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這樣李天賜開始了機械式的修鍊模式,引導屬性能量貫穿隱脈,抵抗痛苦直到徹底堅持不住就要終端休息一陣,雖然中斷一次再開始會更加困難一些,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李天賜這邊機械式的修鍊,玉守玄也在一旁逐漸陷入了一種奇特狀態沒從開始看著那傳送陣就頭暈,到逐漸的從最淺顯的位置開始投入進去,並且開始陷入了一種痴迷狀態,也好在投入之前給自己身上加了很多張護身符,否則這種狀態每十分鐘就會被打斷一次。

兩人都投入進去,不知不覺間就過去了足足十天,這十天兩人的精神都變得有些憔悴了,李天賜基本上都是被痛楚折磨的,而玉守玄完全就是因為被陣法吸引自己強行參悟所導致的,再加上年紀偏大了一些,精力本身就不是很充足。

「停一下好好休息一下吧!」當李天賜再一次因中斷停止下來之後,看著玉守玄德狀態,不由得強行讓他停止對傳送陣的觀摩。

「少主,我還可以的,我感覺已經對著陣法有了一定得了解,在給我一些時間,我感覺我可以啟動它!」玉守玄這時被李天賜叫醒,多少有些不甘心,雙眼通紅的對著李天賜說到。

「你有些入魔了,如果在這樣下去,還不等你能啟動陣法,就會耗盡精力和心血斃命了,將這個喝了,然後好好休養一天,不允許再看一眼陣法。」李天賜一邊嚴厲的說著,一邊從空間內取出一個小玉瓶,裡面有幾滴龍涎液遞給了玉守玄。

不是李天賜之前忘記自己用龍涎液和丹藥恢復精神體力,而是他感覺到,用丹藥或者外力恢復的雖然很快,但那時對自身卻沒有什麼好處,而自行恢復對精神力汪汪會帶來一絲細小的增長。

所以,李天賜總結了一下,除非絕對必要的情況下,自己不能太過於依靠丹藥和龍涎液。

玉守玄有些著魔,但是看到李天賜嚴厲起來就瞬間驚醒了一些,連忙點頭稱是,伸手接過玉瓶,甚至沒有詢問和觀察裡面是什麼,直接打開後仰頭將龍涎液喝了進去。

「少主,這,這是什麼,我感覺好澎湃的能量……」

龍涎液一下肚,玉守玄九感覺到一股對他來說澎湃的能量順序想全身擴散,不只是經脈和丹田,甚至連精神力都在快速被補充恢復,讓他瞬間知道李天賜給他喝下的是絕對的寶貝。

「不要說話了,靜心吸收能量回復身體。」李天賜沒讓玉守玄多說什麼,直接打斷道。

玉守玄連忙點頭然後攀西坐下,進入了修鍊狀態,能量對於他確實有些大了,他只能靜心梳理吸收,也沒有再分心的可能了。

李天賜見玉守玄很快進入了狀態,微微點了點頭,略微恢復一下自己的精力之後,沒有在繼續打通隱脈,這十天內已經打通了七十二條隱脈,這正好是最後一層的一半數量,這比他自己預計的還要快了一些。

而原本想那種不完成不離開的想法,這時也不得不改變一下,因為他自己計算過,如果真的要一直等到將所有土系隱脈打通,沒有半年都不太可能。

不要以為十天打通一半數量,剩餘的再慢也就一兩個月,開始李天賜也是這麼認為的,但是真正實際行動時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了。

還有一點原因就是,他沒有按照補天訣的金木水火土順序來打通隱脈,雖然顛倒了一下順序對他的修鍊確實沒有害處,但是李天賜在現在卻感覺到,沒有打通火系隱脈的情況下,這土系陰脈的貫穿難度也是收到了極大的影響。

所以,李天賜暫時決定,還是先去尋找火系陣基,然後再回到這裡繼續。

心中做好了決定,休息了一陣之後,見玉守玄還沒有結束,李天賜也就起身,來到了一旁的傳送陣位置觀察起來。

這個陣法如果沒有看過之前的傳送陣會感覺十分的深奧複雜,但是相對比之後,卻比外界銀光樹洞中那個簡單了很多,至少陣紋的繪製上更簡練一些,樹洞中的那個可是整個樹洞內都是陣紋遍布。

「不過……複雜和簡單並不代表著高級和低級,如果這個陣紋相對簡單,但是效果卻相同的話,有可能這個傳送陣比那銀光樹洞中的更高級一些!」李天賜在對比了兩個陣法之後,心中做了一下計較,如果這個確實是傳送陣,並且還可用的話,絕對是這個更高級一些。

沒有多想,李天賜開始戲子對著個陣法研究起來。

有過在銀光樹洞中對陣法的研究,對於這個看起來更簡潔一些的陣法,研究起來自然更容易了一些,很快李天賜確定了一點,這確實是一個傳送陣,但是不是真正跨域到修真界的傳送陣,這個是無法確定的,那個只能真正啟動傳送以後才可以。

李天賜守在陣法旁邊逐漸也投入進去,時而皺眉,時而雙眉舒展,對於這陣法開始逐漸的了解。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天賜還沉浸在陣法的轉眼推測中時,玉守玄從回復修鍊中醒了過來,面色和精神已經徹底恢復,甚至比進來之前還要精神了一些。

感受著身上的護身符效果再次薄弱,玉守玄先是帶著一絲心疼再次給自己身上施放了十幾枚符籙。

也難怪玉守玄心疼,這十多天的時間,他所消耗的符籙已經過千張,基本上是hi李天賜身上儲備的全部了,剩餘好i有百十多張也全部都在他的身上。

「少主……」玉守玄整理好自己之後,立刻就開口和李天賜招呼,隨即發現李天賜似乎投入到了陣法當中,連忙將剩下的話咽了回去,輕輕上前來到李天賜身旁。

「這個陣法確實是傳送陣,只不過有一點我沒有弄的太明白。」

雖然玉守玄沒有驚擾到李天賜,不過在他上前之後,李天賜也從狀態中清醒過來,目光依舊盯著陣法淡淡開口說道。

「少主有弄不明白的地方?那一定很深奧!」玉守玄一聽李天賜話,可沒有詢問李天賜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李天賜弄不明白的地方,他這這點陣法道行肯定更不行了,如果李天賜想和他研究,那肯定會自己說出來。

果然,李天賜等玉守玄說完之後就繼續說道;「深奧倒是談不上,只是我沒有弄明白這個陣法該如何啟動,竟然沒有添置啟動能量的能量槽!」

「啊?是這個問題?少主不說我都沒有想到這一點,這陣法的啟動需要什麼樣的能量?」玉守玄一聽李天賜說的是這個問題,楞了一下之後連忙問道,雖然他也懂一些陣法,但是這種高級陣法,他可是真的不明白的太多。

「能量不是固定的,只要是純粹能量,數量有足夠就應該可以,外界的那個陣法規模看起來比這個要大了很多,我用幾枚高品質的翡翠就將其啟動了!」李天賜一邊給玉守玄解釋,一邊還皺著眉頭尋找著這個陣法的啟動機關。

「翡翠能量就能啟動,看來陣法運轉需要的能量並不是很多呢,我也來和少主一起看看,也許會有發現。」玉守玄聽完李天賜的話,也沒有太多意見可以發表,說完就再次盯著陣法尋找起來,想要看看有什麼位置可以添置能量。

李天賜也沒有阻止玉守玄的動作,他已經將整個陣法感知了一番都沒有發現,也許換個人,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就會有新的發現,有時候並不是能力夠強就可以面面俱到。

」少主,這石台是否能移動啊?有些機關就是轉動本身,然後就能啟動。」

在兩人對著傳送陣研究了好一陣之後,突然玉守玄對李天賜問一句。

「嗯?你說整個石台移動?這個我還真沒想過,我看一看!」

李天賜聽到玉守玄的話雙眉一挑,雖然他大致感知了一下整個石台構造,但是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所以也就沒有再往這方向多想,一心只在研究陣紋上,現在玉守玄這樣一提,不管最後又沒有用,試一下總是沒有什麼損失的。

李天賜說完,並沒有再使用感知力,因為在這元素濃郁過度的區域,感知力會受到不小的影響,所以他直接伸手按在承載陣紋的石台上,然後開啟了本質探測異能。 探測異能很快侵入石台內部,快速在是台內向每個位置探測過去,一切景象和石台的本質都映入李天賜的腦海當中。

「咦?還真的是活動的?外圍竟然也有陣紋!」

石台本身材質並沒有十分特殊的表現,但是當李天賜探測到石台的最低端時,突然雙眉狠狠一挑。

這石台是個兩米粗的圓形石柱,整體長度有五米,在地面上露出來的只有一米,剩餘的四米都在沙土中掩埋,而在這石柱的最下方和地面的接觸位置,竟然還有一套陣文。

探測異能並不能太大面積的探測,這讓李天賜不能很好的觀察下方陣紋,想了一下之後將探測異能收了回來。

「少主,有發現嗎?」玉守玄見李天賜表情變化不定的模樣,忍不住開口詢問了一句。

「有,如你所說,這石台是可以移動的,而且這石台的底端還有一套陣法,暫時還弄不明白是什麼作用。」李天賜回過神,對著玉守玄說道。

「竟然真這樣?那我們轉動一下試試嗎?」玉守玄一聽李天賜的話,頓時雙眼狠狠一亮說到。

「旋轉石台嗎?」李天賜有些猶豫,感覺上移動石台也不一定有什麼效果,不過……之前玉守玄的話有了效果,難保再一次被他運氣好的說中什麼。

「也沒有其他辦法,試試也沒有什麼吧?」玉守玄遲疑著再次提議了一下。

李天賜略微猶豫了一下,他也感覺轉動一下應該不會有什麼,本身這陣法沒有能量共個應該不會啟動,也許旋轉一下會出現一些變化,讓能量槽出現?

李天賜有些異想天開了一下,隨即對著玉守玄點了點頭道;「那就轉一下吧。」

玉守玄連忙點頭,伸手扶住石台兩側開始用力,可惜石台巨大,玉守玄的先天實力竟然沒能將其轉動起來。

李天賜見狀,也俯下身雙手搭在石台邊緣,運轉真元一發力旋轉石台。

咔咔!

李天賜一用力,石台頓時發出兩聲摩擦脆響,讓兩人同時目光一亮,對視著點頭了一下,然後雙雙共同發力,石台在一陣咔咔聲中緩緩向一方轉動起來。

石台緩緩移動,很快旋轉了大半圈也沒有發現什麼變化,這讓兩人都有些失望,不過也並沒有立刻放棄,繼續用力將石台轉動到了一周。

「似乎沒有用呢!」

石台被轉動了整整一周,可一點反應沒有發出,這讓玉守玄再次失望,而且是徹底的失望。

「在往迴旋轉一下。」李天賜倒是沒有什麼失望,因為他本來就沒有抱著什麼希望,不過這時不知道怎麼,就下意識的說了一句,並且動作上也開始實行起來。

玉守玄見狀,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再次伸手,和李天賜將石台向迴旋轉。

一陣咔咔聲中,石台很快被轉回了一半,就在兩人還想持續用力完成石台的迴轉時,突然,石台猛然一震停了下來。

「少主……」玉守玄感覺轉不動時,以為是李天賜停了下來,忍不住看向李天賜。

「不是我的問題,有異常!」李天賜沒等玉守玄德話說完,就開口說道。

「什麼?這……」

玉守玄一聽有異常,頓時一驚,在他還要在說什麼的時候,異變陡然升起,打斷了他要說的話。

石台在頓住之後靜止了幾秒,然後突然再次震動起來,頻率十分急促,然後在李天賜兩人震驚的注視下,竟然開始自行旋轉起來,速度由慢到快逐漸加速中。

李天賜和玉守玄都被這變化弄得驚呆,李天賜有一瞬間有過要遠離這裡的想法,但是卻又想看著這石台陣法最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就在李天賜這遲疑地一瞬間,石台的旋轉就已經快到了極致,下一秒石台上已經看不清的陣紋竟然緩緩亮了起來,這讓李天賜再次驚呆,這陣法竟然在啟動中?沒有能量……

李天賜本來還疑惑沒有能量這陣法是怎麼啟動的,不過下一刻他就明白了,能量不是沒有,而是開始被他忽略了,在這個空間內,土元素能量隨處都是,而這石台一旋轉的同時,就開始自行吸收起周圍無處不在的土元素了。

能量充足,陣法的能量吸收很快就完成了,整個陣法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土黃色光芒,瞬間就將整個空間填滿,下一刻整個空間開始扭曲起來。

「少主,這是怎麼回事??」玉守玄這是突然大驚著叫了一聲。

「還能是什麼,傳送陣啟動了,放鬆,我將你……」

李天賜這時滿心的無奈,以前一直想著被傳送到修真界卻沒有辦法,現在他真的不想這樣就過去,但是天意弄人,兩人這樣下折騰竟然將這個傳送陣啟動了,這時他只想著將玉守玄收進空間保護起來,可他的話還沒說完,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傳送陣在這時徹底啟動,在李天賜的胡阿海沒說完時,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傳來,下一秒,空間內的光芒猛烈一閃隨後消失,而在場的李天賜和玉守玄同時消失的無影無終。

傳送中的李天賜無法睜眼,但是呢個感覺到自身周圍有著一股奇特的扭曲能量,並且伴隨著一陣陣的頭暈和微痛,這種感覺足足持續了大約十秒,隨後感覺消失,腳下也有了實物感覺,讓他心中稍稍穩定了一寫,隨即快速張開雙眼。

「啊!」

李天賜剛剛睜眼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低呼,快速轉身發現玉守玄捂著頭蹲在身後。

「守玄,你沒事吧?」李天賜見到玉守玄,心中再次安穩了一些,也沒有再觀察啊周圍狀況,第一時間關切了一下玉守玄。

「少主,您沒事就太好了,我沒事,只是剛剛頭疼了一下!」玉守玄聽到李天賜聲音,頓時站了起來,晃動了一下身體同時急切的對李天賜回應。

「沒事就好,先看看我們這是到了哪裡吧,我們被傳送了!」李天賜見玉守玄確實沒有大礙,才苦笑了一聲向四周觀察起來,這一看,李天賜第一時間皺眉起來。

「少主,這是一片密林,靈氣很充足,我們真的到修真界了?」李天賜皺眉時,玉守玄帶著激動語氣對著李天賜說道。

眼前確實是一篇密林,樹木十分茂密,空氣十分潮濕,樹木是地球上沒有出現過的品種,每一顆都搞到幾十米,粗壯異常,地面沒有什麼植被,是一層不知道有多厚的腐葉,差在上面有種鬆軟的感覺。

「是不是修真界現在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該想辦法如何回去,你難道沒發現,這裡沒有傳送陣嗎?」李天賜可沒有什麼心情考究這裡到底是不是修真界,他觀察周圍時,第一時間就發現,在他們方圓幾百米內,根本就沒有一絲陣法痕迹。

「什麼?沒有傳送陣?那我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玉守玄直接被李天賜一句拉回注意力,滿是驚訝的看著李天賜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有幾猜測,可能是傳送時出現了什麼意外偏差,將我們送的位置也偏差了,或者那傳送陣本來就是壞的,最後一點是我最不希望的,那就是們那邊的傳送陣根本就是單向傳送!」李天賜搖了搖頭,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這,任何一種可能,對我們都很不利啊,少主,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要不是我……」

「算了,現在說這些都沒有意義明顯離開這裡看看形式再說吧。」李天賜見玉守玄開始自責起來,立刻將其打斷,現在說這些都沒有任何用途,而且出現這意外,李天賜自身也有不小的責任,埋怨的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還有一點,李天賜還有一點期待,如何這裡是修真界無疑,只要自己到了巨人族的地界,那麼想回去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兩人一路向著一個方向前進,一邊觀察研究這裡的環境,李天賜越走感覺越不對勁,這裡的靈氣雖然比古武界強了一些,但是去強的不是很多,比起他之前去的巨人族那裡要查的太多太多了。

「難道是傳送到另外地方,不是修真界??」李天賜心中有些不太確定起來,不過這話他沒有對玉守玄說出來,免得這位老人家受不了打擊。

兩人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后,依舊沒有走出這片密林,只不過密林的密度開始稀疏起來,這讓兩人心裡放鬆了一些,這種情況顯示兩人的方向至少是沒有搞錯,他們正在往密林的邊緣行進。

「小心,噤聲!」

就在李天賜兩人又行進了片刻之後,李天賜表情突然微微一動,對著一旁的玉守玄快速低聲一句,然後拉著玉守玄躲到一個粗壯的大叔後面,同時放出自己的感知力。

「少主,怎麼了?」玉守玄在古武界也算是江湖前輩了,見李天賜如此,自然知道有事發生,所以也沒有開口出聲,詢問的話也是通過傳音方式進行,這種精神傳音並不高級,只要達到先天境界的武者在短距離都可以施展。 「有生物靠近,小心點,等下戰鬥起來的話,你保護好自己,這個給你!」李天賜快速回應了玉守玄一句,然後翻手取出一把長劍模樣的武器遞給玉守玄。

玉守玄結果武器,臉上非但沒有緊張,反而帶著一絲期待,他本身也是武者,雖然更多精力投入到陣法專研上,但是穀子里依舊沒有丟失屬於武者的好戰天性。

李天賜這是感知力全面放開,在這裡雖然不能完全展開到最大,但是六七百米還是可以得,比在巨人族那邊要多一些,比在古武界要少一些。

感知很快延伸到前方五百米的距離,李天賜終於發現了讓他感覺到異常的東西,竟然是一隻形態巨大的猛虎般生物,此時正匍匐在一堆鬆軟的枯葉當中。

說是猛虎模樣,是因為這生物的頭顱外形和老虎油八成相似,但是其餘的就有些差別,體長獎金四米左右,匍匐在那裡都有將近一米高,皮毛也不是地球上所只老虎的任何顏色,而是和枯葉相似的褐色,隱藏在哪裡讓人無法察覺。

還有一點最大的特種,就是這老虎的雙眼是血紅顏色,雖然此時微微眯眼,但是李天賜還是能從那偶爾露出的一絲當中感受到那種嗜血和狂暴。

「好像不是準備伏擊我們?」李天賜感知了一陣之後,突然發現這猛虎模樣的生物似乎並不是在等他和玉守玄,因為他的頭朝方向就不太準確,而是想著偏右的方向。

李天賜這一發現,讓他暫時停下就準備偷襲的念頭,對玉守玄做了一個耐心等待的手勢,然後就這樣靜靜的觀察著那老虎,還有周圍的一切風吹草動,心裡有些期待等下會有人類出現。

這一等就是十分鐘,在老虎周圍百米以內始終靜悄悄的沒有一絲異常,這讓李天賜都皺眉不已,難道自己判斷錯了,這老虎只是在休息,並不是在伏擊什麼?

「不對,看它肌肉緊繃的狀態,始終在做著預備襲擊的準備,絕對是在等著獵物上門!」李天賜再次觀察了一下老虎生物的姿態之後鑒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斷,這讓他再次耐下心來等候。

雖然這時李天賜偷襲老虎生物會有九成的成功率,但是李天賜可不想自己偷襲成功后,再被老虎生物所等的獵物佔了便宜。

時間一點點流逝,終於在李天賜和玉守玄再一次要失去耐心時,李天賜的感知中,始終未成動過的老虎生物身子微微動了一下,這讓李天賜精神猛然一震,連忙給玉守玄做了一個手勢,然後更加專註的感知老虎生物和他的周圍。

這次很快李天賜就有了新的發現,距離老虎百米左右的前方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隨即讓李天賜激動的是,他還感知到了細微的交流聲,再過了片刻之後,李天賜終於感知中出現了人的身影,一共有三個。

這三人是兩男一女,年紀看起來也不算很大,都在二十四五歲的模樣,不過李天賜現在可不相信容貌上判斷的年紀,如果這裡是修真界,幾百歲的人只要達到金丹期,那麼久有一次回復青春的機會,除非那種不喜歡年輕容貌故意讓自己變的成熟的修者。

三人衣著都是偏向於古風,因為需要戰鬥的原因,他們的衣袖和褲腳的衣著都有些緊繃,然後顏色也不會很鮮艷,否則在叢林中會十分顯眼。

三人中兩個男子樣貌都比較英俊,女子樣貌也很是美艷,氣質中帶著一絲嬌媚和高傲。

「師妹,我看還是算了吧,在往前就要進入虎嘯林的深處了,以我們三人的實力,遇到一隻魔虎還能勉強應對,但是一旦魔虎有同伴,我們就太危險了。」兩個男強年終身材略高的青年低聲對走在中間的女子說道。

「二師兄你就是太膽小,這裡還是虎嘯林的外圍,我們男的遇到一隻落單的魔虎,只要殺掉它取到魔核,這次步雲宗的招收,師姐就能穩妥進入了,如果你害怕就離開,我自己也要想辦法幫師姐將這魔核得到手。」另一名面孔白皙的青年,帶著一絲鄙視對說話的男青年說道。

聽起來忙著三人應該是是兄妹的關係,開始說的話是二師兄女子是師姐,最後說話的白面青年最小,但是說話中可以感覺到,最小的白面男子心機有些深。

「執白師弟你不要再說了,這個魔虎我們追了三天,現在讓我放棄是不可能的,鰲白師弟說的對,如果你害怕了就回去吧,我和鰲白師弟一起也能斬殺魔虎,只要獲得魔虎的魔核我就能進入步雲宗,這是我一直來的目標,誰也不能阻止我!」那女子這是也開口說道,他口中執白顯然是最開始說話的那個高個青年,鰲白自然就是白臉青年了。

「師姐……我怎麼可能離開,既然你這壓根決定,我自然會捨命配到底,保證師姐的安全!」高個青年聽了女子這樣說,為難了一下之後就一臉堅定的說道。

「那就不要再多廢話了,安心的跟著,等下一起殺掉魔虎,等我去了步雲宗,還可以將你們帶著當隨從!」那個師姐淡淡撇一眼那個高個青年傲然說到。

高個青年聽了女子的話迷戀上隱晦的露出一絲無奈之色,而那白面青年則炎帝閃過一絲激動,還有對那高個青年的一絲不屑。

李天賜感知中聽著三人的對話,也從中聽出一些消息,對著三人的關係也有了一定的判斷,感覺上這三人雖然師出同門,但是關係並不是十分的和睦,尤其對那個女子的高傲和白面青年的心機,李天賜尤為不喜。

不管出於什麼心態,李天賜暫時都沒有打算提醒著三人,他們已經進入了老虎的伏擊區,李天賜也想看看這三人有什麼養的實力,到底是不是修真者的手段,距離太遠他不好感知,而且如果對方是修真者,他也擔心自己的感知會被對方發現。

三人距離老虎的潛伏位置越來越近,但是這三人依舊毫無所覺,很快就到了距離老虎不過二十多米的距離,似然不太喜歡,但是同為人類,李天賜還是為他們捏了一把汗,也鄙視著三人的警覺性。

「吼!!」

終於在三人距離老虎還有十幾米的時候,那老虎開始出擊,一聲震天巨吼帶著攝人心魄的氣勢,讓人忍不住心中一驚,而在吼叫的同時老虎身影有額如同一道閃電般一躍而起,直奔三人撲了過去。

「啊,魔虎!」

三人心神被吼叫震懾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齊齊驚呼,同時向後方快速閃退。

可惜三人雖然反應不算慢,但是老虎的偷襲速度實在太快,加上那醫生吼叫讓三人多少影響了一點時間,等他們急退的時候,老虎已經到了三人面前,毫無花俏的兩爪直接抓向最前面的兩名男子。

「啊!!」

兩人還是略有前後,那高個男子在略前的位置,這突然的一擊讓後退中的他根本沒有反應機會,一抓過來他只能本能的加速後退,可惜速度還是滿了一分,直接被虎爪從前胸掃過,醫生慘叫的同時,高個男子的胸前就出現了四道深深的血槽,鮮血在下一秒才泉涌而出。

而另一個白面男子運氣好了一些,高個男子的負傷讓老虎多數的注意力轉移過來,對他的一抓略慢了一絲,加上他本來就略微靠後,險而險之的躲過一劫。

老虎一擊抓傷一個,就不再去理會另外兩個,乘勝追擊,落地之後再次低吼一聲,二次跳躍向那高個男子繼續攻擊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