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折添詫異的進廳內。

卻見自家世子妃唇角含笑,閑閑的睨著他。

總覺得有些不懷好意。

「世子妃,召見屬下,所為何事……」

後背陰風陣陣。

元長歡輕嘆一聲,「明日本妃進宮,可能兇險萬分。」

「屬下會派女暗衛貼身保護,世子妃放心,不會有任何紕漏。」折添一本正色,恭敬回道。

世子爺臨走之前,便囑咐了,時刻不能離開世子妃。

但是入宮這事兒,他就沒法子了。

後宮不許男人入內。

除非他是太監。

元長歡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唉聲嘆息,「可是,本妃就是想要你貼身保護,其他人都不放心。」

「嗯?」

折添猛地反應過來,捂住自己的下半身往後退,「屬下,屬下不要凈身!」

「屬下家中世代單傳,世子妃,您可不能……」

折添就差給元長歡跪下抱著大腿哭訴了。

沒想到,元長歡卻嫌棄的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在外面被風吹傻了,現在把你凈身成太監,你明日還能保護本妃?」

這話一出,折添立馬反應過來。

「那世子妃讓屬下怎麼做?」

只要不是讓他凈身就好。

從商二十年 很快,折添便被自己啪啪打臉。 他收回自己方才說的話,除了不被凈身,世子妃這個命令,他也不想從。

但是……

看到元長歡那篤定的眼神。

折添深深的為自己默哀。

他可能要犧牲自己僅剩的節操了。

「世子妃,非要如此嗎?」

折添不死心的又問了一句。

元長歡從容自若,又不容置喙的頜首,「必須這麼做!」

「……」

折添欲哭無淚。

旁邊的丫鬟們,忍不住抿嘴笑。

折添侍衛真的受苦了,不過她們也覺得很好玩就是了。

要說會玩,還是世子妃會玩。

次日一早。

行止軒內便傳來爆笑聲。

隨之而來是的男子氣鼓鼓的聲音,「笑什麼笑,再笑小心我把你的嘴都撕爛。」

「哈哈哈哈。」

「還笑!」

玉緞小心翼翼的扯著折添的衣袖,「別跳了,是世子妃笑的。」

折添一抬頭,便瞧見站在門口,已經裝扮得體的元長歡。

揪著自己的裙擺,還有髮絲,「世子妃,我真的要這樣進宮嗎?」

「我這麼有男子漢氣概,肯定會被認出來的。」

元長歡聽著他說完,站在台階上打量,手指捏著下巴,她給折添選的這套淺藍色的襦裙還是很合身的。

扎著雙丫髻,再加上氣鼓鼓的小臉。

本就顯小的娃娃臉,此時跟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似的。

根本看不出來是個男子。

除卻身形高大了些。

不過他那張臉已經彌補了一切。

元長歡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本正色,「很好看。」

又是拽了拽裙擺,折添不相信,「我這麼一臉正氣的真男人,穿女子裝,怎麼可能會好看。」

說話的時候。

元長歡從衣袖中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

對著折添的臉,「你自己看。」

折添……

頹然的垮了垮肩。

認命了,都怪他顏值太高,身為一個大男人,女子裝扮竟然毫無違和感。

哎,為何他要長得這麼好看!

軍婚,就是要寵你 真是罪過。

直到入了宮。

折添還沉浸在顧影自憐的狀態中。

元長歡暗中掐了他一把,「你給本妃打起精神來,不然……」

折添一個激靈,「世子妃放心,屬下……奴婢一定好好保護您!」

屬下兩個字剛說完,就被元長歡瞪了一眼,折添立刻改成奴婢。

除卻折添,夜鳶也隨同入宮。

身為世子妃,身邊跟兩個丫鬟入宮不算多也不算少。

恰到好處。

一入宮,便有嬤嬤引著她們往御花園而去。

還未走到御花園,便能遠遠聽到鶯啼燕語。

陌生中亦有熟悉。

倒是沒想到,會看到不少熟悉面孔。

「呦,這不是御親王世子妃嗎,那陣風把世子妃吹來了。」悠揚又挑釁的女聲傳來。

元長歡輕笑一聲,閑閑回道,「當然是賢妃娘娘這股香風吹來的。」

與美若天仙的新晉賢妃娘娘『蘇倚墨』當著諸位貴女妃嬪的面兒對上。

看起來。

兩人像是素有仇怨似的。

殊不知,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元長歡看著墨河對自家眨眼,差點笑出聲。

看樣子,墨河這高貴的賢妃娘娘做的很是歡快呢。

對峙間,該蠢蠢欲動的人,自是坐不住了……

——

想要看上周謝辭與圓圓書房暗室纏綿完整版的寶寶記得打賞999或千字長評截圖私信我新浪微博獲得,十七微博號:咕嘰咕嘰七七(已看過的寶寶不必再戳,活動即將結束,寶寶們速度) 「世子妃剛來,賢妃娘娘怎麼還將人攔住了。」嬌媚惑人的聲音插了進來。

元長歡側眸一看。

果然是……

挺著大肚子的傾昭儀。

見她盯著墨河,眼睛都帶著火花。

元長歡紅唇微翹,笑意幾乎傾瀉而出。

恰好被傾昭儀看到,當是元長歡在嘲笑她。

心中恨意蔓延。

面上卻不動聲色,依舊巧笑倩兮。

墨河高傲的睨了她一眼,頗有威嚴道,「本宮與世子妃說話,豈有你這個小昭儀插話的地方?」

簡直將受寵而驕的寵妃表現得淋漓盡致。

比真的宮中女人看著還要有心計。

若他們知道,當今最受寵愛,她們的眼中釘肉中刺賢妃娘娘,其實是一個男人假扮的,不知會是何表情。

元長歡突然很期待。

被賢妃這麼一噎,傾昭儀氣得捂住肚子。

「哎呀,你可別捂肚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本宮踹了你的肚子呢,本宮可什麼都沒幹。」賢妃涼涼的懟完,轉身驕傲的離開。

「差點忘了,皇上還讓本妃去伺候筆墨呢,既然還沒開始,本妃稍候再來,畢竟皇上可離不開本宮。」

宛如一隻勝利的公雞。

重生七零嬌嬌媳 元長歡眼睜睜看著傾昭儀將一手修剪好看的指甲掐碎在手心。

心中暗嘆。

宮中女人的交鋒,真可怕。

其他人看著這兩位前任後任寵妃的交鋒,避之唯恐不及。

最後,這花叢下,竟然只剩下元長歡與傾昭儀。

兩個皆是媚骨媚相的女子,遙遙相對。

傾昭儀手輕撫小腹,紅艷的唇瓣翹起美艷的弧度,「世子妃應該很恨賢妃娘娘吧。」

元長歡閑閑一笑,懶洋洋的回道,「本妃為何要恨她,恨一個人多累啊。」

「累嗎,本宮倒不覺得。」傾昭儀先是一怔,而後恢復平靜,緩緩走近元長歡,「別裝了,其實你心裡恨死她了吧。」

「本妃為何要恨她?」

元長歡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似笑非笑。

殺子之仇,自然恨之入骨,只是……傾昭儀奇怪的看向元長歡,難道她不知道蘇倚墨是弄死她孩子的兇手?

傾昭儀環顧四周,在元長歡耳邊低語,「一個時辰后,到傾城宮,本宮告訴你個秘密,關於謝世子與賢妃娘娘的。」

說罷,轉身翩然離開。

折添隨在元長歡身旁。

傾昭儀離開后才放鬆警惕,見自家世子妃若有所思,趕緊為自家世子爺開脫,「世子妃,您可不要相信這個女人的話,世子爺與蘇倚墨可沒有任何不清白的關係。」

「你替謝辭心虛?」元長歡懶散的抬眸看向身旁高大的『丫鬟』。

「沒有!」折添連忙否認,生怕自己說錯話,弄巧成拙。

到時候,非但被世子妃處置,還要被世子爺處置,裡外不是人。

想想就可怕。

元長歡想到路拂柳方才的話,如何不知,她是想要與自己合作,弄死賢妃。

殊不知……

紅唇微翹,幸好謝辭有先見之明,讓墨河頂替了上去。

「世子妃,太后宣您覲見。」

思索間,一道尖利的太監音傳來。

元長歡桃花眸微微一眯…… 太后姑母。

前世榮遠候府出事之時,她這個太后姑母可是毫無作為,選擇站在她的兒子一邊呢。

一個是娘家,一個是兒子。

其實元長歡可以理解。

但是卻不能原諒。

尤其是……在不確定太后在前世扮演的究竟是什麼角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