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凡把剛才的事兒說給李曉曉聽,叫她評評理。

李曉曉聽完了之後:「反正要我說,我覺得你做的對,那傻逼就是欠干!」

「但陸蕊說那番話,也是為了你好。」頓了頓,李曉曉又補充道。

李凡也明白陸蕊的心思,只不過,她剛才正在氣頭上,那聽得進那些話啊。

而且事情都發生了,說那些還有什麼用呢?

「要不你跟她道個歉吧。」李曉曉說道。

「我又沒錯,憑啥要給她道歉啊。」李凡搖了搖頭,無語的說道。

「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陸蕊啊。」李曉曉問道。

李凡看了李曉曉一眼,點了下頭。

「其實我和唐宇軒早看出來了,既然你喜歡陸蕊,那就直接表白啊,我相信,只要你表白的話,陸蕊肯定會答應的。」李曉曉說道。

李凡也知道自己表白的話,成功率會很大。

「再等等吧,我感覺現在還不是時候。」李凡搖搖頭。

「等等?等到啥時候啊。」李曉曉皺緊了眉頭:「你一個男的,不會連這點勇氣都沒有吧?」

「勇氣我有,但我就是擔心,我能感覺到陸蕊對我的好感,但我不知道這好感是來自於她對我的喜歡,還是感激。」李凡一臉糾結的說道。

「你管這個幹啥,她只要答應不就行。」李曉曉無所謂的說道。

「你不懂,兩者區別大了去了。」

李凡剛說完,劉巧巧和夏露跑了進來,她倆臉色慌慌張張的。

「李凡,你快跑吧,那捲毛的哥哥帶人來了。」劉巧巧對著李凡說道。

「帶了多少人啊?」李凡皺著眉頭問道。

「四五個呢,這醫院不是有個後門嗎?咱們從那裡快跑吧。」劉巧巧恐慌道。

李凡猶豫了一會兒,點頭說:「行。」

李凡本想給麻子哥打電話,可想了想,自己剛害麻子哥被捅了一刀,估計這會兒傷勢還沒好呢,咋好意思再麻煩他啊。

「走,我們去追憶昔年。」李凡說完就邁起了步子。

「酒吧?」劉巧巧疑惑的問道:「咱們去酒吧幹嘛。」

「去酒吧喊人!」李凡脫口而出,說完才意識到說錯話了。

劉巧巧和夏露互相對視一眼,一臉發愣的看著李凡:「李凡,去那裡喊啥人啊?」

「別問了,咱們還是快跑吧。」李曉曉說道。

這時候,陳友帶著小三子一群人走進了醫院。

李笑從病床上走了下來,對著陳友說道:「哥,你快去追,他們從後門跑了!」

「操他媽的,想跑?」陳友罵了一句,領著小三子一群人就追上去了。

李凡衝出醫院,立馬攔下了一輛計程車,鑽了進去。

「快上來!」李凡打開車門,對著李曉曉等人說道。

李曉曉穿的是運動鞋,跑的也挺快。

但夏露可慘了,夏露剛買了一雙增高鞋,而且還有點不合腳,由於跑的太快,不小心就摔倒了。

等夏露再站起來的時候,陳友也帶人追了上來。

陳友抓起夏露的頭髮,將她拽住:「媽的,還想跑?」

「臭小子,給我回來!」陳友用夏露威脅著李凡。

李凡坐在計程車里,本來想不管夏露的,可他轉頭一看,那不是小三子嗎?

熟人啊!

李凡想了想,決定下車了。

李曉曉還拉了李凡一下:「李凡,咱們走吧,還管她幹啥!」

李凡無所謂的說道:「沒事,那群人你不覺得眼熟嗎?」

李凡呵呵一笑,就從計程車里出來了。

李凡徑直的朝著陳友走了過來,陳友推開夏露,將她推倒在地。

「小子,你跑啥?剛才在KTV的時候,不是挺牛逼的嘛?」陳友冷哼著問道:「咋,現在知道害怕了?」

陳友抬起腳,朝著李凡就踹了過來。

李凡早就有了防備,順勢抓住陳友的腳,就往後拽。

陳友一隻腳跳著走,被李凡拽到了馬路邊。

「草泥馬,快鬆開我!」陳友大罵了一句。

「撞死你個狗日的!」李凡一甩手,將陳友扔到了馬路邊上。

其實這邊車挺多的,要是李凡再往前一點,就把陳友扔到馬路中央了,那樣的話,很可能造成一場車禍。

李凡可不敢,萬一陳友被撞死,自己豈不成了蓄意謀殺?

那罪過可就大了。

當時陳友嚇得心驚膽戰,立馬坐了起來。

他招呼了一聲三哥,指著李凡說道:「三哥,就是這小子在我的場子鬧事,你替我廢了他,以後我按月給你交保護費!」

小三子給自己點了根煙,他看了一眼李凡,又看了一眼陳友。

「不好意思了,陳友,這件事情我幫不了你,你另請高明吧。」小三子搖了搖頭,轉身就走了。

陳友跑過來,追上小三子。

「咋回事啊,三哥,連個小崽子都擺平不了?」陳友疑惑的看著小三子。

「你知道這小子的來頭嗎?」小三子呵呵一笑,戲謔的問道。

「什麼來頭?」陳友追問。

「他是麻子哥的弟弟。」小三子吐了口煙,說道:「雖然麻子哥是混西城的,但我可不想得罪他。」

小三子那是不想得罪啊,壓根就得罪不起。

「麻子哥?你說的是林老大手底下的麻子哥?」陳友的臉色變得一陣慘白。

「廢話,除了他,還能有誰?」小三子拍了拍陳友的肩膀,說道:「看在咱倆認識多年的份上,告訴你個事兒,這小子的來頭不簡單。」

「剛才我打聽了下,他好像跟張弓明也很熟。」小三子說道。

這句話一出,陳友的臉色更是絕望了。

張弓明是誰?那可是東城區的老大啊!

前陣子張弓明帶人直接殺了大強和李龍,這件事情傳開之後,張弓明的聲勢直接超過了林老大,被譽為東海第一狠人。

「萬一張弓明有一天要是回來了,你可就得小心了。」小三子說完,直接就走了。

陳友愣在那裡,他嘴裡咒罵道:「寸頭,你他娘的,竟然敢陰我!」

要是寸頭說了實話,陳友肯定不插手自己堂弟的事兒了。

這時,二叔的電話打了過來。

「小友,我到了,你在那呢?」陳笑的老爸一邊打電話,一邊邁進了第一人民醫院。 陳友正愁著咋把這燙手的山芋甩出去呢,結果二叔來了。

陳友在電話里說道:「二叔,我在醫院後門這邊呢,那小子想跑,被我給逮住了。」

「行,那你給我看住了啊,我這就過來!」陳笑的老爸趕緊說道。

說完,他火急火燎的朝著後門這邊走了過來。

李凡看著小三子走了,也就懶得逃了,自己的車還在人家KTV門口停著呢,跑,往哪裡跑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李凡這一刻也不怕了。

來黑的,有麻子哥那邊給自己撐腰。

來白的,無論是徐子厚還是馬天,自己也都能說的上話。

所以,李凡怕啥?啥也不怕了。

陳笑的老爸沒多會兒就過來了,他來到陳友的跟前:「小友,那個打暈了我兒子?」

陳友指了指李凡,說道:「二叔,我的KTV還有點事兒,就先回去了啊。」

「這大白天的,你的KTV能有啥事兒啊?」陳笑的老爸不悅的說道。

「又有個喝酒鬧事的,我得回去處理下。」陳友撒了個謊,直接就溜了。

陳笑的老爸也沒有多攔,他心想,對付一個小孩子而已,自己不就夠了嗎?

而且,自己還有一個後台。

陳笑的老爸身材十分魁梧,身高近乎一米九,比李凡整整高出了一個頭。

「就是你打暈了我兒子?」陳笑的老爸冷冷的盯著李凡。

李凡站在這個高個子跟前,還有點慫。

「是我。」壯了壯膽子,李凡點頭道。

陳笑的老爸忽然出手,直接抓起了李凡的衣領,將他高舉了起來:「小毛孩子,你下手挺狠的啊!」

李凡掙扎了幾下,可是沒啥用。

這陳笑的老爸不僅個頭高,而且力氣也很大,顯然不是李凡能夠抗衡的。

三個女人也不敢上前,李凡皺著眉頭,說道:「你一個那麼大的人,欺負我一個小毛孩子,不嫌丟人嘛!」

李凡的激將法沒想到還真奏效了。

陳笑的老爸立馬放開了李凡,將他扔到了地上。

李凡蹲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的屁股,還挺疼的。

「那你把你爸叫來吧。」陳笑的老爸說道:「我不欺負你,欺負你老爸,這總行了吧。」

陳笑的老爸也覺得,大庭廣眾之下,四十多歲的自己打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是挺丟人的。

要是真動手打了李凡,肯定會被人指指點點。

李凡被逼著給自己老爸打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后,李凡說道:「爸,你現在在哪呢?有空來醫院一趟嘛。」

「怎麼又去醫院了。」李大康擔心道:「小凡,你不會又出啥事兒了吧。」

「我沒啥事兒,就是打了人,人家家長找來了,非要揍你。」李凡無奈的說道。

「揍我?」李大康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好,在那個醫院呢,等著我,我一會就到。」李大康大笑道。

「東海第一人民醫院,對了,老爸,你找幾個幫手啊,這傢伙又高又壯的,我怕你打不過他。」李凡捂著手機,壓低聲音說道。

這時,李大康那邊把電話給掛了。

李凡不放心,害怕最後一句話自己老爸沒聽到,就給他發了個信息,又提醒了下他。

「你爸多長時間能到啊!」陳笑的老爸問了一句。

「我爸說他很快就到了。」李凡說道。

「行,那我們去裡面等著他,他要是不來,我就弄死你雜種!」陳笑的老爸說道。

李凡撇撇嘴,雖然被罵了,但他也不敢還嘴啊。

畢竟這陳笑的老爸太高大了,要是惹惱了他,估計他一巴掌,就把自己給拍地上了。

李凡跟著陳笑的老爸回到了醫院,來到了陳笑的病房。

一進去,一個醫生就問道:「你是這位病人的家屬嗎?」

「對,我是孩子的爸爸,我兒子沒事吧?」陳笑的老爸一臉擔心道。

那醫生嘆了口氣:「輕微腦震蕩,還需要留院觀察幾天。」

「小雜種,瞧你乾的好事,老子呼死你!」陳笑的老爸轉過頭,瞪大眼睛盯著李凡,抬起胳膊就要動手揍李凡。

「幹嘛呢!」

「我告訴你,這裡可是醫院,你要敢亂來,我可報警抓你了。」那醫生大聲的喝了一句。

陳笑的老爸咬著牙,最終忍了下來。

「我聽醫生的,先不打你。」陳笑的老爸憋著怒氣說道:「等你老爸來了,我連你帶著你老爸,一塊打!」

「正好這間病床還有兩床位,到時候我把你們打成殘廢,讓你們在這陪我兒子!」陳笑的老爸冷冷的說道。

「怎麼說話呢!」

那個醫生皺了皺眉頭:「我們醫院是救人的地方,你要想打架,出去打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