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啊!」蘇涵應道,隨後提了一個假設的問題,「不過如果沒有遇到Ian,你會喜歡上Ace嗎?」

蘇涵側過臉看陸加爾,似乎很是好奇的期待著她的答案。

陸加爾毫不猶豫的回了兩個字:「不會!」

蘇涵有些意外:「這麼絕對?」

陸加爾回道:「記得張愛玲寫過一段話:於千萬人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唯有輕輕問一句:「哦,你也在這裡么?」

蘇涵笑了笑:「Ian要是聽到這話,肯定會感動得一塌糊地!」

陸加爾看了眼蘇涵,淡淡一笑。

蘇涵聽完陸加爾的「愛情觀」,不由開始自爆:「知道我為什麼答應做傑森的女朋友嗎?」

陸加爾笑:「傑森滿足你心目中男神的所有幻想?」

蘇涵反駁:「才不是呢,他說了一句令我心動的話!」

「什麼話?」陸加爾問。

蘇涵得意一笑:「他說,聽說你是百科全書,我不求你對我開放全書,只求愛情的部分,只供我一人全心研讀?」

「傑森還挺會撩妹的!」陸加爾輕笑。

蘇涵笑道:「情話聽過不少,但這句話最中聽!」

陸加爾笑:「投其所好啊!」

「愛情就是投其所好,如果那個人不是你所好,你根本不會多看一眼!」蘇涵回道。

陸加爾淡淡一笑,腦海隨之浮現她和Ian認識后的點點滴滴,雖然沒有電影里的愛情片那麼浪漫美妙,那麼刻骨銘心,但是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笑容,都讓她銘記在心。就如一句話,有些人,一旦遇見,便一眼萬年,有些心動,一旦開始,便覆水難收。

﹡﹡﹡﹡﹡﹡﹡﹡﹡﹡誰在時光里傾聽你﹡﹡﹡﹡﹡﹡﹡﹡﹡﹡

兩天後,一家咖啡廳里。

陸加爾靠坐在沙發,拿著一本書在閱讀,桌上的放著一杯卡布奇諾。

不過她不是來這裝文藝,而是在等人。那天靳向東借她的衣服本想,洗好后直接郵寄給他,可是想到那天他幫她拿回包,她不但沒有一句感謝的話,還對他冷嘲熱諷,心裡有些歉意。

她雖不愛跟人有過多交際,但還是有自己做人的原則。所以,就算這是靳向東製造見面的套路,她還是來見他。

許會,靳向東的身影出現在咖啡廳,看到陸加爾看書的樣子,那畫面讓人著迷的挪不開眼,他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在看什麼書?」好聽的聲音傳入陸加爾的耳邊,不由連忙抬起頭,映入眼帘便是靳向東那張帥氣的臉。

「專業書!」陸加爾說完合上書,放置桌上。

剛坐下的靳向東看到封面上的書名,確實是心理學相關的書籍。

陸加爾將身旁的袋子遞給靳向東:「衣服還你!」

「衣服你其實可以不用還我的!」靳向東看著桌上的袋子,勾唇道。

陸加爾聞言,看著對面的他:「那你一小時前就該在電話里說明!」

靳向東迎視她的目光,接著道:「可我想見你!」

陸加爾將身體靠在椅子上:「現在你見到了!有什麼話直說吧!」

靳向東見陸加爾這麼直來直往,他也很直白的說了出來:「我可以追你嗎?」

陸加爾聽到這話,恍惚了一下,這話她曾經也說過,對著剛從國外回來的IEN說的,我可以追你嗎?而他的回答是:我很難追的!

「不可以!」陸加爾斷然拒絕。

「因為你有男朋友?」靳向東看著她問。

「你明知道,為何還要如此?」陸加爾道。

靳向東凝視著她:「因為我對你一見鍾情!」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神里流轉著令人溺斃的柔情,讓人看了之後會毫不猶豫的跳進那片深邃里。

陸加爾明顯感受到了威力,裝著若有其事的樣子收回目光,笑了笑:「一見鍾情!從古典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產生這個現象與兒童的戀父戀母情結有關,生物學流派榮格認為是阿妮瑪和阿妮姆斯在愛情中對浪漫夥伴的投射,從認知圖式理論認為是因為對方符合自己腦中的「愛之圖「,社會認知理論認為是第一印象和暈輪效應結合的結果。」

「陸教授很專業!」靳向東勾唇誇道。

陸加爾接著道:「就算你對我一見鍾情,也只是你一個人的一見鍾情!」

「陸教授說的沒錯,所以我想追你,把我的一見鍾情變成兩情相悅!」靳向東道。

「你覺得可能嗎?」陸加爾表情不知不覺恢復淡漠。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靳向東臉上漾著自信的笑容。

然而陸加爾卻笑著糾正道:「應該是,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 靳向東看著她,嘴角微微勾起:「我從來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

「自便!只是倘若你再來騷擾我,我會報警!告辭!」陸加爾說完,靠著座位的她緩緩坐直身體,隨後拿起桌上的書裝進包里,站起身離開。

靳向東也站起身,拉住她的手。陸加爾低頭看他抓著自己的手,目光緩緩上移,眼神有些冷:「放開!」

「我有話沒說完?」靳向東開口道。

「糾纏是很IOW的行為!」陸加爾說完,想甩開靳向東的手,可惜沒能甩開。

靳向東牢牢抓著她的手,像是怕她逃離一樣:「我還有公事跟你商談!」

「我和BUA解約了,哪來的公事?」陸加爾分明記得自己在靳向東帶她去做催眠的時候,第二天就直接將解約合同寄給了他,而且靳向東也簽署了。

靳向東緩緩放開她的手,開口道:「BUA科技接下來是B大心理學系科研項目的資金贊助方,你是項目指定負責人。」

陸加爾聽后,微愣一下:「什麼時候的事?」

「昨天簽訂的合作合約!」靳向東道。

陸加爾聽后,不由冷笑:「我覺得你真的很好笑!不過這個項目負責人你還是請另請高就吧,我擔待不起!」說完,陸加爾頭也不回離開了。

靳向東沒有去追她,而是默默的看著她背影消失在咖啡廳的門口,深沉的目光漸漸暗淡了下來。

就在他收回目光,準備起身離開時,一個熟人走了過來:「向東哥!」

靳向東抬起頭,見來人竟然是袁淼淼。

「淼淼!」靳向東客氣的跟袁淼淼打招呼。

「我能坐這嗎?」袁淼淼笑道。

「可以!」靳向東點頭。

袁淼淼開心的坐了下來。

「上次的事,多謝你!」靳向東再次為上次袁淼淼幫他引薦她外婆方宇老教授的事致謝。

袁淼淼也不跟他客氣,笑著道:「既然謝我,就請我喝杯咖啡吧!」

靳向東沒有推辭:「好!」

隨後袁淼淼點了杯焦糖瑪奇朵,靳向東也點了杯黑咖啡。

袁淼淼的眼睛看了看對面的靳向東:「上次你求助我外婆,有幫上忙嗎?」

「有,不過我回頭親自去拜訪你外婆,負荊請罪!」靳向東道。

「負荊請罪?」袁淼淼不解。

「有點事!」靳向東沒有明說。

袁淼淼也不好追問,看了看他,緩緩張口:「向東哥,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靳向東又恢復平時的風輕雲淡。

袁淼淼聽后,接著道:「那個…..我不是有意偷聽的,只是剛才坐旁邊,看到你和陸教授坐在這。你們…..分手了!」

你們分手了!在外人眼裡,陸加爾對他冷漠,都認為是分手。可是誰能想到真正的內幕是那麼的複雜。

不過被更替記憶的陸加爾,對於靳向東而言,比分手跟可怕。普通情侶分手,至少對方也保存著彼此在一起的記憶,可是陸加爾的腦海里的他,全然變成了那個突然冒出來的IEN。

這個現象比失戀更加難受,而且還要接受關於陸加爾是AI的事,可謂是雙重衝擊。

既然被袁淼淼這麼認定,靳向東也不好辯駁,順著她的話說到:「我打算把她重新追回來!」

「真的分手了?」袁淼淼露出意外的表情。

「她半個月前出了小車禍,醒來便把我忘了!」靳向東半真半假的解釋著。

袁淼淼倍感驚訝,連忙追問:「醫生怎麼說?」

靳向東沒對這個問題進行作答,袁淼淼以為他難過,不由安慰道:「遭遇車禍失去記憶,是大腦皮層受損,出於自我保護將處理記憶的區域做了閉合能不能恢復要看閉合的程度。她是近期的事情記不得,還是全部事情記不得?」

「近期!」靳向東回道。

袁淼淼是學生物學的,對人體各個功能器官作用了如指掌,於是道:「若是近期,那便是海馬受損!若要幫她恢復記憶,你多給她講你們之間的事情,帶她去你們經常去的地方或見你們之間的朋友,多聊一些以前發生過的事情!」

靳向東微微點頭:「嗯,謝謝你,淼淼!」

袁淼淼笑了笑:「向東哥,你總是這麼客套!」

「這事暫時不要跟別人說起!」靳向東叮囑道。

袁淼淼聽后,端著咖啡,俏皮的說道:「向東哥,你不知道嗎?越是交代別人不能說出去,越容易被說出去!」

「我相信你不會說出去的!」靳向東道。

袁淼淼眼神閃過一抹亮光:「為什麼相信我?」

「直覺!」靳向東回道。

儘管這個答案沒達到袁淼淼心中的期待,不過還是挺高興,這說明她在靳向東的心中印象不差。

「我會保密的!」袁淼淼笑道。

靳向東道:「謝謝!」

袁淼淼淡淡一笑,隨後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時靳向東看到她的嘴角無意間沾染上泡沫。

靳向東溫和的提醒:「嘴角!」

袁淼淼頓時尷尬,連忙拿起面巾紙擦了擦嘴角,不過鼻尖下面還有一點,見此靳向東不由勾唇而笑。

袁淼淼看到靳向東的笑容,直接呆住了。這雖不是第一次看到靳向東的笑容,但每一次看到時,她都覺得炫目無比。古有形容女人一笑百媚生,而眼前的男人一笑千失色。

正當袁淼淼看著靳向東發獃的時候,靳向東的目光則看向她的右邊。

折回來的陸加爾看了眼靳向東,隨後對袁淼淼道:「打擾,我的手機好像落在這個位置上!」

袁淼淼回神過來,抬頭看來人竟然是陸加爾,立馬站起身,果然陸加爾的手機落在沙發的角落。

袁淼淼連忙拿起手機遞給陸加爾:「陸教授,給你!」

陸加爾拿過手機,對著袁淼淼道:「謝謝!」說完,轉身離開。

袁淼淼卻喊住了她:「陸教授,等等!」

陸加爾停下腳步,看了眼袁淼淼,口氣不冷不熱:「有事?」

袁淼淼以為陸加爾忘記所有事:「你不記得我了嗎?」

「記得,袁淼淼!」陸加爾回道。

袁淼淼笑著道:「對,我是袁淼淼,跟你見過兩次!」

「有事嗎?」陸加爾似乎對她的客套,不太感興趣。

「能跟你喝杯咖啡嗎?」袁淼淼邀請道。

陸加爾看了看她,隨後又看了看坐在位置上盯著她看的靳向東:「抱歉,我還有事!」

「那我改天約你!」袁淼淼道。

「我想我們並不熟!」陸加爾回道。

邀請被當面拒絕,袁淼淼有些尷尬,陸加爾隨後直接離開。

靳向東再次目送她的背影,不過這次多了一個袁淼淼。

許會,袁淼淼轉過頭,有些不好意思沖著靳向東笑了笑:「陸教授挺酷的!」

「確實!」靳向東贊成她的形容。

以往靳向東只覺得陸加爾氣質跟他相似,屬於高冷類型,但實則內心很火熱。這些認知在她車禍后發生了改變。她對不感興趣的人,竟然是如此冷漠。在這一點,她與他是如此的相似。儘管有些難受,但不得不說,對待別人冷酷的陸加爾有著別樣的美。

只是這種美,讓靳向東有些難受,剛才與她面對面坐著,看著她的臉龐,他想撫摸,看她的紅唇,他想親吻,看她的玉手,他想牽起。儘管知道她是AI,他還是想把她整個人擁入懷中。

他對她有著如此多的眷戀,可她面對他,卻如此不屑一顧,讓他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失落,什麼叫心傷。

這就是所謂愛情!除了給人無盡的甜蜜,也會給人無盡的痛苦!

見靳向東目光幽幽,袁淼淼眼底也劃過一抹失落,不過還是不忘安慰靳向東:「陸教授的記憶肯定會恢復的,向東哥,你別太著急!」

但是這樣的安慰,對於靳向東沒什麼作用,因為他心裡很清楚,讓陸加爾恢復記憶只有一種方法,那就是將原先的記憶更替回去。可是他現在連陸加爾都進不了身,更別說進入她的系統,將她的記憶恢復。

「淼淼,我有事得先走,你外婆那邊我找個時間親自去拜訪她!」靳向東道。

袁淼淼雖有不舍,但還是大方的說道:「好,你要拜訪我外婆時跟我說一聲,我陪你去!」

靳向東看了下她,點點頭:「好!」 美國,洛杉磯,一棟大樓的會議室里。

Lan與兩個白人兩個亞裔面對面的坐著。

「知道事情的後果嗎?」其中坐在正中間一個四十齣頭白人男子目光極為的嚴厲看著Lan.

關於更換陸加爾記憶的事情,第一時間就被問責了,而這次回美國再次被當面問責是在所難免的,Lan儼然做好了心裡準備:「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