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好,或許是受到了唐泰旭的旨意,這些「活死人」沒有對陳天發動攻擊,只是焦躁地待在原地,嘴巴裡邊發出「嗬」、「嗬」、「嗬」的叫聲,手腳不斷地揮動著,感覺十分焦躁,似乎隨時都有暴起朝陳天發動攻擊的可能。

陳天哪能不知道此中的利害關係,但是為了心目中的女神離仙,陳天緊咬著牙關朝前邊走去,手中不忘緊緊地攥住那把仙女劍,時刻準備抵禦朝他發動突然襲擊的「活死人」!

陳天的這每一步,可謂步步為營,走得心驚肉跳,尤其是走到了極為窘迫的位置,陳天還必須側著身子,從兩個挨在一起的「活死人」中間走過去,甚至身體和「活死人」貼在一起,呼吸到「活死人」口中吐出來的那種腥臭的口氣……

那種極為驚悚的感覺,實在令人窒息、暈眩!

這個時候,陳天把自己的牙齒咬得「嘎」、「嘎」、「嘎」作響,神經也綳得緊緊的,還好有驚無險,陳天終於戰戰兢兢地穿過了那些「活死人」堆,沿著老舊祭台一樓的樓梯,「咚」、「咚」、「咚」地走到了老舊祭台二樓之中。

老舊祭台二樓一片漆黑,感覺陰森凄冷,不過並沒有一樓那麼多凶神惡煞的「活死人」,這一點最讓陳天鬆了一口氣。

趁著現在這一點丁的空暇,陳天眯著眼睛朝老舊祭台二樓上「嗖」、「嗖」、「嗖」地環顧了一圈,想要藉此看清楚老舊祭台二樓的情形,可惜讓陳天感到奇怪的是,這二樓一片死寂,並沒有一個人影。

「奇怪了,難道唐泰旭防守的重點都放在了一樓,而沒有在二樓布下重兵?」想到這,陳天雖然心裡邊感到有些蹊蹺,但還是一步步地朝斜對角的通往三樓的階梯走去。

走了好幾步,除了感到有些寒冷刺骨之外,陳天沒發現有別的發現,原本一顆高懸著的心終於緩緩地放了下來,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忽然聽到了從自己的身後傳來了一陣「嘿」、「嘿」、「嘿」的冷笑聲,聽起來十分瘮人,簡直比外邊的暴風雪還要陰冷!

「誰?」陳天心頭一凜,不禁「嗖」一聲轉身,朝自己身後望去。

只見此時此刻,站在自己身後的赫然是一個高大魁梧的身軀,看上去身高已經超過了兩米,而且十分壯碩健壯,簡直和一隻大猩猩沒有什麼區別!

此刻這個高大魁梧的身軀正朝外邊不斷地輻射出一波、波的能量,吹得陳天的臉上獵獵生疼,可見這個高大魁偉的身軀所蘊藏的戰力該有多誇張!

「吼吼吼……」這個高大魁梧的身軀從嘴巴里發出殘暴的呼喊,一張鐵青猙獰的臉上充滿了死人的氣息,簡直就是地獄中的羅剎!

陳天先是一愣,然後馬上驚訝地大吼道:「你……你是護士大大?」

沒錯,這個時候出現在陳天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火雲博士的兩名貼身護衛護士大大和護士小小之中的護士大大!

但是這不可能呀?

因為護士大大雖然是有著「火雲邪神」之稱的火雲博士的忠實走狗,但是陳天之前就見識過,他的戰力水平只是稀疏平常的水準,頂多就只有化境的境界而已啊!

怎麼這個時候,居然擁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實在太令人不可思議了吧?

「這……這怎麼可能嗎?」陳天訥訥地叫道,腦子開始「嗖」、「嗖」、「嗖」地轉動起來。

陳天想起來,當初自己在深度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的第三層密室里就見識過,供火雲博士研究的「妖徒」,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死亡氣息,和現在的護士大大簡直一模一樣!

這種恐怖的「人」,簡直就是非人類的「妖精」啊!

按照生物學的分析,人類在漫長形成過程中,多多少少會出現偏差,比如有些會呈現毛髮多寡,有些會出現膚色深淺,而有一些的進化則會出現較大的偏差或者異端,與一般的人類發生較大的出入,很多這樣子的偏差就被人稱之為「神仙」或者「妖怪」。

陳天記得,在深度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的第三層密室里被火雲博士研究的,就是這些在人類進化史中出現重大偏差的「神仙」或者「妖怪」。

陳天想起,當年他在戰勝火雲博士深度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的第三層密室里最強大的「妖徒」的時候,火雲博士嘴角露出的那一個詭異的笑容!

「火雲博士!這肯定是火雲博士的傑作!」陳天暗道,一顆心頓時「噗通」、「噗通」、「噗通」地狂跳不止!

真是沒有想到啊,火雲博士為了自己的私慾,居然將對自己忠心耿耿的護士大大進行了恐怖的改造,打入了最新研製的「超級神奇藥水」,讓護士大大的境界瞬間「嗖」、「嗖」、「嗖」地提高了好幾個境界,來到了和陳天一樣炸裂的戰鬥力等級!

雖然在打入了最新研製的「超級神奇藥水」之後,藥效只有一個小時左右,但是對付陳天已經可以說是綽綽有餘了,足夠給陳天製造巨大的麻煩!

但是,護士大大在迅速提升自己戰力的過程中,自己的身體也承受到了足夠多的傷害!

在利用「超級神奇藥水」大幅度催谷自己的實力之後,護士大大的生命力也是到了盡頭,因為在利用「超級神奇藥水」大幅度提高了自己的實力,也需要付出燃盡自己生命的代價!

換句話說,利用「超級神奇藥水」催谷也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來顯擺,然後一個小時之後護士大大的生命也就是終結日!

只能說,護士大大果然是火雲博士的心腹,即便是護士大大必須為火雲博士獻出他的生命,護士大大也在所不辭!

此時此刻,面對利用「超級神奇藥水」催谷,化身為進擊巨人的護士大大,陳天不由得感到一陣壓力!

畢竟,利用「超級神奇藥水」催谷后的護士大大沒有疼痛的感覺,也沒有疲憊的困惱,可以說完完全全是火雲博士製造出來的「戰鬥機器」!

雖然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限制,但在護士大大他那兇悍的聖武境戰力之下,很多人都只能被虐死虐慘,虐得生活不能自理!

但是常言道:「自古華山一條道!」

既然來到了這裡,就沒有退縮的可能!

想到這裡,陳天咬緊了牙關,「嗖」地一揮手裡的仙女劍,對護士大大高聲喊道:「護士大大,就算你注射了『超級神奇藥水』,變成了進擊的巨人又如何?我不怕你的,儘管放馬過來吧!」

護士大大一聽陳天這話,一雙獃滯渾濁的眼睛裡邊驟然間「嗖」、「嗖」地迸射出攝人的凶光,只見他粗壯有力的腳猛地往地面「咚」地一踩,整個人「唰」一聲就像是離弦的利箭一般朝陳天直撲而來!

「好快!」陳天只感到祭台二樓的幽暗之中勁風大起,還沒有來得及做出防備動作,就看到護士大大瞬間來到自己的眼前,「咚」地擊出了驚天動地的一拳!

眼瞅著這一擊鐵拳就要結結實實地砸在陳天的鼻樑上,把陳天的鼻子打成稀巴爛,危急時刻陳天猛地將自己的左手橫著推出去,正好「霍」一聲撥在了護士大大擊出的鐵拳的旁邊,硬生生地將護士大大的這一重擊往一旁偏移了好幾公分!

「唰!」護士大大的拳風擦著陳天的臉頰劃出,猶如利刃一般颳得陳天的臉上火辣辣地一陣疼,可見護士大大的威力有多驚人!

「混賬,這麼狠的?!」陳天心裡驚訝地暗道,旋即也不甘示弱地發動了自己的反擊!

「唰!」陳天掄動手裡緊攥的那一把仙女劍,打斜里朝護士大大刺出一劍,招數十分巧妙,速度看似不快卻令護士大大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哼!

老虎不發威,給你當病貓? “這罈子挺不錯,我要了。”

高總面上還算平靜,韓小海心說高總還真看上這醃菜罈子了。

“出個價吧?”

李靜怡偷瞄了一眼老爸,李棟笑笑比劃個八。“八個。”

“八個?”

韓小海嘀咕,這啥意思。“八十?”

八十李棟笑着搖搖頭,韓小海忍不住說道。“八百,太貴了點吧。”

“高總覺得呢?”

高震看着似笑非笑的李棟,猶豫一下。“八個太高點,七個半,我要了。”

“行吧,交個朋友,不過醃菜我要留下。”

噗嗤,不光光韓小海沒人忍住笑了,李靜怡也笑的自拍李棟,真是爸你太逗了。

“李老闆真是有意思的人。”

“主要愛這一口醃菜。”

李棟心說這個高震還真是人物啊,開始還真有點糊弄自己的意思,不過很快就察覺到自己那一絲不易察覺的嘲諷。

韓小海瞄了一眼轉賬,愣住了,這麼多零自己不會眼花了吧,七個半竟然是七萬五千塊,真是瘋了吧,一醃菜罈子。

李靜怡伸着小腦袋瞅了一眼李棟手機,吐吐小舌頭七萬五啊,不行了,要向媽媽彙報一下,出大事了。

自己老爸被人附身了,李靜怡誇張的再現了剛剛的場景。

高蘭有事沒在羣裏,高佳佳倒是正休息看了一下驚的下巴都掉了。

這不立即給李靜怡打了電話過去,李棟這邊送着高震一家離開,韓小海暈乎乎的向着家裏走。

韓衛國瞅着兒子,這是咋了。

“爸,你上次說的茅臺多少錢?”

“二十萬啊?”

“咋的,還不信?”

“不,我信了。”

韓小海心說,七八萬的古董醃菜,隨便擺放出來小玩意一個個都是幾百上千的古董,賣兩瓶茅臺二十萬,不算啥了。“爸,你對李棟瞭解多少啊?”

“啥瞭解多少啊。”

韓衛國不太明白兒子啥意思,韓小海嘀咕回頭好好打聽打聽這個李棟,真是一普通老師,不可能吧。

“小姨,真的,我親眼見着的。”

李靜怡揮舞手,有些興奮過頭了。“我爸可厲害,隨便比劃一下,八個。”

“你知道八個啥意思,八萬。”

“最後更厲害,七萬五罈子你拿走,鹹菜必須給我留下。”

好傢伙說的,繪聲繪色聽到高佳佳眼皮字跳,嘴直抽抽,這跟演電影似得,這說的真是自己姐夫,不是李靜怡這丫頭逗自己玩呢。“靜怡,這事可不能開玩笑。”

李靜怡鼓鼓嘴自己說的都是真的啊,爲啥不相信呢。

“跟誰打電話呢,走,爸帶你去打板慄去。”李棟收拾農莊鎖上門走了過來。

“小姨,不說了,我跟爸爸去打板慄了。”

說話掛了電話,哼,小姨不相信算了,李靜怡一臉驕傲,老爸剛纔真的帥逼了。

“先回老屋拿竹竿。”

回到老屋剛打開房門,一黑影猛竄進李棟懷裏,可是把李棟嚇了一跳,小靜怡更是嚇的哇哇叫。

“啥東西?”

“猴,猴,爸,是猴。”

“別激動,是大聖,好的挺快。”

李棟發現大聖眼神變了,野性少了一些更顯得智慧了。

“爸,這是你養的不成?”李靜怡聽出意思來了,哇,這真是我爸,天鵝,丹頂鶴,梅花鹿,還有野雞,現在竟然還養了一隻猴子。

“爸,這猴子撓人不?”

李靜怡有些怕,猴子給人形象最近些年真不好,上次去景區李靜怡和李棟一起遇到那羣流氓猴子,當時恨不得一隻只捉起來放血。

“它敢撓你,晚上加菜吃燉猴腦了。”

大聖吱吱叫,不知道聽懂沒聽懂還抗議來着,行了李棟拍了拍大聖腦袋好了就行了。

“走,我們去打板慄,那邊還有些野柿子樹和山楂樹,說不定運氣好還能碰到一些其他野果呢。”

李棟帶着閨女,大聖似乎發現四周環境十分陌生有些慌亂屁顛屁顛跟了上來,這猴子膽子變小了,倒是聰明一些知道緊跟着自己。

“爸爸,柿子柿子。”

“還真是啊,太遠了夠不着。”

這棵野柿子在山坡上,隔着好一些雜樹,李棟手裏的竹竿根本沒那麼長即使加上鉤子也無濟於事。

“好可惜啊。”

李棟嘆了一口氣,沒辦法,誰知道緊跟着父女倆的大聖嗖的一聲,三五下鑽進雜樹裏,一會功夫爬上了柿子樹,摘了一紅柿子跑了下來,捧着給李靜怡。

李靜怡驚呼一聲,高興的不行,一會指着柿子,一會指着自己。“是給我的嗎?”

大聖吱吱叫,這貨智商提高不少,不得也對啊,猴子本來就挺聰明,開智了,不定有六七歲孩子智商呢。

“謝謝你,大聖。”李靜怡美滋滋的接過野柿子。“真甜,真好吃。”

“野柿子其實不好吃,裏邊柿子子又多又大。”

酸很酸,這猴孫子不知道孝順孝順爺爺啊,李棟哼了一聲,大聖屁顛屁顛躲到李靜怡身後。“爸,不要嚇唬大聖,大聖真乖。”

算了,算了,接下來走一路,李靜怡吃了一路,山楂啊,大聖幫着摘,野棗子大聖摘得,甚至板栗都是大聖用爬上樹用棍子敲的,李棟這個爸爸倒是成了配角。

“回頭就吃燉猴腦。”

李靜怡被氣鼓鼓的李棟逗的咯咯笑,下午打了野果,拍了天鵝愛心,還拍了丹頂鶴起舞,餵了丹頂鶴吃魚,其他體驗項目也跟着玩了一圈,最高興是猴子大聖陪着自己一起。

“大聖真太可愛了。”

李靜怡被大聖打土坯逗樂壞了,李棟發現一好想法,這一次李靜怡同樣打了好幾塊,可一點不覺着累,還有拖着小石磙打場壓豆子,李靜怡拖,大聖推玩的不亦樂乎。

這活可一點不輕鬆啊,李棟心裏多了一些想法,送着李靜怡路上還在想這事呢。

“蜂蜜拿好了,別摔了。”

“爸,你咋想到用這麼好的罐子裝蜂蜜。”

“我不是說了嘛,當時沒其他工具啊。”

李靜怡心說騙人呢,小心翼翼捧着價值七萬五的罐子,裏邊野蜂蜜一時間都被李靜怡忽略了。

“好了,上去吧,爸爸還有事情。”

“爸爸,開車慢點哦,回頭我把罐子給你還了,還你。”

說完又想起來什麼,停頓一下。“記得不要欺負大聖,要不我可要生氣了,不理你了。”

“這丫頭。”

自己咋的還不如一隻猴,得,回頭就把這猴子好好訓練一番,體驗項目給它來一套,學會倒是可以試試帶李靜怡班上的同學,到時候即體驗了項目還不覺着累。

自己果然聰明絕頂啊,李棟對自己智商佩服的五體投地。“真給自己找到一條路來了,閨女,你就偷着樂吧,有一個這麼聰明絕頂的爸爸,啥問題都不是問題。”

李棟送着李靜怡回到家,自己開車去東街,買帆布包,片兒鞋,要說這邊老東西還真不少。

“買兩醃菜罈子,再買點碗碟。”

“師傅,這收音機多少錢?”路過一維修站李棟看到一老式收音機。

“你看着給點,這是幾十年的老東西,我沒事修着玩,現在沒人要這東西了。”

修理鋪子,上了點年紀的老師傅笑着說道。

“二十你看成不。”

“沒啥成不成的,你拿走吧。”

雖說有些破舊,不過修理好了能用李棟心說,正好自己搬新家添置個家電,逛了一圈又買了一些小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