層次。

「呵呵!」

秦天笑了:「你告訴我這些,其實是為了讓我和姬玄冥爭鬥吧?」

陳神風沒有否認的點點頭:「我的確有這個想法,畢竟第一隻有一個人,如果你和他能爭個兩敗俱傷,我倒也落得撿個便宜!」

「你居然會生出撿便宜的想法?」秦天譏笑著搖搖頭:「強者從來都不是撿便宜撿出來的,是殺出來的!」

「強者,只有活到最後才是強者,任你天資縱橫,如果不能活到最後,還不是枯骨一堆!」陳神風淡淡道。

「或許吧!」

秦天道,心中卻是一沉,眼前的陳神風已經真的蛻變了,相比現在的他,他更願意麵對之前盛氣凌人,不可一世的他。

忽然,一股能量波動從千里之外傳來。

二人相視一望,然後都選擇朝那個方向飛速而去,白無瑕和凌飛燕都跟在他們身後。

很快。

他們就抵達了那個地方。

但戰鬥已經結束,除了虛空著還有完全散去的能量波動,以及淡淡的血腥味,並無其他。

不一會兒,其他的天驕相繼趕來。

清點人數后,少了三人。

一個合道初期,兩個化神圓滿。

也就是說,那三人應該被血棺給吞噬掉了。

於是眾人在海水中一番搜索,尋找到了衣物,以及一些失去能量的法寶碎片。

一時。

眾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千里距離,根本算不得什麼,最先抵達的秦天等人也就耗費了幾個呼吸。

但在這幾個呼吸間,血棺就將一個合道與兩個化神圓滿給吞噬掉了。

由此可見,血棺的實力有多麼的強大。

「秦兄,看來你是對的,這血棺的確很強大很恐怖!」姬玄冥開口對秦天道。

秦天點點頭:「我說過,血棺吞噬的生靈越多,實力就越強,我們必須儘快將血棺找出來,毀滅掉!」

接下來,眾人一番商議,決定排成一字隊,彼此相隔百里,逐步推進,這樣,只要一人遭遇血棺襲擊,馬上就有人能夠支援。 一字陣形不斷的往前推進。

每個人都釋放出了防禦天寶,將自身給籠罩起來,畢竟那三人的死亡就是前車之鑒。

其中,秦天位於左邊的陣頭。

而陳神風則位於陣尾,姬玄冥坐鎮陣中。

一百多人形成的一字陣足足長萬餘里,逐步推進,血棺除非離開大西洋,否則很難逃脫眾人的搜索。

只是讓眾人沒有想象到的是,他們才往前飛行了百餘里,血棺主動現身了。

不是一口,而是一百零八口。

感受到來自血棺上的氣息,眾人都是一陣頭皮發麻,迅速匯聚成一團。

秦天神色凝重的打量著這些血棺,並鎖定其中一口,短短一兩日,他當初遇到的那具血棺的氣息膨脹了數倍。

「嘩啦!嘩啦!

一口口血棺從海水中騰飛而起,懸浮在半空中。

隱隱間,眾人都有一種被血棺鎖定的感覺,背皮陣陣發麻。

「殺!」

突然,一個化神圓滿的天驕忍不住搶先出手,他揮動一柄長劍,在虛空中劃出一道狹長的赤紅劍氣。

「當!」

一聲巨響,劍氣成功命中一口血棺。

但在劍氣撞擊在血棺上時,瞬間潰散開來,甚至都沒能在血棺上留下一道痕迹。

「轟!」

又有一位天驕出手了,這位天驕的實力已經達到合道初期,他操控的法寶是一條金色的短鞭。

短鞭綻放出一圈圈金色的光暈,光暈中有符文閃爍,給人靈魂上帶來了不小的壓力,秦天當即就判斷出,這隻鞭子擁有攻擊靈魂的功能。

「啪!」

金色短鞭如同一道擊金色的霹靂重重抽在一口血棺上,但在接觸到血棺的瞬間,一簇簇濃郁腥臭的血霧從那口血棺上升騰而起,直接將金色的短鞭捲入。

「不好!」

那名天驕想要收回短鞭,卻駭然發現,他已經失去了對法寶的掌控。

「咔咔咔!」

碎裂聲響起。

然後,大量碎片從血霧中掉落而出,卻是失去靈氣的煉器材料。

「這?」

頓時,那位合道初期的天驕臉色變得相當的難看,金色短鞭雖然只是中品天寶,但因為擁有直接攻擊靈魂的作用,其珍貴程度不弱於上品天寶。

但卻輕易被血棺摧毀,他感到十分難以接受,心中更是肉疼不已。

而眾人的臉色也在這一刻,變得很是凝重。

尤其是那些才化神層次的天驕已經生出退縮之意。

突然,一百零八口血棺動了。

它們全部化為血光激射而出,同時,一道道血光從血棺上激射而出。

「咻咻咻!」

頃刻間,就有數位化神天驕被血光射中。

沒有任何的懸念,他們的身軀以看得見的速度枯萎,乾癟,在慘叫聲中,一身的能量和靈魂全部被血光吞噬,只剩下一身衣衫、法寶碎片和黑色的粉末飄落而下。

見到這一幕,那些化神天驕心底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恐懼,實在太可怕了,一個化神強者居然在頃刻間就被這血棺給吞噬了,就連身上的法寶,以及儲物戒指內的各種資源也沒有落下。

這已經不是修者的手段,只有仙和魔才能辦到吧?

一時間,大量的化神天驕扭身就走。

「刷刷刷!」

血光在瀰漫,瞬息間,又有數尊化神天驕被血光射中,被吞噬掉。

「天帝拳!」

秦天輕喝一聲,渾身氣息爆發,跨步而出,來到一口血棺前,轟然出拳!

「咚!」

一聲巨響,這口血棺被他一拳擊飛,但卻有大量的血光出現在他身體的四周,妄圖將他吞噬。

「哼!」

秦天冷哼,身體中釋放出一股震蕩之力,將出現在他身體四周的血光震成粉碎,不等它們重新凝聚,他打出法訣,形成一片紫色火域,將它們給焚燒一空。

陳神風也出手了。

他鎖定了一口血棺,手中的半仙器重重砸在血棺之上。

「咔!」

一砸之下,血棺上居然出現了一條細小的裂紋,但血光一閃,裂紋馬上就消失不見,同時,那口血棺突然凝聚出數枚血手觸手,朝陳神風抓攝而來。

冷少的新晉寶貝 「噗噗噗!」

陳神風手中的黑色長槍一抖,接連刺出數次,紛紛命中血色觸手,使其爆炸開來,再屈指彈出數朵金色的火焰。

這些金色的火焰瞬息暴漲,將炸裂開來的血霧給吞噬,燃燒。

再說姬玄冥,他也鎖定了一口血棺。

但他似乎保留了很大的實力,被血棺釋放出的血色觸手逼得狼狽躲閃。

「啊啊啊!」

「救我啊!」

「快逃,血棺不可敵!」

突然,一陣慘叫聲響起,卻是又有十多人被血光射中。

短短几個呼吸,上百天驕就死掉了二十多人,完全不是對手。

至於合道後期,勉強能自保,合道中期要幾人才能聯手擋住一口血棺,所以,除了化神天驕外,又有三尊合道初期被吞噬。

「撤!」

秦天喊道,並催動了禹王金身,化身為數丈高的金色巨人,然後以天道拳接連轟出一百零八拳,一拳砸中一口血棺,將它們全部砸得飛了出去。

這給了眾人逃命的機會,紛紛全力朝後方激射而去。

「刷!」

秦天也一步跨出,脫離了血棺的包圍。

清點了下人數,連同最先被吞噬的三人,這次,一共死了二十九名天玄州天驕,其中化神二十五人,合道初期四人。

一行人飛出大西洋方才停下身形。

不少人臉上都還帶著心有餘悸之色,更多的人心中都升起了兔死狐悲的情緒,一百零八口血棺的威力太強。

恐怕,整顆星球上修行者加在一起都不是對手。

最可怕的是,血棺隨著吞噬,還能不斷的增強,現在,他們還能逃,等血棺將全球的生靈都吞噬一空,那時的血棺又能達到什麼層次。

到那時,他們想逃恐怕也逃不了。

秦天此刻的內心也相當的沉重,他早就知道血棺不止一口,但萬萬沒想到,居然多達一百零八口。

至於聯合地靈州的修行勢力卻消滅血棺,那就是個笑話,送菜還差不多。

心念一動,他取出一枚傳信玉符錄入一段信息,簡單講訴了下剛才的情況,將其傳給劍成空。

很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