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卻不知道,林天讓王大師告誡宋傑彬的話,拯救了她,讓她免受一切欺辱。

……

半個多小時后,法拉利停在了廢棄工廠入口。

「林大師,我現在可以走了嗎?」王大師這一路上坐在林天身旁,簡直生不如死。

他只想快點離開這一尊惹不起的大神。

「當然不可以,下車!」林天冷聲道。

王大師苦著臉下車。

兩人一起走到廢棄工廠大門前。

林天還沒發話,王大師就忍著肋骨的疼痛,過去將大門「嘩啦」一聲,拉開。

「王大師你怎麼受傷了……林天,你怎麼會在這裡!」宋傑彬見到林天,瞬間有種襠部發涼的感覺!

海源酒店被林天嚇尿的情景,歷歷在目。

「林天!」被困在椅子上的葉婉清見到林天,激動地喊了起來。

這一刻,她很幸福,守護她的男人出現了!

但,她不想林天出事,她道:「林天你快走,宋傑彬這一次有備而來,他找了一個高手來,你快走!」

「媽的,閉嘴!」一個在葉婉清身後看守的保鏢,試圖去捂住葉婉清的嘴。

「別碰我的女人!」林天冷喝一聲。

起腳,將上的一個小石子踢飛出去。

「咻」小石子飛射中保鏢的頭部,保鏢往後面摔飛出去,腦袋也破了一個洞。

這一幕,嚇的宋傑彬馬上將輪椅往一旁滾開,他朝楊飛大喊起來:「楊飛,快過去殺了林天!」

楊飛已經站了起來,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看向林天道:「想不到,在海城有你這麼年輕的武者。」

「我不知道什麼武者,但我奉勸你,最好馬上離開,否則下場不會有多好。」林天朝葉婉清走過去。

「小子,你師父沒有教過你,見到江湖前輩要放尊重些嗎?」楊飛大步朝林天走了過去。

突然間,他腳下發力,地上的塵土竟然都被震飛起來。

暴跳而起的楊飛一拳朝林天的腦門砸了過去。

「婉清,閉上眼睛,」林天看向葉婉清,不想她看到血腥的一幕。

「好!」葉婉清雖然心中擔心,但林天的話,她最是遵從。

「砰」林天沒有移動,而是雙手舉起來,扛住了這一拳。

宋傑彬看林天被打的招架不住,馬上笑了起來,「打的好,楊飛,給我廢了他!」

「好,我馬上就讓他……」楊飛話說一半,突然間,他無法將拳頭收回來。

他的手腕被林天給抓住了。

楊飛大驚地看向林天。

「哼,晚了!」林天猛地掰賺,「咔嚓」一聲,楊飛的一條手臂直接從肩膀處骨折了。

楊飛痛苦的喊聲響徹整個廠房。

緊跟著一腳掃出,踢到楊飛的小腿。

「砰」楊飛吃痛,站立不穩,直接雙膝砸在地上。

全身都是冷汗的楊飛抬頭,看著眼前比他瘦近一個身板的林天,眼神里只有敬畏。

不遠處正在笑的宋傑彬已經僵住了。

他們宋家耗費巨資供養的武者,在林天面前,竟過不到三招。

此時,林天已經轉頭看向他。 這一次,林天的眼神和先前完全不同。

滿是殺氣!

「快,將我推走,還他媽愣著幹嘛!快啊!」宋傑彬朝一旁早已經嚇傻的保鏢怒吼。

保鏢回過神,立即朝宋傑彬過去。

還沒跑兩步,看到林天眼睛轉了一下,他嚇的轉身就跑。

「廢物,他媽廢物!」宋傑彬氣到大罵起來。

他看著林天越來越近,馬上瘋狂轉動輪子,逃離。

「宋傑彬,事不過三,我已經給過你兩次機會,是你不珍惜,還來招惹我!。」林天不緊不慢地走上去。

宋傑彬越轉越快,同時不斷回頭看向跟過來的林天。

忽然,輪子底下壓到了一個小石子,輪椅跳了起來,宋傑彬的手指被划傷。

他慘叫地舉手,輪椅一邊失去控制,往一邊偏轉,將他整個人從輪椅上面摔了出去。

顧不上疼痛和狼狽的宋傑彬不斷往前爬,像一條瘸腿的狗。

林天已經來到了他身後。

「林天,你不能動我,你要是動我,宋家不會放過你!你要知道,我是宋家唯一的男丁。我的命非常高貴。」宋傑彬扶著旁邊的一個五米高鐵架站了起來。

「你配的上高貴?你是在侮辱高貴!」林天一腳踢中宋傑彬的腹部。

宋傑彬直接摔飛,撞在後面的爛窗戶上。

玻璃掉落下來,划傷了宋傑彬的面容。

疼痛和毀容,讓宋傑彬猶如一條喪家之犬地嚎叫起來。

不一會兒,他突然咆哮起來,「林天,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和葉婉清。」

葉婉清是林天身上的第一片逆鱗,不管是誰,一旦觸及,林天絕不會饒恕。

「你覺得我會把鬼放在眼裡嗎?」林天已經走到宋傑彬身旁,準備出手。

就在此時,宋傑彬突然之間起腳踹在旁邊的鐵架上。

「去死吧!」宋傑彬大笑起來。

原來,宋傑彬剛剛已經發現了那一把五米高的大鐵架底下生鏽了,他剛剛扶著的時候,已經用力往下拉拽了一下。

重生之再嫁 在故意刺激林天,引誘林天過來后,他將身上全部的力量匯聚在那一隻沒有受傷的腳上面。

「砰!」宋傑彬一腳下去,那鐵架直接倒了下來。

豪門闊少,我愛你 同時,宋傑彬不顧一切撲向林天,他想要抱住林天,讓鐵架將他和林天一起壓死,同歸於盡。

「這點計謀就想殺我?可笑!」林天原地不動,一腳將撲過來的宋傑彬再一次踢飛。

隨著底部彎折,三百多斤重的鐵架砸落下來。

「砰」林天舉起左手,扛住了!

竟然一單手接住了三百多斤重的鐵架!

「好強……」遠處,倒在地上的楊飛驚嘆了出來。

宋傑彬傻眼了。

他最後一次拼盡全力的反抗,被林天一隻手就給全部化解了。

深深的絕望將他籠罩。

「你要這個鐵架,我給你。」林天往前輕輕一推。

「不……不要,不要啊……」宋傑彬哭嚎起來。

「砰」,生鏽的鐵架壓在宋傑彬身上,宋傑彬吐出打一口鮮血。

林天轉身,同時掏出一張火爆符,將火爆符往身後拋了過去。

「開!」

「呼嚕」,火大燃燒起來,將宋傑彬和鐵架全部稍微。

火爆符里的火不同於常火,溫度更高,強度更強。

轉眼之間,一切被焚燒成灰燼。

跪在地上的楊飛直接癱坐在地上,驚為天人地看著林天。

林天從他身旁走過,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

葉婉清一直乖乖地閉著眼睛。

傻丫頭其實也聽到了各種可怕的響聲,但她心底里很踏實,相信林天能夠解決一切。

「好了,可以睜開了,我們回家。」林天解開葉婉清身上的繩子。

葉婉清點了點頭,挽住林天的手,走出了廢棄工廠。

……

王大師早已經從門口逃離,他忍著疼痛,撬開了宋傑彬的車,踩著油門離開。

一路上,王大師接連咳嗽,而且胸口位置越來越痛。

在路上,他停下來內視了一番,結果看到胸骨斷裂的地方就要刺到心臟。

回想了一番,他猛然意識到,胸骨會刺到心臟,是因為他發力拉開了那扇大鐵門。

而在那之後,林天再沒有在乎過他是否逃走,就彷彿猜到他必死無疑一般。

「好厲害的傢伙,他都算到了,要是我在路上想要偷襲他,一發力,只怕早已經刺破心臟!」王大師後背冷汗流了出來。

原來,在唐家的時候,林天踩斷王大師胸骨的位置,故意距離心臟很近。

為的就是防止去救葉婉清出現意外,王大師出手偷襲。

一旦偷襲,王大師必死!

而王大師最後,竟是死在了拉開鐵門上面。

「林天,這個仇,我報不了,別人會幫我報的,你救等死吧!」

王大師無法自醫,又感覺到心臟位置越來越疼。

他預感到時間不多,他拿出手機,準備撥電話給師兄。

可就在要摁下通話鍵的時候,他心臟猛然一痛,那是斷骨刺進了心臟。

王大師沒有拿穩手機,手機掉落下去。

電話終究是沒有撥出去。

下一秒鐘,王大師整個人趴在了方向盤上面,喇叭被壓到「滴」的聲音長鳴而起,嘴裡鮮血流出,滴落在手機屏幕上。

……

林天和葉婉清回到家門口。

看著一地狼藉,林天道:「婉清,我們該換個地方了。」

找了搬家公司,當天下午搬進了江都小區。

江都小區是市中心的高級住宅區,二十四小時的監控和保安。

房子是兩室兩廳,一直收拾到晚上,這才全部整理好。

葉婉清先去洗澡,林天準備了一道簡單的晚飯。

西紅柿雞蛋面。

可等面都準備好了,葉婉清都還沒有出衛生間。

「婉清?」林天朝衛生間哪裡喊了一聲。

「我就來。」葉婉清的情緒明顯有些低落。

等到葉婉清從衛生間出來,來到林天面前,林天這才明白過來,葉婉清出什麼事了。

她臉上的腮邊那裡有一道傷口。

傷口是中午楊飛敲暈葉婉清的時候,葉婉清正在準備午飯,倒下的時候,在灶台上劃到。

「明天我幫你處理好,你不用擔心。」林天承諾道。

「這道傷口挺深的,你有辦法?」葉婉清有些吃驚,又很是驚喜。

「明天就知道了,先好好吃面。」林天賣起了關子,小小得意地笑了笑。

葉婉清微微嘟嘴,很是可愛。

兩人兩碗面,吃的很幸福。

晚上,林天和葉婉清分房睡。

兩人的感情還處於回升階段,葉婉清還沒有做好同房準備。

而林天,他也有自己的安排。

他每個凌晨都要去郊區的山裡面修鍊,不想起床的時候,把睡眠淺的葉婉清驚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