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人一旦長大了,就難免會被喧囂的世俗干擾,金錢、名利、誘惑等等接踵而來,那時候的愛情遠遠沒有青春期時的單純!

所以,對於學校所謂的不準早戀,天哥一向都是嗤之以鼻的。

芸姐笑著拍了他一下,兩人緊緊相擁了片刻,沒再多說。

一個小時后,陳天出現在天龍雇傭兵基地中,在他面前的不僅僅有眾多天龍雇傭兵,更有蒼狼、肥龍、槍王、刺客等人。

這一次要對付的是西伯利亞訓練營,即便是陳天也不敢託大。除了讓白沐晨留守蘇杭外,他幾乎把自己身邊的高端戰力,全都聚集了起來,一併帶走。

「兄弟們,這將是一場惡戰!」陳天開口,第一句話就說出了這次任務的嚴峻,猶如在眾人心頭壓了一座山,沉甸甸的讓人喘不過去!

眾多天龍雇傭兵沒有說話,鴉雀無聲。但從他們那挺得筆直的脊樑,渾身滾滾升騰的戰意,陳天便看出他們的回答。

「老規矩,想留下的,我不會怪你們。想去戰的,我也不會虧待你們!五分鐘考慮時間,然後出發!」

多餘的廢話陳天並沒有多說,這已經不是天龍雇傭兵第一次出任務了,那些激勵的話語,有時藏在心裡比說出來更能令他們振奮。

五分鐘時間,眨眼即到。陳天再次面對眼前的這群人,大手一揮冷冷下令:「出發!」

與此同時,在金三角的密林中。

一群身穿迷彩服的漢子同樣集結在了一起,他們臉上有的還塗抹著偽裝用的水彩,身上的衣服有泥濘,有雜草,也有濕漉漉還在滴水的……可以看出,他們正在進行日常的叢林模擬對戰訓練。

「天哥來命令了,這次咱們要玩個大的。在這鳥地方憋了這麼久,終於能出去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場了!給你們十五分鐘換裝整理的時間,十五分鐘后出發!」數百名漢子的面前,一人開口道。

此人名叫池海峰,是天龍雇傭兵金三角訓練基地的負責人!他曾是一名特種軍人,退役后就被陳天聘請了過來。他不但在教人方面有著出色的成績,就連他自身也擁有不一般的功夫。

據說曾經他在服役的時候,在他的指揮下,曾以一個十人小隊,在叢林里,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生生耗光了敵人一百多人的追擊。

以一敵十,而且是在沒有彈藥,沒有補給,更沒有援軍的情況下,他做到了!他是一個人才,不可多得的人才,尤其是在叢林戰方面,有時候他的想法,即便連陳天聽了都覺得天衣無縫。

天時、地利、人和,這是一個懂得利用一切條件的傢伙!

反守為攻,這個詞並不僅僅只是說說那麼簡單!

事實上就在陳天決定出擊的那一剎那,從蘇杭到金三角、再到蘇聯等等地方,全都行動了起來。

蘇聯,莫斯科克格勃總部。

「我要的情報查到了沒有。」索菲婭站在一群情報工作人員的面前,俏臉嚴肅。

一群工作人員忙忙碌碌的折騰著,為了索菲婭的情報,他們已經將近兩天沒有合眼了!時間緊急,只能這般熬命。

「隊長,西伯利亞訓練營原有的地址咱們在就有,可是我已經調過去衛星盯著那地方很久了,一直都沒有什麼動靜。而且你知道,那裡是原始森林,植被茂密,咱們的衛星在那裡,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一名克格勃情報人員道。

「那就再查!」索菲婭冷冷說。 一群工作人員無奈,繼續忙碌。而索菲婭在交代了一句之後,已經是整裝待發。

「通知外勤小組,十五分鐘後集合!」

同在蘇聯,另一處地方。

黑珍蛛盯著眼前的一百多張面孔,他們之中有M國人、蘇聯人、華夏人、非洲人等等等等。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他們有著不同的膚色,甚至在幾十年前,哪怕是現在,他們中有些人的國家還在保持著敵對關係。但在這裡,他們是兄弟,是在槍林彈雨中,可以放心的把後背交給彼此的兄弟!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魅影!

他們曾經輝煌過也高傲過!他們雖然曾被藍光雇傭兵團打的傷亡慘重,但現在的他們依舊不差。

他們屬於戰鬥,他們屬於廝殺!

「出發!」黑珍蛛冷冷下令,而她本人亦是全副武裝!

M國,洛克菲莊園。

卡琪兒坐在曾經她祖母坐過的地方,一隻玉手不自覺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腹,臉上洋溢著一抹幸福的笑容。

「寶寶,你爸爸又要去打架了呢,你可一定要保佑他平安無恙。以後等你出生了,就讓他幫你取一個華夏名字,唔……叫什麼好呢?」

是的,卡琪兒懷孕了!距離她與陳天分開,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而這個月……她並有來月事。於是她去醫院一查,果然懷孕了!

這是她一直想要的結果,她要懷上陳天的孩子,懷上一個能寄託她相思,能幫她撐起以後的洛克菲家族的孩子。

當初她不顧身體,吃下了提前催生卵子的藥物,她為了什麼?為的不就是這一刻。

「寶寶,媽媽還沒有把你的消息告訴你爸爸哦。等你出生了,我再把你抱到她面前,他是會不會很驚喜呢?不過聽說那個芸姐也懷孕了呢,本來媽媽想著這輩子既然做不了他的大老婆,就讓你做他的大兒子吧,沒想到還是被那個芸姐提前了一步。」

「哼,芸姐是華夏的皇后,那媽媽也不能虧了弱了她,雖然咱們不會涉足M國的地下世界。但在經濟上,媽媽也要做M國的皇后!」

卡琪兒幸福的自言自語了一陣,然後臉色一變開口道:「來人!」

門外,立刻衝進來了兩個保鏢!這是卡琪兒的心腹,否則也不會貼身守在卡琪兒的門外!身為曾經的「暗騎士」,如果說卡琪兒手下沒一兩個心腹,那才是扯淡!

「時刻監視藍光雇傭兵團的動向,絕不能讓他們踏進蘇聯一步。還有,幫我約一下這幾個家族,就說我有生意上的事要與他們談!」卡琪兒說。

兩個保安立刻去安排了,而卡琪兒讓他們聯繫的家族,無一不是在M國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其中就連布希家族都在名單上!

一方出擊,八方雷動!戰鬥還沒有打響,但是調兵遣將的風波就已經席捲了不少國家,可以說是全球。這註定了是一場血戰,惡戰。雙方之間除了最強的火力對決,根本不會再有第二個解決的辦法。

蘇聯、北亞地區。

烏拉爾山脈,東迄太平洋,北臨北冰洋,西南抵哈薩克中北部的山地,南與華夏青州接壤。

這是一片遼闊的疆域,而西伯利亞就是這片疆域中的地帶。

西伯利亞,這個名稱來自突厥語,意味「寧靜的土地」,而在華夏古時候的地圖上,這片區域這被稱之為「羅荒野」。

荒涼遍野。

當然,所謂荒涼,只是說人煙稀少。不,更準確的說是這裡根本沒有人居住。這裡不僅地理條件惡劣,就連天氣也異常的寒冷,在其東北部雅庫扎等地,最低氣溫可達零下70度,那是毫無疑問能把活人凍成冰棍的節奏。

而就在這片荒涼的土地上,則有著一片歐洲現存面積最大的原始森林——科米森林。

科米森林總面具約三萬多平方千米,一望無垠,碧色接天甚是遼闊!

曾經,就在這片原始森林裡,出現過一個令全世界都為之震驚的訓練營——西伯利亞訓練營,一個由原蘇聯克格勃特工開闢的世外戰場。

不過那一個訓練營,因為種種原因被各國聯合剿滅,如今其訓練基地也變成了一片廢墟。可是在陳天得到的消息和資料中,在這片原始森林裡,還有一個西伯利亞訓練營的基地。而且就建在那原有的廢墟處。

同樣,那也是他此次一行的任務目標!

想要抹殺西伯利亞訓練營,那絕不是一項可以說到就能做到的事。西伯利亞訓練營就像一隻藏在最深處的洪荒巨獸,它的龐大足以把任何挑釁它的人都一口吞進去吃掉。而目前陳天要做的,就是一點點,一個個斬掉這隻洪荒巨獸的爪子,拔掉它的牙齒。最後再將其一擊必殺。

是以這一仗尤為重要,勝則士氣大振。敗,則傷亡慘重,血氣大傷,數年之內再也難以翻身,甚至還有可能被人趁機活活滅掉!不是有可能,是有很大可能!

只許勝,不許敗!

這是每一個出征將軍都會給自己定下的目標,可惜真正要做到這一點,其中困難可想而知,此時縱然是陳天,也禁不住壓力重重,眉頭緊鎖!

不同的方向,不同的位置,不同的人馬!

一路是陳天所帶領的天龍雇傭兵,一路是由池海峰帶領的另一波天龍雇傭兵,剩下的兩路分別是由索菲婭的克格勃,以及黑珍蛛的魅影!

四路人馬,浩浩蕩蕩近千人,從不同的位置根據手中的坐標,殺進了這片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

原始森林中,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如今是夏末秋初,這裡的溫度雖然依舊寒冷,但卻沒有冬季的冷冽。

這是一個打獵的好時節,也是對陳天他們唯一的一個有利條件了!本來他們就不經常生活在這裡,對於這裡的溫度、環境、氣候都還不適應,雖然他們個個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戰士,可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會生病,不會累倒,不會凍死!

如果是冬季,陳天壓根就不會帶人走到這裡來,因為那跟找死沒什麼區別。或許不等他們找到西伯利亞訓練營的基地,就已經先喪命在這片原始森林之中了!

不過還好,如今的科技發達,最起碼可以保證在這樣的環境里,最低限度的不會迷路。

所謂最低限度,換而言之也還是有一定限度的。縱然有指南針,在這樣的茂密森林中,有時候也根本起不到作用!

據蘇聯科學家研究調查,在這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中,有著目前全世界已知的各種礦物質資源。也就是說,這裡遍地都是礦脈,都有礦石。而指南針最怕的,就是在一個滿地都是礦石的地方,因為礦石會幹擾磁場,磁場會幹擾指南針。

指南針一旦失效,離迷路也就不遠了!

茂密的枝葉遮擋著陽光,即便是在正午時分,這裡依舊光線暗淡,根本等不到夜幕降臨,這裡就會變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除此之外,在這裡不但要時刻小心提防西伯利亞訓練營戰士的偷襲,還有注意野獸的出沒!雖然正常情況下,野獸看見這麼多人就會主動離去,不敢發狂,可少不了碰見那麼一兩隻犯抽的,指不定就會衝出來傻乎乎的攻擊眾人。

有槍,自然也不懼野獸。可子彈是有限的,他們是來遠征的,所有的補給都只有他們身上的那一份,沒有後援。子彈打出去一顆,也就少一顆。在這裡彈藥就是生命,一旦彈盡糧絕,即便是能從西伯利亞訓練營的戰士手中活下來,也不見得能在這片原始森林中活下來。

天威不可逆,大自然永遠是人力所無法抵擋的!

「晚上生火小心點,別把林子點著了!」陳天笑呵呵的坐在一棵大樹下,手裡架著一根香煙,另一隻手中還舉著一塊烤的金黃的鹿腿。

這是他們進入原始森林的第一天,一路走來直到天黑,他們已經遇上了兩隻褐熊,一群黑狼,至於其它的類似松鼠,野兔的小動物更是不少。

壓縮餅乾,壓縮牛肉,他們自然是都帶著的。可是那種為了方便攜帶的便利食品,自然不如現烤的美味,而且他們還沒接觸到西伯利亞訓練營,更不知道還得在這原始森林中呆上多少天,乾糧自然也得省著吃。

「卧槽,我一共就帶了兩瓶酒,你丫能不能少喝點啊。」

「我擦,該我了,該我了!」

「靠,就剩一滴了?」

另一邊,一群天龍雇傭兵圍著烤肉坐著,偶爾一兩個傢伙還能從身上摸出一瓶酒。在這樣的嚴寒地帶,突然有一瓶白酒,自然是極好的。當場就會被人瓜分,別說是什麼下酒菜了,每個人抱著酒瓶都恨不得一口喝光。看那架勢,絕對的感情深厚,正所謂感情深一口悶嘛。人家一瓶都悶了,還不深?

當然,有人吃喝,有人說笑,自然也得有人站崗放哨。還好如今這裡只是原始森林的外圍,距離西伯利亞訓練營的基地還有一段不近的距離,在這裡遇上西伯利亞訓練營戰士的機會也很小,站崗放哨的也能輕鬆一點,偶爾交談兩句,抽根煙解乏等等。

陳天那邊如此,在另外的幾個方向的大批人馬同樣如此。他們已經不是菜鳥了,這種情況下自然知道該怎麼做,怎麼過,怎麼才能最大限度的過下去!

漸漸的夜色降臨,溫度驟冷。除了那些需要站崗換班的,其他人均已早早睡去,他們不知道戰鬥何時會來,隨時保持巔峰的狀態是必不可少的。

夜晚之下,月光透過斑斑斕斕的照射下來,不過微弱的實在可憐。一些白天潛伏晚上出來覓食的野獸,開始踏著月色行動了!

「沙沙沙……」樹葉被踩動的聲音!

「吼!」野獸嘶吼的咆哮。 種種聲音不絕於耳,在這寂靜的夜裡如同一首原始的歌謠,此起彼伏的上演著。

一夜安全,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馬麻利起床,收拾東西,處理好痕迹,填飽了肚子之後,再次出發。浩浩蕩蕩,戰意十足!

這一走,便足足走了三天。三天時間,陳天等人已經進去了這片原始森林的深處,當然所謂的深處,也只是相比於那些邊緣地帶而言。真要與整個原始森林比起來,他們現在還是在外圍,只不過是外圍的裡面而已。

至於森林中心,甚至更深處,那幾乎是沒人能到達的地方。正如同華夏那神秘的神農架一般,雖然一直有傳說在神農架的更深處有野人,但真正走進去查看的卻沒幾個。

是,如今的時代科技是發達了,可有時候大自然的神秘與威力,依舊是不容抵擋的!生命,在大自然面前就如同螻蟻。就好像螻蟻在我們面前,是螻蟻一樣。我們一腳可以踩死數不清的螻蟻,大自然的一次發威,也能滅掉數不清的我們。

所以即便是囂張如西伯利亞訓練營,他們的訓練基地也沒敢太過深入這片原始森林。他們的位置距離陳天等人的位置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總體而言,也只是在原始森林外圍的更深處一點,遠不到中心!

鴛鴦恨:與卿何歡 「還有十公里!」蒼狼攤開地圖,對應了一下他們現在的位置,又看了一下標註著西伯利亞訓練營的坐標,開口道。

十公里,猛一聽還很遙遠。但事實上到了這裡,已經算是非常接近了,從這裡向前肯定已經被布置暗哨,甚至一個不小心,還有可能遇見在外訓練的那些西伯利亞訓練營里的傢伙。

「告訴兄弟們休息,今天晚上就在這兒過夜了,不準生火,不準大聲喧嘩。讓站崗的兄弟時刻注意。」陳天說。

蒼狼點了點頭,「要不要我去前面探查一下?」

陳天搖頭,「你在這裡帶隊,我去偵查!」

「好!」蒼狼爽快答應,然後看了一眼地圖又道:「他們幾路應該也到了吧?」

在這裡完全沒有信號覆蓋,除了自己一方帶著無線信號發射器,可以在短距離內進行無線對講,其它的地方均不能聯絡,自然也聯繫不上索菲婭、黑珍蛛等人。

另外在這裡,包包的高科技也沒了用武之地,就算這裡有信號,他能調動衛星過來偵查,在茂密的樹林中,也很難發現實質性的東西。至於那些有可能隱藏在樹梢下,地底下的暗哨,更是不可能發現。

所以,為了接下來的行動能最大程度的了解敵人,只能派人去前線冒著生命危險偵查。而這也是西伯利亞訓練營能一直呆在這裡,躲避多國圍剿的原因。

高科技不能用,一般的偵察兵到了這裡,說不定連核心基地都進不去,在外圍就會被暗哨發現,根本得不到裡面的情報!

沒有情報,縱然是國家也不敢隨便出兵!兵是國之利器,雖然戰爭就必須要有犧牲,但也不能這麼派人進來送死。

夜色蒙蒙,樹葉婆娑。陳天一個人踏著貓步前行,儘管地面上有著厚厚的一層落葉,哪怕是輕輕踩上去也會發出聲響,可陳天的身法極為輕盈,一路如風一般卷過,即便有聲響,也只是想小動物過路那樣,根本不會引起懷疑!

向前連續突進了兩公里,陳天的速度終於放慢了下來。他已經發現了兩處暗哨,兩處的暗哨均在旁邊的巨大樹杈上,那裡有人的氣息。

陳天身影稍一停頓,並沒有扭頭去看,因為他知道在這樣的環境里,對方又有樹杈枝葉作為偽裝,即便是看過去也不可能發現。這種情況下,唯一可以利用的就只有他那天人境級別的超強感知力。

「先放你們一馬!」陳天心中冷哼,他並不打算滅了這兩個暗哨,如今還沒到行動的時候,暗哨一死必然會打草驚蛇。

悄無聲息的繞過了兩個暗哨,陳天繼續向前奔行。幾分鐘后,又是兩個暗哨被他找了出來,這裡的暗哨最低也都是成對出現,每兩個暗哨之間會形成一股交叉火力,即便是有人躲在樹身後,一個暗哨打不到,另一個暗哨也能打到。

從戰術來講,這是最為嚴密的防守。完全沒有一絲火力漏洞。當然了,在這樣面積遼闊的原始森林中,這樣的暗哨布置也只能說是儘可能的做到完美,畢竟如此大的面積,不可能處處都安排人放哨,那樣一來恐怕西伯利亞訓練營里的人也不用訓練了,都在樹杈上蹲著就是了!

所以,本來沒有漏洞的哨崗,此時因為地理環境的緣故,卻是漏洞百出,而且這漏洞大家都知道,卻偏偏無可奈何。

除了以國家為單位的軍隊,否則沒人能把這片原始森林給守的密不透風!

陳天繼續放過了他們,再次向前前行。半個小時左右,他已經前進了八公里,僅剩下最後兩公里,就到標註著西伯利亞訓練營的位置了!

而一路走來,陳天發現的暗哨已經超過了三十多個人,幾乎每不到一公里就會有一處暗哨。另外除了暗哨,在逼近西伯利亞訓練營位置的五公里處,地上就已經開始有陷阱了!

那些陷阱花樣百出,甚至連地雷都不知道埋了多少顆,如果不是陳天感知力驚人,恐怕這短短的八公里,他就已經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陷阱自然不是為了對付野獸的,人才是最大的威脅。可在這窮鄉僻壤,與世隔絕的地方,有時候幾年來都沒有一個人進來,然而西伯利亞訓練營依舊布置出了那麼多陷阱,並沒有因為他們位置偏僻而放鬆警惕,由此可見他們的防守有多麼嚴密。

而且,陳天僅僅走來這一路,就發現了三十多個暗哨的人,那麼另外幾路呢?其它幾個方向肯定也有。就拿東南西北來說,最起碼每個位置都會有三十多個暗哨!

如此來算,最低限度的估計,單是放哨的就有一百多人了!而這明顯不是全部,據陳天估計,如果全部站崗放哨的人都加起來,這基地的守衛最起碼有三百到五百人。

僅僅站崗放哨就用了三百人,那麼在西伯利亞訓練營里接受訓練的又有多少?一千肯定是會有的,如此眾多的武力,就算是陳天想想都禁不住咂舌。

如果說他不是聯合了索菲婭的克格勃,黑珍蛛的魅影,以及天龍雇傭兵在金三角的分基地,單憑他帶來的那幾百人,根本就不夠人家塞牙的,戳!

心中忍不住感嘆了一番,陳天抬頭看了看兩公裡外的方向,雖然在這茫茫黑夜裡什麼也看不見,但是他依舊決定繼續前行。

沙沙沙……

輾轉騰挪,陳天如同靈活的貓在林中穿梭,腳尖輕踏地面,雖然沒有凌波微步般的絕妙,卻也僅僅只是發出了若不可聞的聲響。

兩公里的距離,在他的速度下眨眼即到,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用去了將近二十分鐘,這才摸到了基地的邊緣!

邊緣中,一群排山倒海的吼聲響徹雲霄,燈火通明的基地映入眼前,隨後陳天眼眸一緊,看向了那個被眾人圍起來的巨大操場!

說是操場,其實就是一片空地,而在空地周圍或站或坐,或是房頂上,站滿了一個個身材彪悍的傢伙,他們叫著罵著,興緻勃勃,眼眸泛著殺機,以及對血腥的無限渴望! 漆黑的夜幕下,基地內卻是燈火通明!

一群體型彪悍,眼冒凶光的傢伙,正圍成一個圓。在他們中間顯然有著一場血腥刺激的廝殺。

陳天藏在暗處,並沒有再繼續向前,透過人群中的縫隙,他倒是可以看到那圓圈中的景象。那是一個赤裸著上身的猛貨!

的確,在這樣的天氣,還敢赤裸著上身,單憑這一點就已經很猛了。不過更讓人吃驚的是,在他的對面站著他的對手,而他的對手不是一個人,是一頭成年的棕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