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雖然可能沒什麼用。

「柯家人?」

眉頭微揚,微顯困惑。

喬舊撓頭,尋思著二十年前的對話,以為是沒用的對話,到底是還記得一些。

「我也不知道他們說得是不是柯,反正應該是差不多的音吧。」喬舊皺了皺眉,在回憶,「內容只記得一點,說是什麼良好的實驗工具,要偷出來也不容易之類的。還說什麼終於成功,有了一點結果。」

當時的喬舊自身難保,哪裡還顧得上別人的談話。

能記得這些算是不錯了。

更何況當時的那些魏家人像是完全在說一個遊戲怎麼樣的口氣,簡直可怕。

現在想想,喬舊都覺得自己命大,居然能那種吃人的地方逃出來了。

祭祀……

樓韶白半眯著眼睛,開始懷疑。

魏延可能所以為的祭祀,其實不過是……障眼法。

真正的古武魏家其實是在拿人做著實驗。

而且這個實驗的結果,很有可能是……

是個巨大的麻煩。

比想象中,要花費的時間要多很多。

絕版校草,請小心! 不過喬舊說得什麼柯家……樓韶白又有了新的懷疑對象。

抱著不太可能的可能,她直接撥打了胖子的電話,說是取跟他取一項東西。

柯飛煜剛好在休息,這會兒打電話就趕了過來。

樓韶白二話不說,直接拔了他頭髮,走了。

「卧槽!」

所以大晚上過來見面就是為了拔掉他頭髮?

感覺拔了好幾根。

疼了好幾下。

話都來不及講,就走了?

柯飛煜懷疑人生,從車上下來感覺夜風蕭蕭,好冷……沒愛了,回去找經紀人哭去要新劇本。

他要繼續用他的戲精……阿呸,是表演征服廣大群眾。

遲早有天,他能拍出一部讓韶韶小惡魔都能為之讚歎的劇情和演技! 時間倒回到幾個小時之前……

沁園發生了一件大事,弄得所有的人都心間惶惶,整個宅子也都雞飛狗跳,全家上下不得安寧。

因為,蕭錦碩要逃跑!

自從被蕭瑾的人找到,回到沁園之後,蕭錦碩就開始了以各種方式來反對蕭瑾的高壓統治。

蕭瑾本來是打算將人直接送出國的,但是畢竟天高皇帝遠,之前的防範那麼嚴實,還是讓蕭錦碩給溜了。

蕭錦碩現在又是一根刺頭,送到哪兒都不人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心,就在沁園裡,蕭錦碩插翅也難飛。

蕭瑾原以為將人軟禁幾天,就能磨平蕭錦碩的稜角。

可是,這個從小就不養在身邊的兒子,卻倔強得出乎她的意料。

蕭錦碩每天都在鬧著要出去,他要去找葉初七,儘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去找她還能怎麼樣,但就是想見他。

這樣被限制了行動,他簡直生不如死。

於是乎……

沁園被他搞得一團糟,但凡能砸的東西砸了不少。

蕭瑾一聽到他提起葉初七那個臭丫頭的名字就氣得眉毛都豎起來,為了防止蕭錦碩搞破壞還不小心傷到自己,她直接把人關在了房間里。

蕭錦碩將房間砸得稀巴爛,也沒能讓蕭瑾皺一下眉頭。

大概是漸漸的意識到,自己勢單力薄,無論如何也鬥不過強勢的母親,蕭錦碩只能放棄了這些無關痛癢的小打小鬧,直接採用終極抵抗。

那就是,絕食!

絕食了兩天之後,就在今天晚上,他趁著外面看守的人不注意居然撬開了窗戶,打算從三樓跳下去……

當然,還是沒有成功!

幸好保鏢發現及時,才沒有鬧得不可收拾。

蕭瑾向來最看重這個兒子,可她今晚卻沒忍住當場就扇了蕭錦碩一個耳光,蕭錦碩已經絕食了兩天,整個人有點邋遢虛弱,被一巴掌扇倒在地。

蕭瑾居高臨下的指著他,手指都在顫抖,「沒用的東西,為了一個丫頭,你居然敢跟我要死要活的。」

蕭錦碩雖然臉色不太好,可依然不卑不亢的,語氣無比堅定,「媽,你放我出去,我是你的兒子,不是你的傀儡!」

蕭瑾怒道:「你還知道自己是我兒子!那你現在就給我聽好了,你最好死了這條心,別以為你不吃飯我就拿你沒辦法,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晚上的時間好好想想,到了明天早上你若是再是這副死樣子,就別怪我不擇手段了結了那個葉初七!」

蕭錦碩渾然一怔!

在短暫的錯愕之後,他忽然冷笑起來,說道:「隨便你……反正你要做的事情我也阻止不了,反正看不慣誰就想法子了結誰,這已經是你慣用的手段了,但是!」

蕭錦碩驀地一個停頓,目光中竟染上了幾分狠戾。

他還狼狽的坐在地上,卻仰起頭來望著蕭瑾,一字一頓的道:「我若是失去了她,你也將失去一個兒子!」

「你!」

蕭瑾的手指指向他,連聲音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在她看來,蕭錦碩根本就是鬼迷了心竅,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無非就是威脅她不準去動葉初七一下!

她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威脅過?

威脅過她的人,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哪怕對方是自己的兒子,蕭瑾依然怒不可遏,她都說不出話來,只是將原本指向蕭錦碩的手抬起,眼看著又是一個耳光準備扇下去……

「媽!」

蕭錦妍卻趕緊的衝上來,連忙的阻止了她。

像這種家庭內戰,池海峰最初也勸過蕭瑾別把人逼得太緊,很顯然蕭瑾專制蠻橫慣了,哪裡會聽池海峰的勸。

久而久之,池海峰索性不出現了。

反正他也幫不了什麼,兩頭都不討好,看到這種場面還得左右為難。

所以,今晚除了母子兩個之外,就只有蕭錦妍還在場。

蕭錦妍攔住了蕭瑾的手,勸道:「媽,你看錦碩兩天沒吃東西,都憔悴成什麼樣兒了?你下這麼重的手,難道真的想打死他嗎?」

蕭瑾咬著牙,深深的吸了口氣,才勉強將膨脹到胸腔里的火氣給壓下去。

都說虎毒不食子,畢竟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一直精心呵護著長大,蕭瑾只是受不了被反抗,哪裡會真的要自己兒子的命。

看到蕭錦碩現在的模樣,她是既憤怒又心疼。

那隻手揚在空中,是怎麼也打不下去了。

最終,她頹然的放下手來,卻還是放下了一句狠話,「行!敢跟我耍橫,那你就乖乖在這兒待著,等你餓到沒力氣了我會安排醫生來給你打營養針,我看你能橫到什麼時候!」

說完,她也不願再多看一眼這讓她血壓飆升的畫面,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蕭錦妍望了眼摔在地上的蕭錦碩,也跟著出去了。

今晚發生這樣的『大事兒』,除了看守蕭錦碩的人不敢掉以輕心之外,其餘的下人為了避免被殃及池魚,早就避開了。

蕭瑾從樓上下來,直接去了書房。

蕭錦妍去沖了杯蜂蜜水,推開書房的門時,正好看到蕭瑾坐在椅子上,用手撐著太陽穴在揉。

「媽,你又頭疼了嗎?」

蕭錦妍連忙走進去,便在蕭瑾的頭上按摩起來。

她長這麼大,從來都是一副乖乖女的形象,別的方面沒有太出色,但是討好蕭瑾的本事都一樣都沒落下。

蕭瑾在她的按摩下閉上了眼。

自從池海峰的醜聞出來之後,她這頭疼的毛病是越來越嚴重了。

蕭錦妍勸道:「媽,你平時處理公司的事情已經那麼忙,但是不管怎麼樣還是要注意休息,別累垮了身體!」

蕭瑾聽到女兒的話,多少是欣慰的。

她沒有睜眼,而是嘆息了一句,「要是你弟弟有你一半懂事,我也不至於要操這麼多的心了。」

蕭錦妍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心裡一喜。

要知道,她為了得到母親的認同和誇獎,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得到誇獎的機會並不多。

如今聽了蕭瑾的話,她暗嘆自己的努力沒白費。

她觀察著蕭瑾的臉色,雖然是閉著眼睛,但緊繃的臉卻慢慢的放鬆了下來,看樣子心情已經逐漸平復。

蕭錦妍這才逮準時機開口道:「媽……」 蕭瑾沒有睜眼,嗯了一聲。

蕭錦妍繼續道:「媽,你想過沒有,錦碩他還年輕,他的思想還不夠成熟,正處於叛逆的年紀,你這麼對他……不僅達不到你想要的效果,說不定還會適得其反。」

蕭瑾頓時睜開眼。

想起蕭錦碩,本來已經緩和的臉又綳了起來。

她開口時,聲音中已經不由自主的多了幾分慍怒,「那還能怎麼樣,難不成要放任他跟葉初七那個丫頭攪和在一起?」

蕭錦妍馬上道:「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就算不管那個葉初七,可錦碩畢竟是我們自己人,你忍心看著他這樣折磨自己嗎?」

蕭瑾沉默了一下。

蕭錦妍繼續道:「你難道還沒看出來嘛,錦碩完全就是吃軟不吃硬的性子,你越逼他他就越是反抗,最終能不能逼出效果來還不好說,可一直這樣的話……不僅傷害你們之間的母子之情,也傷害我們一家人的感情。」

蕭瑾依舊沉默,可眉毛卻不動聲色的挑了一下。

蕭錦妍知道自己說到她的心坎上去了。

事實上,蕭瑾也不是不知道蕭錦碩吃軟不吃硬,但是兒子違抗她的意願在先,她若是不強硬到底的話,以後威信何在?

蕭錦妍也是料准了事情鬧到這個地步,蕭瑾是無論如何也抹不開面子對蕭錦碩使懷柔手段了的,所以她主動請纓道:「媽,要不讓我去跟錦碩單獨談談?」

「你?」

蕭瑾望著她,似乎是表示懷疑。

蕭錦妍接著道:「媽,你想想啊,我們是一家人,老是這麼鬧下去不是辦法,錦碩現在又是絕食又是想從窗戶逃走的,慶幸是沒出什麼事兒,可……萬一呢?我怕到時候我們後悔都來不及。」

蕭錦妍的每一個字都說到了蕭瑾的心坎里。

唯獨這最後一句,觸動最深。

蕭瑾反問道:「那你想怎麼做?」

蕭錦妍答道:「我去當這個和事佬,讓他明白你這麼做都是為了他好,若是有效果的話,我再勸他來給你服個軟,你也就順著這個台階,順便也給他一個台階下,我覺得只要好好說,錦碩能聽進去的。」

蕭瑾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最終,終於妥協道:「好,那你先去勸勸他再說……」

蕭瑾也是沒了別的辦法,真的讓蕭錦碩絕食到要打營養針的地步,也不是她願意看到的,就算蕭錦妍勸不了別的,先勸他好好吃飯也算是解決了燃眉之急。

蕭錦妍領了這項任務,從蕭瑾的書房離開后,又到廚房裡熱了飯菜,最後才端上樓去找蕭錦碩。

推開門的時候,蕭錦碩已經躺在了床上。

聽到門口有動靜,他連看都懶得看一眼,直接拉過被子蒙著頭。

蕭錦妍走過去扯他的被子,還被他斥了一句,「滾出去!」

「是我,錦碩……」

蕭錦碩自報家門,才讓蕭錦碩鬆了手,從被子里探出一個頭來。

對於這個姐姐,他們畢竟從小不在一起長大,雖然身體里流著相同的血,但是感情也談不上多好。

蕭錦碩看了她一眼,問道:「你又來幹什麼?」

說完,他馬上又伸長了脖子往門口張望。

蕭錦妍將飯菜放在床頭上,說道:「別看,就我一個人,媽還在書房裡生悶氣呢,你先起來吃點東西。」

蕭錦碩以為她是要來給蕭瑾當說客的,馬上就沒了好臉色。

他繼續躺下蒙著被子道:「出去!」

「錦碩……」蕭錦妍有些無奈,說道,「你還真以為餓著自己就能讓媽心疼了嗎?就怕最後折騰的只是你自己,媽那邊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姐姐是不忍心看著你這麼折磨自己,你看看你這兩天的臉色差成什麼樣兒了?」

蕭錦碩依然躺著,沒有任何反應。

蕭錦妍下意識的望了眼門口,然後在床邊坐了下來,刻意湊進蕭錦碩身邊小聲道:「你不是想出去嘛,也許我可以幫你……」

她的話還沒落音,被子里就有了動靜。

蕭錦碩再次冒出一個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