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唐浩為了她,放棄了復仇,杜莎現在知道他在唐浩心中有多重要了。她默默的抱住了唐浩的後背,把臉貼在唐浩的後背上,低聲說道:「我現在知道你喜歡我了。」

「這對你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唐浩的語氣歸於了平靜。

「我很幸福。」杜莎低聲說道。

「希望你一直這樣認為。」

「一定會的,我相信你。」

杜莎緊緊的抱著唐浩,好像生怕唐浩突然逃走了似的。

「好了,我餓了。」

「嗯。」杜莎鬆開了唐浩。

「你哭了,這可不像一個集團的總裁。」唐浩看著淚眼朦朧的杜莎說道。

杜莎幸福的笑道:「我沒哭。」

「走吧,吃飯。」

「嗯。」

當走到門口的時候,杜莎有依依不捨的鬆開了唐浩的手臂。這時候的杜總裁又恢復了往日的樣子,優雅而成熟。

在盛昌大廈的五十層,是盛昌集團下屬的觀光餐廳。餐廳的服務員見杜總裁來了,立刻恭敬香影,但是對於杜總裁身邊的這位帥哥,他們卻並不認識。 兩人進入包間,服務員就開始上菜了。

吃飯的時候,杜莎小心的伺候著,而唐浩則一言不發。

等唐浩放下筷子的時候,杜莎立刻把水送到唐浩手邊,儼然一個氣質優雅高貴的服務員。

唐浩喝了一口水,看著杜莎說道:「你辭職吧。」

「辭職!為什麼?」杜莎莫名的看著唐浩。

「你知道的太多了,這對你不是好事。」

「就因為這,你就讓我辭職?」杜莎眉頭緊蹙。

唐浩笑道:「這還不夠嗎?」

「不夠,別說你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就算你是,我也沒打算離開……盛昌集團。」杜莎終究是個女孩,她把不想離開唐浩,說成是不會離開盛昌集團。

「你還是那麼固執。」唐浩平靜的看著杜莎。

「我本來就很固執。」杜莎擺出一副固執的樣子。

唐浩笑了一下:「希望你將來不會後悔。」

「只要你不讓我後悔,我就不會後悔。」杜莎的臉上浮現出兩片紅雲。

「你臉紅了。」唐浩笑道。

「我沒有。」杜總裁竟然露出了小女孩才有的可愛嬌羞。

唐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後站起來:「我該走了。」

「你去哪?」杜莎低聲問道。

「回肖家。」

杜莎柳眉一蹙:「如果沒事,就在這休息一會兒再走吧。」

唐浩看著杜總裁那嬌羞的樣子,他暗暗的嘆了口氣:「好吧。」

杜莎聞言,偷偷的瞄了唐浩一眼,站起來,當先轉身走出了房間。

兩人回到了杜莎的辦公室,杜莎泡了一壺茶,輕輕的坐在了唐浩身邊,小鳥依人般的挽住了唐浩的手臂。

「如果他同意收購,就保留萬榮集團的名字吧,還讓他繼續做萬榮集團的董事長。」唐浩突然說道。

「真的!」

「嗯。」

「唐浩,他一定會同意的。」杜莎緊緊的依偎著唐浩。

唐浩繼續說道:「如果事情做成,我再獎勵你百分之二的股份。」

「不用了,我已經有了百分之一的股份了。」杜莎低聲說道。

「就當是我給你準備的嫁妝吧。」唐浩笑道。

杜莎抬頭看了唐浩一眼,低聲說道:「你是擔心我嫁妝不豐厚,被老公欺負嗎?」

「嗯。」唐浩隨口應了一聲。

「誰敢欺負我。」杜莎的聲音低得她自己都有點聽不見了。

杜總裁靠得越來越緊,那酥軟溫柔的感覺越來越刺激,唐浩覺得這樣會出事,便站起來說道:「我去睡一會兒。」

「好,你去睡吧。」杜莎雖然這樣說,但是手卻並沒有鬆開,而是挽著唐浩的手臂,跟著唐浩一塊走進了休息室。

杜莎扶著唐浩躺下,就宛若一個丫鬟一樣的坐在一旁看著。

唐浩笑道:「你去工作吧。」

「沒有工作。」

沒有工作,你這模樣不是等著讓我吃嗎?可是唐浩已經暗暗的決定了,至少也為那五百兄弟守身一年,以此來祭奠死去的兄弟。

「你睡吧,我看著你睡。」杜總裁的模樣完全像一個初戀的小女孩一樣單純可愛。

唐浩沒有辦法,只能閉上了眼睛。 惹火小嬌妻:老婆,婚令如山 杜總裁雖然意圖明顯,但是她總不至於霸王硬上弓吧。

不一會兒,杜莎聽見了唐浩均勻的呼吸,他竟然真的睡了。難道我就那麼沒有吸引力嗎?杜莎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又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臉蛋。

雖然他沒有直說,可是他明明已經承認了我和他之間的關係,可是他為什麼還不碰我?難道他不懂嗎?不可能的,別說是二十歲的人了,就算是十二歲的人都懂。

杜莎有點迷茫,可是她終究是個女人,總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突然,杜莎聽見座機響了,她忙走出休息室去接電話。

杜莎剛出去,唐浩就睜開了眼睛,他自嘲的笑了笑,覺得自己活的有點憋屈。不過為了告慰兄弟們的在天之靈,也只能暫時忍了。

「莎姐,我來了。」

聽到水靈兒聲音,唐浩知道他別想安心睡覺了。

「莎姐,你為什麼不讓我進來?」

「我在工作。」

「再過兩天我就開學了,為了迎接我的大學生涯,我決定讓你請我吃頓飯。」

「我沒有那個義務。」

唐浩聽著兩人在外面的對話,他坐了起來,下床走出了休息室。

「姐夫!」水靈兒看見唐浩從休息室走出來,她眼睛當時就直了。

「你醒了。」杜莎看來唐浩一眼。

「姐夫,你在睡覺嗎?」水靈兒睜大眼睛看著唐浩。

「嗯。」

水靈兒得到肯定的答案,又立刻把目光投向了杜莎:「莎姐,你也在睡覺嗎?」

「我沒有。」

重生之嫡女傾國狠動人 「沒有!」水靈兒眼含深意的看著杜莎。

杜莎知道這小鬼精靈又往那方面想了,她嚴肅說道:「你先走,等我下班去找你吃飯。」

「好,我走,姐夫,你繼續睡覺。」水靈兒走到門口,又對杜莎說道:「莎姐,你去陪姐夫睡覺。」

「好了,快走吧。」杜莎恨恨橫了水靈兒一眼。

水靈兒笑嘻嘻的離開了,杜莎面頰紅潤的對唐浩說道:「靈兒這丫頭越來越不像話了。」

唐浩笑了笑,沒有評價水靈兒,而是說道:「你忙吧,我先走了。」

「我不忙。」杜莎低聲說道。

「好了,我先走了。」

唐浩心道,你不忙我也得走了,不然一會兒准出事。

杜莎現在更加的恨水靈兒了,如果不是水靈兒過來胡鬧一通,唐浩就能在這多呆一會兒。

唐浩離開了辦公室,上了電梯,來到了一樓大堂。

「姐夫。」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了唐浩的耳朵,這個世界上只有一人這樣稱呼他,他扭頭一看,見水靈兒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水靈兒神秘的說道:「姐夫,你也太快了吧。」

唐浩是過來人,他當然明白水靈兒嘴裡的「太快了」是什麼意思,他說道:「你去找杜莎吧。」

風光的女人 「我現在去,她會殺了我的。」

唐浩覺得水靈兒很多時候都很有自知之明,他笑道:「隨你。」他說著向大門走去。

「姐夫,你要去哪?」水靈兒跟在唐浩身後。

「回家。」

「你家好像沒有人。」

「你有事嗎?」

兩人說著話已經走出了大堂,向停車場走去。

「姐夫,你開車來的,能送我去一趟藍海大學嗎?馬上開學了,我有些東西需要準備。」水靈兒試探著問道。

唐浩聽說要去藍海大學,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好。」

「太好了,姐夫,你真是個好人。」水靈兒的小嘴超甜。

兩人上了賓士,離開了盛昌大廈,向藍海大學的方向駛去。

「姐夫,你和莎姐最近挺好的吧?」

「你是不是想你的奧迪車了?」唐浩的語氣有點冷。

水靈兒聞言,立刻蹙著眉頭說道:「姐夫,你還記著這件事呢!我早就忘了。」

「對於那些想要利用我賺好處的人,我永遠都忘不了。」唐浩故作嚴肅的說道。

「姐夫,對不起,你就原諒我吧。其實我那樣做,也是為你好。」水靈兒為難的說道。

「利用我,也是為我好?」

「姐夫,你想想啊,有多少人都想追求莎姐,我單單幫你,是因為我覺得你很好。」水靈兒偷瞄了唐浩一眼。

唐浩淡然一笑:「你的意思說我還應該感謝你了。」

「那就不用了。」水靈兒笑嘻嘻的說道。

「如果我再發現你利用我,我就讓你上不成大學。」唐浩故作嚴肅的說的。

「姐夫,我絕對不敢了。」水靈兒最怕的就是這個了,她寧願死,也不想再參加高考了。

到了藍海大學門口,水靈兒要去買點東西,唐浩坐在車裡等著。

不經意間,唐浩看見一個高挑的身影走進了大學校門,雖然只是一個背影,但是卻透著刻板和機械。一個背影就能給人如此印象深刻的感覺,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夏雨揚夏教授。

夏雨揚剛進去不久,唐浩看見一個打扮很普通的青年也走進了大門。這人雖然努力的不想讓人主意,但是他腰間那一閃而逝的微微突起還是暴露了他的身份。

唐好笑了,看來美女竟敢奚雲辦事很是很穩妥的,竟然讓一個持槍警察監視夏教授。一個普通的警察雖然對殺手組織的殺手來說有點太小兒科了,但是殺手畢竟是殺手,總要顧忌警察的存在。

有了這個警察的保護,夏教授應該安全多了。

一直等到水靈兒出來,唐浩都沒看見有殺手的身影,這說明殺手應該沒有跟著夏雨揚。

「姐夫,走吧。」

唐浩啟動車子,向大學宿舍駛去。

到了宿舍門口,保安不讓外來車輛進去,兩人只能下車,拎著東西進入了宿舍區。

女寢不讓男人進去,唐浩就坐在樓下的涼亭里等著。

突然,唐浩看見一個高挑機械的身影走了過來,夏教授的腳步永遠都是那麼的有規律,每一步的距離都是一樣的,臉上的表情也始終不變。

「你怎麼在這?」夏雨揚走到唐浩面前問道。

「我過來送人的。」唐浩平靜的答道。

「新生入學嗎?」夏雨揚知道這棟宿舍樓是新生女寢。

「嗯。」

夏雨揚顯然有些意外,她說道:「用我幫忙嗎?」

「好像不用。」

「好,我走了。」

「夏教授再見。」

「嗯,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