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說城中有節點,此刻的布魯斯心癢難耐。返回東城牆的打算就此打住,他準備試著去找找這個所謂的節點。

只是城這麼大,該去那裡找呢…

布魯斯揉著下巴琢磨老半天,目光隨即投向內城方向。通過之前努力的學習,這裡的城與外面的城不同,一般分內城,外城。如果這是座王城,內城就是宮城。這麼重點的東西肯定不會放在街頭巷尾市井鬧市,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內城某個位置。

想到這,布魯斯暗嘆自己最近越來越聰明,同時也有了一個全新的發現。人千萬不能太過勞累,否則會直接累傻。咱這麼說,可是有根據的喔。你看看那個曾經充滿睿智的石小川,現在簡直就是個大傻子!明明能活,卻非要留下來找死!不是傻子,你說是什麼!?

石小川端坐在孫記牛肉店屋頂上望月,冷不丁打幾個噴嚏。趕緊扶扶衣領,揉揉鼻子。剛打算掏煙盒來上根,眼角餘光閃過一道黑影。仔細一打量,頓時看出這是誰的背影。

這孫子,去內城幹嘛!?念頭一出,石小川馬上意識到有事。一拍瓦片起身,剛要跳下屋頂追過去卻突然頓住身形。

內城不存在價值目標,或許還有些金銀細軟之類的硬通貨。難道,這小子是去挖寶了!?想到這,石小川搖搖頭。

隨著第三個念頭第四個念頭被一一否決,石小川又坐回原處。他知道,所有的念頭只有第一個念頭是正確的。

因為,有人一直想離開。如果發現機會,這個傢伙絕對會第一時間脫離出去。至於滿城的性命,與他何干!?確定第一個念頭正確,石小川馬上糊塗了。

難道,內城有出去的方法!?全新的念頭剛剛冒出來,石小川隨即否定。第二個節點,怎麼可能!?所有關鍵位置只可能存在一個節點,而這個節點設置在平民區!

「他準備出去了!」

正在石小川滿腦子都是心思的時候,大街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所有人都被調到四面城牆打防禦戰去了,說這話的人自然不會是別人。

話音還在街角回蕩,黑墨鏡已經跳上屋頂。他也沒解釋為何死皮賴臉跟來,一點不客氣地坐到石小川身邊要煙抽。接下來一番噴雲吐霧,誰都沒說話。兩個人只是抬頭望著天上明亮的大圓盤,想著各自的心事。

「你怎麼不跟著執金吾造反!?」石小川冷不丁冒出一句,卻聽到黑墨鏡哈哈兩聲。

「他!?怎麼可能!?」黑墨鏡說著,轉頭看看滿臉期待的石小川。「如果你現在回去跟他說別再鬧了,他立馬停手!」

「我!?怎麼可能!」石小川說得十分肯定,然後哈哈一笑。「你們別以為這事是我搞得,我就已經感恩戴德了!」

「唉!」黑墨鏡嘆口氣,沒接茬。有些話可以從石小川的口裡說出來,即使說得大逆不道也不會招來天大的禍事。別人聽著就好,萬萬不能接下句的。

「長公主還好吧!?」

黑墨鏡朝天邊抱抱拳,答道:「托你老人家的福!公主殿下她能吃能睡!一頓,三個饅頭兩碗稀飯!」

石小川點點頭。「她身邊沒人了,你應該留在她身邊,而不是跑到這裡來!」

「誰說得!?」黑墨鏡最煩被人說長公主身邊沒人,哼哼兩聲。「還有好幾員大將呢!而且軍隊也不少!哦!對了!你一直要找的螟蛉,也在!」

說別人,石小川沒感覺。可要一提及螟蛉,石小川立馬糾結。當初與傭兵之城的約定,到現在都還沒有兌現。他不知道到底有幾個螟蛉,更不知道那一個才是本尊真身。所以,索性照單一併全收。然後,埋在一起!只有這個世上不再有這個敗類任何的一點消息,才能算是真正了卻一樁心事,也算是給老禿鷲一個交代。但這事都是后話,而且裡面具有一定的制約條件!可能,需要談!坐下來,認認真真地談!

別人不知道一些內幕也就罷了,黑墨鏡要是再不清楚可真就成了笑話。他知道石小川深夜進城的目的是為尋找節點,只是不知為何突然坐在屋頂抽悶煙。當他把疑問說出來以後,石小川朝內城方向努努嘴。

「老布剛剛去那邊找了,我幹嘛還著急!?」

發現石小川還這麼信任布魯斯,黑墨鏡頓時糾結萬分。私底下的交流不能告訴第三個人,這是做人的根本。若是心裡藏不住事,早晚吃大虧!黑墨鏡和布魯斯在衚衕口的交談只可能他們兩個知道,自然不會拿出來共享。一愣之下,頓時啞口無言。

「信任一個人,可能挺難!我不是信任誰,而是信任善良!凡事掌握在天地銜接的一線之間就好,別在意那些細節!」石小川說著,嘿嘿一笑。

說這話的時候,石小川一副不走心的樣子。而且,他好象真的不在意。做人最根本的東西就是相信,相信所有人的內心都深藏著善良。雖然善良經常會被七情六慾左右,你仍無法否認它的存在。每當走到十字路口的何去何從,那都不是老天的意思!你可以苦口婆心勸對方去往那個方向,卻永遠無法左右他內心的真實意圖。所以,做好自己的份內事,把最終的選擇權留給對方吧!

也不知道黑墨鏡能不能聽懂,摸著下巴琢磨老半天,還是問道:「會不會拼得體無完膚,鮮血淋漓啊!?」

石小川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道:「當你決定去做一件事,知道自己會後悔嗎!?」

「不會啊!」黑墨鏡回答的十分肯定。

「對了嘛!你想要的答案,就在你的剛才的回答裡面!既然已經做了最終的決定,那就是說明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所以,不論見證的結果怎樣,都與後悔無關呢!」 開始的時候,石小川一直擔心時間來不及。等他看到孫記牛肉店的變化以後,突然意識到時間在這裡是被封印的。如果不是被人觸動地氣,只要機緣巧合便可吃到十分美味的絕活,而且每次都可以!

觀察入微,可解一切迷惑!前提是,千萬不能心存先入為主的念頭。如果帶著這個念頭去看去想,推斷很容易被之前的念頭左右。直至,徹底迷失在裡面。

沒人會想到牛肉店才是真正的節點,因為他們都不曾反覆見證奇迹。就算跟在石小川身邊的布魯斯曾經大快朵頤並且背包里還裝有結凍的牛肉塊,依然不會將裡面存在的必然聯繫關聯在一起。現在,只有石小川知道這個秘密。

確認節點的事情,石小川沒打算跟任何人提及。他只知道,存在於世間的所有節點都有個開啟時辰。一旦錯過,至少要等一個月。有的用時更長,長得甚至超過一個人的壽限。用時太長的這個,他不敢等,也等不起。好在眼前就有一個,只需多等兩天。至於能不能錯過,他不敢想。

經過合理的調配,城防穩如泰山。即便是打得最兇悍的西城牆,此刻仍牢牢掌握在城防守軍的手中。更何況,還有南北兩道城牆上的守軍還沒有抽調動作。即使一天動用一支過來補充人數,也能堅守兩天不是。即使這個防守計劃,石小川也沒打算跟誰說起。

堅守,只為等待出去的機會。然後,在各個節點尋找並收攏失散的軍隊。石小川不知道會在那個節點遇到李澤和他的隊員,更不知道散在各個節點的人員裝備具體位置。一切機會都是碰,碰到那個算那個。對了!還有阿巧!找到她以後,馬上穩定地氣控制局勢!

或許這又是一個人的一廂情願,至少相信心中的答案就在不遠處!只是仰望這明月,不知幾日還!

就在這時,嘩啦聲突然從不遠處傳來。循著聲音轉頭望去,只見剛才還在月影下屹立著的東城城樓轟然倒塌。與這一聲巨響同時出現的,是穿梭在星空下一道道黑影。

「不好!敵人從東門發起攻擊了!」意識到情況不對,黑墨鏡驚呼一聲。其實此時已經不需任何人的提醒,因為燃燒的火光已然映紅東城牆。有槍聲響起,只是聽著略顯孤單。

「老墨!馬上趕到西城牆!通知一、三、五、七隊火速趕往東城增援!其他人員,留下來堅守西城!快!」石小川下達命令,一拍瓦片飛身躍下屋頂。

看離去的方向,是東面!黑墨鏡跟著躍下屋頂,追上準備趕去東城指揮戰鬥的石小川。「你不能去!讓我去!」

石小川一把甩開黑墨鏡的手。「放屁!這裡軍令!再墨跡,老子一槍崩了你!滾!」

黑墨鏡根本不怕死,上前一步直接攔在石小川身前。「你若身死!我們全都活不了!」

「若城破!我們照樣活不了!」石小川大吼一聲,推開攔在身前的黑墨鏡,頭也不回地朝東城趕去。

看著匆匆離去的背影,黑墨鏡連咬牙帶跺腳。他知道現在的時間根本耽誤不起,只能速速趕往西城尋求支援。

石小川還沒趕到東城,就連番遭受空中打擊。火油瓶不要錢地一通砸,將街道兩側的房屋全部點燃。

雖然磚瓦結構的房屋不是易燃之物,怎奈流火頻頻鑽入縫隙。當內部木製結構被引燃,大火衝天而起。映紅了天際,照亮整條東城牆。隱約可見上面還有人影晃動,只是太過稀疏。一支隊伍剛剛登上城頭,隨即被幾隻火油瓶命中。喊叫聲,在火中不斷扭曲。有人冒煙突火從城上翻滾掉落,只是還沒到達地面隨即變成一團飛灰散落。

東躲西藏,只為躲避不斷襲來的火油瓶。石小川抬手打落幾隻俯衝下來的大鳥,並將騎在鳥身上的兵俑直接打成一團團火。借著短暫的間隙,終於趕到東城城上。收攏各自為戰的軍隊迅速組織防守反擊的同時,招呼還沒登城的眾人邊防空邊朝城上沖。

一支冷箭突然從城垛口射向正在指揮登城的石小川,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名士兵捨命擋在石小川的身後。胸口中箭的同時,開槍將剛剛跳上垛口釋放冷箭的兵俑射翻。

後背十分明顯的撞擊,讓石小川意識到現實情況可能比預想的更糟。轉身查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是有人替自己擋了箭!

「衛生員!衛生員!這邊!」石小川一邊大聲呼喊隨隊軍醫,一邊扶著中箭的士兵往下城道撤。只是城道口太過擁擠,早已人滿為患。不僅人下不去,連聽到召喚的軍醫都無法及時擠過來。

中箭的士兵抓著石小川的胳膊,連連搖頭。

石小川知道他有話說,忙扶到一邊坐好。剛才光想著救人,所以沒有查看傷勢。此時想起來再看,不由地讓人扼腕。箭矢力道極大,直接穿胸而過。形成極重的致命傷,生命只在遊離間。

「大人!我不行了…求你…求你把兄弟們全都帶出…帶出…」

話沒說完,生命體征瞬間消失。眼睜睜地看著一張年輕稚嫩的面孔在眼前消失,石小川心如刀絞。這些發生還在不斷發生,無數鮮活的生命正在被傾軋。這一切,到底是誰之過!?

「敵人登城了!把他們打回去!」

不知誰大吼一聲,頓時把還在深深自責的石小川喊回到現實。起身再看,只見被巨石砸塌的城牆豁口處有大量黑影閃動。而處在人數劣勢的守軍正在節節敗退,眼看著就要馬上失守的樣子。

這種情況一旦發生,再想收攏防禦將十分困難。石小川挺身而起,朝即將形成倒灌態勢的守軍吼道:「我是石小川!增援馬上就到!兄弟們!跟我上!」

話音未落,一顆手榴彈脫手而出,在怒吼聲中翻轉著飛進擁擠的城牆豁口。轟!在火光四濺中,將周圍的一切全都掀上天,並在擁擠的豁口處形成一個直徑超過三米的空隙。

聽說石小川就在身邊,重新找到頂樑柱的諸軍奮勇向前。只是一個反衝擊,頓時將差點失守的豁口重新掌控。 「機槍!這邊!封住豁口!把它們打回去!」石小川這邊話音未落,剛架好的機槍隨即被湧上來的兵俑淹沒。

近戰無法發揮速射槍械的優勢,白刃戰更覺吃力。偏偏這個時候,石小川還在簇擁的人群背後,無法帶隊進行反衝擊。兩軍前鋒一碰,人類軍隊頓時被沖得人仰馬翻。剛剛扭轉的大好形勢急轉直下,東城隨時都有失陷的可能。

再往後退不單會被擠下城牆,整個東城的防禦工事隨後會易手。現在還能扛得住,多虧城牆工事擋住城外的兵俑軍團。一旦失去這道屏障,整座城防將會迅速崩塌。

「手榴彈!手榴彈!」石小川邊喊,邊指揮戰鬥。「穩住陣腳!穩住陣腳!」

無奈上涌的力量始終強於反壓,城上守軍剛攢足力氣反壓一波,隨即又被頂了回來。就在這緊要關頭,及時趕到的炮兵小組開始實施炮擊。三發炮彈準確落在城牆豁口的外側,將管涌一般的氣勢成功壓制住。借著這短暫的瞬間,守軍一個反衝擊控制住城牆豁口。並將湧上城牆的散兵游勇全部清理乾淨。機槍陣地隨後建立起來,將豁口徹底封死。

最重要的位置剛剛被守軍掌控,在城牆外側疊加的兵俑蔓延上來。布置好豁口防線的石小川馬上組織力量分散,力求在援軍到達之前守住城牆。只是東城守軍大部被抽調到西城那邊去了,防禦力量十分薄弱。一旦遭受和西城一樣的突防戰,劣勢頓時顯露無遺。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否則,要我等來作甚!?

面對數次突防成功的兵俑,石小川親自帶領七八個人充當救火隊。上前一鼓作氣,頓時全給打了回去。只是這邊的火勢剛剛壓下去,那邊又開始冒起濃煙。沒辦法,只得來回跑!一場只屬於救火隊的馬拉松正式拉開帷幕,以至於打到最後,石小川身邊僅剩一人。另外幾個不是當場戰死,就是累得再也跑不動。

努力,從不會感天動地。在實現之前,它只是一個極其美好的念頭,連夢想都算不上。看著身邊氣喘吁吁僅剩的一個人,再看看抵抗越來越稀疏的東城牆,也跑不動的石小川突然冒出這麼個奇怪的念頭。

好在努力從來沒有白費,救火隊的奮勇初見成效,此時的整座城牆,還牢牢掌握在人類守軍的手中。看著周圍的環境,石小川喘著粗氣問始終跟在他身邊的士兵叫什麼名字。那人回答說自己叫:石勇。石頭的石,勇敢的勇。與城外那幫傢伙的統稱,僅差一個字。

「勇子!你…你還能不能跑…跑得動!?」石小川感覺喘氣喘得肺疼,有點呼吸不暢。

石勇其實也累得夠嗆,仍咬牙堅持。不叫苦,不喊累。「大人!我…我沒,沒問題!讓我去…去機槍陣地,還是…還是去那邊的豁…豁口!?」

石小川第一次聽到東城守軍有人喊他大人的時候,當時的環境沒容他多想。此時再次聽到這個尊稱,不由地一愣。抬手抓住石勇的肩頭,問道:「你…你剛才喊我,什麼!?」

仙道長青 論體力,石勇跟石小川沒得比。只是石小川在開戰之前還跑過一段大街小巷牆頭屋頂,這才顯得兩個人體能相仿。石小川恢復得快,語氣不似剛才那般糾結。與之相比,石勇這邊就要顯得慢很多。

「大…大人,大人啊!怎…怎麼!?」石勇邊喘粗氣,邊問這個有何不對。

石小川當年秘密潛入雪山古堡當卧底查案時,因為替伙頭軍打抱不平而誤打誤撞出線。最終圓滿收場,比武奪魁。升任武將一職本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沒想到未等到正式下文,古堡就遭遇意外情況。

當時的事情還沒查得怎樣,田曉晨帶領著戰術小隊攻陷古堡。由於不能被自己人發現,石小川只得獨自離開。但從那以後,長公主那邊的人馬見到他都尊稱一句,大人。之所以沒人稱他將軍,是因為當年閏了六月。需要擇良辰吉日下發正式文書,只是沒等到那一天。

由此可知,知道石小川當年無間道身份的,只可能是長公主的手下和特種分隊。但不可否認的是,兩者在這個稱謂上是有分歧的。長公主的手下對石小川使用尊稱,畢竟這是人家憑實力爭取的。特種分隊就不同了,最多是借這事調侃。但那也是在平時!果真辦正事的時候,沒人使用這個詞!不分場合的只有他石小川一個,別人可沒這毛病!也就是說,自稱石勇的這名士兵只可能是長公主的人!

裝甲部隊所屬序列始終是個謎,但有一件事情不存在爭議。這支部隊與長公主無關,這裡面是有前提的。但不可否認的是,其中一小部分兵力屬於長公主序列。畢竟,黑墨鏡的人馬也在這個序列裡面。但這支混進來的小股兵力都在西城牆,不可能這麼快趕來的。

短暫的調息,石小川開始恢復正常。再說話,氣已經喘勻。「小子!你是長公主的人!?告訴本大人,你們這次一共來了多少人馬!?除了黑墨鏡!」

「大人!你還是殺了我吧!」石勇為人果然敞亮,不該說的從來不說,打死也不說!在石小川的一再追問下,乾脆表示自己不想活了。「大人出手,痛快點!二十年後,老子依然是條好漢!」

見石勇說著仰起頭,石小川一陣錯愕。豎起大拇哥,贊道:「我靠!果然是條漢子!」

「謝大人誇獎!」石勇見杆子就上,一點不含糊。

敢把重兵投放到西城牆,全是石小川的主意。在他看來,城外的兵俑都是一根筋。而且西城城牆極矮,不利於防守,而利於攻城作戰。更重要的一點,西城防區與兵法不謀而合,甚至還存在個極詳盡的用兵註釋。正因為此,石小川這才大膽施為。並且將重點防禦放在西城牆。令人糾結的是,最不適合攻城作戰的東城出現問題。此時想來,仍百思不得其解。  初始,料未及。防線不堪重負,現已岌岌可危。此時,仍未見增援部隊身影。看樣子,他們一時半會兒也過不來。

冷不丁被打成現在這種程度,不能再猶豫不決。石小川決定派石勇趕往南城借兵。剛把意思說完,還沒囑咐兩句就聽身後轟隆一聲。回頭看時,不遠處的一段城牆竟然塌了。這可真是屋漏又逢連夜雨,一波連著一波來!

塌方只是個開始,隨後就是連鎖反應。眨眼之間,垮塌面積已經超過五米。而且,還在繼續朝兩邊延伸。處在塵土飛揚中的機槍陣地,瞬間就這麼沒了。

失去承載的牆磚紛紛落下,也不知道能塌成什麼樣子。石小川不敢有片刻含糊,忙拽起還在發獃的石勇往回跑。待站穩腳跟,身後已然塌出十米多寬一個大豁口。

這下,可熱鬧大了!

攻城部隊正犯愁怎麼破開城牆,城牆自己塌了。如同在城牆上開放一座大門,一座沒有任何遮擋的大門!與之前出現的那個小豁口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遇到這場大面積塌方,誰也想不到。東城守軍人數本就嚴重不足,更何況遠水難解近渴!援兵未至,戰場形勢急轉直下。

意識到情況愈加危急,救火隊隊長石小川讓隊員石勇先別急著走,馬上跟他下去堵窟窿。同時,招呼還在作戰的士兵趕緊過來堵漏。這漏如何堵得住,他心裡也沒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拼了!

城內一通手忙腳亂,甚至有人開始絕望。好在,城外此刻也亂得緊。自打發現城牆開出一個大豁口,城外已然亂作一鍋粥。不用誰再招呼,你推我搡一擁而上。還沒覺得怎麼,就堵了個水泄不通。竟然,卡住了!

攻城部隊紛紛後撤,並陸續趕往後方列隊。卻由於情況發生的太特殊,導致各軍無法迅速集結。這邊一卡,後面更卡。再往前一擠,頓時得是嚴絲合縫。現在別說是進城,連後退一步都變成妄想。多就這麼眼睜睜地卡在一起,再不能前進分毫。

發現城牆已破,石小川就差跳進豁口堵漏了。正心急火燎間,突然看到這麼一副景象。剎那間,根本反應不過來。待看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由地哈哈大笑起來。

這可真是平生見過的最大的一個玩笑,而且十分可笑!最令人擔心的事情剛剛發生,隨即以這種滑稽場面收場。看這意思,城不用守的!打了那麼久,還擔心了那麼久。最後發現,不打也沒事!

別看兵俑爬城牆的時候玩兒疊羅漢的把戲,看到有門的時候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雖然不能用列隊進城來形容,但當時的場面差不多是這個樣子的。前軍剛剛卡住不動,后軍立馬安靜下來。都在爭先恐後排隊,連剛才猛烈攻城的部隊也開始陸續後撤,並延伸到大後方。全部都在等待,等著排隊進城。

牆沒有擋住攻勢,卻被一個大豁口擋住。看似無解的壓力,頓時化為烏有。這種情況,任誰能想得到!?

再次確認擠在一起的兵俑不能動彈分毫,石小川頓時來了精神。不顧石勇的攔阻,走到城牆斷裂處發脾氣。點指著城下,喝道:「你們這些貨,還想奪我城!?簡直是,白日做夢!」話音未落,飛上來幾十支長戈。

有人敢冒險,肯定有人跟上。趕來幫忙堵漏的守城士兵也有好奇心,紛紛上前抻頭觀瞧。剛擦著邊看到兵俑頭頂寸許,馬上招惹來十幾支長戈。有人躲閃不及,隨即被釘死在半空。從下方拋射的長戈力量極大,直接將人釘個對穿。

小心翼翼尚且如此危險,剩下的只剩面面相覷。紛紛後退,躲避不斷拋上來的長戈。不大一會兒,兩側城牆上多出上百支無主長戈。看意思,只要你敢抻頭,後面有的是!

「都不要靠近!」石勇大吼一聲,提醒眾軍注意安全。

一聲吼,頓時把還在得意的石小川吼回到現實。發現有人正在掏手榴彈,趕緊喝止住。此刻還能確保東城不失,其主要原因並非是因為誰長得帥,而是發生了一場極難形容的情況,這才將攻城部隊全部擋在城外。如果不是因為巧合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相信現在的東城已經失了!

這種巧合如同自然形成的五十二度穩定角,只能用神奇來形容。其概率之低,比中了頭彩還難。而這種現象一旦被人打破平衡,堵塞現象立解!等到那時,大豁口就會變成再無阻攔的方便之門!

石小川穩定住局勢,然後命令守城士兵抓緊時間搶修工事。順帶著,把收繳來的長戈作為他們的標配。打近戰,還是這玩意兒好使。能刺,又能鑿!順帶著再划拉幾下,什麼東西都能勾得破!

東城牆塌陷以後,攻城隨即停歇。這個發現,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爆破堵門!只需緊閉城門,凶神惡煞般的兵俑就會老老實實地排著整齊的隊伍等在門外!

有好消息,自然要拿出來分享。石小川派出聯絡員趕往南北兩個防區,將這個發現告知那裡的尼奧和老辛兩名指揮官。若想守住城牆,馬上派工兵清理城門外的障礙物。 若愛如初 並且在南北戰役正式打響之前,力爭全部清理完畢。隨後,只要你們不開門,絕不會有戰事發生!

東城戰事開始以後,防空火力並不十分給力。趕來丟火油瓶的超級大鳥沒被擊落多少,幾乎都是主動飛走的。戰事剛剛結束,這些奇怪的傢伙又突然全都冒了出來。只是這次表現的挺安穩,沒再朝城內亂丟東西。

之前的防空作戰,主要是丟亂垃圾的問題。搞得城裡烏煙瘴氣,誰見誰煩。你說,這檢查組還沒走,不是作死的節奏嘛!既然它們已經想明白,人們還是有包容心的。任由它們在東城上方來回盤旋,嗖嗖作響。一場看似十分艱難的防禦戰就突然這麼停了下來,並且停得毫無徵兆可言。  聽說東城這邊出了狀況,西城守軍馬不停蹄趕過來。還沒靠過來,就看到天空異象。登上城牆,只看到戰後的一片狼藉。而戰鬥,早已結束。

黑墨鏡帶領增援部隊到處尋找石小川的下落,未果。隨後一打聽,原來在城牆豁口位置。急匆匆過去查看,頓時被城外的景緻唬得不行。

別說沒人敢相信眼中看到的事實,黑墨鏡顯然也不信。快步走到石小川身邊,低聲問道:「大人!戰鬥就這麼結束了嗎!?」

這話問得,忒沒水平。如果沒結束的話,現在的大街小巷已然塞滿兵俑!石小川沒回答,只是嗯了一聲。

得到確認,黑墨鏡長出一口氣。贊道:「大人果真是厲害啊,令吾等仰視!您老不論走到哪兒,都能創造奇迹!」

聽著毫無掩飾的恭維,石小川翻翻眼皮。問道:「老墨!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黑墨鏡沒回答,只是嘿嘿一笑。剛要抻頭看看城牆豁口下方的情況就被石小川攔住,忙問這又是什麼情況。

「什麼情況!?我要是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就好了!」石小川說完,讓黑墨鏡通知剛剛上城的增援部隊就地休息。不管現在的情況是好是壞,都要再堅持四十幾個小時。而外面的攻城部隊並未元氣大傷,隨時都有反撲的可能。

東城的戰鬥持續時間不長,作為東部防線指揮官的布魯斯始終沒有出現。石小川也沒心情和他慪氣,直接把從西城趕來的增援部隊和東城守軍合二為一。完成整合以後,按各部人數比例分配防禦段。

完成第一項工作,接下來是第二項,這也是最棘手的部分。石小川讓各分段長先去帶領諸軍分散下去,然後返回來開會。會議的主要議題只有一個,不外乎是大豁口怎麼辦!?

直接在豁口內側搭建防禦工事不可取,沒人能短時間內修築如外部城牆那麼高大上的城防工事。如果隨便搭建個防禦牆,恐怕連一波突襲都堅持不下來!可要是放任不管,沒人敢站出來保證擠成一團的兵俑不會出現鬆動現象。留在這麼大的豁口,總讓人放心不下。

當有人提議直接搬磚把大豁口堵起來的時候,頓時換來一片唏噓聲。可以不用知道南北防區的戰鬥情況,因為與會的大多數軍官都參加過西城苦戰。那已經不能再用一個苦字就可以簡單描述出來的經歷,誰想起來誰肉疼。

那年四月,那年深圳 所有人此刻的心情都一樣,穩住當前局勢的恰恰就是這個大豁口。如果把它堵上,之前經歷過的苦戰又將重演。那是一場完全忘卻時間的戰鬥,甚至連生死都沒時間考慮。直到把人打機械了,仍不會停歇的戰鬥。除非當場戰死,否則就要一直面對煎熬。熬啊,熬啊,熬啊,永遠熬不到盡頭的樣子。現在若問誰想再熬一遍,沒人敢接茬。

不封堵豁口,幾乎是所有人的願望。既然兵俑都進不來,索性讓它們擠在一起好了。等炸開另外三座城門外的障礙物,大伙兒隨後可以回城裡喝酒打牌消遣。

聽著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建議,石小川沒有力排眾議。畢竟,他一個人堵不了豁口。這麼大的工程量,需要眾人一起幹才行。不過,其中的一句話引起他的注意。不封堵豁口可以,但這麼放著顯然也不可能。既然沒人同意堵口子,那就找個大門之類的東西把攻城部隊擋住!只要有門,敵軍就不會妄動。

別的都好說,唯獨找門這事難辦。拆東牆補西牆,顯然不可取。別忘了,敵軍是圍城!現在的城外不論那個方位,都有一望無際的聯營。誰敢拆門!?你拆那邊,那邊烽煙起!

建議挺好,而且也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不僅不會驚動徹底停歇下來的兵俑,同時還能把危險降到最低。可問題是,去哪兒找城門!?街坊鄰居倒是沒意見,可那些都是街門房門之類的小門!打算用那種小門封閉城牆豁口,你瞧不起誰!?萬一再把兵俑給惹惱了,後果不堪設想!

會議大討論還在如火如荼中進行,眾人繼續各抒己見。其實,沒一個建議頂用。怎麼聽,也是在扯淡。就在這時,城牆觀察哨傳來壞消息,豁口方向有鬆動跡象。看這架勢,應該用不了太長時間就會打開。

黑墨鏡看看還在交頭接耳的幾位段長,一拍膝蓋起身。等臨時會場徹底安靜下來,這才沉聲說道:「諸位剛才也都聽到了,這裡我就不再多說廢話!我需要提醒諸位,開在城牆上的這個大豁口可以直通城內,中間連個遮擋都沒有!一旦固定模式被打開,我們再沒任何的補救辦法。如果你們還能行得話,請速速…!」

「眼鏡哥!你說的這些,我們都懂!」其中一位身材略顯發福的分段長聽不下去,沒等黑墨鏡說完直接打斷。

黑墨鏡冷笑一聲,問道:「哦!?聽這話,八段長好象另有高見!?」

八段長嘿嘿一笑。「高見,談不上!低見,倒是有一點!」說完,朝幾位段長點點頭,繼續說道:「眾所周知,直接封堵城牆顯然不可取!那麼做,只會重啟攻城戰!而短時間內在豁口位置修築座內城,其堅固程度…嘿嘿!有待商榷啊!兄弟們!你們之前都是參加過防禦陣倖存下來的,肯定知道攻城部隊的破壞力!在這裡,我也不再多說廢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