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何煦,我再去你家玩好不好?」這時候,夏麒麟又跟了上來,問道。

何喬喬看了他身後一眼,問道,「你家人呢?」

夏麒麟的小臉垂了下來,說道,「我爸爸和媽媽吵架了,吵的很兇,可能是把我忘了,也忘了安排傭人來接。」

何喬喬看著這張小臉,微微嘆了口氣,說道,「你爸爸的電話號碼是多少,我幫你打個電話。」

「好,謝謝阿姨。」夏麒麟開心地仰起頭來,說道。

但是,何喬喬打了個電話,對方卻聽都沒聽就掛掉了。

夏麒麟又沮喪地低下了頭。

「上車吧。」何喬喬說道。

「謝謝阿姨,你人真好。」夏麒麟說道。

「夏麒麟,你回家之後,必須和你爸爸媽媽說要準時來接你,要是我媽媽不答應,你就要一個人等在這裡了。」可樂鄭重地交代道。

「嗯,我回去就說,我就說他們不來接我,我就離家出走算了!」夏麒麟想到了威脅的方法。

何喬喬一邊開車,一邊微微搖了搖頭。

如果不能對孩子負責,卻又把他生下來,受苦的始終是孩子。

這個夏麒麟明顯是一個很缺愛的孩子,生活的沒有安全感。

這時候,何喬喬的手機響了,她低頭一看,是何妤萱。

「喂。」她戴上藍牙耳機,接了電話。

「喬喬,我看到我兒子上了你的車,你帶他們兩個去仙樂公園那邊好不好?那裡人少,還有小孩子喜歡玩的和吃的……」何妤萱哀求道。

「我還要回家去。」何喬喬說道。

「拜託你了,喬喬,我怕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從來沒有跟自己的兒子玩過,你明白這種感受嗎?喬喬,算我求你了,我會報答你的,我一定會報答你的。」何妤萱在電話那端哭著說道,聲音都顫抖著。

「好吧,你去那裡等著。」何喬喬身為媽媽,又親眼看到夏麒麟沒人管的樣子,以及何妤萱念子心切,最後答應了何妤萱的請求。

「謝謝,謝謝你,喬喬,謝謝你。」何妤萱感激涕零。

掛了電話,何喬喬對兩個小朋友說道,「我們先不回家,去仙樂公園玩一會再回去吧。」

「仙樂公園?是我們以前去過的那個嗎?」可樂問道。

「對,和威廉舅舅一塊去過的地方。」何喬喬說著,調轉了車頭,往仙樂公園的方向行駛而去。

「我從來沒有去過仙樂公園,那裡好玩嗎?何煦?」夏麒麟好奇地問道。

「好玩,我和媽媽以前喜歡去那裡,因為那裡道路很寬闊,去的人少,不用排隊,很好玩的。」可樂說道。

「太好了,好期待啊。」夏麒麟開心地飛起。

「平時誰帶你出去玩啊?我都是我媽媽陪我去。」可樂問道。

夏麒麟的眼神又黯淡了下來,說道,「傭人,爸爸和媽媽從來沒有帶我一起出去玩過,他們以前只帶我哥哥。」

「你想你媽媽陪你嗎?」何喬喬突然問道。

「想,特別想。」夏麒麟說道。

何妤萱擦去臉上的淚痕,表情漸漸變得兇殘起來。

她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說道,「撞車致死,主動自首,不用判死刑,最多判個十年,兩百萬,你值了,準備好吧。」

掛了電話,她唇角露出一絲笑意來。

「何喬喬,你想結婚,下輩子吧!」

她走到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往仙樂公園走去。

何妤萱已經想好了,先除掉何喬喬這個害她落魄到這種地步的賤人,而接下來就要找夏家要回自己的孩子,帶著孩子出國,去國外開始新生活。

只有何喬喬沒辦法幸福,她的心理才會平衡;又或者,她可以過得比何喬喬好。

到了仙樂公園,她坐在一個樹下的木椅子上等著。

不一會,一輛白色的車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

她將臉上的算計撇去,藏在了心裡,臉上露出了一絲期待的笑容,等車子停下的時候,快步走了過來,打開車門,說道,「來,小朋友們下車了。」

夏麒麟看到這個女人,頓時皺了皺眉,說道,「阿姨,她怎麼來了?她上次還和您吵架呢。」

何妤萱一愣,臉上露出一臉尷尬的表情,說道,「我,我是來帶你們的,怕阿姨一個人帶不過來。」

「那你別帶我,我不喜歡你。」夏麒麟直接拒絕了。

「……」何妤萱手緊緊握著車門,眼底閃過一抹心酸。

「麒麟,不能這麼對大人說話,這位……阿姨一片好心。」何喬喬說道。

「好吧,我聽你的,阿姨。」夏麒麟聽了,說道。

何妤萱心裡湧起一陣複雜的感情,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這麼聽何喬喬的話,呵呵,這是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三個人下了車,何喬喬將車停好了。

兩個孩子一下車就飛快地往公園裡面跑去,活像撒歡的小動物似的。

「門票我已經買好了。」何妤萱說道,聲音有些哽咽,「謝謝你啊喬喬。」

「我也是做媽的人,很能體會你的心情,所以才答應了你。不過,我希望你看在你兒子的份上,不要做不好的事,你也看到了,因果循環,一個人做下的任何事情,都會有一個回報,好的回報,或者是不好的回報。」何喬喬說道。

何妤萱微怔。

「發什麼呆,去吧,小孩子的心思最單純了,你對他好,他會明白的。」何喬喬說道。

「哦,好,好……」何妤萱回過神來,看了何喬喬一眼,一塊跟上了兩個孩子。 兩個孩子玩的很開心,何妤萱一直跟在夏麒麟的身後,給他買吃的,替他拿書包,一直叮囑她小心一點。

夏麒麟剛開始很排斥她,但是慢慢地也沒有那麼排斥了。

這時候,站在另外一邊的何喬喬接了一個電話。

何妤萱眼底一凝,拿著零食的手抖了一下。

過了一會,何喬喬走了過來,說道,「我的車停在外面,有人倒車的時候不小心碰了一下,我過去看看。」

「好,你去吧,我在這裡看著他們。」何妤萱說道。

看著何喬喬小跑著離開的身影,何妤萱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冷凝,更緊地握緊了手中的零食。

「你握這麼緊幹嘛,我要吃。」夏麒麟抽了幾次抽不出她手裡的零食,不滿地說道。

「哦,好,好。」何妤萱回過神來,把零食給了夏麒麟,夏麒麟拿著零食又去玩別的了。

那邊,何喬喬已經走出了公園門口。

何妤萱的背脊慢慢冒出一絲寒意。

何喬喬,這一次,你,你就去死吧,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兒子,我會把他平安送回家。

「阿姨,我和你說一件事。」這時候可樂走了過來,拉了拉何妤萱的衣袖,說道。

何妤萱低頭,問道,「你要說什麼,說吧。」

可樂小聲說道,「夏麒麟的媽媽對他不太好,你認識他媽媽嗎?你能不能和她說一聲,對他好一點,他有點可憐。」

何妤萱聽了可樂說的話,頓時心頭猛地一顫。

何喬喬的兒子居然……會說這些話?

「我覺得沒有媽媽陪伴的孩子真的好可憐的,您和她媽媽說說看吧。」可樂懂事地說道。

「我……」何妤萱猛地抬頭,看向門口。

剛才那個電話,是她安排人打的,騙何喬喬出現,等何喬喬一走到大路上,就開車狠狠地,狠狠地撞上去,直到撞死為止!

而她,將會給肇事者200萬作為補償。

突然,她飛快地往門口跑去……

「阿姨,阿姨……你做什麼去?」可樂不解,大聲喊道。

公園門口。

何喬喬一邊走一邊嘀咕道,「我停在好好的車位上也能被人撞了也真是倒霉……」

她一路走到大路上,突然之間,猛地回過神來:

不對呀?那車主是怎麼知道她的電話號碼的?她沒有把電話號碼留在車窗上呀?

難道是打電話給交警詢問到了號碼?

但是如果這樣的話,應該是交警給她打電話才對呀?

她站在馬路邊,正覺得不對勁,這時候,突然間從左側開來一輛車,以極快地速度朝她撞了過來。

「啊!」她尖叫出聲,想要逃跑,但是遲了,她緊張地一隻腳踩在另外一隻腳上,摔倒在了地上。

眼看著那猛烈而來的車馬上就要撞上她了。

「閆馭寒!!!」她用盡畢生最大力氣,尖叫著喊道,然後緊緊,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轟!」猛地一聲巨響,車子的輪胎髮出一陣尖銳的聲音,厚厚的灰塵跟著揚起,車內,司機狠狠撞在方向盤上,整個人暈倒了過去,鮮血順著方向盤一滴一滴地落下來。

「啊……」何妤萱也尖叫了一聲,渾身一陣緊縮。

那車這麼狠狠地撞過去,這回,何喬喬必死無疑了。

但是……

何喬喬渾身顫抖著,緩緩睜開眼睛,抬起頭來,那車在離他幾乎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而閆馭寒站在車前,兩隻手撐住了車前部分。

她心頭猛地一顫,是他,他聽到了她呼救聲,及時趕到,將她從車禍中救了過來。

她腿軟,扶著汽車慢慢地站了起來,心有餘悸,聲音顫抖著,「老,老公……」

而閆馭寒一手將她攬入懷中緊緊抱著,另外一隻手將這車撐了起來,一個用力,車子被他扔了出去,在天空中旋轉了好幾圈,然後再狠狠地掉在了地上,車上的人像個被解開了一樣,受了重傷,沒一處好的了,僅存一點點殘留的氣息。

何妤萱看到這一幕,站在原處,瞪大了一雙驚恐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這是怎麼回事?

閆馭寒突然間從哪裡冒出來的?剛剛那一刻,分明是突然間從天而降似的。

還有,他,他竟然能用一己之力攔住一輛疾馳的貨車,還能,還能將這貨車舉起來摔到空中去。

他,他是什麼人?

為什麼厲害到這麼可怕?

這些事,完全不是一個尋常的人做到的。

突然間,閆馭寒猛地回頭,一雙冰冷的眼睛看向她。

她整個人渾身一顫,頓時覺得身體被冰雪冰凍了一般,一動也不能動。

而閆馭寒抱著何喬喬,用瞬間移動的方式,一下子到了何喬喬面前。

「啊……」何妤萱嚇得連連後退了幾步,驚恐的目光看著閆馭寒,「你,你是,你是什麼人,你,你這是在幹什麼?」

閆馭寒眼神越發冷酷,他慢慢張開手,上升……

「啊……」何妤萱驚恐地發現她正在慢慢離開地面,往天空中飛了起來,「啊……救,救命……」

閆馭寒的手停頓了一下,然後,狠狠地用力一甩,何妤萱整個人往路旁的山下猛地墜落。

「啊……」何妤萱的尖叫聲再次響起,她整個人嚇得臉色蒼白,小便失禁,就這麼掛在山崖的中間,不上不下,但是快要嚇死人。

何喬喬也感受到了閆馭寒身體里的怒氣,她恢復了平靜之後,伸手撫摸著閆馭寒的心口,小聲說道,:不氣,不氣……」

那被掛著何妤萱幾乎昏死過去,整個人連呼救的聲音也說不出來了。

閆馭寒,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會這樣?

過了好一會,閆馭寒才終於收手,何妤萱重重地掉在了何喬喬的腳邊,她只覺得身上的骨頭都要斷了。

這時候,她又看到閆馭寒伸手,對準路旁的監控視頻,只聽到啪啪的響聲,火光四濺,那視屏監控便壞了。

「把她的記憶也拿掉,別讓她到處說。」何喬喬忙對閆馭寒說道。

但是,閆馭寒卻牽著何喬喬的手,走到何妤萱的面前,居高臨下地說道,「我不會拿掉她的記憶,我要她永遠活在恐懼當中。」

閆馭寒冰冷至極的話語讓何妤萱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閔靜問:「確定?」

翟思思回答:「說吧。」

一挑眉,閔靜端正了坐姿:「那行,我可說了。」

翟思思沒有吭聲,一副願聞其詳的表情。

閔靜眨了眨眼,隨後開門見山:「我代表喬衍來和你商量,靳興朗小孩撫養權的事。」

平靜的面容上瞬間凝固起了冰霜,翟思思想也沒想就扭過頭去:「這事沒有商量的餘地。」

靳興朗是她的命根,誰敢把小傢伙從她身邊搶走,她會和那個人拚命。

所以靳喬衍當眾和靳興朗相認,盯上的就是撫養權嗎?

那天陪了她和朗朗一整天,是替她和朗朗營造最後的回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