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次日清晨。

秦天一覺醒來,重重吐出一口濁氣,同時,內心也充滿了喜悅,因為,他的身體終於蛻變完成了。

張開五指,抓向虛空,噗的聲,他的手指在虛空中留下五道深深的印記。

秦天敢肯定,他肉身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合道圓滿,完全可以橫掃如今的修仙界。

那麼,在接下來的摺疊空間奪寶,他就不能再缺席了。

不一會兒。

電話鈴聲響起。

是方香君打來的,今天是他們進行資料進行匯總的日子。

秦天某世,就生活在秦朝,所以,對那個時期的人物還是比較了解的。

所以,在他這個星期整理出的人物資料中擁有不少的乾貨。

在咖啡廳會面后,雙方就交換了各自的資料。

當方香君看完秦天整理出來的資料卻有些發懵,因為他給出的人物資料實在太真實,簡直就好像生活在那個年代的人親眼所見,然後用筆記錄下來的。 咖啡廳內,方香君的神情有些發懵,半晌后,她抬頭好奇的打量著秦天:「這些人物資料,你是怎麼收集到的?」

「那你覺得這些資料的真實度如何?」秦天答非所問。

聞言,方香君仔細回憶了一番,並進行了各種推敲,卻是越發震驚,歷史人物的行事風格、做事方式、乃至說話的語氣,都會受到當時的歷史環境所影響。

但一番推敲后,方香君發現,秦天收集的這些歷史人物的資料都相當的契合,完全經得起推敲。

於是,她有些激動的道:「秦天,你查到的這些資料實在太珍貴,對楚教授的研究有很大的作用,我這就去將這份資料交給他!」

「那行!」秦天點點頭。

因為方香君的注意力都被這份資料所吸引,很快就離去了。

但不到一個小時,他就接到了方香君的電話,讓他趕緊去楚教授的辦公室一趟。

當秦天來到楚教授辦公室后,發現對方的神情很是嚴肅。

「秦天同學,你能告訴我,這些資料的出處嗎?」楚教授沉聲問道,他已經連續翻看了數遍這份人物資料。

他敢肯定,有了這份資料,秦朝許多模糊的人物都會變得清晰起來,甚至,已經被證明的許多歷史事件,也會因此出現改變。

但前提是,這份人物資料得有出處,能夠證明它的真實性。

一旦證實的話,這將會在學術界引發巨大的轟動。

他是個「秦」迷,這些年一直在研究秦史,而最近,他動了編纂《新.秦書》的打算,所以,這份資料對他相當的重要。

面對楚教授的詢問,秦天微微猶豫說道:「楚教授,這些人物資料來自我的一次奇遇,我一次外出旅行,偶然掉入了一個山洞,然後在那裡發現了許多疑似秦朝的竹簡,因為暫時無法離開,我就閱讀竹簡上的內容打發時間!」

「那些竹簡還在嗎?」楚教授追問道。

「還在!」秦天道。

當然,對他這樣的修仙者來說,要偽造一批竹簡實在不要太容易,絕對能夠以假亂真。

「那現在,那些竹簡在哪裡?」

楚教授激動的站了起來。

「在我家裡!」

楚教授興奮的喊道:「太好了,我馬上就命人訂機票,去你家!」

「楚教授,其實我在後海那邊也有房產,那批竹簡就存放在那裡!」秦天道,因為他早就猜到楚教授會詢問這份資料的出處,所以,他已經提前製作好了一批秦朝的竹簡。

半個小時后。

楚教授開車載著秦天和方香君來到了四合院。

「秦天同學,這座四合院不會是你家的吧?」

看著眼前的這座四合院,楚教授震驚的問道,即使他不怎麼看重錢財,也知道,這麼一座四合院的價格是以億計算的。

「是啊!」

秦天點點頭,然後推開院門將二人請了進去。

「這裡的空氣好清新,還有,各種布置也頗有幾分意思!」踏入院子后,楚教授忍不住點頭評論道。

秦天笑笑,對於四合院的妙處,他自然是知道的,如果普通人住進他的這座四合院,輕輕鬆鬆活上百歲,完全沒有任何壓力。

好在楚教授雖然震驚於四合院的景緻,但他更關心的是那批竹簡。

於是,秦天將他帶到了一個他臨時搭建的儲藏室。

看著木架上的上萬冊竹簡,楚教授的雙眼不由一陣泛光。

「楚教授,這批竹簡我都已經按照時間順序進行進行了分類,你可以從一號木架的第一排進行翻看!」

「好!好!」

楚教授快步走到了一號木架,拿起了第一批架子上的一冊竹簡,很快,他就沉迷到了其中。

「香君姐,楚教授一時半會恐怕也看不完,我們不如到外面去,免得打擾到他!」秦天對方香君道。

「好啊!」

方香君點點頭,對於秦天擁有一座四合院,她倒不怎麼驚訝。

來到院子內,秦天命之前陰陽門的弟子送來一壺茶具和茶爐,然後他故意去了一趟房間取出一瓶水和一罐茶葉。

水是銅戒空間池塘內的靈水,茶則是他之前從昊天秘境內尋找到的那顆靈茶樹上採摘烘焙的。

將靈水倒入茶壺,等水沸騰后,秦天打開罐,從中取出一片翠綠欲滴,宛若玉質的一片茶葉放入茶壺。

接著,便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幽幽茶香散發開來。

「好香!」

方香君忍不住道。

「喝起來更香!」秦天笑了笑,拿起茶壺倒了兩杯,並遞給方香君一杯。

頓時,方香君的目光被這小杯茶水所吸引,整杯茶水呈琥珀綠色,並散發出一股讓人無法拒絕的茶香。

雖然知道剛泡的茶水會很燙,但她依舊忍不住拿起,送到嘴邊。

輕飲小半口,但卻沒有半點滾燙之意,同時,一股難言的茶香味在她的口間溢開,吞入腹內,溫熱的茶水居然釋放出一股股清涼之意,瞬間傳遍她的四肢百骸,那種感覺,讓她無法控制的發出一聲呻吟。

只是聲音發出后,她臉頰微微一紅,掩飾道:「這茶太好喝了!」

「是嗎,那就多飲兩杯!」

秦天道,靈茶泡出來的茶水擁有強化精神力,洗滌身軀的作用,常人飲用后,身體和精神都會變得更加的健康。

同樣,對低階的修行者也有不小的作用。

接下來,方香君接連喝了三杯茶,卻是越喝越想喝,主要是那種滋味太過美妙,就是羞人的是,那種傳遞開來的快感總是讓她想要發出呻吟聲,如果不是他苦苦壓制,早就呻吟連連了。

「香君姐你先坐會兒,我去讓人準備午飯!」

秦天起身離去,見到他走遠,方香君終於不用再壓制,發出幾聲快樂的低吟。

之前在御獸宗的秘境內,秦天收集了不少金丹妖獸的肉身,金丹妖獸的身體都十分巨大,最輕的也有幾萬斤,到如今,連一頭妖獸都沒有食用完。

正好,可以用部分妖獸肉來招待楚教授和方香君。

因為林祖兒已經在四合院這邊常住,乾脆將別墅那邊的中餐廚師給調到了四合院。

扔給對方一塊十來斤重的妖獸肉后,簡單吩咐了幾句,秦天便重新朝院子里而去。

果然,楚教授已經完全沉浸在了秦天偽造的竹簡內,直到中午,他都沒有出來的意思,於是,秦天只好去請對方出來吃飯。 秦天來到儲藏室,看了眼依舊沉迷於竹簡內容的楚教授,他開口喊道:「楚教授,午飯已經做好,不如吃過午飯繼續看?」

「都已經中午了嗎?」楚教授回過神來,完全沉浸於竹簡內容中的他,根本就沒有感應到時間的流逝。

對此,秦天還是比較佩服的,像楚教授這樣純粹的學者專家可是不多了。

「是啊,已經中午了!」秦天點點頭:「吃過飯再來看吧,反正這些竹簡留在這裡又不會跑。」

微微猶豫,楚教授放下了手中的竹簡,跟著秦天走出了儲藏室。

秦天命人將飯桌搬到了院子內,桌上的主菜就只有一份,用臉盆大小的瓷盆裝著,配菜則是幾分清炒的時令蔬菜。

同時,桌上還放了一瓶酒。

這瓶酒是用暖玉裝著的,乃是秦天用靈藥親自釀製,具有強化筋骨、肉身、氣血的作用。

「嗯,這是什麼肉,好香!」

楚教授抽動了下鼻子,好奇問道。

「一種特殊的野味!」

秦天解釋,然後邀請楚教授和方香君落座,接著,他打開酒瓶,給二人分別倒了一杯。

酒水呈金黃色,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葯香。

「楚教授,嘗嘗我親自釀的酒!」

秦天舉杯道。

「那行,不過我下午我還要觀看竹書,就只喝一杯!」楚教授盛情難卻,提杯和秦天碰了下,然後送到嘴邊小酌一口。

楚教授的年齡已經不小,接近六十歲,頭髮也出現了灰白,而且還患有幾種慢性疾病,只不過都沒有爆發出來。

「咦,這酒!」

小酌一口后,楚教授頗為驚奇,因為他感覺這口酒水下肚,使得他整個身子都暖洋洋的,他一直患有慢性腸炎,所以小肚一直有些發涼,但這口酒下肚后,他的小肚子也變得暖烘烘的,異常的舒泰。

「香君姐,我也敬你!」

秦天再次舉杯。

喝了一口酒的方香君,同樣感受到了這酒水的妙處。

「楚教授,香君姐,來吃肉!」

秦天招呼道。

二人都笑著回應,然後夾起一塊妖獸肉嘗了嘗,當場就被這種味道給征服,實在太好吃了。

接下來,二人都不斷下筷,不知不覺,瓷盆里足足五六斤妖獸肉居然被二人吃了一空。

這時,二人才反應過來。

方香君有些不好意思,楚教授倒是坦然一笑:「今天倒是貪嘴了,主要是秦天同學家裡的廚師手藝太好,來,秦天同學,這杯我敬你!」

「香君姐,大家一起吧!」秦天笑著道。

「好,教授,秦天,我們乾杯!」

這頓午飯吃得是賓主盡歡,不過,飯後楚教授和方香君都產生了困意,不管是秦天釀製的靈酒,還是妖獸肉中都蘊含著不弱的靈氣,這對他們的身體有著巨大的好處。

如果他們修鍊了功法,倒能通過功法吸收靈氣,但現在,只能讓身體自主吸收,讓他們的身體進入了一種蛻變期,所以,難免會產生困意。

秦天給他們安排了休息的客房。

並讓人提前準備好了洗浴用品和換洗的衣物。

下午五點。

楚教授一覺醒來,抬手看了眼時間,不由大為懊惱,但隨即,他卻發現身上黏糊糊的,極為不舒服。

就在這時。

一位陰陽門的弟子推門而入,語氣恭敬道:「楚教授,我家少爺已經給你準備好了洗浴用品和換洗的衣物,您請隨我來!」

至於方香君那邊,則換了一名女弟子過去。

半個小時后。

洗漱過後,換上了新衣服的二人感到渾身精力爆棚,尤其是楚教授,感覺自己至少年輕了十歲以上。

他為人雖然比較純粹,但也不傻,隱隱明白,中午他們吃的肉和飲的酒恐怕都不是凡品,想到自己當初居然將秦天當做貧困生,不由略感好笑。

不過很快,他就收攝了心神,再次去往儲存室,想要趁著天黑之際,多看一些內容。

六點。

秦天出現了。

「楚教授,時間不早了,可以吃晚飯了!」

「不用,不用,我現在還不餓,想要多看一些內容!」楚教授擺擺手,雖然中午的妖獸肉和酒水都回味無窮,但竹簡上的內容對他的吸引力卻是更大。

「楚教授,這麼多的竹簡就算你三天三夜也看不完,要不,我把這些竹簡都送給你,你帶回家慢慢看!」

「這可以嗎?」楚教授十分心動,如果對方送錢,送禮品給他,他肯定會拒絕,但換做這些竹簡,他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秦天點點頭:「當然可以,這些竹簡上的內容我都已經看過,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用,倒是送給楚教授你,能發揮出不小的作用!」

聞言,楚教授陷入了沉思之中,半晌后,他抬頭道:「秦天同學,這批竹簡我就厚顏收下,但是,不能白要,我在三環那邊有套房,不如抵押給你如何?」

「不用了,楚教授,像您這樣純粹的學者不多了,我又怎麼能要你的房子!」

又是勸解了一番,楚教授終於收下了這批竹簡。

親自將二人送到門外上車,秦天又交代了一名陰陽門弟子一番,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又是兩日過去。

水靈兒再次來到了四合院,只是神情看起來頗為疲憊,就連氣息也衰弱了幾分,看來是受了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