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來自法蘭西的一位嘉賓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

「本次推出的美容膏是由我本人獨立開發,獨立生產的,天龍集團是本產品的經銷總代理。」

不等何萬東開口,凌子凱已經搶先回答道。

何萬東聞言怔了一下,這美容膏是凌子凱開發的沒錯,但卻是天龍集團出資建設生產的,雙方是合資關係,現在自己怎麼只是成了代理商了?

何萬東雖然滿腹疑惑,卻也不擔心凌子凱會出爾反爾,只是不知道這小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聽說凌先生原來是華夏北方省某個山區林場的林場主,不知道你是怎麼研發出這美容膏的呢?」

來自倭國的代表滿眼懷疑的問道。

還沒等凌子凱回答,米國的代表就已經用嘲諷的口氣說道:「我知道你們華夏最拿手的就是『華夏製造』,就算是一根來自美洲的牙籤,也能被你們仿造的一模一樣。你的這美容膏不會就是從市場上買來一些其他的美容膏,再用其他的東西摻合而成的吧!」

此話一出,休息室內的人發出了一陣鬨笑。

何萬東的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自己請你們來是為了捧個場,可不是讓你們來搗亂的。

只是他忘了一句老話:同行是冤家。多了一種產品,就意味著多了一個競爭對手。誰會願意看到別人從自己的碗里分走了一羹湯呢。

凌子凱沉著臉看了眼那米國代表,從剛才的介紹中知道對方公司就是生產護膚產品的,一旦自己的美容膏投入市場,必定會給他們的產品帶來巨大的衝擊。也就怪不得對方要拚命的詆毀自己的產品了。

「這位先生,按照你剛才的說法,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們公司生產的產品中所含有的元素成分都是別人沒有的。換句話說,如果你們的產品中有從大豆中提取了維他命的成分,別人的產品中就不能從大豆中提取這種成分了,否則就是仿造你們的產品了。或者說別人的產品中的膠原蛋白是從驢皮中提取的,你們的產品就不能用驢皮提取的這種元素成分,用了就是仿造了別人?」

凌子凱此話一出,倒是把在場的人都問住了。

要知道這世界上已知的元素成分就是那些,雖然可提取元素的對象有很多,但誰又能保證自己的成品中用到的元素成分跟別人用的是從同一種物體中提煉出來的呢!

雖然凌子凱的話聽上去是在強詞奪理,但一時間大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凌先生,你這話說道有些偏激了!」

作為盟友,倭國的代表馬上站出來為米國人說話了:「大家都是做美容化妝行業的,都應該知道所有的產品組成都離不開那些重要的元素成分,因為大家都在用,所以也就不存在誰仿造誰的問題了。但是作為一種新的產品的話,總要有自己的獨創性吧!就像我們公司在幾十年前在米酒中發現了PITERA的成分,從而配製出了『蘭絲』這樣高級神奇的美容產品。

「對、對、對!」

那米國代表馬上附和道:「我們當年也是從礦石當中發現了一種物質,才配製出了ANR系列護膚保養品的。不知道凌先生你的美容膏產品中又含有了那種元素成分呢?」

凌子凱看著倭國佬和米國佬兩人就跟小丑般的在那一唱一和,覺得有些無聊,便說道:「對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產品中含有的是什麼元素成分!」

那米國佬聞言哈哈大笑起來:「凌先生,你不說在開玩笑吧!難道你的產品研製出來后,沒有經過化驗嗎?哦,上帝啊,今天不是愚人節吧!一種連含有什麼成分都不知道的產品,竟然可以直接上市銷售了,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凌先生,你知道當年我們的『蘭絲』產品在正式上市銷售之前,可是經過了三百多位美容師的嚴格檢驗,確保產品不會出現什麼不良作用后才生產出來。你連自己的產品成分都沒有搞清楚,怎麼可以生產出來呢。這是對消費者嚴重的不負責任!我可聽說前些日子,有人使用了你的美容膏后,被毀容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 我建議你馬上取消今天的產品發布會!」

其他的人也都紛紛開始附和起來,還把矛頭指向了天龍集團,認為他們不該為這樣的三無產品做代理。

何萬東見大家越說越離譜,再讓他們鬧下去,說不定把今天的發布會給攪黃了,便馬上說道:「各位請安靜一下,聽我說幾句。首先我要澄清一件事情:那就是前些天傳言說有人用了我們的美容膏而毀容的事情純屬謠言,現在當事人就在外面,各位如果不信的話可以去求證。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們的美容膏並非三無產品,在上市之前已經經過了有關部門的嚴格檢驗,並取得了所有的合格證書。

另外,大家或許沒有理解凌先生剛才說的話里的含義,我給大家解釋一下吧。

剛才凌先生說的不知道自己的產品中含有的是什麼元素成分,這話沒錯。

因為在美容膏中確實發現了一種新的元素成分!請大家注意,我說的可不是從某種物體中提取了什麼元素,而是子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被發現的元素。因為這是第一次發現,還不曾被命名,所以也就不知道該稱它為什麼了!

而且通過化驗這種元素的基因鏈組合,發現它的細胞分子具有有著很強的包容性,可以不斷地跟其它的元素組合成新的變異體,並且在任何一種變異體中都佔據了主導性。

換一個通俗的說法,就是這種物質有著很強的生命力,在跟其它物質兼容的時候,不斷的修復著基因鏈中的缺陷!」

何萬東的話音落下后,全場一片寂靜。

隨後,有人發出了驚叫:「不,這不可能!」

凌子凱掃了眼那發出驚叫的人,真是那米國佬,便輕蔑地說道:「你以為我們這是在空口說白話嗎?當然,我知道有些人總會以懷疑論來否定某種事實的存在,不過沒關係,我們的產品就擺在現場,你們可以拿回去自己化驗。不過,話說在前面,我們的產品可不是白送的,要拿走可得自個兒掏腰包購買!」

其實,在場的人也都相信何萬東不可能拿這麼重要的事情來哄騙大家。但是,出於某種心理上的偏見,總覺得如此重大的發現不可能落在眼前這個黃皮膚的年輕人身上。

這小子走了什麼狗屎運,竟讓幸運之神如此的眷顧!

所有人在充滿了嫉妒的同時,感到了一種危機正悄悄地朝著自己襲來。 雖然凌子凱的美容膏還沒有正式上市,但所有人都已經預感到,在這個發布會結束之後,必定會給整個美容化妝界颳起颶風。

見到休息室內的這些代表在那裡開始不停地交頭接耳,低聲私語,凌子凱心中升起了一種強烈的責任感。通過剛才的那一幕,讓他下定了決心,自己必須把美容膏做好做大,讓它成為世界上最頂尖的品牌。

他相信,無論是誰都無法阻止美容膏崛起的腳步。

帶著強烈的自信,凌子凱跟何萬東打了個招呼后,轉身離開了休息室。

此時,離發布會開始的時間沒剩多少了,展廳內也開始人頭攢動,熱鬧起來。

凌子凱掃了眼四周,看到杜鵑她們還在體驗區那邊,便走了過去。

這轉眼間的功夫,體驗區這邊已是人滿為患。那些想要試用美容膏的人竟然排起了長隊。原來的那幾個服務人員根本就招待不過來,杜鵑趙雅她們臨時做起了服務工作,幫著招待客人。蘇果爾和張昊也忙著維持秩序。

見她們在那忙碌不停,凌子凱也沒有打擾他們,靜靜地站在旁邊觀看。

就在這時,鼻中傳來一陣幽香,一個黑色的倩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凌先生,沒想到你的美容膏挺受歡迎的,竟然吸引了這麼多人來試用!」

凌子凱看了眼湊到自己身邊的陳怡,不以為然地說道:「現在出現在這裡的人大多是沖著可以免費試用的心態來嘗個新鮮罷了。不過,我相信只要她們的體驗過後,就會充滿了驚喜。」

「凌先生,上次何玲給我代購的幾瓶美容膏,對身上的怪病起不了作用,我就送個了家中的女傭。可用了之後似乎並沒有多大的功效啊!」陳怡有些懷疑地問道。

「上次何玲買的美容膏其實並不是我們的原裝產品。」

「原來她賣來的真是假冒品?」

「也不能說是假冒的,只是在原來的美容膏上被人摻進了一些別的東西,所以在效果上就會打了很大的折扣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也可以上去體驗一下。」

「其實,我在這裡已經站了一會兒了,親眼見到那些試用的人身上的肌膚確實起了一些改變,比之上次何玲帶來的要好上許多。不過,凌先生,恕我直言,以我的觀點來看,你這美容膏跟現在流行的一些世界知名公司生產的護膚品相比,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凌子凱聞言心中一動,轉頭看著陳怡,追問了一句:「陳小姐,你的意思是說,我這美容膏的效果跟那些名牌的產品不相上下?」

看到凌子凱的臉上似乎露出幾分驚喜,陳怡心中嘆了口氣,本想不在此時打擊對方的積極性,但還是忍不住說道:

「凌先生,你是不是認為自己的美容膏在效果可以跟那些知名品牌相媲美后,就可以在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那些知名品牌之所以能夠在消費者的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是他們經過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努力,才打下的口碑。你的美容膏要想達到它們的那種知名度,最少也要經歷十幾年的市場積累才行。否則,單靠產品的功效,很難跟他們競爭市場。」

「謝謝陳小姐的提醒了!你所說的是事實,現在的化妝美容行業幾乎都被那些世界知名的品牌給壟斷了,要想從他們的手中分一羹湯,確實很難。不過,我想,任何一種產品要想在市場中佔有一席之地,知名度固然重要,但真正起作用的,我看還是產品本身的功效,和消費者對你的認可吧!」

哪一種愛不疼 陳怡見凌子凱並不認可自己的觀點,覺得剛才的話有些白費口舌了,便說道:「凌先生似乎對自己的產品功效很有信心!」

凌子凱嘿嘿笑了一下,說道:「陳小姐,咱們也算是相識有緣,所以我也不瞞你。今天在這裡試用的美容膏只是我們生產的最普通的一種產品。畢竟是免費試用的,我們不可能把最好的東西拿出來。」

陳怡好奇地問道:「難道凌先生還有更好的產品?」

凌子凱一本正經地說道:「沒錯!我們原本就配製出了三種美容膏。現在試用的算是大眾版吧。此外還有精品版和至尊版的兩種。」

這話要是被張昊聽到,肯定會鄙夷地說:你小子這是又要開始忽悠人了吧。什麼時候弄出個至尊版來了,我怎麼不知道?

其實,在此之前,天龍集團開發部的人對美容膏已經進行了一些營銷包裝,搞出幾個套裝,如休閑套裝,工作套裝,晚用套裝等,但說來說去,所用的還是同樣的美容膏,只不過是為了彌補產品的單一性而已。

剛才陳怡的一番話倒是提醒了凌子凱,作為一種新面世的產品,要想跟那些世界知名品牌競爭市場,確實有著先天不足。彌補的唯一辦法就是在產品的功效上要具有壓倒性的優勢,造成轟動效應,才能脫穎而出。

美容膏的真正優勢在哪裡?

還不就是裡面蘊含著的祖神能量嗎!

在沒有培育出蘊含祖神能量的生產原料之前,美容膏裡面的能量都是自己直接用體內的祖神能量灌注進去的。只是在規模化生產後,美容膏裡面的能量含有量已經被稀釋的微乎其微了,所以產生的療效不是很明顯。

而且自己也不可能把大量的祖神能量用在美容膏上面。但是,自己可以提高一小部分美容膏裡面的能量含有量啊,消費者用了之後,馬上體驗到其中的神奇療效了,這樣一來不就可以造成轟動效應了嗎?

也就在那一刻,凌子凱才會靈機一動,搞了個精品版和至尊版出來。

雖然這有點像是在掛羊頭賣狗肉,有博取大眾眼球嫌疑,但確實是個不錯的唬頭。

就拿眼前的陳怡來說,也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問道:「凌先生,那精品版和至尊版的美容膏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凌子凱見陳怡滿臉好奇的樣子,心中暗暗感到好笑,繼續忽悠起來:「精品版跟大眾版當然有區別了。其實這大眾版的美容膏只能算是一種護膚類的產品,起到一定的保養作用;而精品版的美容膏卻有治療的功效,比如說,用了之後,可以馬上消除雀斑,痘痘,皺紋等等常見的皮膚病。」

「那至尊版呢?」

「至尊版嘛,顧名思義就是比精品版要更好了!比如——」

說到這裡,凌子凱看了看陳怡,指著她裸露在外面的手臂說道:「就像陳小姐你手臂上的這塊疤痕,只要用了至尊版的美容膏后,馬上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陳怡聞言下意識地看了眼自己左臂上的那塊跟一枚硬幣大小的疤痕。這是小時候不小心被火燒傷后留下來的,以前也用過不少的祛疤產品都沒有什麼效果,似乎唯一的辦法就是動植皮手術。只是對經歷了那怪病折磨后的陳怡來說,手臂上的這點疤痕又算得上什麼呢!

「凌先生,那至尊版的美容膏真的有你說的那麼神奇嗎?醫生說,我這疤痕必須經過整形手才能消除呢!對了,你這次來港島有沒有帶那至尊版的美容膏來?」

凌子凱裝出遲疑的樣子,說道:「因為那至尊版的美容膏完全是手工配製的,配製過程十分的麻煩,成功率也很低。花費的成本也很大,所以相應的價格也很昂貴,一般人根本就不會購買。因此,我這次只是帶來了一瓶樣品。」

陳怡似乎覺得自己猜到了凌子凱的心思,馬上說道:「凌先生,你放心,我也不要求什麼免費試用,無論什麼價位,我都會買下來。而且可以在這現場使用,要是真得起到神奇的效果,不也就是為你做宣傳廣告了嗎?」

凌子凱沉思了一下后,露出了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說道:「算了,看在如此陳小姐如此慷慨的份上,我就當是送給你的一份人情了。我這就去拿來。你先等一會!」

凌子凱說著裝出去取美容膏的樣子,轉身往外走去。之所以要離開,還不是為了讓陳怡更加相信。同時,也可以藉此機會炮製出一瓶所謂的至尊版美容膏出了。

說白了,就是拿一瓶美容膏來,往裡面注進祖神能量而已。雖然這體驗現場就有美容膏,但自己總不能隨便拿一瓶過來冒充吧,那樣豈不是要穿幫了。

好在外面的車上還放著幾盒自己帶來準備當禮物送人的美容膏,凌子凱隨便取了一瓶后,一邊往回走,一邊往裡面注入了祖神能量。

回到大廳后,凌子凱看到一個正拿著攝像機在拍攝的記者,心中一動,對身邊的一個天龍集團的工作人員招了招手。

那人雖然不知道凌子凱的來歷,但看到他是由集團總裁的公主陪同來的,先前還被總裁請進了貴賓休息室,想必身份尊貴,見他相招,忙跑了過來。

「你去請那個記者過來,跟我著去拍攝一段視頻。」

那工作人員不知道凌子凱要幹什麼,但還是馬上過去對那記者耳語了幾句,然後帶著記者走了過來。

凌子凱也沒有跟他們多說什麼,告訴那記者等會把自己給人試用產品的過程拍下來就行了。

現場的記者本來就是天龍集團花錢請來做宣傳的,自然不會拒絕。

來到體驗區后,凌子凱將手中的美容膏遞給了陳怡說道:「陳小姐,美容膏拿來了,你是要在這裡現場使用嗎?」

陳怡並沒有接過凌子凱手中的美容膏,而是笑盈盈地說道:「凌先生,我還不知道怎麼使用呢,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敷上。」

說話間,陳怡的眼中劃過了一道不易察覺的狡黠。 「只要塗上去就好了,又沒有什麼複雜的。行,找個位置坐下吧!」

凌子凱聞言也沒多想,便找了個座位讓陳怡坐下來。

說實在的,他也不知道該怎麼使用美容膏。便先看了看旁邊的杜鵑等人,學著她們所做的步驟,先用一塊濕巾把陳怡手臂上的疤痕處擦洗了幾。然後打開美容膏的蓋子,用左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右手手指挑起一點美容膏,輕輕地塗抹上去。

與此同時,那位記者也開著攝像機,將鏡頭對準了兩人。那位工作人員也好奇地在一旁觀看起來。

塗上美容膏后,凌子凱便用手指在那疤痕處揉動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凌子凱還是覺得很隨意,但是,漸漸地從手指尖傳來了一陣溫潤滑溜的感覺后,便下意識地覺得陳怡的皮膚還真的不錯,細膩柔軟中還帶著幾分彈性,心中莫名地盪起了一陣漣漪。

這還是凌子凱除了杜鵑姐外,第一次跟其他的異性女子近距離的接觸,雖然心裡不至於產生什麼雜念,但是作為一個男人,還是本能的感到了一種潛在的誘惑。

凌子凱的目光悄悄地從陳怡的手臂上滑向了那圓潤的肩頭;然後又落在了她那修長白皙如天鵝般流露出了高雅氣質的脖頸上;順著脖頸往下,便是那凸現的鎖骨,帶著幾分性感;目光再往下時,凌子凱馬上意識到自己看到了不該看的地方了。

此時的陳怡因為坐在椅子上,比凌子凱矮了小半個身子。凌子凱俯著身子,目光正好可以從那低胸的領口中看到了那條深深的溝壑,以及那在束縛下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彈跳而出的豐滿,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之下,充滿了無限的誘惑。

凌子凱不敢再看下去了,忙抬起了頭,有些心虛地看了眼陳怡。但目光落在她的臉上時,卻正好碰上了陳怡看過來的目光,微笑中似乎帶著一絲別樣的意味,彷彿發現了自己剛才的窺視。

凌子凱只覺得臉上一陣發熱,慌忙避開了她的目光。為了掩飾自己的囧態,凌子凱故作鎮靜地乾咳了一聲,用濕巾擦去了塗在手臂上的美容膏,說道:「陳小姐,請你看看自己的手臂,還能看到那疤痕嗎?」

還沒等陳怡開口,那攝影的記者忽然驚奇地說道:「不對啊,我是不是看花眼了,先前在這手臂上明明有一塊疤痕的,怎麼現在沒有了?」

旁邊的那位員工也附和道:「沒錯,我剛才也看到那裡有塊疤痕的!」

為了驗證剛才的過程,那記者關掉了攝像機,開始倒退剛才拍下的視頻。

於此同時,陳怡也發現自己的手臂上那本來落下疤痕的地方已經變得光潔無暇,不由用手捂住了長大的嘴巴,滿臉驚駭地看著凌子凱,目光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天啦!這是奇迹!怎麼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那名記者一連看了三遍視頻后,突然發出了一陣大喊。

周圍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把目光投向了這邊。

那位記者有些激動地舉起了手中的攝像機,大聲說道:「大家快來看看,我剛才拍下了一段視頻。這位小姐剛才使用了美容膏后,僅僅在幾分鐘內,她手臂上的一塊疤痕完全消失了。你們說這算不算是奇迹啊!」

聽到記者的話后,大家都有些將信將疑。

對祛疤痕的產品大家都知道,但是真正用了之後,效果大多不是很好,總的說來是比較困難的,如果疤痕位置較淺或者面積較小,可以用藥物治療,但也要經歷一個漫長的時間過程。哪有在幾分鐘之內就能見效的事情。

為了證實自己說的話,那位記者又一次地將視頻當眾重播了一遍。

旁邊的那位員工也不失時機地對大家解說起剛才發生的事情經過。

在場的人中,唯有杜鵑趙雅和張昊三人當初在麗人美容院中見識過美容膏的真正神奇之處,所以看到眼下發生的事情后,也沒有多大的驚奇。

可是她們也清楚現在生產出來的這批美容膏跟凌子凱第一次配製的在療效上可謂是天壤之別了,雖然有不錯的效果,但遠遠沒有立竿見影的神奇功效了。

趙雅還就這個問題問過凌子凱,凌子凱的解釋是第一次配製出來的美容膏成本太高了,就算是生產出來了,也沒有幾個人能買的起。現在成本降低了,效果也就相應的會打些折扣。

至於這其中的真正原因,也就杜鵑能夠知道。

趙雅悄悄地走到凌子凱的身邊,低聲問道:「你手上的美容膏是不是跟我們用的不同?」

凌子凱點了點頭,然後把自己臨時想出來的計劃跟她說了一遍,同時也徵求她的意見,畢竟在以後,整個美容膏的產業都將由她來搭理。

「你的腦袋瓜還真好使,竟然搞出了個精品版和至尊版來!嗯,這個策劃不錯。」

「我這只是臨時起的念頭,至於以後怎麼來具體運營,可就要拜託雅姐你了!」

就在這時,有人看了視頻后,大聲提議道。「這美容膏真得有這麼神奇嗎?我這手上也有一道疤痕,能不能讓我也試試?」

凌子凱聞言將手中的美容膏往趙雅手中一塞,說道:「雅姐,接下來的事情就全交給你了!」

趙雅也知道現在是推廣美容膏的一次難得機會,便沒有推辭,拿著手中的那瓶「至尊版」的美容膏,走向了那位提議的顧客。

見趙雅開始履行起自己的總監職責,凌子凱知道接下來的舞台已經屬於對方了,馬上藉機退出了外圍。轉目間,看到何萬東和那些請來的貴賓們已經從休息室里出來了,大概看到這邊圍了許多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便走了過來。

到了跟前,何萬東對凌子凱問道:「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出了意外?」

「是出了點意外,不過是好事!」

何萬東說道:「發布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有什麼事等會後再解決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