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事先不知道,他倒是不怎麼害怕。

雲暮雪扔下匕首,就低下頭去湊在孟小舟的傷口上吮吸起來。

蕭騰頓時身子一震,就去拉雲暮雪。

他的王妃,什麼時候輪到給一個士兵吸吮傷口了? 「這些活兒自有大夫來做。」蕭騰的聲音嘶啞,帶著一絲寵溺。

但當著這些大老爺們的面兒,他沒有叫雲暮雪的名字。

孟小舟一見這情形,就知道這個給自己吸蛇毒的小內侍是騰王殿下的心上人了。

這些日子,軍中私底下都在傳騰王殿下寵愛清秀內侍的謠言,孟小舟先還不信,這時候親眼見了,當真信了。

他慌不迭地就去拉俯身在他小腿上的雲暮雪,「這位小哥,我的傷無礙的,讓大夫來處理就行……」

他生怕騰王殿下事後會怪罪自己。

雲暮雪這個關頭上哪肯走?

今晚要是一個處置不當,說不定會出人命,她直覺這毒蛇的事情不那麼簡單。

白了蕭騰一眼,她「呸」地吐出一口污血來,也顧不上擦嘴,就那樣,血淋淋的唇一張一合道,「你確定隨軍大夫能處置好?」

要是處置好了,為何還會出現這種情形?

為何隨軍大夫沒有發現那蛇是有劇毒的?

蕭騰無語,孟小舟見這內侍面色不善,自然不敢答話。

雲暮雪接著俯身又去吸蛇毒了。

連著吸了十幾口,傷口方才吸出鮮紅的血來。

雲暮雪直起身來,顧不上漱口,先拿紗布止血,又敷藥包紮。

蕭騰心疼地看著她忙碌著卻插不上手,見她終於忙活完了,趕緊遞上一杯水來,「漱漱口。」

雲暮雪接過喝了一口,就吐出來。

剛喝第二口的時候,忽聽帳篷外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驚得帳篷內的人都是神色一震。

因為這慘叫聲太熟悉了,和先前孟小舟的慘叫聲幾乎一模一樣。

孟小舟的面色越發慘白了,他哆嗦著手指著門外,「外面,外面……」

蕭騰神色一凜,歸隱已經讓侍衛跑出去查看了,不一會兒,那侍衛就急匆匆地跑回來,神色間有些慌張,「殿下,又有一個士兵被蛇咬了。」

這一個被蛇咬可能是巧合,但兩個被蛇咬就不大正常了。

雲暮雪攥緊了拳頭,看向蕭騰,「我想這是有人蓄意為之。」

蕭騰神色變得冷冽,看一眼帳篷內的人,冷聲道,「所有人都不要肆意妄動,除了巡邏值夜的,其他人一律待在帳篷里。」

說罷,他邁步出了帳篷,雲暮雪見狀也連忙跟上。

出了這座帳篷,在士兵的引領下,很快就見到了已經正躺在地上的被蛇咬傷的士兵,以及那條已經被打死的蛇。

那蛇和先前那條一樣,都是黑白條紋相間的。

蕭騰一見,神色愈發凝重了。

此時不用雲暮雪再說,他也確定了這是有人蓄意而為了。

隨行的幾個副將神色大異,看向雲暮雪時,眼睛里已經沒有了不屑。

能讓騰王殿下看上的人,不管是男還是女,又怎能是泛泛之輩?

雲暮雪卻顧不得那許多,連忙蹲在地上查看著那士兵的傷勢。

跟孟小舟的傷勢差不多,一開始都沒什麼反應,不發黑也不腫脹。

但因為有了上次的經驗,她這次當機立斷直接就拿刀子劃開了那士兵的傷口,命身後的隨軍大夫,「你來吸。」

隨軍大夫先前已經看了一遍,這時候自然也會了。

有了隨軍大夫的幫助,雲暮雪就輕鬆了許多。

她站起身來,立在蕭騰的身邊,看著遠處的草叢。

雖然沒有聽到什麼,但她總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今晚這草叢裡會有什麼動靜。

蕭騰命侍衛們把火把燒得旺了些,帶著人往草叢邊走去。

雲暮雪也要跟上,卻被蕭騰輕輕地拉住了,「你留在這兒。」

雲暮雪卻固執地搖搖頭,「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

軍中見過雲暮雪長相的人不多,她現在穿了軍裝,又做了簡單的易容,除了歸隱和龍澤等一些暗衛,幾乎沒有人認出她是誰。

跟著他們身後的副將和侍衛們都暗暗感動,沒想到這小子對騰王殿下倒是一往情深啊。

蕭騰哪裡捨得讓雲暮雪冒險?

跟著他在這軍中就已經夠苦的了,他不能給她錦衣玉食的日子,卻還有帶累她東躲西藏的,他的良心早就難安了。

可對上雲暮雪那雙異常明亮堅毅的眸子,蕭騰知道,這小女人已經打定了主意了。

他無奈地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反手就握住了雲暮雪的手,拉著她往草叢邊兒上走去。

雲暮雪一邊走一邊琢磨著,蛇到底怕什麼?

若是有人蓄意為之的話,那這毒蛇的數量一定不少,雖不至於咬死這些士兵,但把他們都咬傷了,豈不擾亂軍心?

那這放蛇的人,到底為的什麼?

他們是太子的人還是皇上的人,甚或是皇后的人?

她唯獨沒有想到芷蓮郡主。

其實,憑著女人的直覺,若是讓她知道了芷蓮郡主出了京,雲暮雪就會有所防備了。

畢竟,太子皇上或者皇后,都比不上一個妒火攻心的女人的。

走了不一會兒,就靠近那一片方圓看不到邊兒的草叢了。

這草叢都有半人多高,這漆黑的深夜,若是裡面埋伏著千軍萬馬,也難以被人發現。

蕭騰帶著眾人站在了離草叢約莫十來丈的地方,歸隱和龍澤兩個暗衛一左一右地擋在了他和雲暮雪面前。

火把明亮的光芒照得眼前一片開闊。

雲暮雪看著那刺目耀眼的火把,忽然想起來有些毒蛇就對熱源很敏感,說不定看著這些火把,會自動地撲上來。

還沒想完,就聽草叢裡忽然有一片似乎像是蠶吃桑葉的刷刷聲傳來,那聲音非常細微,若是不注意,怕還聽不見。

眾人頓時變了臉,歸隱大驚,忙喝道,「保護好主子。」

他和侍衛們都抽出了刀劍來,拉開了架勢。

雲暮雪覺得形勢不妙,聽那草叢裡的聲音,恐怕不知道有多少條蛇,光靠人殺手砍,難免會被毒蛇糾纏,到時候,萬一有人突襲,那就麻煩了。

她當機立斷扯了扯蕭騰的袖子,「快往後退,我有法子鎮住這些蛇了。」

蕭騰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就相信了她的話,命眾人,「往回走。」

於是大家一路急退,趕到了帳篷外,驚魂未定地看著草叢的邊緣,就見草葉拂動,似乎有什麼東西撞著那些草棵一樣。

「快,找雄黃和大蒜來,雄黃酒也成,旱煙葉也拿來。」雲暮雪急急地說道。

蕭騰沉聲命令,「按她說的去辦。」

於是,士兵們都忙碌起來。

因是才剛過了端午,大軍行軍途中,經過洛河鎮時,當地的官府送了很多的雄黃酒。再加上出征在外,蚊蟲蛇蟻也是要時刻防備的,所以,少不了雄黃。

雲暮雪都是知道的。

不一會兒,一壇一壇的雄黃酒都被搬到了各個帳篷外,雲暮雪叫人拔開塞子,把就傾灑在地上。

濃烈的雄黃氣息在空氣中揮發出來,那些密密麻麻剛從草叢中爬出來的毒蛇,速度果然就慢了下來。還有些開始掉頭往草叢裡爬去。

雖然這情況喜人,但云暮雪還是不敢怠慢,她趕緊吩咐眾人,「把雄黃和大蒜搗爛混在一起,用紗布包了,給值夜巡邏的士兵掛在腳腕上。其餘的在帳篷四周各放幾個。」

說完,就有人急匆匆地去傳話了。

這個操作起來很簡單,很快,這些巡邏守衛的士兵人腳都掛上了兩個小紗球,雖然看上去比較滑稽可笑,可過了約莫小半個時辰,沒有一個再被蛇咬。

雲暮雪才放了心。

對面草叢裡的蛇還在踟躕不前,雖然有一部分退回去了,但還有很多還在邊緣,和這邊的人對峙著。

蕭騰看了一眼雲暮雪,忽然低下頭來,貼著她的耳根用別人聽不到的聲音說道,「雪兒,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這種曖昧的姿勢,讓雲暮雪耳根子紅起來。

這麼多的副將和侍衛都在這兒看著呢,這廝還有閒情逸緻在這兒說這些?

她推了一把蕭騰,白了他一眼,「既然這會子無事,趕緊回去歇一會兒吧。」

反正站在這兒看著也沒用,守衛的事兒做好了就成。

「嗯,別擔心,倒是你,先去睡吧。」蕭騰愛憐地看著雲暮雪,見她神色沒有什麼疲倦,放心不少。

可能白日里在馬車裡睡足了。

雲暮雪的確是神情奕奕,一點兒都不睏乏,白日幾乎睡了一整天,這會子她睡著才怪。

倒是蕭騰,這些日子都沒有吃好睡好,日夜還要為大軍操心憂慮,鐵打的人也累壞了。

可她知道,毒蛇的隱患不除,他是不肯去歇著的。

想了想,她決定出一個狠招兒。

於是,她指著對面的草叢,小聲道,「蛇這種東西雖然對熱敏感,但也最怕火。對面都是草叢,這些日子也不見雨,又是炎熱的天兒,何不用火把它們給逼回去?」

雖然這樣做有些殘忍,但比起人命來,這又算不得什麼?

也許,這些蛇是被什麼葯給驅使著,不然,怎麼會從草叢裡爬出來,專門攻擊人呢?

蕭騰眼神一亮,幾乎為雲暮雪的想法擊掌了。

這個小女人,總能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

眼看著面前的一片黑乎乎的蛇影,蕭騰的眸子也湧上了寒霜,他大手一揮,歸隱已經命暗衛吩咐下去。

很快,那一壇一壇的雄黃酒都搬了過來,就潑灑在草叢邊緣上。

蛇群紛紛往後退去,蕭騰手擎著一個火把擲過去。

「轟」地一聲,那潑了雄黃酒的草叢開始燃燒起來。

天乾物燥,雖然是草叢,但因為有了烈酒助勢,那火燒得一點兒都不費力。

蛇群紛紛往後縮,但也趕不上烈火燃燒的速度。

很快,空氣中就飄來一陣令人作嘔的肉腥味兒,混著雄黃酒的濃香,聞上去讓人有些反胃。

蕭騰擁著雲暮雪,看著那不遠處的烈烈大火,心裡只覺得異常的安寧。

身邊有如斯佳人相伴,他真是今生有幸啊!

大火熊熊燃燒起來,映得半邊天都紅了。

因著草叢裡的草還帶著濕氣,火光里就見濃煙滾滾,嗆得人喘不過氣來。

蕭騰拉著雲暮雪帶著眾人返回了帳篷。

冰飛心弦殤之一眼萬年 草叢邊緣再也不見毒蛇的蹤影,眾人安置好巡夜守衛的士兵,各自散去歇息不提。

蕭騰一路都是拉著雲暮雪的手回到了中軍大營,眾位副將看在眼裡,心裡卻都浮想聯翩。

騰王殿下對這個小內侍還真不是一般啊,看這樣子,真是形影相隨了。

也是,這位小內侍如此有本事,就算是個男人又如何?

眾位副將一個個很是理解地看著蕭騰和雲暮雪進了中軍大帳,決定回去要好好地和王副將說一說,也免得他再看人家這小白臉不順眼。

嫡女為凰 進了帳內,蕭騰就屏退了暗衛,摟著雲暮雪進了裡間。

那裡,床榻已經備好,不過是簡易的木架子搭起來的,但在軍中,能有這樣的床睡就很不錯了。

雖然四周都是濃烈的雄黃和大蒜味兒,但這一點兒都不影響蕭騰對雲暮雪的濃情蜜意。

「雪兒,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蕭騰一路上就沒松過雲暮雪的手,這一進了裡頭無所顧忌,更是把她緊緊地擁進懷裡,用力地汲取著她身上自帶的處子的幽香。

聽著這肉麻的話,雲暮雪就覺得好笑。

這廝,似乎越來越會說了啊。

「你呀,還是別貧嘴了。既然喜歡我,就聽我一句勸,老實地躺下歇著吧,明早還得趕路呢。」

他們還沒跳出老皇帝和太子的圈子,哪能不處處謹慎?

「嗯。」蕭騰倒是乖乖聽話了,只是他的手還是緊緊地箍住雲暮雪的腰,就往床上倒去。

害得雲暮雪尖叫一聲,壓在了他的身上。

那簡易的床就劇烈地顫抖了幾下,嚇得雲暮雪以為下一刻那床就能散架。

「喂,你放開啊。這樣你怎麼睡?」雲暮雪輕輕地捶了他的胸口幾下,嬌嗔道。

他們如今這樣子,已經惹來不少非議了。

軍中那些人都以為蕭騰喜好男人,是個斷袖。 婚婚欲睡:總裁駙馬別霸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