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阿鹿看到那根木頭髮簪,能讓妹妹這麼開心,心裡想著,不會是那個女子送的吧。

看著妹妹歡喜的笑容,阿鹿很是羨慕。

就算是瘋子,也還是記得孩子的。

他想到了他的娘親,那個圓臉算是漂亮的女子。

她坐在牛車上,臉上有笑。

「哥哥也給你準備了禮物。」

阿鹿沒有多想,他缺少的那部分,他想補給妹妹,完完整整的給妹妹。

自己缺少的,彌補不了給自己。

所以想彌補給下一代。

這是當父母的想法。

也是現在阿鹿的想法。

他雖然不是神佑的父母,可是他是神佑的兄長。

阿鹿給神佑準備的禮物,很多。

是真的很多,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神佑到自己的屋子,看到裡面滿滿的鞋子,衣服,髮飾,手鐲,項鏈,包,甚至有耳環,筆,墨,紙,硯,各種零食,肉乾,還有小玩具……

她因為不常在龍淵山上住,屋子很是空曠,也因為她是唯一的妹妹,屋子本來就是選的極大極大的,可是此刻卻是滿滿的,顯得很是擁擠了。

儘管阿鹿已經整理過了。

可是還是很多很多。

「哥哥,你們這是去治水,還是去購物了?」神佑嘴巴張大大的,有點不可思議。

這麼多東西,是怎麼從江南搬過來的,又是怎麼搬上山的。

這中間,阿尋也出過力的。

聽到妹妹這麼問,他有點不好意思。

「是去治水,然後順便買了些東西。」

實際是更像是主要買東西。

他們把江南見到新奇的東西,比較潮流好看的東西,能買的全都買了一遍。

小五也累的夠嗆,他是主要的搬運工。

江南行,他們幾乎把一個人一生一輩子用的東西都買下來了。

為此,給了那個偉大的少年治水欽差,除了天才之名之外,還多了一個貪財的名。

沒有見過一個官員,像他這樣,就出去了一趟,回來幾大車的東西。

別人就算有很多東西,也會之後悄悄的運回來。

或者折算成貴重的東西。

然而他沒有。

因為買的這些東西,有些很貴重,還有一些並不算貴重,但是卻極其占空間。

所以顯得很多很多。

讓人懷疑,他是不是貪墨了治水的錢財,全部給自己置物了。

甚至已經有這樣的謠傳出來了。

當然還有更離譜的謠言。

因為那幾車繁多的東西後頭,還跟著一輛車。

江南第一美人瞿柒的車。

少年去治水,不僅帶回來了無數金銀財寶,還帶回來了江南第一姬女,瞿柒。

這是一個艷俗香艷的故事,足以給那萬古稱道的申河改道一事,蓋上一層香艷暗灰的紗。

這層紗,可能要後人才能掀開。

後人一定會掀開,但是此時,沒有。

越蓋越厚。

申國京城的人,在為公主及笄狂歡,也在為少年治水欽差回歸做準備。

不是誇讚,而是秋後算賬。

畢竟,真的,已經秋後了。

神佑看著滿屋子的東西,再看看三個哥哥驕傲的臉。

很是哀愁。

她長大了,但是哥哥們似乎還沒有長大,有點憂心。

她躺在一堆的禮物中間,憂心的同時,又想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橫樑上的大白蛇,被震了下來,掉到了地上。

不疼。

壓在了一堆柔軟的衣服上。 龍淵山的夜晚,很靜謐。

山中明明有沒有風。

因為山前的幾個黑衣人的衣袍,一動不動。

頭巾的下擺,也乖乖的垂著。

但是龍淵山裡,卻像是有很多風。

或者這風,像是被隔絕在了裡頭。

裡面的樹葉沙沙沙的響。

裡頭的草沙沙沙的響。

整個山都在輕輕的動蕩著。

這樣古怪的場景,讓這群黑衣人有些擔憂。

為首的黑衣人,眼神更是凝重。

他身上有一股很濃的殺人氣息。

他像一把刀,很乾脆的刀。

寬寬的,但是很鋒利,一起,就能把人剁開的那種刀,不會連著肉皮,因為他很鋒利,他很厚重。

可是此刻,他手上還提著一個盒子。

於是就有點可笑了。

這把刀,於是就成了一根扁擔一般,挑著東西。

他自己也覺得有點可笑。

自從遇見了皇子云,先是背了一堆經書。

他們順利的把皇子云送回了荊國。

然後接到的命令是讓他們效忠皇子云。

成為皇子云的私人護衛。

私人護衛意味著,以後決定他們生死的人,就成了皇子云,那個他們威脅去荊國的小和尚。

好在,和尚沒有讓他們去死。

而是讓他們又回到了申國。

要做一件事。

聽起來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然而,現在他們才發現,這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並不那麼容易。

首先。

爬山真的很不容易。

山裡沒有風。

可尼瑪那些樹都在搖,他們不敢進去。

他們不懂為何,皇子讓他們不遠千里從荊國過來,從一個糕點店裡,定一盒糕點,送給那個少年。

一定要親手送到他手中,還不準讓別人發現。

大概這是一個考驗吧。

黑衣人這樣想著。

既然是考驗,一定就要做好。

如果那麼簡單,怎麼能算是一個考驗。

豪門禁寵夜歡妻 「呲呲。」為首的黑衣人沙啞的喉嚨里冒出兩個字。

他的隊友聽到,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要求結隊。

他們是配合和完整的一個團隊。

單個他們不一定是多麼厲害,但是配合起來,卻是有抵擋一軍的能力。

他們身上有準備防禦蟲蛇的草藥。

但是這些對龍淵山上的蟲蛇似乎沒有用。

因為他們已經試過,那些草藥丟進去之後,蟲蛇沒有散開,反而聚集過來,一會兒那草藥就像不存在一樣,那些蟲蛇慢悠悠的分開。

所以他們只能自己結隊進去。

這幾人像一個圓一樣,滾進了龍淵山。

不知道為何,今夜,這山裡的蟲蛇特別活潑。

爬來爬去,很是喜悅的感覺。

他們已經試過,如果把帶血的東西丟進來,立刻就被這些蟲蛇分屍了。

所以他們形成了一個圓的陣型進山,卻沒有揮刀。

只是強忍著噁心,一步一步的走上去。

果然如他們所料,蛇很多,但是不攻擊它們,它們亦不會攻擊你。

不過有些蛇很頑皮,總是喜歡往他們衣服里鑽。

他們包圍著中間的黑衣人,一路向上。

這段路程,對他們來說是不算遠的。

可是要加上一路蟲蛇,就真的很艱難了。

所有人都運足真氣,隨時做好準備,以防止真的陷入了蛇窟中。

同時心中有點納悶。

那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

怎麼能住在這樣的山上。

好吧,反正很快就能見到。

黑衣人內心也不算著急。

終於到了山頂。

似乎到了山上的瞬間,就有人察覺一般。

這安靜的屋子,莫名像是黑色的鬼怪。

感覺裡頭有無數高手一般。

這是奇怪的直覺。

然而就是這直覺,讓這黑衣人一直活下來。

躲過了無數死亡。

他於是讓其他人原地待命,他一個人進去。

……

禮物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