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剛剛在車上看著紀凡臉上的巴掌印,突然就覺得她一直以來的想法是錯了。

羅桂芬……別人對她如何縱容她懶得管,但這一次,她要想辦法徹底的把她壓下去!

紀老太太的為難,他這些天里也聽了不少念叨。

尤其是在紀雪身上得來的羞恥。

他們這些上了歲數的人就喜歡攀比顯擺,當初紀凡讓他們賺到多少面子,現在他們在紀雪身上就被找補回多少嘲笑。

紀雪的胖只是其一,是根本不會起到任何關鍵作用的其一。

她到現在都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別人一聽她的大名就聞風喪膽,主要原因還出在羅桂芬身上。

她有這樣一個親媽,以後有這樣一個丈母娘……不論誰想到這一點都會忍不住打個哆嗦。

就是周瑾華提起她們母女都是一言難盡的神色。

葉回從紀雪身上想到了希希身上,如果以後她的寶貝女兒耽誤在羅桂芬身上,她怕自己會忍不住想殺人。

(穿越)天后成長手冊 曹艷華聽她提起羅桂芬語氣中就已經帶上嫌棄,再聽到她想要了解羅桂芬之前的行事,對葉回的心思也算是猜到幾分。

「這個電話里也說不清,等我明天回去跟你說。」

陸家這一年的新年終於不再像之前那樣冷清,陸明磊回了京都又娶了媳婦,陸明宇將工作重心往京都挪,所以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拚命。

就是陸可心因為魏秋珍的原因,這個新年在家呆的時間都比去婆家的時間長。

當然,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也在於雙胞胎太可怕,保姆回家過娘,他和她周瑾華二人實在搞不定。

她回來,就把一串尾巴全都帶了回來。

對於韓小雅來說婆婆在哪裡她就在哪裡!

無上征服系統 當初她能禁不住誘惑的答應陸明磊,她半點不想將原因歸納為她點胃很不爭氣。

「我聽說你婆婆今年回來沒少鬧騰啊。」

韓小雅進門見著紀凡不在就趕緊湊到葉回身邊擠眉弄眼。

葉回嗯了一聲,對家醜外揚絲毫不覺得詫異。

想看他們熱鬧的人多了,就是紀老爺子在京都的那三個兒子也因為他就這樣退下來,沒有幫他們再爭取更進一步而心生怨懟。

作為一個整體的家都開始出現縫隙,羅桂芬弄出來的鬧劇還不是會第一時間就傳出去。

「葉子啊,你這個婆婆……她以後要是不回京都來,你真沒必要管她。」

在曹艷華看來這人呢,就跟三歲看到老一樣,羅桂芬一把年紀的人現在能鬧騰的這麼歡,以後沒準更能折騰。

畢竟這幾年不是剛出來一個詞叫更年期,算算羅桂芬的年紀……鬧騰的日子還在後面!

「我當然不想管她,可伯母你想過沒有,他們不會一直在廣城,等紀長征退下來紀凡身為長子不可能不管他們。

「真到了那個時候,我家希希也大了,我不想被她把希希鬧成紀雪那樣。」

葉回之前還只是一個很隨性的想法,但回到家后她就越想越覺得有必要認真仔細的考慮一下這問題。

羅桂芬這種大兇器不能解決掉,以後就只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

「你這麼說到也是,我們希希這麼好可不能被她耽誤了。」

一涉及到希希,曹艷華立馬就嚴肅起來,回憶起當年在榕城聽到看到的事也是無比賣力。

韓曉雅和陸可心就跟聽故事一樣,一邊聽一邊無語的對視,這羅桂芬……其實就是想要人捧著的小公舉啊!

「你這個婆婆就是喜歡被人捧,捧得人越多她越開心,哦,如果能誇出花樣來,她能樂上一個星期。」

葉回:「……」

她對如何處理小公舉半點經驗都沒有怎麼辦!

如果給小公舉毀滅一般的打擊她倒是能說出個一二三四……

「其實她之前要過來,你就不應該攔著,這不是有我在嗎?她這麼多年都沒斗過我,你把她弄過來,我肯定能把她收拾的老老實實。」

葉回:「……」

她當時不是沒想到一山還比一山高的道理!

「不過回去了也沒事,以我對她的了解,她雖然被紀長征帶了回去,但心裡肯定憋了一口氣。

「她這人吧,有時候特別一根筋,你信不信用不了幾天她就會找借口再跑回來?

「真等她回來了,直接站在你們家門口,你還能掄著掃把趕人?你婆婆那點小心思,嘖嘖。」

曹艷華揚著頭,語氣中那點得意跟指點江山也沒差什麼了。

陸可心和韓曉雅被唬的一愣一愣的,還想著哪有這麼誇張。

結果沒過幾天韓曉雅早起出門上班時,就在衚衕口遇到了拎著行李的羅桂芬!

自家婆婆真的神了!

過了春節京華這邊就已經試開工,拿市裡的錢買設備,當然要怎麼好怎麼來。

整條流水線高大上的現階段市面上能見到的糖果,他們全都能產。

工人們開工的熱情高,葉回和周瑾華對年後的結婚潮也報以期待。

這幾天兩人一直是早出晚歸,就恨不能住在廠子里。

等她忙了一天虛脫般的回到家,迎接她的就是曹艷華料事如神的得意眼神,還有自家女兒嫌惡的撇著嘴。

「媽媽,奶奶為什麼像癩蛤蟆一樣?明知道咱們嫌棄她,還非要往咱們神拜年湊。」

葉回咬著牙,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

在廠里忙了一天好累,她今天已經沒體力去理會羅桂芬的鬧騰。

「所以希希要吸取經驗,要做一個有眼力不被人嫌棄的人,知道嗎?」 葉回的話太過意有所指,讓羅桂芬想要裝聽不懂都有些難。

但這一天里她跟曹艷華各種斗,能比的全都比了一遍,結果……她一樣都沒贏。

這會看著曹艷華揚著脖子無比得意,她都已經要嘔死,又哪裡會想去跟葉回再鬧一次。

她就說怎麼會住進來的這麼痛快,葉回中午沒回來,紀凡也沒回來,曹艷華也沒掄著掃把哄她出去……人家這是把她當成送菜被虐來了。

曹艷華才不管她此時的心情如何,二話不說上前將人提溜起來,一路拖到廚房。

來這邊當大爺要別人伺候那就更別想。

「媽媽,姥姥今天可厲害了,差點沒把把奶奶氣死。」

希希一邊說一邊回味,總覺得曹艷華的表現無比英勇。

葉回揉著她已經散亂的頭髮:「嗯,所以你以後盡量不要跟奶奶起衝突,她要是欺負你,你就去找姥姥。

「你是她的小輩,不管她做的對不對,你直接跟她頂撞就會落人口實,知道嗎?」

葉回自己沒在意過名聲,可她不想自己的女兒受到任何詬病,這可能就是天下父母心吧。

希希笑眯眯的點頭,自家姥姥那麼厲害,她乖巧的躲在身後就是了。

她這麼小在身後躲著是應該的。

紀凡還不知道葉回和曹艷華已經存了要將他親媽徹底收拾的想法。

他是臨出門準備回去時接到紀長征的電話,才知道羅桂芬來了京都。

紀長征這段時間一直有讓人看著羅桂芬,他知道她想回京都的心還沒死。

但他作為廣城駐地這邊的一把手,每天大把的事情等著他來處理,也沒時間一直盯在她身邊。

派去看著羅桂芬的幾人全部被罵了回來,一個個耷拉著腦袋跟鵪鶉一樣,他也沒辦法再去難為自己的手下。

於是一個不查,再回到家就發現人不見了,行李也不見了。

父子二人對她都是沒有半點辦法,紀凡幾乎是一路疾馳回到家裡,路上已經想好各種說辭,結果進門就發現……一片和樂。

不應該是這樣……的吧。

他總覺得是自己看錯了,轉頭去看葉回,就見她笑眯眯的正抱著希希給她講故事。

詭異的氣氛一直持續到睡前,羅桂芬都還來不及說什麼,就又被曹艷華拖走了。

到了這時紀凡要是再看不出什麼,那他就真要蠢的無藥可救。

「這樣做,伯母會不會太辛苦?」

「辛苦?」葉回詫異:「你沒發現她樂在其中嗎?」

紀凡:「……」

他覺得了啊,就是因為看出來了,所以想最終確認一下,他這個親媽是不是真的變得樂子了。

「糖廠那邊的進度如何了?」

「還行,就是現在奶糖的口感還不太好,需要繼續調配方。」

為了能快速投產,葉回和周瑾華也沒有太小氣,該有的投資都沒太節省、

他們讓人專程去南方找了幾個技工回來,都是多年的老師傅,各自都知道一些配方。

但配方這種東西也不是定式,還是需要慢慢的協調后才能變成適合他們自己的東西。

不過現在的進度他們已經算很滿意,如果新品上市后能迅速的在批發市場和商場超市裡鋪開,糖廠的轉型就算階段性成功。

就是說起這一點,葉回還稍有些鬱悶。

他們原本的目標是恆源乳品廠,結果那邊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一直有問題,接手快半年,居然看不到明顯的起色。

紀凡對葉回的情緒變化一向很敏銳,見她明顯有些晃神就知道她是想到其他地方去了。

「一口吃不出胖子,你們也別太心急。

「你認真回憶一下,其實這半年來你們大半的精力還是放在京華那邊。

「而且京華是不破不立,舊有的框架直接打破,所以有新動作就很容易看出成績。

「恆源那邊的情況本來就更複雜一點,是要在現有的結構中進行調整。

「你們之前又很霸氣的送了好幾個部門領導進牢房,這無形中也算牽扯了你們不少精力。

「所以恆源一時間看不出明顯的變化也算正常,你要這麼想,那邊現在也沒有明顯的變差這就是好消息。」

葉回:「……」

紀凡這番安慰對她來說……有點扎心啊,實話總是容易不中聽。

他分析的道理葉回都明白,只是私心裡還有些接受不了。

「管企業真難,比在外事部難多了。」

許久,葉回嘆口氣,幽幽的發出一聲感嘆。

在外事部她是真的如魚得水,在那個外語是第二條生命的地方,她可以變成能有九條命的大貓。

會離開也是因為她不想受到無形中的牽制,不想在職位越做越高后,強迫著自己去勾心鬥角。

可經商明顯不是一個能靠著多看書就能有回報的地方,她的能力在這個領域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就因為很難所以也才有趣不是嗎?」

紀凡這話明顯說到了葉回的心坎里,她嘿嘿一笑,看似在抱怨,但更是在享受。

有曹艷華壓到性的技能,羅桂芬就算是住到了葉回家裡,迎接她的也是狂風驟雨。

住進來容易,再想走就有些難,尤其羅桂芬每天都把紀雪還沒嫁出去掛在嘴邊,讓羅桂芬都沒臉逃回廣城。

有曹艷華將羅桂芬收拾的服服帖帖,葉回根本不需要在這方面多花費心思。

京華這邊已經開始小批量的投產,一些果味硬糖沒有太大的配方難度,已經可以投產。

年後這段時間市場部也都沒閑著,知道葉回他們打算用年後的結婚高峰期來檢驗市場,有了奔頭,整個部門的人全都奔波在京都的各個市場超市裡。

京華的轉變直接又迅速,整體的精神面貌都像是被葉回狠狠的刺激過,全都憋著一口氣盼著廠子可以徹底翻盤。

葉回每天走在廠子里,都能看到手中有著事情的工人們行色匆匆。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揚著期望和對未來的憧憬,這份情緒感染著葉回,讓她就覺得這段時間的辛苦格外值得。

有回報的付出,才值得一往無前的繼續投入。 京華的改變讓市裡不少人將目光投放過來。

羨慕的、嫉妒的、複雜的,反正大半都馬後炮的覺得有這樣的政策扶持,他們也能做到這種程度。

孫啟雲當初會脅迫葉回再接一個廠子,就是看上了她那份錦鯉屬性。

只是這份好運他也只是在文字中看到,具體能到何種程度還要在實踐中去慢慢查看。

原本他以為怎麼也要一到兩年的時間,結果這才半年時間,先不說轉型是否能成功,廠子能否盈利,只看京華從上到下的整體面貌就能感受到脫胎換骨。

只丟去一個廠子過去似乎有些少了啊!

孫啟雲眯著眼,眼中精光閃過。

市裡可是還有不少不能放手的大型國企,這些企業不能轉為私有,又是一大包袱,要怎麼才能讓葉回同意接手,扭虧為盈?

剛將一塊水果糖含在嘴裡的葉回用力的打了個噴嚏。

她揉了揉鼻子,倒春寒的季節她一直穿的很多,按說不應該會感冒才對。

摸出手絹擦了擦鼻子,就開始每日例行的試吃試吃試吃。

希希這些天每一天都開心的像是在過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