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紅煙館門前,楊萬財一臉客氣的把面前這位賣家送出門。

同時將剩下100點郵分交易過去。

看著交易給自己的100點郵分到賬,元良沒好氣道:「就不能多給點演出費么?」

「嘿嘿,100點郵分一次演出,您這要是在現實里,怕是明星都沒您賺錢多。」

「可60點郵分一個位置,實在太少了些吧。」元良看著到手的郵分,試探著詢問著楊萬財,能否再加點郵分給他。

見狀,楊萬財神色為難起來,糾結一會,低聲道:「那你問問其他候選者,我收他們50一個位置,收一個位置,我給你10點郵分的提成。」

「成交。」元良一眯眼,和楊萬財達成交易后,轉身就離開鬼市,看樣子是去找其他候選者去了。

元良離開后,楊萬財一個人站在紅煙館的大門前。

目視這過往行人,得意的笑容出現在他的臉上,心裡冷冷一笑,盤算著自己的收購計劃完成後。

相信等到第二天,人們會驚訝的發現,一張車位的價格,已經飆升到500郵分程度上時,不知道這些候選者們,會不會恨死自己。 一縷幽芳從姬無歲豐滿有型的紅唇中扑打在趙客耳垂上。

頓時間,酥酥麻麻像是一縷電流般順著趙客的耳垂涌遍全身。

「你今天有點不對勁!」

趙客目光迷離,貪婪的輕嗅起姬無歲髮絲間那一縷淡淡的體香。

雙手更是不安分的探入姬無歲的紅衣中。

「我要走了!」

趙客手一僵,但還是點點頭:「我知道,這次規則不許你出現。」

「不,不僅僅這次,我要回去了,回崑崙。」

趙客不說話,雙手就更加用力起來,將姬無歲的衣服給粗暴的撕扯開。

看著面前近乎完美的身體,趙客貪婪的深吸口氣,用自己滾燙的身體將姬無歲擁抱在懷裡:「回去做什麼,那裡有什麼值得你回去!」

「成道!」

姬無歲的聲音很輕,卻是不容置疑的堅定。

趙客心頭一抽,一時間一肚子的話,全在這兩個字面前被堵在喉嚨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不知道什麼是道。

但心裡卻很明白,什麼事情只要和道掛上鉤,九牛二虎都別想拉回來。

朝聞道夕死可矣。

姬無歲要成道,自己不能去攔她,也攔不住她。

否則她躺在棺材里那麼久又有什麼意義。

趙客很想拉著姬無歲的手,讓她永遠陪著自己。

可這句話趙客說不出口。

姬無歲是不一樣的女人,她很強勢,活著的時候,她就是十大郵差中的時間。

死了,她依舊芳華萬代,要另闢蹊蹺以屍成道。

如果要她變成守在自己身邊的女人,成為一個甘心淪為擺設的花瓶。

那麼她就不是姬無歲。

沉默了良久后,趙客將頭靠在姬無歲的頸項間呢喃道:「還能回來么?」

姬無歲用力一推,將趙客推坐在床上,身子騎在趙客腰上,居高臨下用手指勾起趙客的下巴:「不回來了,有本事來找我。」

趙客聞言咧嘴一笑,雙手粗暴的將姬無歲的裙子撕扯下來,張口露出尖銳的虎牙,照著姬無歲身上狠狠咬上一口。

同時嘴上喊道:「要走可以,今天先給我跪下唱征服。」

說著趙客牙齒狠狠咬在姬無歲的肌膚上,想要在她雪白的身體上烙印下屬於自己的印痕迹。

然而一口咬下去,趙客卻渾然忘記了姬無歲,是殭屍祖宗的問題。

「咔!」的一聲,印子沒咬上去,虎牙就蹦飛了出去。

不過趙客卻不在乎,這裡太硬,就找個軟的地方咬。

當即就見趙客色迷迷的眼神凝視在姬無歲的胸前。

「哼!誰給誰跪下還不一定。」

察覺到趙客的想要翻身,姬無歲雙手一把按住趙客的肩頭,將趙客重新按到下去。

身子迎著趙客騎上去。

大夏鼎內,四季如春。

自從茉莉成精后,空氣中就始終帶著那股淡淡的茉莉香味。

水鹿在樹屋旁開闢了,兩塊葯田。

看著一顆顆胖墩墩的人蔘精,越發越是肥壯,水鹿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手中的保溫杯散發著一縷縷騰騰水霧。

裡面是兩人蔘片,兩三顆枸杞和一顆大紅棗。

老樹的身影悄然出現在,水鹿身後不遠。

看著水鹿猶如和尚一般,老僧入定的模樣,不禁長嘆口氣。

往前走了兩三步后,就遠遠看到,嘉玉騎在茉莉的肩頭,摘下樹上的一朵小黃花插在茉莉的頭髮上。

茉莉只能乖乖的低著頭,默認嘉玉對自己的精心打扮。

這令老樹的神情更加的失落。

抬頭望去,就見不遠那口大紅棺材,在激烈的左右搖擺,似乎隨時都要翻過去一樣。

空氣中瀰漫著春天的味道。

只是在老樹的眼裡分外失落。

棺材里的搏鬥,越發越是激烈,可惜棺材的隔音很好,所以人們聽不出來,究竟是誰佔到了上風。

肥豬和卡米萊打賭。

肥豬賭趙客能贏,理由是趙客能和姬無歲在一起,必然是器大活好。

床下軟爬蟲,床上趙子龍。

卡米萊斜眼打量肥豬,藐視的目光下開口道:「你應該是個單身!」

「呃……」

「你應該沒有老婆!」

「諤……」

「所以你不懂有一種獎,叫做再來一次!」卡米萊臉上露出神秘微笑,令肥豬一臉茫然的將目光看向那口大紅棺材。

隨著棺材的激烈顫動逐漸平息。

趙客躺在床上,胸前急促的起伏著,巫山雲雨的事情,趙客不是第一次。

但從來沒有過這樣令他痴狂熱烈。

趙客確定,當自己手掌撫摸過姬無歲的身體時,趙客就要迷失在她的身上,令他陷入癲狂之中……

從未有過的快樂,彷彿混沌之中,只有兩人的存在一樣。

當姬無歲發出清幽的尖叫后。

兩人就倒在這張大床上,相互簇擁在一起。

整個人都變得空蕩蕩的。

「是我師娘搞的鬼吧。」

片刻趙客開口道問道。

姬無歲不會突然無緣無故的說,要回去,準備證道。

這裡面肯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緣故。

但姬無歲一直都和他在一起,如果其中有了什麼變化,自己不該不知道才對。

趙客思來想去,唯一想到的,就是當初在紅煙館,姬無歲看到的那面石碑。

那是一面自己看不懂的石碑。

但姬無歲卻站在石碑前看了許久。

能夠令她駐足觀望這麼久,又這麼認真的東西,趙客想來想去或許就只有關於她口中證道的問題。

姬無歲沒有回答趙客,附身在趙客的肩頭:「她是對的。」

「你斷了我的仙緣,把我從崑崙裡帶了出來,從那時候開始,就身上的屍毒就會不斷加重,我本以為我會變成一具醜陋的殭屍。

本想在意識模糊前,把你這個可恨的傢伙抽筋扒皮,給我陪葬。

但發現你卻能夠幫我吸收走了體內的屍毒,才讓我有突破最後一步的契機。

只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你就成為我的擋劫人,我的厄運會轉移在你的身上,早晚有一天你會死在厄運里。」

「算命的說,老子能活天長地久。」趙客一撇嘴,對所謂的厄運臨身一點都不在乎。

可他不在乎,姬無歲不行。

「石碑上記錄了一些東西,你現在看不懂,也不要去看,等你有一天,你能擺脫掉束縛,就去看看那面石碑,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到時候,你就會知道該怎樣來找我。」

姬無歲的話令趙客陷入沉默。

他知道改變不了,自己也沒有資格去改變什麼,他還是太弱小了。

姬無歲湊上來,一臉神秘的附耳在趙客耳邊:「所以……良宵苦短哦。」

趙客眼睛一瞪,尖叫道:「還來??」

剛剛才結束了不知道第幾次的癲狂,趙客這個時候,感覺自己腦子是空的,肚子是空的,連腎都是空的。

「怎麼,這就軟了,你之前可是說,讓我……唱征服來著。」

但看到姬無歲說著,還似是炫耀般在趙客面前伸個懶腰,令她完美的身材勾出誘人的曲線。

玉趾還勾了勾趙客軟趴趴的兄弟,挑釁的目光,令趙客臉皮一熱,一咬牙:「誰說我軟了,等著!」

只見趙客說完,從大紅棺材里一躍而出。

還在葯院子里正享受著田園養生的水鹿,突然就聽到空氣中傳來一陣急促的破風聲。

還未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就見趙客光著屁股衝進了菜院,隨手拔出一顆白白嫩嫩的人蔘精。

在水鹿不知道趙客要做什麼的時候。

就見趙客閃電般的衝到他身旁,提起刀子對著水鹿就是一刀,疼的水鹿哇哇大叫。

趙客接過一碗鹿血揪著人蔘精吃下去,還不忘給上面加持上一記小補怡情。

前後連一分鐘都不到。

趙客低頭一瞧,就見雄風招展,狂龍再起的狀態后,一聲怪叫,就一頭扎進了大紅棺材了里去。

這次他要讓姬無歲徹底被自己征服。

水鹿躺在地上,趙客臨走時,水鹿還能聽到趙客的話:「還好還好,多虧家有一寶!」早(

來成都兩天了,被龍關在家裡睡覺,明天就要結束這次旅行。

因為,我想我老婆和閨女了,打算提前回家。

(^~^):第一次在外面這麼久。

所以成都行程被擠壓在今天一天,因為跑的地方多,我想請假一天。

不能說回去老婆問我:「成都都玩了什麼啊」

我說:「什麼也沒玩,就在小龍家裡睡覺」

(3[▓▓]

今天請假的我在這個月會補上來的ψ(`)ψ

你們不許生氣哦,()嚶嚶嚶~ 次日,趙客從大夏鼎里出來的時候。

別墅外的陽光照射在趙客的臉頰上。

倆眼盯著黑眼圈,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圈。

趙客走起來雙腿像是一個螃蟹精轉世一樣,兩條腿恨不得橫著走。

此時此刻趙客才突然明白,什麼叫做「累覺不愛」

雙手緩緩合併在一起,放在胸前迎著頭頂的陽光默念道:「阿彌陀佛,活著!真好。」

從郵冊里拿出兩枚黃金葯饅頭,吃下去后才恢復了一點精神。

現實中已經過了兩天的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