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黑色邪氣猶如狂風大作時海上的巨浪,洶湧地朝林天猛撲了過去。而且比林天要高出五米多。

林天腳下用力蹬出,高高跳了起來。

築基期第七層的他,跳起來可以調到七米多。

可是,那地獄之浪,突然之間衝出來了幾道水柱,猶如利箭一般飛射向林天。

「清風劍法第一式,春風化雨!」林天舞動清泉劍,護住身體的同時,突然之間,打開了玄鷹翼!

在空中,突然之間一雙灰色透明翅膀打開,儼然如天人一般!

附近有還有沒離開的民眾見到,直接驚呼了出來。

柔兒先是一驚,而後依舊很是鎮定:果然,林天有後手!

「小子,沒想到你還有這一手!」魏一恆並未太過憤怒,相反突然間越來越激動。

而林天此時,猛然發力,翅膀煽動,衝天而行。 處決台上,魏一恆的體內大量邪氣湧出,涌到他的腳底,將他整個人給託了起來。

而後,猶如火箭上空一般,飛射上去,往林天逃離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是仙人,也不是真正的魔,還無法做到御空而行。

事實上即便是仙人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御空而行。

渡劫期和魔體期的很多高手能夠飛,大多時候都是依靠強大的靈氣或者邪氣來托起身體。

林天一路往前飛衝出去。

身子下方是忙碌的平民和來來往往的車輛。

空中是臨近傍晚的晚霞,很是漂亮。

不過,林天卻是沒有半點時間去欣賞,他感覺的到身後的魏一恆已經追了上來。

他也第一次見到高手用邪氣來飛行。

林天往郊外飛過去。

身後,魏一恆追的越來越近,並且他已經玩了起來,手上時不時會甩射出來一些邪氣長劍。

只是輕輕一手劃出,便會有好幾把的黑色邪氣長劍形成。

「嗖嗖嗖」之聲,不絕於耳,朝林天的身後飛射而來。

林天連續躲避,可有一回,狡猾的魏一恆竟然引導兩根長劍去到林天的下方。

突然間,朝林天的腿部飛射過去!

林天為了躲避下面那突然飛射過來的兩根,就沒有能夠完全躲開身後的那幾根,手臂被其中一根划傷。

回頭看過去一眼,魏一恆很輕鬆地跟在林天身後。

而且,越來越近。

林天要是使用龍獅之力,絕對能夠前衝出一大段的距離!

但是,林天不想使用!

身上的好東西每用掉一樣,就相當於打出去了一張好牌,如今還沒到可以脫離的時候,好牌一旦用盡,到時候休想逃離的了!

林天掃視了周圍一眼,看到前面不遠處就是一片山林。

突然間,林天一個緊急轉向,猶如雄鷹撲兔一般,猛地朝那一片山林猛紮下去。

魏一恆差點沒有剎住飛行的速度,他轉頭看向林天,朗聲道:「你以為能夠甩的掉我嗎?天真的小子!」

而後,他再一次跟了上去!

總監大人是鬼畜 林天搶了剛剛的一步,已經先一步降落在山林之中。

他迅疾地往前面奔跑起來。

這種被追著跑的感覺有些狼狽,不過,林天倒也比較坦然,眼下打不過,自然是要跑了,傻子才不跑!

魏一恆落地后,一眼便鎖定了林天的方向,馬上就追了上去。

只用了不到兩分鐘,魏一恆就追上了林天,並且在空中兩次縱躍,踩再一棵大樹上,一個翻跳,落在了林天的面前。

林天立即停了下來。

「林天,還不乖乖束手就擒嗎?」魏一恆依舊是微笑。

這笑帶著吃定了林天的自信。

但,林天從來就不是一個向命運低頭的人。

林天聽到了附近有河流的聲音,當即,從小葫蘆里祭飛出來六張火爆符,而後直接朝魏一恆飛射過去。

在火爆符的後面是四張千針符。

「小兒科!」魏一恆看著火爆符飛射過來,繼續朝林天走過去,他絲毫沒有要躲避的意思。

「開!」火爆符瞬間爆炸。

魏一恆雙手動都沒有動,身體主動湧出邪氣擋住了爆炸。

這一次,林天微微一笑!

魏一恆微微皺眉,感覺不對勁。

就在那一剎那,四張千針符一起爆射而出。

千針符里的的全都是細小的靈氣銀針,如果說魏一恆體內湧出來的邪氣可以擋住爆炸的衝擊力,可如果湧出來的邪氣密度不夠,是無法將靈氣銀針給擋下來的!

魏一恆沒有辦法,只能是站住,雙手「啪」的一聲,拍在一起,整個身體邪氣湧出,形成了三百六十度的防護。

靈氣銀針全部飛射過去。

林天爭取出來了這麼一些時間,馬上衝到了河流那一邊。

魏一恆看著林天的背影,馬上追擊過去。

是一個瀑布,瀑布下面是一個深潭和一條疾速流動的河流。

林沒有任何的思考,直接往深潭裡面跳了下去。

而跳下的一瞬間,他感覺到身後有一招極其強橫的攻擊襲來。

回頭一看!

林天吃了一驚。

魏一恆為了追殺他是真的拚命,直接跳了下來,而且,他雙手結印后,一掌拍向那瀑布。

竟然將瀑布直接給拍開了,改變了瀑布的衝擊流向。

巨大的水流直接沖向林天。

林天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衝到,身體往旁邊的的牆壁衝撞過去。

「砰」林天的後背砸在牆壁上。

雖然及時用掉了金剛符,可林天還是感覺到身體里的骨頭都有些疼痛起來。

婚入歧途 而魏一恆腳下一動,直接衝到了林天的面前,他出手竟然是要去掐林天的脖子。

「開!」林天瞬間用掉一張隱身符。

同時用掉三張聚靈符在封印符上面。

封印符有了聚靈符的加持,效果大增,貼在魏一恆的身上,讓魏一恆的速度減緩了一秒鐘!

高手過招,一秒鐘能夠決定很多事情!

尤其是在眼前的生死關頭。

這一秒種,林天用出了龍獅之力,龍獅之力讓林天的速度提升了十倍左右,他猛地扎進了下面的深潭之中。

「砰!」魏一恆的速度慢了一拍,沒有抓到林天,手住在了牆壁上的石頭。

石頭被捏的粉碎!

因為是隱身的關係,林天墜入深潭之中,只有水花飛濺起來。

魏一恆當即一掌轟下去。

這一掌,魏一恆用了七成的功力!

瞬間,彷彿往深潭之中投入了一顆炸彈一般,巨大的水花飛濺而出。

很多魚兒都被炸飛起來!

但,就是沒有見到林天的身影。

魏一恆皺起了眉頭,他有些不解,因為林天剛剛的速度,林天的實力已經都在他的了解之中了,這傢伙是怎麼做到沒有被他這一巴掌給打中的!

「難道這小子還有隱藏的寶貝?」魏一恆也是見多識廣的人,很快就猜到了這一個可能。

不過,猜到歸於猜到,他現在要再追殺林天已經不可能了!

魏一恆抬頭看向那一條河流,他知道,林天一定就在河流下方,這會兒,林天甚至可能在盯著他。

天很快也就黑了,等到那時候,林天再從水裡出來,他更加沒有辦法找的到。

「有意思!」魏一恆微微一笑,而後轉身,飛走了。

林天的確是在河流之中,他跟著河流下面的流動,往前面走了一大段的的距離。

一直到了河流經過的一片深林之中,這才爬了出來。

這一次和魏一恆的交手很是狼狽,不過林天卻是一點不喪氣,因為,他已經知道了一些魏一恆的實力。

而他的全部實力,尤其是龍獅之力,魏一恆還沒有完全知道。

只要實力提升上去,到時候完全可以用龍獅之力打敗魏一恆。

在山林之中略微休息一會兒后,林天便即起身,準備回去了。

不知道葉婉清的情況如何了,還有羅山海,他去往天王府,能否在這一次將天王府給拿下。

林天琢磨著這一些事,離開了深林。

……

葉婉清趕到處決台的時候,林天已經不在那裡了。

只有柔兒在。

「門主!」柔兒見到葉婉清立即快步跑了過去,她將林天和魏一恆的對決跟葉婉清說了。

葉婉清不放心,馬上就要去找尋,但是,柔兒拉住了葉婉清。

「怎麼了?」葉婉清問道。

「門主,我們的一批弟子被玄蛇門的人給圍攻了,就在隔壁的一個城市裡!」柔兒道。

原來,柔兒上一次出了楓葉谷后,一隻在等,可沒有等到林天和葉婉清的消息,反而是接到了手下打來的電話。

他們的另外一批人在幫助一些農民的時候,被玄蛇門的人給盯上了,雙方交火,已經有十多個人被抓走,玄蛇門點名要葉婉清過去。 葉婉清萬沒想到,玄蛇門會在背後捅七殺門一刀。

她知道玄蛇門也一直想要對付她,可過去的日子裡,她還沒有和玄蛇門真正交手過。

七殺門,一個剛剛成立不久的門派,但卻是聲名鵲起,尤其因為是修魔者,可卻是做著懲惡揚善的事,一直被所有門派針對。

以靈山派為首的名門正派,認定七殺門就是魔教,他們是借著行善的名聲來做壞事,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而那一些魔教,一直被七殺門阻撓各種行動,自然也是恨不得將七殺門除之而後快。

所以,過去的兩個月,葉婉清帶著七殺門跟很多門派交手,一直在苦心經營。

但,他們唯獨沒和玄蛇門有過對決!

曾經,葉婉清以為,玄蛇門是急於找五仙珠。

如今,她才明白過來,玄蛇門一直按兵不動的真正原因是在等時機。

這一次,七殺門在楓葉谷遭遇重創,玄蛇門嗅到了機會,暗中偷襲。

「之前我以為他們的目的是五仙珠,現在看來,他們還是很想要《幻魔訣》,他們要我過去,無非是想要《幻魔訣》。」葉婉清看的很透。

柔兒道:「我悄悄去過玄蛇門的總部中神堂,但那裡守衛嚴密無法進入。後來我從劫持的一個中神堂弟子那裡得知,中神堂將我們的十五個人,全部關押在中神堂的後山里。」

「那裡的情況如何?」葉婉清問道。

「柔兒的實力太弱,嘗試了幾次,都沒能夠進入到他們的後山,兩次差點落入他們的手上,他們也就是那時候提出要求,一周之內,要是見不到你,就要對他們下手!」

其實,柔兒沒有說全,當時,玄蛇門的人給的時間是三天,是柔兒借口葉婉清下落不明,爭取到了七天的時間。

她不是一個喜歡邀功的人。

「柔兒,這一件事不能讓林天知道。」這是葉婉清的第一想法。

雖然,林天的實力正在以超乎她想象的速度在精進,可,玄蛇門的中神堂可不比七煞門的弱,林天過去,幫不上她的忙。

她必須想另外的辦法。

柔兒點了點頭。

「我先去找林天,柔兒你去城郊的酒店等我。」

「是。」

葉婉清邪氣從體內湧出,如魏一恆般,飛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