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安林:「……」

他總覺得,這木盒裡裝的肯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不想收這禮物。

安林騎上大白的後背,跟蘇淺雲和蘇信告別後,便飛向了天空。

高空之上,看著漸漸遠離的青木皇宮,安林從納戒中取出了木盒。

他望著這如同潘多拉魔盒般的東西,陷入了沉默。

要不直接把它扔了吧?

一個念頭就這麼從他的腦海中閃過。

不……萬一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呢……

最後,人的好奇心還是戰勝了理智。

他將木盒緩緩打開。

映入眼帘的,是一封散發著淡淡芳香的信紙。

情書?

安林將摺疊的信紙緩緩攤開,第一句話開始出現在他的眼前:「安林妹夫:相信你看到這封信一定會非常的驚訝……」

他只看到第一句話,便手一抖,差點將信紙給丟了。

蘇信說的沒錯,收到這封信安林真的非常驚訝,看到內容后還驚悚起來了呢!

安林妹夫?

我你去你妹的!

果然……

這木盒還是扔了吧!

安林舉起了木盒,半晌后,又緩緩放下。

嗯……扔之前還是先看看他說的是什麼吧。

他的理智再一次被好奇心擊敗,緩緩攤開信紙,繼續看下去。

少將的野蠻嬌妻 「我稱呼你為妹夫,請不要驚訝。」(沒有驚訝,有的只是驚悚)

「畢竟你是和雲樂走得最近的男子,也是最有機會扳倒嫦娥的人。說不定在未來,你真有可能成為我的妹夫。」(扳倒嫦娥這句話比上一句更驚悚)

「我覺得安林道友你即使現在不想追求雲樂,但是未來也一定會動心的,畢竟雲樂是這麼完美的一個女子,不是嗎?」(這和完美無關!加了完美光環后,下面就是正題了吧)

安林猜得沒錯,接下來要說的,果然是正題。

「當你想追雲樂的時候,人已遠在天庭。身為大舅子的我,愛莫能助,所以特意寫下這些信息,希望能給你起到一定的幫助。」

「雲樂的生日是……她喜歡的動物是……她喜歡吃的食物是……她早上喜歡做的事情是……她中午喜歡做的事情是……她晚上喜歡練劍,別看她用的是月光輪,她也是一名有著劍仙夢的女子,所以妹夫你很有機會哦……她也有一些討厭的事情,比如過於嘈雜的環境……她雖有時候不善於言辭,但是也是喜歡聊天的人……」

「……大舅子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如果還不成的話,就證明你們倆確實沒有緣分,我也不好再過多干涉。最後,祝你一切順利!」

安林默默地將這封信看完,再次陷入了沉默。

不得不說,這位哥哥真的是替妹妹的終身大事,操碎了心。

安林心中感觸很深,他有些害怕。

他怕自己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

一念及此,他的掌心開始冒出熊熊烈火,將木盒還有信紙全部焚燒殆盡。

嗯……物證沒有了。

但是,信息已經記在腦海里忘不掉了,怎麼辦?

「唉……」安林有些無奈地搖搖頭,一臉的憂鬱。

有時候,太聰明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

天庭修仙聯合大學的傳送陣。

白芒閃爍間,安林的身影漸漸浮現。

和他一起出現的,還有迷你狀態的小丑和大白。

安林看著周圍熟悉的環境,濃郁的元氣,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全身一陣暢快。明明只是離開校園一個月不到,卻感覺分別了許久似的。

「咦,安林!大白!」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

安林轉身,看見一個外表黝黑,有些微胖的男子正一臉欣喜地看著自己。

「卧槽!劉大寶?你怎麼變得這麼黑了!」安林雙目圓瞪,一臉驚訝地望著面前的男子。

在他的印象中,劉大寶是白白的,有些健壯的男子,怎麼一段時間沒見,就變成非洲叔叔了?

「唉……這事說多了都是淚。」劉大寶揉了揉眉心,一臉痛苦道:「我爹非要我修鍊那什麼太陽神功,這功法入門就是要我連續曬一個月的太陽。」

「我這一個月的假期,什麼事都沒做,就天天在沙灘上,像條鹹魚一樣躺著,隔半天就翻一次身……」

安林聽到這裡「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他覺得要是光合達人小紅蘇醒后,和這劉大寶應該會有許多的共同話題。

然後,他看到劉大寶情緒忽然低落,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當即道歉道:「對不起,我沒忍住……」

他不道歉還好,這樣一道歉,讓劉大寶整個臉都黑了下來,雖然臉本來就是黑的。

劉大寶憂傷地嘆了一口氣,轉而問起安林:「你呢,這個假期做了什麼?」

安林想了想,實誠地回答道:「那就有點多了,我先去神獸宗玩了一趟,然後又去朱雀宗玩了一趟,之後去了萬惡深淵殺邪魔。接著,去了萬靈仙宗找軒轅誠,還遇到冰寒聖地的大祭司搶男人這種大事。最後,又還去了一趟青木皇宮……」

劉大寶:「……」

安林發現劉大寶臉色不太對,關切道:「咦,你怎麼了?」

劉大寶捂著心口搖了搖頭:「沒什麼,我只是覺得有點難受……」

「讓我一個人靜靜就好了。」他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太過在意。

安林點了點頭,隨後,臉上浮現出嚮往的神色。

新的一年又要來了……

他在這一年,一定會好好修鍊,天天向上! 萌寶當家,總裁老公超給力 ?新的學期到來了。

安林學習的地方,搬遷到了一個叫白翼學區的地方,這是大二學子的專用學區。

新一屆的小鮮肉們,絡繹不絕地走進學校的大門,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正式開學的前一天,安林重新來到了學校的大門口,一時間有些惆悵感慨。

不知不覺,一年就過去了啊……

他剛剛來這裡的時候,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凡人。

就在門外這個地方,他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個修仙朋友,許小蘭。

想著當初兩人牛頭不對馬嘴的畫面,一人說普通話,一人說稀奇古怪的太初語,他就不禁笑了出來。

他繼續向前走去,來到了一處小廣場,這裡地方不大,卻匯聚了上千學生的圍觀。

一塊巨大的黑色石板佇立在人群中間,不時冒出白色的光芒。

嗯……這是測修為的石頭。

想當初,聞名校園的「最強關係戶」稱號,就是在這裡獲得的。

安林淡淡一笑,現在他已經是育靈期的修士,雖然技能樹有點歪,凝結的是獸丹,但好歹也是鹹魚翻身了。

可惜啊……當初沒有哪個人跳出來作死踩他,不然現在就可以好好打臉一波。

黑色石板冒出璀璨的白芒,巨大的字體顯現:「道之體——十段!」

人群開始一陣騷動,各種評論也是紛紛出現,無非是什麼「哇,好厲害啊!」「哇!真是天才!」之類的。

「姚秀,一班!」沉穩響亮的聲音響起。

「噢耶!」

一名綠衣女子高興地歡呼起來。

她明明知道自己可以穩穩進入一班,但還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以歡呼雀躍的方式肆意表達著。

這女子皮膚白皙,嬌俏可愛,還有著及肩的雙馬尾,看起來青春活力。

說實在的,在女修士中,留雙馬尾是非常罕見的,所以安林也是多看了她幾眼。

就在這時,黑色石板又是一陣極為璀璨的白芒,接著,整個圍觀人群都炸了,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這只是因為石板上的字體是:「育靈境界——初期!」

「姚明熙,一班!」聲音再次響起。

「原來他就是黑白劍宗的第一天才姚明熙!」

「姚秀和姚明熙是兩兄妹吧,這資質太妖孽了,是遺傳的吧。」

「他們其實早就聞名靈劍州了,都是能和古劍碑溝通的天才。」

「測試到了最後階段,我還以為我們這一屆會悲催地連一個育靈期的都沒有,還好有姚明熙……」

「啊~~~姚明熙好帥!」

有迷妹忍不住開始大聲歡呼。

姚明熙一身黑袍,外貌俊朗,神色冷酷,讓人覺得不易接近。

他一臉淡然地離開了人群。

姚秀快步跑來,笑嘻嘻地挽住了他的胳膊,嬌聲道:「真不愧是我親哥,這一屆的新生第一人,非你莫屬啦!」

姚明熙溫和一笑,眼睛卻是望向遠處,淡淡開口道:「秀兒,我們的眼裡不應僅是這一屆的新生,要將目標放在整個大學!」

姚秀那明亮動人的眼眸一閃,激動道:「哥說得對,仙榜第一的王玄戰,大五就到達了化神期,這等天資縱橫的人,才是我們應該奮鬥的目標!」

姚明熙輕輕一笑,有些不以為意:「王玄戰的確很厲害,但是你知道嗎,校園中有一個傳說人物,你剛來所以還未聽聞,他才是我崇拜的對象……」

姚秀聞言小口微張:「是誰啊?」

校園中除了王玄戰是化神期,好像沒有誰是這個境界的了,到底是誰讓一向自傲不已的姚明熙心生崇拜,她實在是好奇不已。

「我跟你說說他的事迹吧。」姚明熙目光熾熱,冷峻的臉上罕見的浮現出嚮往的神情:「我的偶像,他剛剛入學時是道之體零段。」

姚秀聞言一呆,靈動的大眼一眨一眨的。

「短短一年的時間,你猜他現在的境界是什麼?」姚明熙開口問道。

姚秀那嬌俏的小臉,從驚愕中稍稍回過神,往心中所想的最厲害的開始猜測:「道之體十段?」

姚明熙搖頭:「是育靈期!」

「育……育靈期?」姚秀徹底不淡定了,小小的胸脯劇烈起伏。

僅僅一年的時間,就從道之體零段修鍊到育靈期?

這麼一比……自詡為靈劍州劍修天才的她,這十八年都活到狗上面去了嗎!?

「但這只是他其中一個事迹而已……你可知他在自由之戰中,明明是道之體的境界,卻僅憑一指,就擊敗了當時位列仙榜第一的王玄戰!」姚明熙繼續開口。

「一指擊敗王玄戰?」姚秀吶吶開口,滿臉的不可置信。

「不僅如此,他在下凡執行任務的時候,黑羽族的暗夜真王忽然降臨,卻被他一劍斬殺!!」姚明熙越說越是激動。

「黑羽族能稱為真王的,都是返虛境的大能吧……天啊!!!」姚秀震驚得嬌軀一顫,竟是有些獃滯了。

這些事要不是從這從不開玩笑的哥哥口中說出,她絕對不會相信。

「秀兒,你說說看,這學長是不是一個活著的傳說?值不值得崇拜?!」姚明熙眼神熾熱,呼吸急促道。

姚秀已經抑制不住自己的崇拜之情了:「哥,他是誰?」

姚明熙:「他叫安林,是大二的學長!」

姚秀一臉激動:「安林學長是嗎?我們今天就去找他吧!去交個朋友!」

姚明熙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不能太冒昧了,我們要給學長一個良好的第一印象!」

「要不我們兩個給他表演一個劍舞?」姚秀想了想開口提議道。

「問題是他喜歡看劍舞嗎?秀兒你唱歌好聽,要不你給他唱一首歌,我來舞劍,這樣他只要喜歡一樣,我們就成了!」姚明熙開口道。

「要是他都不喜歡呢?」姚秀有些擔心。

「都不喜歡……那我們就用強的!」姚明熙目光熾熱。

「怎麼強?」姚秀粉嫩若雪的臉蛋,激動得浮現一抹嫣紅。

姚明熙咬牙道:「即使不能成為朋友,也一定要讓他記住我們……」

「我們可以先問他喜歡什麼,然後盡量投其所好。要是他還是拒絕,那麼我們就死纏爛打,賴在他身旁不走了,直到他承認我們!」

姚秀眼睛一亮:「我們還要索要簽名,合影,交換傳音符聯繫方式!」

「對,就是這樣!我們走吧,去白翼區!」姚明熙重重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