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想到這裡,趙鳴盛說,「那你去做一些輕鬆的工作吧,我們兩個一起把房間打掃乾淨。」

雲煙點了點頭,特別乖巧的同意了。

兩個人就開始收拾房間,一個收拾這邊,一個收拾那邊,兩個人的速度果然是要比趙鳴盛一個人要快多了,沒多久,他們就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

雲煙看著兩個人合作完成的效果,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果然一起收拾要開心快樂的多啊,以後也都一起好了。

雲煙在這裡想著的時候,趙鳴盛也是很滿意。

這樣既給雲煙展示了他收拾的實力,又給雲煙一個非常溫暖的家的感覺,還有什麼比這個還要棒的嗎,絕對是沒有了。

雲煙坐在床上,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這樣真好啊。」

什麼都不需要做,什麼都不需要想,總會有人在旁邊叮囑你的。

在和趙鳴盛在一起之前,雲煙一直都非常的畏懼這樣的生活。

畢竟上一世,她就是因為太過於相信,所以才會落得那樣的下場。

她一直都很怕相信趙鳴盛這件事情。

如果趙鳴盛還會是以前的那個趙鳴盛,他還是會做一些傷害她的事情,那雲煙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了。

真想問問趙鳴盛還會不會那樣做了。

但是真的問的話,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會不會出現裂痕呢。

雲煙不敢賭,也不想賭,她寧願相信趙鳴盛一直都會是這個樣子,也不想要跨過界限去詢問他什麼不該詢問的東西。

就這樣吧,他們彼此都會很開心的。

雲煙想了想,嘴角微微的勾起來。

趙鳴盛看見了,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她的酒窩。

「笑什麼呢,這麼開心。」

趙鳴盛也跟著笑了笑,「說出來讓我樂呵樂呵。」

雲煙搖了搖頭,抱著趙鳴盛的胳膊不撒手,又將臉埋在趙鳴盛的胸口處蹭了蹭。

趙鳴盛一被雲煙撒嬌,就覺得自己的心裡像是有羽毛在撓痒痒一樣,特別特別的癢。

他咽了咽口水,然後乾咳了一聲。

「怎麼了,今天老是撒嬌。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了。」

趙鳴盛嘆了口氣,「你這樣的話,我都想要一口把你吃掉,這樣就不會被人看到了。」

趙鳴盛半真半開玩笑的說著。

雲煙卻是抬起頭,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他。

「那你就吃吧。」

她開口說,「吃得開心點?」

趙鳴盛猛地咳嗽了起來,完全沒有想到雲煙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但是他當然不可能在這個地方將雲煙給吃掉了,所以只能紅著臉說。

「咳咳,那什麼,現在不是時候,不能的。」

雲煙有些奇怪的問,「不就是咬一口的事,又什麼不是時候的?」

趙鳴盛愣了一下,看著雲煙,裡面一片清澈。

他忍不住想要給自己一拳,想歪了吧,你怎麼思想那麼齷齪啊。

雲煙壓根就沒往那個方向想,就以她這個遲鈍的樣子來看,估計自己不點醒她的話,一輩子都不會想到那個地方了。

趙鳴盛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又緩緩的吐出去。

行了,冷靜點,冷靜點,不要想不該想的事情。

「那,現在咬好像也行?」

趙鳴盛試探的說,「我咬了?」

雲煙點了點頭,順便還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臉。

「就咬這裡吧,不過輕一點,不要留下牙印,看著難看。」

趙鳴盛忍不住笑了笑,「還挺挑剔的?」

雲煙吐了吐舌頭,然後說,「嗯,不能有牙印。」

趙鳴盛深吸了一口氣,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他一定會被雲煙可愛死的,到時候可能就要心臟驟停,把人嚇壞了怎麼辦啊。

不過想是這麼想,趙鳴盛還是俯身,朝著臉頰咬了過去。 雲煙有些吃痛的皺了皺眉頭,不過並沒有躲開。

她眨了眨眼睛,看著趙鳴盛,疑惑他為什麼還沒有鬆開嘴巴。

趙鳴盛好笑的盯著雲煙,最後咬的動作改成了輕輕的吻。

雲煙忍不住笑了笑,「有點痒痒。」

趙鳴盛挑眉說,「就只有痒痒這個感想嗎?」

雲煙想了想,點頭說,「是啊,那還要有什麼?」

趙鳴盛略帶無奈的看著雲煙的反應。

好吧好吧,雲煙不明白也就算了吧,反正他也不指望雲煙能夠這麼快就明白過來。

不如說要是真的很快就理解的話,雲煙也就不是雲煙了,他喜歡的也正是雲煙的這種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這樣也會讓他覺得生活有了很多的樂趣。

想到這裡,趙鳴盛忍不住笑了笑,雲煙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並不明白他是在笑些什麼。

趙鳴盛也沒有直說,他摸了摸雲煙的頭。

「好了,我們的東西也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你現在想要做什麼?」

雲煙想了想,回答說,「我們到外面去轉轉吧,我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了。」

趙鳴盛想了想說,「我也不太清楚,太久沒回來了,那我們去鎮上打聽打聽。」

雲煙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兩個人就拿著東西來到了鎮上。

看到鎮上的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小攤,雲煙饒有興趣的看了看,覺得還真的是多了很多東西。

趙鳴盛見她那麼有興緻,便帶著雲煙多玩了一會兒。

「這個是什麼啊。」

雲煙有些好奇的看著手中的東西,「香囊嗎?」

趙鳴盛看過去,點頭說,「應該是吧,不過這個形狀倒是挺新穎的,這家人挺會做生意啊。」

老闆聽到趙鳴盛的話,點頭說,「誒,有眼光啊,這可是唯一一個,我們就做了這個,想看看效果怎麼樣,要是好的話,就多做點,不好以後可就絕版了。」

雲煙還挺喜歡的,便看著趙鳴盛。

趙鳴盛被她那個亮閃閃的大眼睛給萌到了,只能幹咳了一聲,然後說。

「好吧好吧,我給你買。真是的,替夫人花錢,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啊。」

趙鳴盛說著掏出了銀兩,然後對老闆說,「還有這樣的嗎?給我也來一個。」

雖然不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不過能有一個情侶的香囊也算是不錯的啊,現代不就流行那種東西。

老闆很是高興的說,「誒誒,好嘞,這個給你!」

畢竟這個東西,在其他人的面前,實在是不怎麼樣,所以老闆已經不打算再繼續做了。

現在趙鳴盛願意再買一個,那他自然是樂得自在的。

趙鳴盛手中拿著那個東西,然後看了看雲煙手中的,心裡頓時樂開了花。

影帝你還缺妹妹嗎 雲煙很是高興的捧著手中毛茸茸的東西,覺得特別的可愛。

「不過,沒想到你居然也買了一個。」

雲煙有些奇怪的問,「這不是女子才會去買的東西嗎。」

「我和你買一樣的,難道你不覺得很開心嗎。」

雲煙這才恍然大悟的發現,還真的是像趙鳴盛所說的那樣。

「這樣啊,那,那也挺好的。」

雲煙小心翼翼的將手中的東西包裹起來,這個時候,手中的物品已經有了其他的意義,所以她一定要好好的保護這個東西才行。

趙鳴盛注意到了這一點之後,也跟著勾了勾嘴角。

兩個人又悠哉的轉了一段時間之後,便回到了府上。

「皇上之後好像有宴會讓我們參加呢。」

無恥術士 雲煙突然想起來,「我們是不是應該找找合適的衣服,過去參加宴會?」

一聽到宴會,趙鳴盛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這一次的宴會,肯定不會是那麼簡單的東西的。

也許會邀請羌國的國君過來也說不定啊。

想到這裡,趙鳴盛的臉色就更加的難看了。

要看著那個羌國國君的臉色行事,這還真不是普通人能夠忍受得了的。

而且雲煙這副傻乎乎的樣子,肯定是沒有發現太子的那種心思。

到時候萬一被騙了或者是怎麼樣了,估計雲煙都不會說什麼。

真是讓人火大啊。

趙鳴盛忍不住嘆了口氣,然後看著雲煙說,「你怎麼就不能再靈敏一些呢。」

雲煙一頭霧水的看著趙鳴盛,「什麼?我怎麼了?」

突然之間這麼說,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還是她做錯了什麼事情。

雲煙實在是想不明白,只能一頭霧水的待在那裡。

趙鳴盛搖了搖頭,拍了拍雲煙的腦袋。

就是這種傻乎乎的樣子,才更加的讓人憐愛啊。

不管怎麼說,他都要將雲煙好好的保護起來,絕對不能給那個羌國國君機會!

下弦月愛人(中) 看到趙鳴盛的眼中燃燒的熊熊的烈火,雲煙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是還是示意性的點了點頭。

「好了,那我們收拾一下東西。」

趙鳴盛點了點頭說,「行,你把需要帶的東西拿著,我去給你選衣服。」

雲煙瞪大了眼睛,「你選衣服?」

那還能穿了嗎。

看著雲煙眼中充滿著不信任的感覺,趙鳴盛簡直是要怒了。

他怒極反笑的說,「看著吧,給你搭配一個最好看的衣服。」

雲煙淡淡的點了點頭,並不覺得會發生什麼事情。

嗯,只要不是太過於難看的話,她勉勉強強還是可以穿上去的。

趁著趙鳴盛去選衣服的時候,雲煙也是想了想需要帶什麼。

不過想來想去,她覺得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帶什麼。

趙鳴盛就是想要自己選衣服吧。

雲煙後知後覺的想到。

等趙鳴盛出來的時候,雲煙眯了眯眼睛。

這可,真是太棒了。

嗯,沒什麼別的需要說的,簡直是不能再棒了。

雲煙心裡除了這話也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趙鳴盛挑眉說,「怎麼,不好看嗎。」

雲煙搖了搖頭,「好看,特別的好看,簡直不能再好看了。」

她一邊說一邊鼓掌拍手叫好,趙鳴盛雖然看出了她臉上面無表情,但是還是覺得很開心。

「嗯,好,那你今天就穿這個吧。」

雲煙歪著頭說,「不用了,我覺得我身上這件就挺好的了。」

趙鳴盛不滿的說,「那你還是覺得難看。」

雲煙搖了搖頭,什麼話都沒有說。

反正好不好看先不說,趙鳴盛自我感覺倒是特別的良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