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半響之後,擂台之上的兩人竟然都還是沒有任何動作!

也在這時,裁判終於動了。他在這裡也不知道主持了多少場比賽,也不知道看見過多少人的死亡,但卻沒有見過如同今天這種一上來便是絕殺,慘烈到決裂的比賽。

所以,方才這名裁判不免也呆住了,即便是到了現在,他的臉上依舊有著驚訝和不可置信之色。

視線不斷在韓宇和吳劍身上轉動,裁判狠狠地吞了吞口水,來到了擂台的中央,而後深深地吸了口氣,才張嘴緩慢說道:「這次的比賽的結果是……」

雖然圍觀眾人都清清楚楚地看見了韓宇和吳劍都倒在了地上,但他們卻還是都豎起了耳朵,甚至乎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盯著裁判的嘴巴在看,似是想要通過裁判口型的變化來猜出勝利者。

「平……」裁判頓了頓,想要直接將結果說出來,卻在這時,觀眾席上發生了異動。

「韓宇?」

「剛剛韓宇是不是動了?」

「是!韓宇動了!」

再接著呼喚聲不斷響起,一陣比一陣熱烈,一陣比一陣瘋狂,眾人像是瘋了一般,想要將喉嚨都喊破,想要將宮殿給掀翻!

此時,正躺在擂台之上的韓宇,眼睛睜了開來,一隻手捂著被洞穿還在不斷流血的胸膛,一隻手按在地上緩緩地撐著身子,想要站起來,卻因為身體的受的傷實在太重,而無法使力,最終無法站起。

「我……我沒力站起來了,但……但這場比賽應該……應該是我勝利了吧?」奇怪的是,當韓宇開口說話的時候,整個熱鬧的會場,竟然又瞬間變得鴉雀無聲了。

聽到韓宇說的話,裁判不由猶豫了起來,按照平常時候的規則,此時韓宇應該站起來才算是獲勝的,「這……」

「韓宇!」

「韓宇!」

「韓宇!」

觀眾席上的眾人齊齊大叫了起來,上萬個人同時大叫,上萬個修為不弱的強者同時大叫,如同九霄雲外的天雷的在滾滾而動,聲震大地,氣吞山河!

裁判又猶豫了一下,而後一咬牙,大手一揮。

眾人見狀立即又停了下來,知道裁判要做出最後的決定了。

「這場比賽的結果是……」裁判說到這裡,不由又深深吸了口氣,而後轉身看向韓宇,大聲叫道:「韓宇勝!」

呼!呼!呼!

「韓宇!韓宇!韓宇!」

整個觀眾席都爆發了,個個人都興奮到跳了起來,猛地大喊大叫了起來。

聽到了最終結果,韓宇一顆心不由稍稍定了定,不由露出了一個微笑,卻再也不願意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

剛剛實在太過於危險了,當韓宇的拳頭就要接觸到吳劍的身體之時,吳劍的飛劍果然快速地從韓宇身後刺了過來。

但那時韓宇並沒有閃躲,他知道如果自己再耗下去最終只能成為吳劍的獵物,所以他決定拼盡一切,繼續向前。

發現韓宇的意圖,吳劍立即瘋狂了起來,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想要和自己同歸於盡?他這條狗命也配和自己同歸於盡?

帶著這樣的憤怒,吳劍將修為全部都壓榨了出來,竟然不再做任何防禦,讓全副心神都落在了飛劍之上!

然後,便是韓宇的那一擊了。然後,便是吳劍的那一擊了。

最終的結果便是現在所見,韓宇的胸膛被七把飛劍給刺穿了過去。

吳劍被韓宇的拳頭轟飛,再也不能叫囂了!

「兄弟啊,兄弟,你真是大爺我的好兄弟,我太愛你了,我愛死你了……」

也在韓宇回憶著剛剛發生的一切的這時,胖子跳到擂台之上,猛地抱起了韓宇的腦袋就是一陣亂親。

「啊!」因為胖子的動作太大,拉扯到了韓宇的傷口,韓宇忍不住就叫了起來。

胖子當即緊張了起來,連忙問道:「兄弟啊,兄弟,你怎麼樣了?你還行不行啊?你可不能就這麼死了啊?你死了,大爺我怎麼辦啊?大爺我在接下來的幾場比賽怎麼賺錢啊?」

韓宇無奈地搖了搖頭。

最終,在胖子的幫助下,韓宇離開了擂台。

「韓宇!韓宇!韓宇!」在韓宇一邊離開這舞台的時候,眾人不斷呼喊著,直到韓宇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內,直到韓宇已經離開了半刻鐘之後。

「韓宇真是太神奇了。我以為他第一場就會輸給無情的,但他卻連續贏了三場!」

「誰說不是吶?就算再怎麼看好他,也絕對沒有人能想到他竟然能勝了吳劍啊。」

「剛剛看到了沒有,韓宇的胸膛都給洞穿了,他卻還活著,還好好地活著,他的生命力太強了!」

「韓宇真是太強了。」

「韓宇就是我的偶像!你們知道嗎?前一段時間,副城主的孩子黃百業又想出來禍害我們,當時就是韓宇站出來的!」

「對對對,當時如果沒有韓宇,那七個美麗的姑娘就一定會慘遭毒手的!」

「誰都害怕的黃百業,韓宇竟然就不害怕,竟然還連續兩次踹了他。到了現在,那黃百業竟然沒有再出現了。」

「那該死的黃百業怕了韓宇大哥了唄!」

眾人說著說著,將以前韓宇做過的事情都說了出來,對於韓宇的評價也越來越高,簡直都有要韓宇碰上天去的趨勢了。

而這一切都聽在了就在一旁坐著若蘭的耳里。

聽著這一切,若蘭的臉上竟然出現了驕傲的神色,一種難以名狀的心思充斥了她的心房,她甚至都有了現在就去看看那個孟浪子的衝動。

當然若蘭最終並沒有這樣做,她是一個有規矩的人,而且緊守這些規矩,絕不會輕易逾越。所以當她發現她自己竟然有了這樣大膽的想法之後,一張臉不由都紅透了。

然後,也不敢看向自己的師弟師妹們,直接便落荒而逃了。

當然這一切現在已經昏迷了過去的韓宇都不知道。

但無論怎樣,今天的比賽算是告一段落了,雖然韓宇現在受了重傷,但卻還是正式進入了第二輪比賽,離著那冰焰草更加近了!

…… 又是兩天過去了。

憑藉著驚人的身體恢復能力,韓宇的傷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驚人速度恢復了過來。一直在一旁看著的胖子不由驚為天人,對韓宇羨慕得無以復加,猛地說韓宇踩了狗屎才會有這樣的好運氣。

卻不知道韓宇因為得到這樣的能力而付出了多少。或許如果知道韓宇以前有過那樣的經歷,胖子就會望風而逃了吧?

當然比起羨慕,胖子更多的是興奮。

不得不說,這兩天以來,胖子簡直就像是被打了雞血一般,興奮得一塌糊塗,甚至乎都興奮到連肉都不想吃了。

「大爺我贏了!贏了!那可是四萬靈幣啊,大爺我一下子贏了四萬靈幣啊!現在整座靈城誰最富有?不是大爺我還能有誰啊?哈哈……」這兩天以來,胖子就一直重複著這幾句話。

對此,韓宇只能無可奈何地搖著頭。

事實上,韓宇心裡也是高興的,一來自己贏了比賽離著那冰焰草更加靠近了,二來自己打敗了那個眼高於頂的可惡傢伙,三來還得到了這麼一比巨大的財富。當真是三喜臨門啊!

不過,韓宇卻沒有和胖子一般就此得意忘形,因為韓宇知道真正的大戰,真正的強者,在接下來的比賽會陸續出現。

現在一時的勝利,並不代表著最終的勝利。

另外,韓宇也很清楚地記得,自己身周還有危險在埋伏著。

對!就是黃百業,說是副城主黃圖也是可以的。

在仔細回憶著前兩天的戰鬥后,韓宇心底不由生出了這樣一種想法:那三場戰鬥是不是黃圖通過他的力量給自己下的埋伏?

韓宇不能確定這種想法是不是正確的,但卻能確定黃圖絕對不是一個有仇不報的人。自己打了他孩子,他始終會報復的!

而一旦像是他那樣的強者要報復,那報復便一定會是狂風暴雨!

所以,現在韓宇高興不起來。

也在這時,院子外突然傳來了一聲叫聲。

「韓宇在不在這裡?」有人叫道。

韓宇眉頭不由微微皺起,出聲道:「在!我就是韓宇,有什麼事進來說。」

接著,某人跑了進來,將一份請帖交到韓宇手上,說道一番便離去了。

看著這份請帖,韓宇和胖子不由都沉默了起來。

半響后,胖子不由大罵了起來,「大爺的,知道大爺贏了點錢,就想來敲詐大爺我?大爺的,大爺我就不去赴約又怎麼了?」

韓宇沒有回應胖子。在思考了片刻之後,向著約定之處走了起來。

原來這張帖子是「一劍」尊者送來的,一劍邀請韓宇去賭上一手,就在現在。落款處寫著「如是無膽匪類,謝絕來往!」

韓宇自然不是無膽匪類,所以他應邀了。

當然,韓宇並不是真的被這無聊的話語給刺激到了,他只是想要知道為什麼一劍要來挑釁自己。

……

韓宇和胖子走在了大街之上。

這一路下來,胖子那叫一個爽快啊。整條街的人見著他就是拱手,就是叫好,或投來敬佩的眼神,或直接邀請上酒樓去喝酒,甚至還有的姑娘直接跑過來要表白吶!

「大爺的!」

終於,來到某個巷子轉角之後,一直保持著紳士笑容的胖子,忍不住大罵了起來,「大爺的!這是怎麼一回事啊?他們是不是瞎了眼?大爺我在這裡,他們要向殷勤的對象竟然不是大爺我,而是你這個毛頭小子?蒼天啊,你還有沒有眼珠子啊?」

對的!剛剛眾人熱情的對象正是韓宇,而不是胖子。

胖子想要假裝自己便是主角,但奈何,別人根本就連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就算臉皮厚比城牆也裝不下去了。

不得不說,這幾天以來,韓宇的名氣簡直要比城主還要響亮了,每個人都在討論韓宇,每個人都在讚頌韓宇,所有人都開始敬佩韓宇了。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實力強的人自然會被人所崇拜讚頌。但不畏強權敢於抗爭的人卻最是被人所尊重。因為不屈的精神,才是最為強大的力量。

所以,整個靈城的人對於韓宇這個敢於和副城主叫板的人無比的崇敬,甚至乎都因為韓宇接連兩次踹飛黃百業,而黃圖卻沒有任何聲響,從而都快忘記了以前對於黃圖的恐懼。

而現在發生的這一切正是不久以後發生那些事情的導火索。

自然,現在的韓宇並不知道這一點。

「夠了,死胖子,你還想不想去贏錢啊?」韓宇猛地一瞪胖子,說道。

胖子剛想發怒,一聽到贏錢兩個字,臉色又立即緩和了下來,看著韓宇說道:「你能贏一劍?你真的能贏那名尊者?」

韓宇笑而不語。

接著,兩人便來到了靈城最大的地下賭場。

就如大街之上的人一樣,賭場之內的人一見到韓宇便都畢恭畢敬地拱手打起了招呼。

韓宇向來不是一個倨傲的人,便也一一向著諸位還禮。

眾人見狀,對於韓宇的崇敬越加了,平常時候這些人哪裡有機會接觸那些赫赫有名的人物啊?而即便接觸過那些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們又哪裡會得到那些大人物的還禮啊?

如此,韓宇這名風頭正勁的人物,竟然向著自己還禮了,這說出去該是何等風光的事情啊?

「哼!一群螻蟻一般的傻貨,少在這裡聒噪,否則別怪本尊者不客氣了!」卻在這時,某間貴賓室的大門突然打了開來,一聲冷哼傳了出來。

聞言,眾人不禁就是一怒,剛想發火,但在發現說話之人的身份之後,不由都將頭垂了下去。

韓宇眯著眼睛看向那聲音傳來之處。

那說話之人,正是一劍尊者!

「看什麼看?進來!」一劍眼睛瞪了眼韓宇,便將視線收了回來,霸道到了極點,將韓宇當成了小二一般在吆喝。

韓宇心頭不由微微一怒,思考起自己該不該進去。

「小心點,一劍尊者這是要找你麻煩啊。兩天後的比賽名單已經出來了。韓宇大哥你的第一場比賽,剛好便是一劍的孩子逍遙。

他這是在給你下馬威吶。我看韓宇大哥你還是趕緊離開為好,這傢伙不講道理得很啊,為了他孩子的勝利,說不定他會在這裡殺了你吶。」有好心人來到韓宇身旁,小心提醒道。

聞言,剛剛還在猶豫的韓宇卻不再有任何猶豫,大步一抬,直接走向了那貴賓室!

韓宇的態度很明確:如果這所謂的一劍尊者這麼不要臉想要一戰,那便戰吧!

韓宇雖然實力不如人,但他卻從來沒有怕過誰!

如果連這份膽量都沒有,韓宇還是韓宇嗎?

「敢問一劍尊者,叫小子來這裡是為了什麼.?」進入房間,韓宇不卑不亢地說道,「如果你是想要叫我放棄和你孩子的比賽,呵……」

說到這裡,韓宇停了下來。

「你要說什麼?怎麼不繼續說下去了?」一劍尊者語氣平淡,但那雙眼睛卻死死盯住了韓宇,同時身上爆發出了一陣強大的殺氣。

一些即便站在貴賓室之外的人感受到這股氣息,身子都不由都顫抖了起來。

氣氛在這一刻,瞬間繃緊,所有人都平息靜氣,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韓宇身上,都以為將會有大事發生。

「那我勸你還是儘早放棄這樣的念頭為好!我韓宇雖然不是什麼東西,但要叫我退縮的辦法卻只有一個。」韓宇並沒有畏懼一劍尊者的殺氣,眼睛死死地回瞪著一劍。

「哦?什麼辦法?不妨說來聽聽?」一劍尊者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雖然語氣依舊平淡,但誰都不能確定脾氣暴躁的一劍,會不會在下一刻便施與雷霆一擊,將韓宇給當場格殺。

眾人不由更加緊張了,耳朵豎起,眼睛死死盯著韓宇,想要知道韓宇會做出何種回答。

「除非我死了!」韓宇一字一頓地說道,眼神堅定,語氣堅定,整個人在這一刻更是挺拔得如標槍!

呯!

也在這時,不知道哪位荷官的手一抖,骰子掉在了地上,眾人的心也隨著這顆骰子同時沉到了地上。

對於一劍的脾氣,眾人是再熟悉不過了,雖然他只來到靈城不夠十天,但他的所作所為,無不將他的霸道表現的淋漓盡致!

還從沒有聽說過哪位忤逆了他的人,還能完好無缺地活著的啊!

現在,韓宇竟然敢如此說話?那麼,一劍不是要將他給碎屍萬段了?

「哈哈……」

卻在眾人心弦都蹦到了極致的這時,一劍尊者突然笑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