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的,這些都屬於古董了,而且這種純度,現在可是非常少了。」張力鄭重地說。

「行,不管多少,我都會按規矩付傭金的。」林凡微笑道。

「這正是我想跟小林你說的,因為你的這批貨都是超品,所以我可以代表拍賣行給你一個超級會員,無論你在這裡拍賣什麼,都能享有非常優惠的手續費,低至兩個百分點!」張力微笑道。

「那就謝謝張總了!」林凡有點意外地說。

非娶勿擾 「還有,成為超級會員后,你能擁有一個獨立的房間,在參與拍賣的過程中,不會讓人看到真容!」張力又說。

「同時,如果你有興趣競拍別人的東西,成功后也可以享受優惠,手續費低至5%!」張力說道。

「好,說不准我到時真會拍一些對自己有用的東西。」林凡笑道。

「我們這次的拍賣會還是有不少好東西出來的,如果你是練武者,就更加值得期待了,因為會有幾件適合武者的東西!」張力滿含深意地說。 有適合武者的東西?

林凡心裡一動,這可是一個好消息,自己現在的修為雖然也不算太差了,至少可以跟普通的八重高手鬥上一斗,但如果碰到八重中期以上,基本上只能逃走。

如果這次的拍賣會上能夠出現一些防身的寶物,那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拍下來!

打定了主意,林凡便和劉敖離開了拍賣行,先將他送回家,然後自己才開車出來。

前段時間跟慕容姐妹發生了那些事後,林凡便覺得,自己必須在港島這邊有點房產了,不過由於時間太緊,到現在還沒有買下來。

也就是說,慕容姐妹還住在她們原先的地方,那是公司給她們租下的,離市區有點距離。

開了一段路,便離開了市區,正打算提一點速,便看到了一輛有點熟悉的車子從後面超了出去。

「噫!」林凡驚訝地地叫了一聲,居然是剛才在拍賣行樓下跟自己起了衝突的那一輛車。

對方在超過了林凡后,卻又慢了下來,然後等到他趕上去,車窗便打開了,那個少年探出頭來,用挑釁的眼神看著他,叫道:「有沒有膽量比一比?」

「無聊!」林凡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道。

「膽小鬼,不是男人!」少年大叫道。

「我是不是男人,貌似不是你說了算!當然,如果你是女人,我倒不介意讓你試一下!」林凡不屑地說。

「你……我早就說你不是好人了,果然沒錯!」少年臉一黑,突然將車子一拐,撞了過來。

林凡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個少年性子還這麼烈,連忙將車子拐了一下,避開對方。

然後,他便無奈地發現,自己不跟他斗也不行了,對方死死地纏了上來,他只能提速。

家有甜妻太囂張 少年得意地笑了起來,開始追了過來,不過林凡根本就不給他機會撞上來,以領先幾個車位的速度,硬是沒讓對方碰上。

這一來,少年更興奮了,他還沒試過讓別人甩開的,所以一直在後面追著,一點也不放鬆,他才不相信,有人開車能比自己開得更好!

林凡也是大為頭痛,這不是在賽車,這條路也不是沒有別的車,自己可以保證不會撞到別人,但後面這小子的車技就不清楚了,萬一出了車禍,自己還真會過意不去。

雖然說這是對方惹出來的事,但再怎麼說,那也是一個小孩子,儘管也成年了,但也不過是十八歲的樣子,還沒有成熟起來。

所以,他看準了一個機會,將車子拐進了路邊,停了下來。

後面的少年看到他居然停了下來,頓時愣了一下,開出去幾百米后,這才停了下來,然後居然慢慢地倒著車回來了。

林凡一臉陰沉地看著對方的車,等到少年退到了身邊,他才冷冷地走過去,說道:「小子,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知道在這種地方賽車會出大事么?」

「切,你別在這裡嚇我,有什麼事?我平時也開得多了,可從來沒有出過事!」少年冷笑道。

「我不管你平時怎麼開的,但我不想跟你玩下去!」林凡壓下了怒火,說道。

「你怕輸給我?」少年冷笑道。

「你這種水平,我一點也沒看上眼!」林凡沉著臉看向對方,說道。「如果你想比,到正規的賽道上,我跟你比,然後讓你輸得心服口服!但在這種地方,我不會再跟你玩,人命不是兒戲!」

「你是賽車手?」沒想到,少年卻興奮地問。

「我不是賽車手。」林凡淡淡地說。

「切,那你還說什麼?算了,跟你玩了這麼久,也沒興趣了!不過,你的水平還可以,不比我差到哪去,以後有機會,到真正的賽車場比一場?」少年睜著大眼睛,說道。

「沒興趣!」林凡說完,就走回了自己的車子。

看以林凡慢慢開著車走了,少年臉上若有所思,過了一會,才自言自語說:「有意思,我倒要查一下你是什麼人,一個車技如此出色的人,值得交往一下。」

林凡離開少年後,開了十來分鐘,終於到了地點。

慕容姐妹現在住的地方他也來過,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到了小區門口,便打電話進去。

慕容姐妹並不知道他來了港島,接到電話后,頓時興奮地叫了起來,然後馬上就跟保安說了下,讓他進去。

在保安怪異的眼神中,林凡摸了摸鼻子,便開車進去,沒辦法,誰讓天使花組合現在是港島最紅的新星呢!

車子才停下來,慕容姐妹就打開了門,將他拉了進去,興奮地說:「林大哥,你怎麼突然間來了?」

「下午就過來了,只是有些事要辦,就沒有跟你們說。」林凡一邊一個摟住她們,各親了一下,笑道。

兩人的臉都紅了起來,興許是想到了某些少兒不宜的事,慕容清羞答答地問:「那你吃了沒有?如果還沒吃,家裡好象還有一些菜,我去做一點。」

「吃過了,在劉老家裡吃的。不過,你確定你會飯么?」林凡壞笑道。

慕容清臉上更紅了,羞澀地說:「會做一點簡單的,比如番茄炒蛋,嘻嘻!」

「其實,我現在還真有點餓了。」林凡臉上帶著邪笑,說道。

「那我去做給你吃,很快的。」慕容清說著,就要掙扎開來。

「不過,我最想吃的不是飯,而是你們兩個!」林凡壞笑道。

「林大哥,你真壞!」慕容姐妹臉上同時紅透了,嬌羞地說。

「嘿嘿,不過在吃掉你們之前,還是先去洗一個澡,你們兩個去幫我放好水,我一會就進去。」林凡壞笑道。

慕容姐妹對視了一眼,然後低頭走進了浴室。

林凡坐到了沙發上,自己去倒了一杯涼開水,喝了幾口后,便帶著一絲邪笑,走進了浴室。

「哎呀……林大哥,你真是壞死了!」

「林大哥,我的衣服讓你弄濕了!」

很快,浴室里就傳出了兩個女孩的嬌嗔聲,只不過,這種嬌聲很快就變成了喘息聲……

差不多過去了一個半小時,林凡才摟著兩個走路有點不穩的女孩走出來,看著她們臉上那有點不尋常的紅色,還有眉間那種無比滿足的神情,不用說,剛才她們得到了什麼樣的待遇。

「林大哥,你真是越來越壞了!」坐在沙發上,慕容靜嬌媚地看著他,說道。

「嘿嘿,那不叫壞!而且,這也怪你們,誰讓你們長得這麼美,還這麼溫柔,讓我無法控制啊!」林凡壞笑道。

「還有,以後不叫林大哥了,叫得多不自在,還不如直接叫老公好,嘿嘿!」

「不要,人家叫不出口!」慕容清嬌羞地說。

「就是,萬一叫順口了,以後當著菁菁姐的面叫,那她肯定會氣死的。」慕容靜也說。

「怕什麼,她又不是不知道你們跟我的事!」林凡毫不在乎地說。

「不可以的,雖然菁菁姐允許我們跟你這樣,但她畢竟是才是你真正的老婆,我們可不敢,也不能跟她搶!」慕容清一本正經地說。

林凡認真地看著她們,過了一會,他突然笑了起來,說道:「行,現在不叫也行,不過我覺得最好也改一下,不如就叫我小凡哥哥,這樣聽起來會爽一點。」

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點頭,嬌羞地說:「好啊,就叫小凡哥哥吧,挺好聽的!」

林凡笑吟吟地看著她們,過了一會,才說:「現在我還真的有點餓了,清清,去下點麵條吃吧。」

「好,一會就好。」慕容清溫柔地說,然後便慢慢走了過去。

看到她有點怪異的步姿,林凡小聲笑了起來,笑得慕容靜也跟著臉紅,不依地說:「小凡哥哥,都是你啦,讓人家現在還難受!」

「嘿嘿,可是剛才你們的表現很好啊,讓我以為你們都喜歡我那樣呢!」林凡邪笑道。

「那時候是喜歡,可是過後就覺得有點痛苦!」慕容靜羞澀地說。

「那一會吃過東西后,我們去練功,好不好?」林凡心裡一盪,將她摟在懷裡,說道。

「好吧!」慕容靜羞答答地說。

他們所說的練功,自然便是慕容家世代相傳下來的陰陽功了,之前在花城的時候三人也有練過,發現這功法不但對於療傷有好處,而且還能提升功力!

這樣一來,雖然慕容姐妹無法練習那套吐納法了,但有這陰陽功在,她們一樣也能快速的將自己的實力提上去。

雖然這才過去了半個多月,但林凡剛才就發現了,她們的實力居然到了二重!

這可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想當年自己死命的練功,還是花了兩年才進入二重,然後再花了十年,才到達四重巔峰。

如果按照她們現在的進度來算,頂多幾年時間,她們就能趕上自己十幾年的苦功!

所以,他對這門功法也是十分感興趣,如果藉助於它,不知道自己能成長到什麼程度?

也許,吐納術再配合陰陽功,自己將來會成為一個讓人仰望的存在吧? 林凡沒有慕容姐妹家裡過夜,畢竟要顧及到她們的名聲,所以,十一點多的時候,他就離開了。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在酒店裡住了一晚后,林凡一早起來,吃過早餐,便來到了天娛。

現在天娛裡面,除了那些高層外,別的工作人員很少知道林凡的身份,而這也是林凡刻意這樣做的,他不想自己成為娛樂圈的公眾人物。

才走進去,林凡便看到了正從裡面出來的趙子媚,雙方都怔了一下。

「林凡,什麼時候過來的?」趙子媚小聲問道。

「昨晚就過來了,本來還想請你們吃宵夜,不過後來有些事耽誤了。」林凡臉不紅心不跳地說。

「你啊,過來估計是找她們兩姐妹的吧,還會記得我們幾個?」趙子媚無情地揭穿了他。

「沒有,我還真是有點事。」林凡一口否認。

「算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我才懶得管你呢!你自己進去吧,我去處理一點事情。」趙子媚白了他一眼,說。

看到她臉色有點不對,林凡心裡一動,問道:「是不是有什麼麻煩事?」

「嗯,有一個歌手想跳槽,我去作一下思想工作。」趙子媚苦笑道。

「還有這種事?到底是什麼原因?」林凡奇怪地問,現在天娛的發展前景好,待遇又好,怎麼還有人想走?

「聽說是有人挖腳,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很突然的一件事。」趙子媚皺眉說。

「我跟你一起去,也許能起點作用。」林凡說道。

「行,不過你先別插手,讓我看看是怎麼回事。」趙子媚說道。

「好。」林凡一口應了下來。

兩人來到了趙子媚的辦公室,外面有兩個人等在那裡,一男一女,林凡看著那女的有點熟眼,貌似是天娛一個有點名氣的歌手,只不過由於他接手沒多久,再加上事情多,對旗下歌手還真沒有全部認識完。

「進來吧!」趙子媚不喜不怒地說。

四人走了進去,那一男一女並不認識林凡,有點奇怪地看了他兩眼,不知道趙子媚怎麼會帶一個陌生人一起來。

四人坐了下來,趙子媚開門見山地說:「歐子琪,我想問一下,我們天娛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讓你不滿意?照理說,你在天娛也待了八年,應該知道,這裡的資源並不差,平時對旗下藝人的待遇也很好,那到底是什麼理由讓你生出了跳槽的想法?」

聽到趙子媚的話,林凡才想起來,原來這個女人,就是在樂壇上小有名聲的歌手,雖然算不上一線歌手,但成績也過得去。

歐子琪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也相當美,不過林凡卻看得出來,這是一個不甘心寂寞的女孩,心機很深。

「趙副總,我明白你說的這些,天娛培養了我,讓我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女孩子,變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歌星,所以,我對天娛也有著一份不淺的感情。不過,我也將我最好的青春奉獻給了天娛,但始終沒有得到更大的發展,這跟我的理想有點差距。」歐子琪說道。

「現在,我跟公司的合同馬上就要到期了,鑒於目前的狀況,我認為是時候換一個地方發展了,也許我會失敗,也許我會成功。但不管怎麼說,我也要去拼一把,不然再過幾年,我就成了昨日黃花,連拼的機會都沒了。所以,我今天是帶著萬分的誠意過來,希望公司成全我!」歐子琪繼續說。

「就沒有別的原因了?」趙子媚不置可否,問道。

「有!」這次說話的是那個男子。

「你是?」趙子媚皺眉問道。

「我是子琪的男朋友,同時也是英王的音樂總監,王大偉。」男子傲然說道。

英王也是港島一家大公司,跟天娛在港島的地位相當,並列三大音樂公司,王大偉作為一個音樂總監,也的確有著他值得驕傲的地方。

「好吧,既然這樣,我明白了。」趙子媚微微嘆息了一下,說道。

「那麼,趙副總是準備放我走了?」歐子琪臉上露出了喜色,問道。

「我不喜歡勉強人,既然你覺得那邊發展對自己有利,那我就不阻你的前程了!」趙子媚點頭說。

「那麼,什麼時候可以解約?我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讓子琪為我們效力了!」王大偉說道。

趙子媚不著痕迹地看了林凡一眼,然後才說:「你們到外面稍等一會,我跟幾個領導商量一下,相信很快會有結果的。」

等到兩人走了出去,趙子媚才問道:「林凡,你怎麼看?」

「讓她走吧,這種人留不住的!其實我知道她想走的真正原因,她本身有一定的實力,但也算是生不逢時吧,以前有菲菲她們壓著,現在公司又力捧慕容姐妹,所以她覺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林凡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趙子媚奇怪地說。

林凡之所以會知道這些,還是聽慕容靜提到過的,說歐子琪之前一直憑藉自己的名氣打壓她們兩個,後來知道競爭不過了,又暗中詆毀她們的聲譽,並且,她們還懷疑上次被劉子聰抓去的事,也是歐子琪暗中出賣!

當然,這些事並沒有得到證明,不過林凡也對這個歐子琪沒有什麼好感,她想走,那就讓她走,省得以後出事。

「你別管我的信息來源,讓她走吧,不然會造成內部的不穩定。」林凡帶著深意地說。

趙子媚一驚,她知道林凡不會隨便說話,既然他都這樣認為了,那說明這個歐子琪還真不適合再留下來了。

沒一會,歐子琪便和他的男友總監走了進來,趙子媚很爽快地將自己擬好的解約合同遞給她,說道:「你看一下,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就簽了吧!」

歐子琪很認真地看了一遍,然後又遞給王大偉過了下眼,覺得沒有問題了,這才眉開顏笑地簽下了自己的名。

沒一會,趙子媚也簽名蓋章完畢,算是正式生效了。

直到這時,王大偉才得意地說:「趙副總,你一定會後悔放走子琪的,因為她真的太優秀了,比起你們的天使花還要優秀!」

「我倒不覺得,我認為天使花姐妹才是最優秀的!當然,歐子琪也很有實力,不然我們當初也不會大力培養。」趙子媚淡淡地說。

歐子琪的臉色變了,趙子媚話里的意思她聽得出來,不就是說同樣是大力培養,自己卻起不來,也就是比不上別人,也比不上天使花姐妹了!

「我一定會超過她們的!」反正合約也拿到手了,歐子琪覺得自己也不需要再客氣,冷笑一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