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莎莉絲特點點頭,一天就在家裡休息了,到了下午,她這才感覺精神好多了。

就在莎莉絲特休息的時候,埃布爾找來了,自然是陸彥告訴埃布爾自己的家。

「部長,你怎麼來了?」莎莉絲特並沒有太熱情,當然也沒有不待見他的意思,一切都順其自然,看看埃布爾到底要幹嘛和自己接近。

「我來看看你,昨晚上實在是我不對,我不該出去打電話,不然你也不會被人下藥了。」埃布爾一臉慚愧的說道。

「部長,我現在不是沒事兒嗎,你也不用自責了,和你一起的兩個朋友,怎麼樣,他們沒事兒吧?」莎莉絲特問道。

「媽的,早就不見蹤影了,我找也沒找到。」埃布爾立刻轉移了話題,說道,「這是我給你買的補樣品,另外還得真誠的跟你道歉,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他們這麼壞,不然吃飯就不叫他們一起去了。」

「沒事兒,我現在好好的,部長,咱們進去說話吧。」莎莉絲特笑著說道。

埃布爾並沒有進去,而是坐在游泳池旁邊的排椅上和莎莉絲特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埃布爾其實也是想確定一下,莎莉絲特是不是對他排斥,以後不會和他有交往了,但結果並不是這樣,這讓埃布爾還是有些希望的。

「行了,我也坐半天了,就不打擾你休息了,回頭我請你吃飯,表示歉意。」埃布爾說道。

「不用這麼麻煩。」莎莉絲特說道,「部長,你慢走哈,我就不送了。」

看安不二開車離去之後莎莉絲特就趕緊給陸彥打電話了。

果然和陸彥猜測的一樣,埃布爾真去看莎莉絲特了。

「行,我一會兒就回去了。」陸彥說完掛斷了電話。

黛西好奇,便問道,「是莎莉絲特打來的,她現在怎麼樣,要不要我們現在去看看她啊?」

「不用吧,怎麼好麻煩總裁啊,莎莉絲特現在已經好了,我還是送你回家吧。」陸彥笑著說道。

「回家不著急,先去你家去看看莎莉絲特吧,我都知道莎莉絲特病了,怎麼能不去看看她呢,這可是我對她的關心呢。」黛西一本正經的說道。

既然黛西要去,陸彥也不能攔著,只要答應下來,「行吧,那現在就去我家,順便在我家了晚飯再送你回來。」

黛西並沒有反對,對於陸彥家的阿姨做的菜,她的評價還是很高的。

很快,來到了陸彥的家,莎莉絲特正在吃水果,看到黛西來了,立刻把手裡的水果放下,貌似自己是這個家裡的外人。

「總裁,你怎麼來了?」莎莉絲特有些意外。

「我聽陸彥說你病了,就來看看你,現在怎麼樣了,好些了嗎?」黛西說著,把買的一些很好的水果遞給莎莉絲特,說道,「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買了些水果。」

「總裁,你太客氣了。」莎莉絲特一臉的尷尬,沒想到黛西會來,都埋怨起陸彥來,不提前告訴自己一生,好歹自己也穿的像樣點。

「沒有,我很喜歡。」莎莉絲特笑著說道。

就這樣,黛西在陸彥的家裡和他們一起吃的晚飯。

臨走的時候,黛西並沒讓陸彥開車送她,而是她自己打車離開的。

「你還是陪著莎莉絲特吧。」黛西說道。

陸彥和莎莉絲特看著黛西離開,這才回去。

「陸彥,總裁來你怎麼不提前和我說聲啊,害的我尷尬了。」莎莉絲特有些不悅的說道。

「事出突然,我也沒多想。」陸彥笑著說道,「黛西又不是男人,你緊張什麼啊。」

「那可不一樣,黛西可是我老闆啊,讓老闆看到我這樣邋遢,她心裡該怎麼想我啊。」莎莉絲特嘟嘟著嘴巴說道。

「黛西不像你想的那樣,她可沒想那麼多,是你想多了。」陸彥笑著說道,「看來你的精神不錯啊,一點都不糊塗,這是真好了。」 還未回去小憩一會,就聽說早朝過後,朱姮楚臉色抑鬱的回府,似乎是朝廷之上,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白溪丸聽著紅女的話,心裡想著今日到底是何時,腦海里自動的翻閱起劇情來。

朱姮楚在原劇情裡面,算是一筆帶過的小角色,她時常得自己琢磨劇情,也養成了一目十行找關鍵詞的習慣紅女看著白溪丸愣神,喊道:「小姐?您可在聽紅女說話?」

白溪丸聞言,頭也不抬的道:「此等大事,為何沒有絲毫風聲?紅女,你莫不是忘記了我交與你的任務?」

紅女見白溪丸臉色嚴肅,雙眸盯著自己的時候,隱含風雨欲來,暴風將至的錯覺,讓紅女有那麼一瞬間,感覺到窒息的危險,嚇得紅女身體一個顫抖,竟直接跪倒在地,大聲又顫抖著道:「小姐所交代之事,紅女焉能敢忘?借紅女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如此,實在是雲王出手始料不及,紅女竟連一絲風聲都未曾察覺,實在是罪該萬死。」

白溪丸也知道紅女有幾斤幾兩,臨時訓練她,實在是有太多不確定的事情,但此時此刻,自己也只能夠相信紅女和朱姮楚給予的那些暗衛,這幾個月自己也會搜尋人才,但時間太少了。

雲王,自然是與母上朱姮楚的親兄弟之一朱姮雲,與母上早已嫌隙已久,兩人明爭暗鬥也有些年頭。

而且雲王不是旁人的母上,而是女主的母上,作者寫出這段來,亦不過是為了給女主增添勢力之時,原主與赤傲炳有些交集,而赤傲炳前期又是女主原主之前喜歡之人,赤傲炳對待女主倒是真心實意,到了後期更是願意為她放棄所有,只能說不愧是女主光環。

這才會被提起。

白溪丸雖然內心不會責怪紅女,但此事事關重大,事關朱姮楚,她無法,更無法想象若是自己出現一絲紕漏,讓家人受到傷害的畫面。

她猛地站起身來,喝道:「紅女,我信任於你,才將如此重要之事交付於你,未曾想到第一次辦事,竟出現如此紕漏,還在是讓本小姐太過失望!」

白溪丸的聲音更是冰冷刺骨,猶如三尺下寒潭,讓紅女嚇的瞪大了雙眼,死命的瞪著地面,聲音更是快要哭了出來:「是紅女有負小姐囑託,紅女罪該萬死,請小姐責罰。」

白溪丸冷眼看著紅女,道:「暗衛,帶走!」

如何懲罰紅女,他們自然知曉,無需自己關心。

紅女,莫要怪我白溪丸心狠手辣,若是交與你之事尚輕,我自然不會大費周章的建立威嚴,更懲罰於你,讓你對待這件事情,不敢有絲毫怠慢。

紅女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無比,因為沒有比任何人更清楚,這件事情自己失職,等待著自己的,是怎樣的地獄。

半天之內,扔進後山之中,若是能夠平安出來,還有杖責三十等刑法等著自己,勢要一天之內,接受刑法至少十種。

當真是可怕至極。

白溪丸見到紅女恐懼的神色,揚起右手示意暗衛停一下,道:「紅女,就這些刑法,若是我朱梓念,必定活著回來,讓所有失望,瞧不起她的人,日後只能夠仰望自己。」

她言盡於此,直接轉身離開了房間,找到了正在正廳里坐著的朱姮楚和風卿涯,風卿涯坐在下首,面色帶著憂愁和擔憂的看著上座的朱姮楚,道:「當真要去?無任何法子了嗎?」

風卿涯臉色蒼白,連語氣都帶著顫抖和害怕,但他還是強制鎮定的不讓自己慌亂起來。

朱姮楚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瞧著風卿涯嚇壞的樣子,頓時心疼的走到他的身旁安慰道:「你莫慌,為妻再想些法子,此次陛下讓我下南荒平亂,九死一生,看樣子云王當真是下了一手好棋,連我都無法推脫。」

風卿涯臉色越發的蒼白,神色更是帶著無助,他只能夠抓緊朱姮楚的衣袖,以獲取支撐力。

心裡卻是明白,再無任何辦法。

聖旨一下,焉能改變?

白溪丸直接走了進去,跪了下來,道:「母上,父妃,女兒可有一法能助母上逃過一劫。」

朱姮楚有些懷疑的看著白溪丸,卻還是讓她起來,這才道:「念兒可有什麼合適的法子?」

風卿涯也是滿臉希翼的抬眼看著白溪丸,希望自己的女兒給一個好辦法,朱姮楚或許會覺得念兒有些不適合在這裡談及朝堂之事,但在風卿涯這幾個月看來,自己的女兒,實則是暗藏不漏之人。

白溪丸見兩人的目光皆看向自己,也不打啞謎,直言道:「女兒認為母上亦不必擔憂,您可聽說過一句話叫做,置死地而後生?」

朱姮楚和風卿涯皆是臉色一變,朱姮楚三步化作兩步來到白溪丸的面前,神色有些意味深長,她道:「念兒,你且細細說來,母上倒是要瞧瞧,母上的女兒,到底有何過人之處。」

風卿涯見朱姮楚咄咄逼人,利用朝堂上的手段對付自己的女兒,這次卻沒有阻止,實在是因為此次事情,他根本無法插手。

倩影隨行 他無能到只能夠看著家人受苦。

白溪丸見朱姮楚神色,就知曉她亦在考慮這個辦法,頓時開口道:「別人皆怕這個南荒,亦是因為那裡流寇,盜賊頗多,為三不管地帶,而南荒勢力皆明智的抱團在一起抵禦外來勢力,實在是一個難咬的骨頭,母上,這話應當不假吧?」

她對於這件事情倒是清楚的很,實在是因為劇情里有詳細的說明女主是如何收復南荒作為自己的勢力,還讓皇上小瞧不了女主。

她不得不說,女主的運氣好的逆天。

朱姮楚聽罷,心裡頗為詫異,未曾料想到,不過短短時間,白溪丸居然能夠得到如此多的信息,她以前可是知曉,女兒對這些事情,可從未有過興趣。

她雙眸認真又帶著冷凝的瞧著白溪丸,道:「母上倒是想要知曉,念兒何時對這些邊疆之事如此的感興趣了?」

這是懷疑自己到底是從哪裡知曉這個消息,畢竟以前的朱梓念可從未學過這些。 「當然了。」莎莉絲特說道,「埃布爾來看我了,還給我買了這麼多的補品呢。」

「看不出埃布爾還這麼大方呢。」陸彥說道,「對這個人你可得隨時小心點,不管他要你幹什麼,你一定要告訴我讓我放心。」

莎莉絲特點點頭,現在她能相信的人只有陸彥了。

「行了,你去休息吧,明天還得去上班呢。」陸彥關心的說道。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雅典娜的家裡。

客廳里有一男一女中年人,正在和老爺子聊天。

他們不是別人,正式福格里拉的父母,自從安德里亞夫婦回來之後,他們這是第一次登門拜訪,而且還買了很多的禮物。

「老爺子,最近身體可好啊?」福格里拉父親微笑著說道。

「好,好得不得了。」老爺子笑著說道。

「怎麼沒見到雅典娜啊,她還沒回家嗎?」福格里拉母親看了看手錶,沒想到雅典娜一個女孩子家的,這麼點了還不回來。

「呵呵,我孫女就是這樣的人,每天晚上都得去健身房裡鍛煉,她母親也陪著去了。」老爺子笑道。

「鍛煉倒是不錯的運動呢。」福格里拉母親笑著說道,「我一直都很喜歡雅典娜,乖巧懂事兒,本來想找她聊聊天的,沒想到她不在家。」

「要不我現在給他們打個電話,讓他們回來?」老爺子說道。

「不用了,別打擾他們了,讓他們玩吧,我們坐一會兒就走。」福格里拉母親笑著說道。

「你們吃水果啊。」安德里亞洗完水果放在桌子上說道。

安德里亞和福格里拉父親在聊天,而他母親只好坐在一旁,覺得很無聊的樣子。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他們夫妻倆才離開。

安德里亞當然知道福格里拉父母來這裡的目的,但他們並沒有說什麼,或許是因為雅典娜沒在家的緣故吧。

「看到沒有,福格里拉都把父母給弄到家裡來了。」老爺子說道,「看樣子他們是想來提親的,見雅典娜和你媳婦不在才沒提。」

安德里亞點點頭,說道,「是啊,我也看出來了,但雅典娜已經不小了,她自己的事兒自己能做主了,我們說了也不算啊。」

「嗯嗯,這個還是得看雅典娜啊,不過福格里拉那孩子也不錯。」老爺子說道。

「是啊,陸彥也好。」安德里亞笑著說道。

爺倆正在說話的時候,布蘭妮微和雅典娜回來了,一進門就看到他們聊的正開心。

「你們在說什麼呢?」布蘭妮微好奇的問道。

「說你們兩個呢,這都幾點了才回來。」安德里亞說道,「剛才福格里拉父母來家裡了,剛走沒多會兒呢。」

「他們怎麼來了,來幹什麼?」布蘭妮微問道。

「當然是來看看我們了,你不在,他們也沒做多久就走了。」安德里亞說道。

「哦哦。」布蘭妮微也沒想太多,然後就去和雅典娜準備洗澡了。

在健身房運動了一個多小時,渾身都流汗了,洗個澡自然是舒服些的。

「你難到就不想想福格里拉來我們家到底幹什麼嗎?」安德里亞提醒道。

「幹什麼?」布蘭妮微正在換衣服,安德里亞走了進去。

「很明顯,他們都是為了女兒來的,福格里拉一直喜歡女兒,要不是你們不在家,他們兩口子早就提及了。」安德里亞說道。

「是因為這件事兒啊,那更不可能了,咱女兒不可能看上他兒子的。」布蘭妮微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怎麼這麼確定啊?」安德里亞問道。

「我女兒我清楚。」布蘭妮微說道,「我要去洗澡了,你不會還跟著去吧。」

「當然不會。」安德里亞這才走開。

福格里拉父母走在路上都對這件事兒有意見。

錦鯉小姐,你好甜! 「我怎麼看安德里亞根本就沒看上咱兒子啊,不然怎麼一句話都沒提呢。」福格里拉母親說道。

「你想多了,咱們不提,他們自然不好意思。」

兩口子一邊走著一邊說著,回到家時,福格里拉特意在等著父母,想要了解一下情況。

「兒子,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去休息啊?」母親一塊福格里拉站在門口,關心的說道。

「爸媽,你們回來了,見到雅典娜了嗎?」福格里拉一臉興奮的問道。

「沒見到雅典娜,倒是見到她爸爸和老爺子了。」

「那你們有沒告訴叔叔我喜歡雅典娜的事兒啊?」福格里拉著急的問道。

「沒有,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說,再說了他也坐不了住啊。」福格里拉母親說道,「這件事兒不著急,你先去休息吧,回頭我一定會和布蘭妮微說的。」

很明顯,福格里拉有些失落,但相信自己有這個信念就一定能成功。

第二天早晨,布蘭妮微這才看到,福格里拉父母昨天晚上拿來了這麼多的禮品,立刻就和丈夫說送回去。

來坐坐幹嘛還買這麼多的東西,即便是說孩子們的事兒,也不用這樣啊。

「你怎麼沒讓他們帶回去呢,這些咱們可不能收啊。」布蘭妮微立刻提議,「現在就給他們送回去。」

「送來的東西,在讓我送回去,這種事兒我可做不來的。」安德里亞表示。

「算了,你不去我去。」布蘭妮微可不想欠誰的,何況都沒答應要女兒做福格里拉的女朋友,收這麼多的禮品的確太不應該了。

「你還真的要去啊?」安德里亞說道,「即使要去,你也不能把他們送來的東西得拿回去,這樣不好,乾脆你重新買幾樣拿著吧,這樣好看些。」

布蘭妮微點點頭,立刻就去忙了。

早晨隨便吃了點早餐之後,布蘭妮微就去超市裡買東西了,她開車直奔去了福格里拉的家。

這是,福格里拉還沒有出門,看到雅典娜母親來了,別提多開心了。

「阿姨,你來了,趕緊進屋吧,我爸媽也在家呢。」福格里拉以為,布蘭妮微是來這裡,是和母親說自己和雅典娜的事兒的。想到這裡,他更加的振奮了。

布蘭妮微點點頭,按著東西就往屋裡走去。

福格里拉父母聽到聲音之後,立刻迎了出來,沒想到布蘭妮微自己一個人來了,還沒了這麼多的東西。

「快進屋說話吧,你怎麼一大早來了,吃飯了嗎?雅典娜呢,她怎麼沒跟著你一起來啊?」福格里拉母親好奇的問道。

「雅典娜還有事兒,所以我就自己來了,回家聽說你們去家裡了,這不我也來看看你們。」布蘭妮微笑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