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尼瑪,我把你們當敵人,你們竟然要拜我?

很快,她的臉色由雷轉晴,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安林,你看到了沒有,這就是命運的選擇,這個寶物只能歸我所有!」

安林還能說什麼,給這位無敵的關係戶跪了啊!

海妖都怒拜這條鹹魚了,等一下最終boss是不是得跪在地上,求鹹魚把它的腦袋割掉啊?

還玩個屁的光球試煉!

這麼想開後門,西海子大佬就不能直接把寶物丟給藍小倪嗎?安林保證不會多說一個字啊喂!

不過大概會說三個字。

那三個字現在就要說。

安林:「麻麥批!」

「哈哈哈……」藍小倪看到安林生氣的模樣,整個人都飄起來了,心中的所有鬱結都解開了,輕哼著歌謠,一步步朝木橋的盡頭走去。

所有的海怪都跪下了,迎接著它們高貴的公主。

藍小倪一路前行,發現木橋的盡頭突然出現在眼前。

她微微顰眉,這木橋看起來長度並沒有看起來的那麼長啊,是用某種屏蔽和障眼術法,讓其看不到盡頭而已。

木橋的盡頭,是一個金色的王座。

王座上有一個皮膚暗金色的怪物,章魚的頭部,人類的身體,手中還拿著一柄銀白色的海叉。

它想來就是這個關卡的最終boss。

藍小倪雙手叉腰,理直氣壯道:「你,還不快給本公主跪下,獻上你的寶物,這樣或許我還能開心,饒你一命!」

這條鹹魚很嘚瑟。

章魚頭怪從王座上站起身子,對著藍小倪微微躬身行禮,微笑道:「我美麗的公主,歡迎你來到獨木宮,我是基德。」

藍小倪看到boss僅僅是行禮,沒有下跪,倒也不怎麼在意,伸出白嫩纖秀的手掌,開口道:「基德,把你的寶物交給我,我就離開。」

基德一臉微笑地點頭:「公主要寶物,我自然會給。」

藍小倪心中一喜,沒想到這種強行要寶物的方式真的走得通,這樣一來,她也能不負眾望,帶回一些祖輩的遺產!

「不過……」基德臉上突然浮現意味不明的笑容,雙眼在藍小倪的身上游移,閃過一抹貪婪,「公主,前提是,你得嫁給我,做我的女人。」

轟隆!

這句話彷彿五雷轟頂,劈得藍小倪外焦里嫩。

「你……你說什麼?」

藍小倪美眸圓瞪,一臉難以置信地望著面前的章魚頭怪。

自從隱蔽術法被取消后,安林也看到了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微微一懵,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只要你嫁給我,這裡的一切都是你的。」基德指著宮殿的每一個地方,極為熾熱地望著藍小倪,「我聞到了你的芬芳,從你美麗的外表,感受到了你體內,那讓我沉迷仰望的血脈……我要擁有你!」

「你找死!!」

藍小倪終於是炸了,強大力量轟然爆發出來,衝擊著周圍的虛空。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長得這麼丑還敢跟我求婚!」人魚公主同時催動了小藍魚和白球,朝基德襲去!

安林震驚了,原來藍小倪生氣的關鍵點,是顏值?

「蒼藍蛇!」基德左手虛空一揮,上百條蘊含極為精純水之力的藍色小蛇朝藍小倪撲咬,同時右手銀叉直直戳向小藍魚。

轟隆!

小藍魚和銀叉的碰撞,爆發了震天巨響。

恐怖的能量衝擊擴散上千米,威能卻無法摧毀木橋,看來那個木橋的材料比較特殊。

基德爆發的力量已經媲美新晉返虛期,磅礴的巨力從叉尖釋放,小藍魚被一叉戳飛。

藍小倪催動白球,釋放一道道銀白冰劍,將基德的小蛇斬斷。

這時,基德已經沖向了藍小倪,銀叉撕裂虛空朝藍小倪刺去。

「水陣璧!」藍小倪清喝一聲,身前構建一道神水組成的護壁。

銀叉刺中水璧,閃耀著極為耀眼的光華。

轟隆!

銀叉的能量轟然爆開,水陣壁被破。

藍小倪的身子被衝擊,朝後方的獨木橋倒飛而去。

「流空間!」藍小倪還未落地,就拋出一張符籙。

符籙在虛空燃燒,然後給她渡了一層光澤在體表。

這是空間反制的底牌,可以無視敵人用出的空間禁錮!

「我會讓你愛上我的,我雖然很醜,但是我的靈魂會讓你沉迷的。」章魚頭怪目光熾熱地撲向藍小倪,下巴的章魚觸鬚不停蠕動著,顯然也是非常地興奮。

說著,基德伸出暗金色的左手,虛空一握。

「空間禁錮!」

咔嚓……空間範圍內的所有事物都停頓了。

果然來了!

老公請接招 藍小倪銀牙緊咬,身子的光澤大盛,竟極為靈活地後撤,脫離了基德的空間禁錮!

「這怎麼可能?!」基德臉色一變。

「去死吧!寶物一定是我的!」

趁著基德愣神的瞬間,藍小倪後撤的過程中,使出全身力量催動基德身後的小藍魚。

小藍魚化作一道奔雷電閃,朝基德的後背撞擊而去!

(蘇淺雲人物參考圖出來啦,想要看的小夥伴關注微信公眾號,特立獨行大蝸牛,點擊歷史消息就可以看啦!) 基德哪裡想到藍小倪竟然會有掙脫空間禁錮的實力,心中驚訝間,藍色的小魚就已經撞中了他的身體。

轟隆!

藍色小魚的沖勢連虛空都顫慄。

它衝擊在基德的後背,激起可怕的氣浪。

基德的後背被撞得凹陷,伴隨著骨肉炸裂的聲響,身子被帶著朝藍小倪飛去,順帶吐出了一個綠色的血液。

藍小倪一擊得手,臉上卻毫無喜色。

她本來是打算一次性,將基德的身體炸穿,卻沒料到小藍魚的全力一擊,竟然僅僅是讓基德受一點傷。

要知道基德毫無防備,承受攻擊的機會,可不是說有就有的。

基德遭受了藍小倪的一擊,不僅沒有憤怒,反而暢快大笑道:「夠潑辣,我喜歡!不過……我的強壯超出你的想象,你是無法擊敗我的,就從了我吧!」

說罷,他竟又主動出擊,朝藍小倪猛攻而去!

藍小倪美眸怒視著基德,素手一翻,召回小藍魚護在身前,一邊戰鬥一邊後退,防多於守,顯然已經落在下風。

屏障外的安林,對於這場面看得一陣無語。

boss如此光明正大地想要霸佔藍小倪,這應該是犯罪了吧?不考慮一下吃瓜群眾的感受嗎?

「哈哈哈……別抵抗了!要抵抗去床上抵抗啊!」

基德銀叉揮舞,每一次都能拉出數百米長的銀色刃芒,朝面前的藍小倪劈斬而去。

藍小倪縱然實力不俗,又有仙器小藍魚和白珠這等底牌,但對付新晉返虛境還是太過於勉強。

交戰沒多久,她便險象環生,雪白的玉臂多了兩道血痕,修長泛著藍光的魚尾也被刺出了一道血口。

反之基德是越打越凶,佔盡優勢。

可惡,我絕對不能輸在這裡。

這是我最好的機會了,我絕對不能輸!

藍小倪後退間,面露狠色,猛地劃破了手腕。

不如將就在一起 鮮血沒有散落,而是受到力量的牽引,呈螺旋線條纏繞在雪白玉臂之上。

「靈魚神血秘術,魚龍舞!」

轟隆!極為強大的赤芒從藍小倪的手臂中釋放。

那強大的力量,甚至連安林的臉色都微微一變。

藍小倪尾巴一振,身形不退反近,右手握拳,手臂好似出現了赤色神龍纏繞,一拳如龍般擊出!

驚天的龍嘯聲爆發,浩然神威震蕩天地。

拳頭蘊含的恐怖威能,甚至將虛空一同崩裂。

蘇廚 基德臉色大變,將雙臂交叉護在身前。

轟隆!

可怕的碰撞炸起,伴隨著某種特別的嘶鳴破裂聲。

安林震驚了:「堂堂靈魚族,竟然用得出如此純正的龍力!」

基德慘叫一聲,極為堅硬的暗金雙臂,竟被藍小倪一拳錘得崩裂分解,身體更是受到可怕的衝擊朝後方倒飛。

轟隆!

基德把自己的王座撞得粉碎,這才止住退勢。

「成功了嗎?」

藍小倪用出秘法后,氣息萎靡,劇烈地喘著粗氣,一雙美眸緊緊盯著基德的方向。

「咳咳……」

基德咳出了幾口鮮血,十分艱難地站了起來。

它的雙臂已經空蕩蕩,但是身體的各個部位一陣蠕動之後,暗金色的肉體慢慢縮小,取而代之的兩條手臂慢慢長了出來。

就像擠麵糰一樣,將身軀的麵糰擠到雙臂的位置。

「真是好險啊,要是被你打中心臟,我說不定就死了。」基德望著藍小倪,渾身的氣勢再次轟然暴漲,看其樣子明顯還能繼續戰鬥。

「怎麼會……」

藍小倪後退幾步,俏臉上有著絕望。

剛剛那一招靈魚神血秘術,魚龍舞,已經耗盡了她幾乎所有的力量,結果還是殺不死基德,接下來該怎麼打?

「怎麼現在,你還想打么,我隨時奉陪哦……」

「不打也可以,陪我嘿嘿嘿……」

基德邪魅一笑,下巴的觸鬚靈活地在虛空滑動,還對著不遠處的藍小倪勾了勾觸鬚,好似在挑逗。

藍小倪嬌軀一顫,噁心,恐懼,無助……

種種負面情緒開始湧上心頭。

在這一刻,不知為何,她突然想起了那個背影,那個讓她難以忘懷,給了她極大安全感的背影……

「風暴雪陣!」

藍小倪突然嬌喝一聲,素手一揮,無數的水花化作暗含殺機的暴風雪,鋪天蓋地朝基德襲去。

「雕蟲小技。」基德雙手一拍,暴風雪就被巨力震散。

這時,它卻看到那個之前還氣勢洶洶的魚人公主轉頭狂奔。

是的,藍小倪二話不說,開始了逃跑模式。

「安林,救救我!!」

藍小倪一邊大聲求救,一邊朝安林的方向狂奔而去。

安林:「……」

安林冷笑道:「之前是哪個蠢貨說,只有高貴的血液才能進去,寶物非你莫屬,這就是命運的選擇?」

「是我!我就是那個蠢貨!」藍小倪眼眶通紅,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安林:「……」

承認得那麼乾脆真的好嗎?

「給我攔住她!」跟在藍小倪身後的基德,大吼一聲。

獨木橋兩側幾十頭海怪突然動了起來,紛紛朝藍小倪施展術法。

強大的術法鋪天蓋地而來,吞沒了整個獨木橋。

一個藍色身影從爆炸的能量中躍出,她烏黑長發在身後舞動,一身冰藍鎧甲覆蓋在冰肌玉膚上,落下地面后,繼續朝安林的方向狂奔。

白球負責防守海怪的攻擊,小藍魚負責牽制基德,藍小倪的逃跑之旅格外的吃力。

安林卻沒有任何想要幫她的意圖,面露戲謔道:「你之前說出那種話,現在喊我幫你,我就幫你,那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你到底想怎麼樣?」藍小倪的尾巴差點被基德的魚叉刺中,跑得更加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