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正在想著該怎麼拒絕,瀟志成走了過來。

「傅秘書。」

「瀟特助。」

「瀟特助。」

瀟志成手裡拎著的,也是保溫盒,他瞥了眼傅靜雪手裡的包子,笑著問:「傅秘書什麼時候去買的包子啊?動作這麼快,剛才在電梯里遇見你的時候,你可沒有包子呢!」

傅靜雪如實說:「是程秘書給我帶的,蝦仁餡,據說很好吃的,讓我也嘗嘗。」

「那這是?」瀟志成又瞥了眼胡曉瑜手裡的保溫盒,「胡秘書,你這該不會也是給傅秘書帶的早飯吧?」

胡曉瑜只好笑著說:「是啊,我給傅秘書帶了些粥,我自己煮的,帶給她嘗嘗。」

傅靜雪求助似的看著瀟志成,「瀟特助,你手裡拿的什麼啊?是給我的嗎?」

該不會又是黎邵晨給她訂的早餐吧!

瀟志成把手裡的保溫盒遞給傅靜雪,順便拿走她手裡的包子。

「我看傅秘書今天這包子和粥都吃不上了,只好辜負程秘書和胡秘書的美意了。」

胡曉瑜怔怔的看著瀟志成,「瀟特助,您這是特地給傅秘書送的早餐嗎?您該不會是對傅秘書……」

瀟志成趕緊說:「這話可別亂說,這不是我送的,我知道一個跑腿的。」

這要是傳到黎總耳朵里,他的年終獎還想不想要了。

「跑腿的?」

能讓瀟志成跑腿的,全公司上下,只有黎邵晨了。

胡曉瑜雖然詫異,卻也知道不該再多問。

「那既然這樣,這份粥……只好我自己喝了,正好午飯都有了。」

傅靜雪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只是站在那裡。

瀟志成說:「傅秘書,黎總也還沒吃早飯呢,這個是兩人份的,黎總的意思,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起吃。」

這個……

如果換做以前,傅靜雪一定會拒絕的,可是現在,她覺得去和黎邵晨一起吃沒什麼不好。

「我知道了,多謝瀟特助。」

傅靜雪去了黎邵晨的辦公室,瀟志成拎著包子朝著程美美走過去。

程美美站了起來,「瀟特助。」

瀟志成把包子放到她的辦公桌上,看了眼她,又看了眼胡曉瑜。

「我知道你們兩個為什麼忽然間對傅秘書這麼好,你們兩個都是秘書辦的老人了,我今天也不妨和你們交一下底,黎總對傅秘書不一般,你們不用再去傅秘書那裡試探什麼,如果真心想和傅秘書交朋友,那再好不過,如果有其他什麼目的,到時候就別怪黎總手下不留情了,別說我沒事先提醒你們。」

胡曉瑜和程美美低著頭。

「知道了。」

「記住了。」

「有這個心思,不如多放在工作上。」

說完,瀟志成走了。

程美美和胡曉瑜互相對視一眼,都氣憤的坐下了。

程美美氣憤的小聲說:「這個傅靜雪,才來幾天啊,竟然就能讓黎總另眼相看,還真是有本事,也沒見她長得傾國傾城的啊!」

胡曉瑜冷笑一聲,「哼!目光短淺,我倒是覺得這傅靜雪和黎總像是之前就認識的,你沒瞧見嗎?艾米前腳剛走,後腳她就進來了,一來瀟特助就對她很客氣,眼神中的那份恭敬,可不像是一時半會兒裝出來的。」

再說瀟志成也沒必要在她這種小角色面前故意表現出對傅靜雪很恭敬的樣子來啊!

所以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傅靜雪和黎總早就認識,而且關係不一般,瀟特助早就知道這件事,所以才會對傅靜雪恭恭敬敬,客客氣氣的。 所以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傅靜雪和黎總早就認識,而且關係不一般,瀟特助早就知道這件事,所以才會對傅靜雪恭恭敬敬,客客氣氣的。

想明白了這層關係,胡曉瑜便沒什麼好糾結的了。

倒是程美美,沒有羨慕只有嫉妒。

走了一個艾米,來了一個傅靜雪,看來她還只能做一個小秘書了,真是不甘心。

……

傅靜雪沒敲門,直接推開門進去,隨手關上門,朝黎邵晨走過去。

他正坐在沙發上,悠哉悠哉的看著她朝他走過來。

傅靜雪把早餐放他面前,「你什麼訂的早餐啊,我怎麼不知道。」

黎邵晨握住她的手,一個用力,將人拉到自己的懷裡。

傅靜雪嚇了一跳,掙扎著起身,坐到了他的對面位置。

「你幹什麼啊!再這樣,我就不吃早飯了。」

「瞧把你給嚇的,不吃早飯怎麼行,昨晚就沒吃多少。」

黎邵晨傾身過來,打開保溫盒,是灌湯包和瘦肉粥。

還有兩份清淡的小菜。

黎邵晨把筷子遞給傅靜雪,「吃吧!這是爺爺讓人送過來的。」

「爺爺?」傅靜雪有點吃驚,「他老人家怎麼知道我們沒吃早飯的呢?」

「爺爺昨晚給我發的信息,說他今天讓人給我們送早飯。」

傅靜雪恍然大悟,「難怪了,我說你今天早上怎麼不準備早飯了呢!」

「快吃吧,等下要涼了。」黎邵晨把小菜擺在她面前,又把粥給她,「爺爺說上午去釣魚,晚點會讓人送到家裡,晚上咱們回去有魚吃,你想怎麼吃?」

傅靜雪只想說:「隨便。」

「靜雪!」

傅靜雪只好說出一個名字來,「那就紅燒吧!」

「好。」黎邵晨拿起手機打電話,「我告訴李嫂一聲。」

「不用這麼著急吧!」傅靜雪有點無奈。

「怕我一會兒忙起來給忘了。」

傅靜雪低頭吃包子,一個包子很快吃完了,她沒有反胃,也沒有噁心,就又夾了一個。

「咦?邵晨,你怎麼不吃啊!」

黎邵晨說:「我看著你吃就行了。」

傅靜雪給黎邵晨夾了一個包子,和他說:「瀟特助說這是兩人份的,夠吃的,你也吃點唄。」

「嗯,是兩人份,志成沒說錯。」

「那你怎麼不吃?」

「靜雪,你現在是幾個人?」黎邵晨無奈的看著她笑。

她怎麼總是記不住,她現在肚子里還有一個小寶寶。

傅靜雪終於反應過來了,微微的笑了,「我把肚子里這個給忘了。」

「好了,快吃吧!吃完了還要去工作,可別想偷懶。」

「哦,知道了。」

總裁的祕製小嬌妻 傅靜雪努力的吃著包子喝著粥,黎邵晨看著她吃飯的樣子,眉眼間都是寵溺。

「慢點吃,我又不會和你搶。」

他拿了紙巾給她擦嘴角。

傅靜雪不樂意了,「一會兒讓我快點吃,一會兒讓我慢點吃,黎總,要不您給我示範一下,我到底該怎麼吃?」

黎邵晨坐到她身邊,幫她輕輕拍著背,「消消氣,消消氣,我不說話了還不成嗎?」

傅靜雪低頭繼續吃,可剛咬了一口包子,她就感覺胃裡一陣翻滾,只好放下筷子捂著嘴衝進他的休息室。

黎邵晨看著她的背影,皺了皺眉,剛才還吃的好好的,怎麼這一個就又反胃了呢!

黎邵晨站起來,正準備去休息室看看傅靜雪,辦公室的門忽然被人推開,有人走了進來。

「黎總,我……」瀟志成一臉無奈,「對不起,夫人執意要進來,我沒辦法攔。」

來的人,正是邵姍。

「你出去吧!」黎邵晨對瀟志成說,「順便把門關上。」

「好的,黎總。」瀟志成退出去,順便關上門。

黎邵晨這才看向邵姍,語氣平平淡淡,但不失禮貌,「媽,您怎麼過來了,事先也不打聲招呼。」

邵姍走進來,坐到沙發上,掃了眼茶几上放著的早餐。

「這是剛吃早飯?」

「嗯!」黎邵晨很輕的應了一聲。

邵姍板著臉,「那個傅靜雪是怎麼回事,早上都不知道起來給自己的老公準備早飯的嗎?還要讓你過來公司才能吃上飯!」

黎邵晨說:「是我不讓靜雪起的那麼早的,您要是有什麼氣,儘管沖我來就好了。」

「我還不是心疼你?」邵姍看著黎邵晨,又說,「對了,我聽說靜雪來公司上班了,這件事你和家裡人說過嗎?事先經過你爺爺還有你爸爸的同意嗎?」

黎邵晨清淡一笑,「媽,靜雪是我妻子,現在黎氏也是我說了算,難道我連這麼點小事也要經過爺爺和爸爸的同意?」

邵姍被堵的一時無話可說。

「媽,我再和您說一次,靜雪現在是我的女人,她就是黎家人,不管您願不願意承認,我說她是,她就是,這是您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因為邵姍的這幾句話,黎邵晨是真的生氣了。

邵姍臉色蒼白,不再繼續看黎邵晨,她說不過黎邵晨,公司的事,她從來沒有接觸過,可以說什麼都不懂。

她做了黎家這麼多年的媳婦兒,從來沒在公司上過一天班。

可是傅靜雪,讓她從心底里討厭的傅靜雪,就有這麼好的命,可以來家裡的公司工作,可是時時刻刻陪在丈夫的身邊。

邵姍越想越不甘心,越想也就越氣。

「媽,如果沒有其他事,您還是請回吧,我有工作要忙,沒時間陪您聊天。」

「怎麼,我才剛來你就要趕我走嗎?」

邵姍端坐在那裡不動,她剛才來的時候已經去秘書辦看過了,傅靜雪不在,想必一定是去吃早飯了,

她今天來,沒什麼要緊的事,最大的事,就是拖住黎邵晨。

「隨便您吧!」

黎邵晨說完,直接朝著休息室走去,不知道傅靜雪現在怎麼樣了,他要去看看她。

邵姍看著黎邵晨去了休息室,怔了一下,他走得那麼著急,難道是傅靜雪在他的休息室里?

那這份早餐……

邵姍仔細看了一下茶几上擺著的早餐。

灌湯包,瘦肉粥,小菜。

怎麼看怎麼眼熟,這不是她今早吃的那些嗎?

難道這份早飯被黎邵晨吃了?

還是說傅靜雪是和黎邵晨一起吃的? 難道這份早飯被黎邵晨吃了?

還是說傅靜雪是和黎邵晨一起吃的?

邵姍又仔細看了看茶几上的早餐,又抬頭望了眼黎邵晨的休息室,雙手用力攪在一起,有些坐不住。

可她不敢亂動,只能坐在那裡朝著休息室的方向張望。

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休息室里。

傅靜雪已經吐得昏天暗地,眼冒金星,剛才吃的東西全部吐出來了,現在胃裡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吐的了。

她勉強支撐著自己去洗手台接水漱了口,然後扶著牆往外走,可腿腳不知怎麼了,沒有力氣支撐她走出去。

她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邵晨!」她雙手放在肚子上,真的是害怕了,很用力的叫黎邵晨,可是現在她真的沒有力氣了,連聲音都那麼小。

「邵晨……」

黎邵晨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樣的一幕,傅靜雪癱坐在地上,背靠在牆上,額頭已經出了細細密密一層冷汗,臉色蒼白如紙,她還在一聲一聲的叫著他的名字,可是聲音太輕了,嘴巴一張一合,就像根本沒發出聲音一樣。

「靜雪!」

重生之攻追攻異 黎邵晨快步走到她身邊,蹲下,眉頭緊鎖,滿目震驚,「靜雪,你怎麼了?」

傅靜雪勉強抬手抓住黎邵晨的手臂,她想用力抓緊他汲取一些力量,可是她渾身無力,手上根本使不上力氣。

「邵晨……我……」傅靜雪想說她感覺肚子疼,可是她不知道怎麼回事,身體虛的不行,連想清清楚楚的說一句完整話出來都做不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