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劉正看到方成走上前兩步,頓時手臂青筋暴起,面紅耳赤地吼了起來。激動之下,張芸的脖子被他劃出一道淺淺的口子,紅色的鮮血順著張芸白皙的脖頸流淌下來。

張芸口中發出嗚嗚的叫喊,只是嘴被封住,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方成聞言,立即停下腳步。

五米。

方成再次默默估算了一下雙方的距離。

「別激動。」方成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威脅。「咱們可以好好談談么?」

「今天老子認栽,放了老子。」劉正嘴上雖在求饒,但是眼神中一點也沒放鬆警惕,手臂依舊綳得緊緊的,匕首隨時都能劃下去。

「我能問問是誰要找我麻煩么?」方成既沒答應劉成,也沒拒絕,而是問起了幕後黑手,其實方成早就猜到是誰,只是想方設法分散劉成的注意力罷了。

「李明輝,是李明輝讓我乾的,他說事成后,給我五十萬。」聽到方成問起幕後黑手,劉成心中微微放鬆下來。

「好,我答應你,你先把她放了。」方成指著張芸道。

「你特么當我傻B啊!」聽到這話,劉正又激動起來,匕首又扣緊了張芸的脖子,「放了她,你會放了我?」

「那你想怎樣?」方成緩緩開口。

「放我兩個上車,就我和她。」劉正神色緊張,雙手不住的顫抖,「只要老子安全了,立馬放了她。」

劉正是真的怕了,心中打定主意,只要安全了,立馬放了這個女人,離這個殺神遠遠的。

「不行,我怎麼相信你?」方成又刺激了他一句。

「那你到底想怎樣?啊?」劉正整個身子劇烈顫抖,面色赤紅,「你特么想怎樣?」

「你別激動,」方成又舉起手,輕聲道,「我答應你。」

聽了這話,劉正心中一松,手臂鬆弛下來。

機會!

方成眼眸一亮,右腳猛地一蹬地,整個身子像離弦的勁矢,直接彪射出去。

劉正只覺得眼前一花,接著右臂就「咔擦」一聲,被方成的怪力扯斷。

TFboys之少爺駕到 方成右手扭斷劉正手臂,左手如鐵鉗一般鉗住劉正的脖子,直接一把將他按倒在地。

「哐當!」

直到劉正被按倒在地,才傳來匕首掉在水泥地上的聲音。

「啊!」

一聲竭斯底里的慘叫刺破了夜空。

……

方成扶起癱軟在地的張芸,看著她髒兮兮布滿淚痕的小臉。

「你沒事吧?」方成撕開張芸嘴上的膠布,輕聲道,「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張芸搖搖頭,豆大的淚水流了下來。

「你先等會兒。」方成等到張芸情緒穩定一點,看向了躺在地上打滾的劉正。

劉正的右臂硬生生被方成折成了九十度,劉正平時自問也算個能忍之人,但是這種斷臂的痛苦,還是折磨的他不斷慘叫。

方成看著滿地的狼藉,沉思片刻,走到了麵包車的後備箱。

方成輕輕一抬。

後備箱鎖住了。

接著,方成右臂肌肉緊繃,猛地向上一提。

「咔!」

後備箱的鎖直接被方成的怪力崩斷了。

劉正滿臉冷汗的躺在地上,看到方成將後備箱的鎖給崩斷了,嚇得一哆嗦,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劉正心中充滿悔意。

方成暴力打開後備箱,看到後備箱的各種工具,有膠布,黑色的頭套,鐵棍和綁人用的尼龍繩。

這群混蛋,準備的倒是很齊全,方成冷哼。

方成準備將他們一個個先捆起來,等將張芸送回去再作打算。

方成拿著繩子,走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黑衣漢子身邊,準備將他綁起來。

「還特么綁個屁,」劉正忍著劇痛,「早特么死了。」

聞言,方成一驚,趕緊走近摸了摸他的鼻息和脖子上的動脈。

死了。

方成挨個摸了鼻息,全都死了,方成劇震,心裡莫名的發慌。

似乎知道自己下場的劉正破罐子破摔,開口笑道:「七條人命,爺爺我在底下等著你。」

說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方成走了過去,在他面前蹲下。

看到方成在自己面前蹲下,劉正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鴨子一般,嚇得不敢動彈,儘管知道自己的下場,但真當方成這個殺神站在他面前時,他仍舊止不住心中顫抖。

「想活么?」方成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

「你真願意放了我?」劉正一時間有些摸不準方成的意思。

「想活么?」方成又重複了一句。

「想。」劉正像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溺水者,面露猙獰,「要我做什麼?」

他倒是不傻,知道方成必有所求。

「想辦法,約李明輝出來。」方成冷冷的開口。

劉成聽了這話,瞬間知道方成的意思,這是個瘋子,劉正心中給方成打上一個標籤。

正常人殺了六個人,肯定想著如何善後,如何跑路,方成居然還要幹掉幕後黑手,自己怎麼招惹上這麼一個瘋子。

若是當初自己知道對象是這樣的,別說五十萬,就是再加一百倍,他也不願意接手。

「成,」劉正點點頭同意了,「現在么?」

方成看了不遠處的張芸一眼,輕聲道:「等一會。」

……

張芸聽到劉正的大喊后,已經嚇得不知所措,死人了,而且死了六個。

怎麼辦?

這種案子,發生在魔都,簡直就是震驚全國的大案。

不管方成是出於什麼目的,最終恐怕都難逃法網。

自己呢?眼真真看著方成坐牢么?不,不行。但自己又能做什麼?

張芸腦袋一片混亂。

方成走過來,輕輕捧住張芸的腦袋,開口道:「記住,今晚你哪裡都沒去過,和我分開后,你直接回家睡覺了,你什麼都不知道。」

「那要是警察……」

美漫之BOOS入侵 「噓!」方成將食指豎在嘴上,「其他的,都交給我。」

看著方成堅定又溫和的目光,不知為何,張芸突然覺得一片心安。

……

方成將劉正綁好扔進破舊大眾的後備箱,開著車,將張芸送回了小區。

看著張芸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中,方成一踩油門,重新將車開回了中星工廠。

「啪!」

方成打開後備箱。

「出來吧。」方成抽出一根煙,點著了。

後備箱中,劉正強忍著疼痛,慢慢挪了出來,整個過程,方成臉上一絲變化也看不見。

「打電話吧。」方成拿出劉正的手機,遞給他。

劉正伸過手,準備接過自己的手機,滿眼苦澀。

「記住,能約出來李明輝,我放你走,約不出來……」方成遞給劉正手機的手停頓一下,抽了口煙。

「放心,就算為了我自己的小命,我也一定約他出來。」劉正趕忙保證。

聽了這話,方成微不可見的點點頭,將手機扔給他。

劉正一隻手臂垂著用不上力,一隻手手忙腳亂的接過手機。

「嘟!」「嘟!」「嘟!」

電話響了三聲,沒人接,劉正的心微微提了起來。

此刻。

電話對面。

李明輝正瞞著自己懷孕的妻子,在自己包養的情婦家中。

「這麼晚了?誰啊?」

一個披著暴露情趣內衣的年輕女子揉了揉眼,嘴中嘟囔著。

李明輝揉了揉有些頭痛的肥臉,不耐煩的拿起了手機。

李明輝拿過手機,定睛一看,頓時心中一個激靈,睡意全無。

「喂。」

李明輝接起了電話,聲音低沉。

「李總,你要弟兄們辦的事辦完了,」電話對面,劉正心中大鬆一口氣,總算接通了,「不知道您的尾款什麼時候到賬?」

「照片呢,發過來看看。」李明輝顯然不會相信劉正的一面之詞。

「李總先別急,」劉正是干這行的老手,知道怎麼吊住一個人的胃口。

「我們在抓住這個小子時,還抓住了一個女的,叫張芸。」劉正笑了笑,「李總認識么?」

「張芸!」李明輝的語調頓時提高了三分。

「老公,幹嘛啊?」旁邊的年輕情婦不滿的撅著嘴。

「你先睡!」李明輝捂住手機,呵斥一聲,掀開空調被,起身下了床。

「怎麼,李總,這個娘們你認識?」劉正在對面發出有恃無恐的聲音。

「老劉,這個是我的女人,你想要多少?」李明輝有個習慣,自己看上的女人,絕不會輕易罷手。

「李總,想要這個女人,帶一百萬到中星工廠,對了,那小子也在,你正好可以看看他的慘樣,省的發照片了。」劉正說起謊來,滴水不漏。

「好。」李明輝答應一聲,絲毫沒有懷疑劉正已經被方成策反,想來也是,一個普通人,如何能對付一個經驗老道的作案團伙。 李明輝匆匆收拾完,穿戴整齊后,開車出了門。

一個小時后,李明輝開著自己的奧迪Q7,停在了中星工廠。

此刻,已經是凌晨。

李明輝打開車門,一頭鑽了出來。

此時,劉正正站在廢棄廠房的大門前,旁邊是他們的兩輛破車。

「人呢?」李明輝看向劉正,只見他垂著右手,滿臉大汗。

李明輝微微皺起眉,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顯然,他察覺得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這下人都到齊了。」方成從黑暗處緩步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方成!」

李明輝大叫一聲,哪裡還不知道,這是個陷阱。

「劉正,為什麼?」李明輝肥胖的身子汗流不止,「那小子給了你多少錢,我給你兩倍,不,三倍。」

「呸!」

劉正一口痰吐在李明輝臉上,左手托住右臂,儘管疼的滿臉大汗,仍舊氣的衝上來給了李明輝一腳。

可憐李明輝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哪裡是悍匪劉正的對手,當即被踹翻在地。

將李明輝踹倒在地后,似乎也牽扯到自己的右手,疼的劉正一陣齜牙咧嘴。

「艹,你個傻B!傻B!」儘管自己疼的都快無法呼吸,劉正還是不解氣的狠狠地踩了李明輝兩腳。

「啊!別打了,別打了,我給你錢,我給你錢!」李明輝大叫著求饒。

踩了幾腳,劉正似乎也累了,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

「夠了!」方成看到劉正不停的踩著李明輝沒完,開口呵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