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今天並沒有化太濃的妝來遮擋她本來的容貌,雖然現在天色有些蒙蒙黑了,可是也不能完全擾亂人的視線,如果讓紀涵看出來了,那簡少城肯定也就知道了……

到時候肯定就完蛋了!

好在紀涵並沒有看她多久,很快就把目光移到簡少城的身上,他說:「怎麼就這麼徒步走過來了?則會有多累啊,開個車多好。」

簡少城淡淡的說:「自己的車不好弄過來,別人的車開不習慣,反正也沒多遠,就走著來了。」

「早說嘛,我讓人去接你就好了。」紀涵說著,「你一個大老爺們倒是沒什麼,多走走也有好處,可是這兩位美女跟著你受苦就不對了。」

因為想著跟導演搞好關係,到時候可以多照顧照顧自己,所以白紫菱微微笑著,非常得體地說道:「也沒有多累的,就是路不太好走而已,一會兒就走到這裡了。」

「這裡離劇組臨時休息的小旅店還有一段距離呢,而且路會更加不好走,有你們好受的。」 簡少城毫不客氣地打擊他:「誰讓你拍電影總喜歡找這些窮鄉僻壤的地方,想來住宿的地方也會非常糟糕。」

「切,你個奸商懂什麼?只有在艱苦的條件之下,才能拍出蕩氣迴腸的絕世佳作。」紀涵有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用一種看白痴的目光看著簡少城。

簡少城更加不客氣地說道:「得了,還扯什麼絕世佳作,我看你是想拍一個可以圈大錢的電影吧,最好是把上次你自己保持的票房紀錄再打破了,對吧?」

紀涵說:「不要侮辱我,我明明拍的都是藝術,少跟我談錢,多俗啊!」

他們兩人一路都在互相攻擊著,故意沒有提關於齊蓓燕受重傷的事情,一直到他們落腳的旅館——是的,沒錯,就是一個旅館,如果叫他酒店簡直侮辱了這倆字。

就是那種非常簡陋的小旅館,房間里也沒有空調,也沒有暖氣,能有沐浴的地方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而且非常的小,也就只有二十平的樣子。

紀涵給白紫菱安排好了住處后,吩咐道:「你就住在這裡吧,明天開始就要跟著劇組一起了,到時候開始拍你的戲份。」

「好的紀導演,我會提前做好準備的。」白紫菱笑得很是無害,看上去讓人能夠放下所有的戒備。

紀涵心想,這樣的樣貌,這樣的氣質的確非常適合混娛樂圈。

因為不是特別的美艷,沒有特別出眾的美貌,所以不會招來太多嫉妒的黑粉,再加上她這張清純無害的臉,看上去讓人非常舒服的隨和氣質,應該會為她贏得許多宅男跟不諳世事的小女生的粉絲吧。

這樣的人如果捧的好,大紅絕對不是問題。

他在心中不由得默默地鄙視簡少城,果然是個奸商,只要賺錢就好,竟然把自己的情人都推入娛樂圈為他賣命啊!

紀涵又說了一句:「多看看劇本,把台詞背的爛熟於心,才不會在緊張的時候忘詞。」

「嗯,多謝導演的指點,我一定會努力的。」白紫菱真誠地說道。

「那麼我們先走了,不打擾你休息了。」

紀涵說著,帶著簡少城跟韓一諾從白紫菱的房裡走了出來,順手帶上門。

站在走廊里,紀涵有些懶洋洋地靠著牆,對簡少城說:「喏,簡大少爺,這裡的艱苦條件你也看到了,這樣差勁的簡陋旅店,應該是入不了你的法眼的吧?」

簡少城果然皺了皺眉:「難道你們整個劇組都住在這裡?」

紀涵聳聳肩:「不然呢?難道這方圓十里之內,你還能找到第二個大一點的旅店?」

「真是可憐,難道我也要住在這裡嗎?」簡少城問道。

「如果你得留在這裡的話,就必須跟我們一樣啊,就算我想給你包個五星級酒店,也心有餘而力不足。」紀涵有些幸災樂禍地看著簡少城,似乎想看他抓狂的樣子。

他是有些潔癖的,而且特別認床,就連車都不喜歡開別人的,更不用說是睡這麼簡陋的旅店了。 簡少城皺了皺眉,無奈地說道:「好吧,先帶我去給我準備好的房間,把東西放下再說,趕緊談正事。」

紀涵笑了出來:「好了,走吧,看把你給嚇得,放心就是了,你的住宿條件不會跟一般演員那麼艱苦的。」

說著,就帶他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門前,他揚了揚頭:「就是這裡。」

打開房門后,看著裡面寬敞的空間,跟白紫菱住的那個房間比起來,這裡面的裝修什麼的簡直可以算是豪華了。

簡少城有些疑惑地挑挑眉:「這裡怎麼……」

紀涵笑了起來:「你一定是在疑惑,這裡為什麼看上去還不錯的樣子對吧?」

簡少城聳聳肩,不置可否。

紀涵繼續解釋道:「是這樣的,你要堅信,就算是再惡劣的環境,再簡陋的旅店,也是存在VIP房間這個東西的,所以這個破地方一共有四個VIP房間,我一個,男女主演一人一個,還剩下一個就給你留著了,怎麼樣,夠意思吧?」

這VIP房間里不僅有液晶大電視,竟然還有空調呢,而且床看起來也又大又柔軟,整個房間都寬敞明亮,比剛剛看到白紫菱住的那個,不知道高檔了多少。

也許是因為跟之前的對比了,分外覺得這個的難得,所以簡少城也不再挑剔什麼,他說:「真是太感動了。」

然後,他帶著韓一諾進了房間后,對她說道:「你先在這裡洗個澡,累了的話就直接休息吧,如果不累就看會兒電視,我去跟紀導演談點事情。」

韓一諾點頭:「好。」

關上門后,簡少城跟紀涵到了他的房間中,紀涵有些好笑地說:「你怎麼還把太太一起帶過來了呢?我還以為你只會帶著你的小情人,所以都沒有給她準備住的地方,如果苦了她,你可別心疼。」

簡少城皺皺眉:「我有什麼好心疼的?」

紀涵被他不冷不熱的態度給弄得有些發懵了,他說:「咦?難道你不喜歡白紫菱了嗎?怎麼變化這麼大?」

簡少城挑眉:「我說過我喜歡白紫菱嗎?都是你在腦補的好嗎?」

「那你讀書的時候,還對她愛得死去活來呢,現在又不承認了。」紀涵有些頭痛地說,「那現在你們兩人一直在傳的緋聞又是怎麼回事?別告訴那是錯覺,也別說那只是白紫菱的炒作。」

「就是你看到的那樣。」簡少城有些不耐煩的說,「說正事,別再八卦我的私生活,煩不煩啊。」

紀涵撇撇嘴:「小氣鬼。」

然後,他也收斂起了有些玩世不恭的態度,非常認真地說道:「這件事情真的是另有隱情,那天晚上聽說不僅僅是齊蓓燕跟秦威連兩人偷偷跑齣劇組的,還有另外兩個人。」

「還有誰?」簡少城有些感興趣的問道。

「一個就是大名鼎鼎的蕭然,而另外一個,是個新人,之前沒怎麼聽說過。」在說著的時候,紀涵腦海中突然劃過一張美的有些讓人驚心動魄的臉,還有那雙格外引人注意的眼睛。 他繼續說:「那個新人叫顧粲然,這是她第一次拍戲。」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那天晚上他們三人是坐一輛車出去的,是齊蓓燕去忽悠蕭然一起去,然而那時候蕭然正在教顧粲然演戲,於是齊蓓燕就想辦法把他們兩人一起連哄帶騙的拉出去了。」

「然後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衝突,或是齊蓓燕本來就打定主意要針對蕭然的,就在他們吃飯的時候,偷偷給蕭然水裡放了東西,結果被那個新人顧粲然發現了,不動聲色地提醒了蕭然後,這才避過一劫。」紀涵有些感慨道,「不然今天的頭條,恐怕不僅僅是齊蓓燕重傷了,還有蕭然身敗名裂……」

簡少城皺皺眉:「所以說,齊蓓燕還是沒有放下心結,依然想針對蕭然,結果沒有成功,反而在路上出了事?」

紀涵點點頭:「沒錯,而且後來蕭然自己經過調查,拿出了很多證據,都是之前齊蓓燕想陷害她的東西,沒想到劇組裡竟會有這樣動機不純的女星,如果她不是你的人,我想……」

紀涵嘆了口氣:「反正現在齊蓓燕也在醫院躺著了,而她陷害蕭然的證據,也在蕭然的手裡握著,她隨時都可能會去起訴齊蓓燕,你看這個該怎麼處理?」

簡少城說:「反正齊蓓燕已經重傷了,不可能再繼續演你的戲了,我會把她從當地的醫院轉回盛都去,她這樣的女人的確可惡,可是現在還不是要徹底擊垮她的時候。」

簡少城頓了頓,低聲說道:「齊蓓燕,現在還有用處。」

「好,我就知道你對這個小明星不一般,所以才壓著這件事,先把你叫過來了。」紀涵說,「可是這件事也不是我說了算,現在證據都在蕭然手上呢,你得想辦法說服她,別讓她告齊蓓燕才是真的。」

「她現在睡了沒有?」簡少城問道。

「你還真是個急性子。」紀涵搖搖頭,把蕭然的房門號告訴了簡少城,讓他自己過去找她談談吧。

簡少城從紀涵那走出來后,就直接往蕭然的房間走去,好在VIP的房間都在一層樓上,比較好找。

他站在房門外,輕輕地敲了敲門。

過了一會兒,門就被打開了,一張完全陌生的臉從門後面露出來,看到簡少城后,她有些疑惑地輕輕蹙了蹙眉頭,似乎有些疑惑似的。

而簡少城也有些愣住了。

面前的這個人,擁有一張絕美的臉,他雖然在娛樂公司里,一直以來就看慣了各種各樣的美人,也以為自己不會對什麼人的容貌驚訝。

然而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他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底發出了一聲驚嘆聲。

他真的從未見過如此美貌的女子。

不,不能說她容貌傾國傾城,主要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質,雖然經過她刻意地遮掩,可是卻瞞不過簡少城的眼睛,他一眼就可以透過她的偽裝,看出屬於她的那種氣場。

有些眼熟,可是又那麼陌生。

簡少城皺了皺眉,然後對著面前完全陌生的年輕女孩說道:「我想找蕭然,她在不在?」 說著,簡少城又轉頭看了看門上的門牌號,說道:「我沒有走錯門吧?」

那個美麗的女孩子輕輕的笑了笑,她說:「您就是星宇的少東家簡少吧?我認識您,進來坐吧,蕭然姐去洗澡了,很快就出來。」

看簡少城有些疑惑地看著自己,她又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介紹道:「簡少好,我叫顧粲然,姓顧的顧,粲然一笑的粲然,是有幸被紀涵導演選中演一個配角的新人。」

簡少城點點頭:「名字不錯,紀涵導演很有眼光。」

「多謝簡少誇獎。」顧粲然很是隨意的笑了笑。

可是就是這樣很平常的一個動作,簡少城卻覺得這個女孩做起來格外的有味道,出於職業的敏銳,他多打量了顧粲然幾眼。

真的是太完美的一張臉,而且長得漂亮氣質又絕佳的人,真的不多見,最主要的是她笑起來特別的標準,就是那種天後影后都喜歡用的標準的笑容,不會牽扯太多的面部肌肉,不容易長出皺紋。

顧粲然去給他泡了一杯茶,然後坐在離他不遠處的地方,也不多說話,只是微微笑著。

簡少城對她很有興趣,因為蕭然還沒有出來,所以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這個漂亮的新人身上。

過了一陣子,他問道:「顧粲然是吧?你是哪個娛樂公司的人?」

顧粲然雙手一攤,笑著說道:「我只是一個新人,還在讀大學的,怎麼可能會有娛樂公司?只是一個非常巧合的機緣,才能進來劇組,跟著紀涵導演拍戲。」

簡少城點了點頭,心中卻有一個打算。

他不是喜歡磨磨蹭蹭的人,看到他覺得有價值的東西,就想迅速的掌控起來。

於是簡少城毫不猶豫地向她拋出了橄欖枝:「既然沒有簽公司的話,不知道顧小姐有沒有興趣跟我們星宇合作呢?加入星宇可以嗎?」

顧粲然先是一愣,很快就笑了笑,似乎是有些驚喜地說道:「簡少說的是真的嗎?真的可以加入星宇?我真的可以簽約?」

簡少城點點頭:「自然是真的,我像是那種隨意開玩笑的人嗎?」

「那太好了!太好了!多謝簡少!」顧粲然表現的非常興奮。

可是簡少城卻敏銳地注意到,雖然她的臉上的表情非常開心,像是被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中了一般,可是她的眼底,卻依然是一片平靜。

她只是表現的如此開心而已,心中可能並不是這樣想的,她是在演戲。

不過簡少城也沒有想太多,他閱人無數,很輕易地就判斷出這個女孩子雖然有些複雜,但是絕對沒有惡意,所以也不想去計較什麼。

簡少城繼續說道:「拿著,這個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聯繫方式,等我回星宇后,會找人跟你簽約,然後給你安排經紀人。」

然後,他又補充了一句:「你的條件非常好,可是現在這個時代,外在條件好的人多的是,必須得有點真本事,才能在這個圈子裡立足。」 顧粲然垂下了眼睛,在簡少城注意不到的地方,用力地握了握拳,然後聲音很輕很輕地說道:「多謝簡少的提醒,這些我都懂,我一定會努力,不會讓您失望的。」

這時候,洗完澡穿好衣服的蕭然從裡面出來了。

顯然她在裡面也聽到外面來客人了,所以把頭髮也吹好,整理好自己的儀錶才出來的。

看到簡少城后,她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訝,不過又有些瞭然了。

蕭然說:「幸好今晚粲然在我這裡玩,不然簡少過來,我都可能聽不到,萬一不給您開門,讓您誤會就糟了。」

簡少城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倒是顧粲然站起身來,沖著他們兩人微微一笑,然後非常禮貌地說道:「既然蕭然姐出來了,那你聊吧,我就不打擾了。」

說著,她對蕭然擺了擺手,然後走出門去,把門關好。

蕭然走到簡少城的對面,優雅地坐了下來,她揚起下巴,對簡少城笑了笑:「簡少,真是好久不見。」

自從她從星宇跳槽離開后,就沒有再見過這位大少爺了,今日一見,果然還是入從前一樣的冷酷與帥氣。

她繼續說道:「簡少今天來,是為了齊蓓燕的事情吧?」

簡少城笑了:「既然蕭然小姐都已經清楚了,那我也不再賣關子,我就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

「但是你憑什麼認為,我可以放棄這個打擊齊蓓燕的機會呢?」蕭然淡定地說道,「你要知道,是她想害我的,為什麼我不能告她?」

簡少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那目光波瀾不驚,可是卻彷彿可以洞悉一切一般。

他就是扔給蕭然那麼一個平淡如水的眼神,就讓她心中不由得輕輕一震。

簡少城低聲說:「蕭然小姐恐怕也不像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清白吧?雖然現在還沒有確切的證據,可是我卻早已經知道,齊蓓燕他們出車禍的事情,跟蕭然你也逃不開關係吧?」

果然蕭然臉色輕輕一變,但是很快就恢復如初,她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明明是她自己心虛,在回去的時候開車出了事,你想賴到我身上?」

「是不是污衊,蕭然小姐肯定比誰都清楚。」簡少城說,「話不多說,點到為止,如果你想告她,那隨意,不過你應該不介意我找偵探來徹底地調查那場事故吧?」

蕭然面上依然很鎮定,但是心中卻亂如麻起來。

沒錯,雖然齊蓓燕出車禍的事情,不是她直接害的,但是的確跟她是逃不開關係的?

可是她本來只是想給齊蓓燕那個不識好歹的小丫頭一個教訓,沒想到,竟然會出那麼大的事情,險些丟掉兩個人的性命。

如果不是知情人的話,肯定不可能知道的這麼清楚,就算是去調查,也未必會真的查出跟她有關的東西……

可是,她心中還是會有些不安。

見蕭然不肯說話,簡少城又說道:「如果這個還不夠的話,那麼你說,我要不要讓段清凡發一個有趣的微信截圖到微博上去呢?」 蕭然皺了皺眉,有些懷疑地看著簡少城,試探著說道:「我不明白你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簡少城淡淡的笑了一下:「大名鼎鼎的小影后蕭然,對影帝段清凡芳心暗許,表白數次都被婉拒,不知道這個能不能上明天的頭條呢。」

「你是怎麼知道的?」蕭然緊張起來。

當初她對段清凡表白的時候,只有他們兩人在,而且被段清凡委婉拒絕了,說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短時間不想考慮交女朋友。

默默喜歡段清凡許久的蕭然只能失望而退。

後來一次飯局,蕭然喝了點酒,有點微微的醉了,因為酒精壯膽,在飯後只剩下他們兩人時,她又裝糊塗地跟他表白了一次,可是得到的依然是段清凡的委婉拒絕……

原本她以為,這件事除了他們兩個當事人之外,不會有第二個人再知道了,可是沒想到今天竟然會被簡少城拿出來說。

蕭然有些警惕地看了一眼簡少城:「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簡少城優雅地雙手一攤,用一種大家都明白地眼神看了一眼蕭然:「作為一名優秀的藝人,我還以為蕭然小姐應該會很明白,藝人在感情方面是沒有自由的,公司對你們的動向都清楚的很,尤其是你們這些當紅藝人。」

「你……就算這樣,你又有什麼自信覺得段清凡一定會聽你的,在微博上發那些?再說了,你有什麼證據?你們大可以去發,我可以說都是污衊。」

簡少城不急不緩地說道:「如果有監控不小心拍下來的視頻呢?那也算是污衊嗎?」

「你!」蕭然對他怒目而視:「你到底想幹什麼?」

「不想幹什麼,只是想讓你看著齊蓓燕已經重傷的面子上,就不要把她想害你的事情抖出來了,就算是扯平了,如何?」簡少城說道,「你在他們回來的時候動的手腳,以及之前跟段清凡表白的事情,全部一筆勾銷,你不覺得很合算?」

蕭然自嘲地笑了笑:「你為什麼這麼針對我?難道是因為當初我單方面跟星宇解約,跳槽到別處去了嗎?」

簡少城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有些淡然地說道:「不可否認,蕭然小姐你真的很優秀,但是你也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我公司里那麼多女星,還不至於跟你一個小明星過不去。」

「我這麼做,當然是為了保齊蓓燕,在她身上也投入了不少功夫,不想就這樣打水漂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