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嚴家武館的弟子們七扭八歪的倒在地上,嘴上兀自罵罵咧咧的說醉話道。

「艸牠瑪的,我才沒喝醉,是牠瑪有人打我!」被摔得那位弟子罵道。

「操牠祖宗,誰敢打咱們嚴家武館的人,不想活了!」聽他這麼一說,眾位嚴家武館弟子一起罵道。

「啊,黃飛鴻!」這時,弟子之中有眼尖的,認出出手之人正是黃飛鴻,頓時失聲驚叫道。

「黃飛鴻?!」一聽到這個名字,眾位弟子臉色一變,驚恐的看向黃飛鴻。

黃飛鴻是佛山城知名武師,號稱「拳腳雙絕」,但他為人低調,不喜歡招搖,平日深居簡出。

而這些嚴家武館弟子中,很多是從外省來拜師的,之前並未見過黃飛鴻,所以沒有把他認出來。

如今見他頭戴禮帽,身穿長衫,斯文儒雅,不像武師,倒像位教書先生。

「他就是黃飛鴻?」

「真的是他么?!」

眾弟子都難以置通道。都沒想到黃飛鴻居然是這幅模樣,他們還以為他會有三頭六臂呢。

「把飯錢結了,跟我去衙門!」黃飛鴻冷聲喝道。

聽他這麼一說,眾弟子頓時慌了。

他們就算再猖狂都好,也知道自己做得是不義之事。一旦被送進衙門,輕則關入大牢,重則就要上法場。

「跑啊!」發一聲喊,眾弟子從地上爬起來,倉皇逃竄。

爬窗戶的爬窗戶,鑽桌子的鑽桌子,一時間亂作一團。

黃飛鴻一見,縱身而上,一手一個,將正在爬窗戶的幾位弟子都給揪了下來,推倒在地上。

鑽桌子的幾位,也都被他給拖了出來。

「瑪德,跟他拼了!咱們這麼多人,不信打不過他一個人!」眼見逃脫無望,這幾位弟子惡向膽邊生,咬牙切齒道。

他們隨即掄起板凳,搬起桌子,抄起碗碟,沒頭沒腦的朝黃飛鴻砸去。

黃飛鴻身形急閃,一下都沒挨到。倒是有幾位食客躲閃不及,被砸得出了血,痛得嗷嗷直叫。

黃飛鴻見狀,頓時怒了。

他本來出手不重,只想帶他們去衙門。卻沒想到,因為自己的善心,反倒連累幾位食客受傷。

當下,他不再留手。嗖得一下沖了過去,照著他們的要害就打。

這些弟子哪是黃飛鴻的對手,每人挨了幾下重手,痛入骨髓,立刻就知道好歹了。

當下再不敢反抗,乖乖的被黃飛鴻押著去了衙門。

……

大宅之中,秦奮依舊在練習九宮梅花樁。

他昨天苦口婆心的勸嚴振東改過向善,回到正途,無奈忠言逆耳。嚴振東不僅沒聽,卻把他攆了出來。

經此一事,他們師徒之間算是徹底掰了。

秦奮不再對他抱任何希望,也不再對他有任何虧欠。

他準備好好的練習武功,順便打聽【鐵布衫】的消息。

一有消息,他就啟程,離開佛山。等學成【鐵布衫】后,再回來跟黃飛鴻比試。

另外,為防萬一,他還請城中鐵匠幫他打造一副護身鎧甲。目前,正在製作中。

秦奮不斷按照九宮步法,在梅花樁上跳躍著。

為了增加難度,逼出自己的潛力,他的梅花樁比黃飛鴻所使的距離還要遠些。

另外,梅花樁下,還插著數百根削得尖尖的竹竿。尖頭全部向上,一旦失足,就會被扎個遍體鱗傷,看著就令人頭皮發麻。

因此秦奮必須用心去跳,絲毫不能偷懶。在這種壓力之下,他的潛力也被慢慢的壓榨出來。

左三右四,前七后六。

秦奮不斷跳著,直到一炷香燒完,他才從梅花樁上躍下。

輕盈利落,落地幾乎無聲。

「少爺,擦擦汗吧。」張三連忙奉上毛巾道。

女配拒絕當炮灰 秦奮點點頭,將毛巾接過來,擦擦額頭的汗。

「少爺,出事情了~」張三此時又說道。

「出什麼事了?」秦奮一聽,好奇地問道。

「今天中午時候,黃飛鴻師傅抓了嚴家武館的弟子去見官。在一些鄉老的指正之下,那些弟子都被關起來了。」張三笑道,「活該,讓他們胡作非為,無法無天,現在終於有報應了吧!」

「他們鬧得的確不像樣,有人管管也好。」秦奮點點頭道。

如果黃飛鴻不出手的話,他都有心出手教訓他們一通。

「是啊。」張三也附和著笑道,「就是不知道會被關幾年呢,可別白便宜了他們呀。」

……

嚴家武館。

嚴振東聽說自己的弟子被黃飛鴻打了,還被送進大牢關押了起來,不禁氣得三屍神暴跳,七竅內生煙!

「好你個黃飛鴻,我沒有去惹你,你倒來惹我!是欺負我嚴振東沒本事么!」他啪啪的拍著桌子道。

黃飛鴻此舉本是為民除害的,卻被他視為是對嚴家武館的挑釁。

「師父,您先別生氣,現在最要緊的是把師弟們救出來。不然的話,要真被判個幾年,他們可全廢了。」一名弟子建議道。

「救,怎麼救,劫牢獄么!」嚴振東眼珠子一瞪道。

「當然不是。劫牢獄是犯王法的。到時救他們不成,反倒讓咱們都陷得進去。」那弟子擺擺手道,「我的意思是,花錢疏通關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他們給買出來。」

「花錢?!花多少錢?」嚴振東一聽,皺起眉頭道。

「怎麼也得一兩千兩銀子。」那弟子建議道。

「要花這麼多錢?!」嚴振東頓時不悅道。拿這麼多錢出來,這簡直要他命啊!

「師父,該花的錢必須得花啊!不然的話,您的弟子被抓了,您老卻不聞不問,那可讓外人笑話。」那弟子勸道,「再說,把師弟們救出來,他們將來隨便弄弄,就能幫您賺回來了。

我聽說,劉師弟跟洋人都勾搭上了,要一起做生意呢。如果那單買賣做成了,別說一兩千兩銀子,就算一兩萬兩都輕鬆啊。」

「真的?!」嚴振東聽完,沉吟了片刻,最終點點頭,「那好吧。不過要是你騙我,我可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放心吧,師父,我哪敢騙您呢!」那弟子笑道。

……

七天之後,經過不斷疏通,嚴家武館的弟子終於都被放了出來。

「師父,您可要幫我們報仇啊!」

「師父,黃飛鴻太欺負人了,您可要給我們做主啊!」

「師父,黃飛鴻欺壓咱們嚴家武館,這口惡氣不能就這麼咽下啊!」

這些弟子們在大牢里關了七天,不僅吃不飽飯,還被蟲吃鼠咬,可謂度日如年,全都瘦脫形了。

好容易從那地獄里逃出來,他們頓時泣不成聲,紛紛哀求嚴振東幫他們報仇。

若不是黃飛鴻,他們豈能受那麼多罪。

嚴振東這次為救這些弟子們出獄,前後花了兩千五百兩銀子上下打點,讓他心痛的不得了。

再聽到徒弟們的攛掇,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咬牙切齒道,「黃飛鴻!」 「你們都跟我走!我現在就去打倒黃飛鴻,踏破寶芝林!」嚴振東大手一揮道。

他早就不爽黃飛鴻了。所謂一山難容二虎,佛山只能有一位大俠,就是他——嚴振東!黃飛鴻居然敢跟他齊名,本身就是罪過!何況黃飛鴻還敢打傷他的弟子,這分明就是對他的挑釁。

只要打敗黃飛鴻,他就是佛山唯一的大俠。到時候,看誰還敢跟他作對!

「師父,莫急!就這麼去,未免草率。就算打倒黃飛鴻,佛山又有幾人知?依我看不如擺下擂台,大張旗鼓的發起挑戰,當著大家的面打敗他。到那時,他的名聲一敗塗地,師父您就揚名立萬,豈不美哉!」一位徒弟充當狗頭軍師,出餿主意道。

「是啊,師父,您的嚴家拳天下無雙,威力無窮,保准把黃飛鴻打得屁滾尿流!應該擺下擂台,讓全城百姓都看到您大顯神威的風采!」

「說得對啊,師父,就這麼打倒黃飛鴻未免太便宜他了!應該當眾打敗他,讓他丟人現眼,威風掃地,這樣才過癮啊!」

他們都曾見識過嚴振東的武功:嚴家拳剛柔並濟,變化無方;鐵布衫刀槍不入,防禦驚人。兩門神功加在一起,如虎添翼,無人能敵,保證能把黃飛鴻打得落花流水,一敗塗地。

嚴振東聽了他們的攛掇,用力的點了點頭,「好,就這麼定了!給我發戰書,我要擺擂台,挑戰黃飛鴻!」

「是,師父!」嚴家武館的弟子們一聽,唯恐天下不亂的雀躍道。

……

大宅之中,秦奮正在梅花樁上練【身法】。

「少爺,出大事了~」就在這時,張三氣喘吁吁的闖進來叫道。

「出什麼大事了,值當大驚小怪?」秦奮受此驚擾,險些摔下木樁,頓時板起臉道。

「嚴師傅擺擂台,挑戰黃師傅呢。」張三見他生氣,連忙解釋道。

「真的?!」秦奮一愣。

「是呀,擂台都已經擺好了,就在嚴家武館門前。」張三連連點頭道,「擂台上還寫著一副對子:拳打寶芝林,腳踢黃飛鴻;關東嚴家拳,挑戰無影腳。」

「那黃師傅應戰了么?」秦奮又關心地問道。

「暫時還沒有。」張三搖搖頭,「不過大家都看到了,全城都轟動了,相信黃師傅想不應戰都不行了。」

「沒那麼容易。」秦奮聽完后,卻是搖搖頭。

黃飛鴻謹小慎微,才不會輕易出手。嚴振東這種激將法,根本就不可能奏效。

實話說,如果黃飛鴻真的肯應戰,對他而言倒是一件好事。

所謂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嚴振東雖然不敵黃飛鴻,但也不是易於之輩。他們二人相爭,黃飛鴻即便能取勝,也要拼盡全力不可。到時,他就能坐山觀虎鬥,看穿黃飛鴻的底細。將來向他發起挑戰,勝算就更高了。

……

果然,事情進展如秦奮所料。

嚴振東的擂台擺了三天,黃飛鴻都沒有來應戰。

「哼!他分明是瞧我不起!」嚴振東一拍桌子道。

他已誇下海口,要打敗黃飛鴻,踏破寶芝林。結果擂台擺了三天,黃飛鴻都沒有理會,讓他坐在擂台之上,宛如一個跳樑小丑,被人指指點點,好不丟人。

「師父放心,我有一計,保證他會來應戰。」這時,一位弟子湊過來道。

「噢,什麼計?」嚴振東一聽,好奇地問道。

那弟子隨即湊到他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了起來。

嚴振東聽完一愣,猶豫了片刻之後,用力的點了點頭,「記住,一定要小心謹慎!」

「放心吧,師父。」那弟子點點頭道。

……

「師父,嚴振東欺人太甚,擺下擂台,當街罵陣,簡直可惡至極!咱們真的不理他么?」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凌雲楷一臉憤慨的向黃飛鴻道。

「阿楷,我輩習武只為強身健體,不為好勇鬥狠,爭名奪利。」黃飛鴻淡定的擺擺手道。

「可是,他們實在太張狂了,真該好好教訓他們。」凌雲楷兀自氣沖沖的道。

「不要管別人做什麼,我們做好自己就好。」黃飛鴻指點道。

「那要不要讓師兄把民團帶回來?」凌雲楷又不死心的建議道。

「不要,世榮性情急躁,有他在更不好。」黃飛鴻擺擺手道,「阿楷,遇事要有靜氣,不要慌不要忙。忙就會亂,亂就出錯。」

凌雲楷聽完,依舊面帶不忿,顯然還未想通。

「飛鴻,我去戲班採訪,傍晚才能回來。」這時,十三姨走過來,向黃飛鴻說道。

「十三姨,現在世面不太平靜,沒事就不要外出了。」黃飛鴻一聽,關心的勸道。

「我已經跟戲班老闆約好時間,不好隨意放人家鴿子的。」十三姨擺擺手,隨後笑著說道,「這樣吧,我答應你,做完這次採訪,我就待在武館,一直陪你好么?」

黃飛鴻一聽,頓時臉一紅,「阿楷,你陪著十三姨去。記住,一定要小心。」

「是,師父。」凌雲楷點點頭,「十三姨,我幫你拿相機。」

……

凌雲楷護送十三姨離開寶芝林,前往戲班。

他們二人剛一出門,就立刻被人墜上了。

片刻之後,當兩人來到一條街上時,忽然從街頭巷尾殺出一票人。

他們手裡都拿著兵器,長槍短棒,快刀利劍,將他二人團團包圍住。

「你們是什麼人,打算幹什麼?!」凌雲楷一見,連忙將十三姨護在身後。

「哼,你到地府問閻王爺去吧!」那票人卻並未亮明身份,直接揮刀就砍道。

凌雲楷雖然習武多年,功夫不俗,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很快就落了下風,被打得遍體鱗傷,口吐鮮血,栽倒在地。

十三姨則被綁上了馬車,一路穿街越巷賓士而去。

毆鬥一起,民眾便驚得四散奔逃,唯恐殃及池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