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只見陳天用手指著那個炮手,瞪圓了眼睛暴喝道:「炮手,你還愣著幹什麼?難道要看著公主死嗎?快點抱著公主跳下這架直升飛機啊!」

還好,這個炮手不愧為MI6的忠誠成員,聽到陳天這麼一說,馬上低聲說了一句「excuseme!」,然後一個猛衝過去,還沒等安妮公主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就在這個時候一把摟住安妮公主的小蠻腰,赫然從這架「黑鷹」武裝直升機打開的機艙一躍而下!

「不要呀……」打開的機艙外邊傳來了安妮帶著哭腔的尖叫聲,聽得陳天心碎無比,但是此時此刻,已經再也容忍不了太多的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來吧,一起死呀誰怕誰!」此刻陳天手握控制這架「黑鷹」武裝直升飛機的操縱桿,望著對面「無敵」號巡洋艦的導彈炮系統,猶如暴怒的獅子一般,聲嘶力竭地從喉嚨裡邊發出一聲嘶吼! 「無敵」號巡洋艦猶如突然浮上水面的海怪,發出一連串沉渾而且劇烈的低吼,只見八枚地獄火導彈就像魔神的雷炎似的,帶著凄厲的一聲聲呼嘯筆直地沖向了兩架「黑鷹」武裝直升飛機,那架勢簡直毀天滅地!

「給我炸成碎渣,永不超生吧,陳天!」「無敵」號巡洋艦中控台前的海明威咆哮著吼出了這一句,眼睛裡邊透出了豺狼一般嗜血的兇狠目光,讓人感到無比膽寒!

與此同時在「無敵」號巡洋艦被那架「黑鷹」武裝直升飛機的駕駛艙里,坐在副駕駛員位上,莊重地戴上耳機的陳天已經完成了一系列「企鵝打艦艇」的初始化操作,四枚AGM-119空艦導彈已經裝載上膛,隨時可以發射。

此時此刻陳天,已經殺紅了眼,一揚手「啪」一聲打開了保險,毫不猶豫地將上邊代表開火的按鈕一按!

只聽見「轟」、「轟」、「轟」、「轟」的四聲炸響,陳天搭乘的這架「黑鷹」武裝直升飛機劇烈地顫抖了四下,四發AGM-119空艦導彈帶著陳天滔天的怒火和戰意,嘶鳴著飛向了「無敵」號巡洋艦!

與此同時,陳天的眼前驟然一閃,也赫然看到了有四枚地獄火導彈炮從「無敵」號巡洋艦後面甲板裝載的炮架上飛出,猶如長了眼睛一般直飛向自己所在的「黑鷹」武裝直升飛機!

到了這種兇險萬分的時刻,稍有不慎或者大意,就是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陳天再也淡定不下去了,身隨心動,粗壯有力的兩腿往飛機甲板一蹬,整個人立刻如同離弦之箭似的「嗖」一聲躍出了「黑鷹」武裝直升飛機的駕駛艙!

那動作果斷迅速,絲毫沒有拖泥帶水,是陳天經歷過戰爭殘酷血腥的考驗培養出來的條件反應,就像事先排練過無數次似的,或者完全按照設定的程序來執行一樣!

「啊!」陳天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高呼,眼睛早就已經因為緊張而變得通紅!

四枚地獄火導彈炮發出了長長的嘶鳴聲,眨眼功夫就從遠處就來到了陳天的面前,像迎面而來的四列高速列車似的,呼嘯著飛向了「黑鷹」武裝直升飛機。有一枚地獄火導彈炮甚至擦著陳天的褲管飛了過去,瞬間將陳天的褲子燙出一個大洞,陳天的小腿也燙出一個泡!

但是再怎麼說,陳天也算是躲過了一大劫,因為霎時間,陳天的耳畔就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轟」一聲炸響,那強大的爆炸力和衝擊波剎那間讓整個天際似乎都在顫抖!

那畫面無比震撼!只見滿眼都是四射的火苗,爆炸的濃煙中,「黑鷹」武裝直升飛機頓時化為無數碎片,「嘶」、「嘶」、「嘶」地往四面八方亂飛。

陳天只感到自己的耳膜「嗡」一聲驟響,旋即就只剩「嚶」、「嚶」、「嚶」的一連串迴響聲,便再也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

而陳天自己的身子,更是被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所波及到,就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一般,狠狠地將陳天拍上了半空之中,霎時間陳天只感到五臟六腑猛地移了位,情不自禁地「嗚哇」一聲嘔出大口大口的淤血。

這個時候,陳天感到自己如墮雲里霧裡,雙手和雙腿一絲力氣也使不出來,整個人就像散了架的木偶似的,無比頹然地攤開成個「大」字往下急墜。

很快,陳天就要跌在海面上,摔個七孔流血、魂飛魄散,可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到「噗!」的一聲異響,陳天只感到自己急速下墜的身子猛地一頓,得到了稍微的延緩。

原來先前跳傘自救的安妮和炮手此刻已經靠著降落傘安全掉落到水中,馬上散開在降落傘的兩邊,一邊游泳一邊扯動著降落傘,在陳天的身子下落到海面之前成功地將降落傘墊在了陳天高速下墜的身體和海面之間。

也全靠這稍微的延緩,陳天高速下墜的速度得到削減,避免直接的碰撞傷害。

饒是如此,陳天也是摔個夠嗆,只感到驟然間渾身一震,肚子裡邊一陣翻江倒海,鼻子、嘴巴都「汩」、「汩」、「汩」地湧出了大量的鮮血,一下子在海水之中蕩漾開來,暈出了一圈又一圈觸目驚心的紅色!

海面上兀自扯著降落傘的安妮看到這情況,不由得心急如焚地叫起來,聲音裡邊帶著畏懼和擔憂:「陳天!你沒事吧,千萬別嚇我啊!」

炮手則是一臉耿直地沖安妮喊道:「陳天特使從這麼高的位置直接摔下來,雖然我們臨時給墊了層降落傘,但是肯定還是受了不小的內傷,情況不容樂觀啊!」

安妮還想說些什麼,忽然詫異地聽到自己的頭頂又發出「轟」的一聲炸響,不由得錯愕無比,可當她扭頭朝自己的頭頂望去的時候,眼淚霎時間奪眶而出!

只見從「無敵」號巡洋艦後面甲板裝載的炮架上飛出的另外四枚地獄火導彈炮,異常兇悍地飛向哈登所在的「黑鷹」武裝直升飛機,瞬間將哈登所在的「黑鷹」武裝直升飛機轟炸成片片帶火的碎渣!

面對突襲而來的地獄火導彈炮,忠厚勇敢的MI6小魚山分部的大管家哈登來不及跳傘,就這樣帶著對莎拉絲濃濃的愛意,壯烈犧牲!

「哈登!不要啊,你不要死啊!」安妮哭喊著吼出了哈登的名字,眼淚頓時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撲簌」、「撲簌」、「撲簌」滑落,那場景天地為之動容!

……

「擊中啦,哈哈哈……」在目睹八枚地獄火導彈炮從「無敵」號巡洋艦後面甲板裝載的炮架上飛出,精確地命中剩餘的兩架「黑鷹」武裝直升飛機的時候,海明威不禁露出一個報復得逞之後的狂笑。

可是海明威壓根來不及高興哪怕那麼多半秒鐘時間,因為這個時候海明威的雙眼已經驚恐地看到,有四枚AGM-119空艦導彈帶著兇悍的勢頭,嘶鳴著飛向了「無敵」號巡洋艦!

「呃……」危難之中海明威想起了萬妮卡,可這個時候萬妮卡雙目緊閉,鼻子和嘴巴上還戴著一個呼吸器,看樣子再也不可能挺身而出,利用那無與倫比的超能力,為海明威和「無敵」號巡洋艦扭轉乾坤。

一切即將幻滅!

「就這樣玉碎了嗎?呵呵,到了最後,我海明威還是逃脫不了失敗的命運,這難道是註定的嗎?」想到這,海明威不由得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右手手掌緊緊地握住了昏迷不醒萬妮卡的手掌。

「下輩子,記得你我還是要在一起的!」這是海明威心裡最後的一句話。

但是大大出乎海明威意料之外的是,海明威的耳畔忽然出現了「呼」一聲詭異的響聲,霎時間感到自己所在的空間一陣扭曲變形,隨著「啵」一聲空間裂開的聲音,海明威感到自己不知道什麼原因,自己來到了一個極為幽暗靜寂、空氣沉悶的空間。

「奇怪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海明威不由得睜開了原本緊閉的雙眼。

第一時間,海明威看到的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就像妖獸的大口,正在貪婪吞噬著所有的光明。

驚恐的海明威下意識地將自己的手掌一抓,還好萬妮卡那溫潤如玉的柔荑依舊在自己的手掌裡邊。海明威馬上一把將萬妮卡摟入自己的懷中,心裡暗自思忖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地獄嗎?呵呵,沒事,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已經足夠……」

就在海明威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在陰暗的角落裡飄出來一陣冷測測的笑聲。這笑聲如同夜梟的啼哭一般難聽,直接激起了海明威一身的雞皮疙瘩!

「誰,是誰?快出來,不然我就不客氣啦!」海明威怒喝著抬起了左手,一團飄著黑色火焰的地獄火霎時間就出現在海明威的手掌上方。

「喂喂喂,千鈞一髮之際,是我救了你耶,海明威!你知道到剛才有多艱險,多緊急嗎?還好我身手敏捷,不然自己也搭進去了!別忘了,我還順帶救了你的馬子,你該不該謝謝我呀?」黑暗裡的那個聲音再度響起,語氣聽上去對海明威的態度很不滿。

聽到這句話,海明威從鼻孔裡邊發出「哼」的一聲喝叱,然後悠悠地說道:「本傑明,算我海明威欠你一個人情!」

「哈哈哈,我沒聽錯吧?驕傲自負的海明威,居然還會說出這樣子的話?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黑暗之中,角落裡「呼」地響起了一陣風聲,慢慢由腳到頭出現了一個人。

只見這個人全身上下披著一身黑色的烏鴉毛披風,看上去邪里邪氣,整個人看上去都隱匿在一團漆黑之中,和環境裡邊的黑暗似乎融為一體。讓人心裡邊無端端產生了一種畏懼感,正是實驗室的本傑明無疑!

不是別人,果然是本傑明!

其實除了本傑明有這種瞬間移動的超能力外,又有誰可以在四枚AGM-119空艦導彈擊潰「無敵」號巡洋艦的前一霎那,如同變魔術一般將海明威和萬妮卡瞬移到這個幽暗的空間裡邊? 只能說,海明威和萬妮卡在本傑明的幫助下,極為僥倖地逃過了滅頂之災,但是沒有得到救助的「無敵」號巡洋艦上那些官兵就遭殃了,不是在四枚AGM-119空艦導彈的打擊下炸成碎片,就是隨著中彈覆沒的「無敵」號巡洋艦盛入海底,成為深海魚蝦龜蟹的美餐。

要知道,「無敵」號巡洋艦可是集實驗室元老會最新科技於一身的戰船,外號「無敵」,就是為了彰顯這種高度的自信和狂妄的氣勢。

沒想到,這艘橫行在大西洋、穿越巴拿馬運河,原本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無敵」號巡洋艦,居然就這樣毀在了陳天的手裡!

天劍書香 不得不說,這對高傲自負的海明威來說,打擊該有多大!

一想到艾弗森船長、軍醫還有其他船員就這樣子葬身魚腹,海明威額頭上的冷汗不禁「撲簌」、「撲簌」地飆出大顆大顆的冷汗,嘴角的肌肉綳得緊緊的,后槽牙甚至咬得「咯」、「咯」、「咯」一陣直響。

要不是現在海明威身處於一片黑暗之中,本傑明肯定可以看到他那因為無比惱怒而變得鐵青難看的臉色。

此時此刻,本傑明也沒有繼續揶揄海明威,而是開口安慰道:「海明威,至少你和萬妮卡活下來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這道理你該懂得!」

聽到本傑明這句話,海明威那凝重的臉色才得到了緩解,忽然「霍」一聲昂起了腦袋,對本傑明冷冷地問道:「本傑明,這裡是哪裡?」

本傑明「嘿嘿」地乾笑了兩聲,幽幽地對海明威說道:「你猜一猜啊!」

聽到本傑明的這句話,海明威二話不說就揚起了手臂,將手裡的那團灼灼燃燒的地獄火「咻」一聲就朝本傑明拋去!

這一下駭得猝不及防的本傑明「嗖」一下就往旁邊躲了過去,雖然沒有被擊中,但是他那黑色的烏鴉毛披風有好幾根被燒著了,心疼的本傑明用嘴拚命地吹了好幾下才吹熄。

「海明威啊你用不用得著這樣,」本傑明不由得哭喪著臉抗|議道,「我這身超時空披風很珍貴的你知道不?」

「那你說不說?這一下就沒那麼好躲了!」海明威從鼻孔裡邊發出一聲輕哼,又一團飄著黑色火焰的地獄火熊熊地出現在海明威的手掌上方。

本傑明看到海明威又想甩地獄火,不由得急忙地擺著自己的手掌,大聲地喊道:「別別別,海明威啊,我老實說就是啦,何必動手傷感情呢!」

「這裡是哪裡?」海明威又重複問了一遍,聲音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壓。

本傑明看到海明威那十分強勢的模樣,「哎」地嘆了一口氣,認真地對海明威說道:「這不就是『巨鯨』號潛艇么?」

頓了頓,本傑明又攤開雙手解釋道:「要知道,你可以駕駛『無敵』號巡洋艦來到龍巢這裡,全靠『巨鯨』號潛艇的離仙小組長指引啊!還有我的瞬移的極限就是一兩百米,這附近也就只有離仙小組長的『巨鯨』號潛艇比較安全了。」

海明威點了點頭,悠悠地對本傑明說道:「那好,你這就帶我去找一下離仙吧!」

「呃……這不太好吧?」不知道為什麼,面對海明威的這個要求,本傑明忽然變得吞吞吐吐起來,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海明威冷笑著對本傑明逼迫道:「嘿嘿,你想拒絕我的要求么?」

面對海明威的這個威脅,本傑明十分為難地叫嚷起來:「海明威啊,不是我不想帶你去見『巨鯨』號潛艇的離仙小組長呀……」

本傑明的話還沒說完,海明威馬上不耐煩地訓斥道:「本傑明,你有完沒完啊?有什麼原因你就說唄!」

本傑明嘴巴翕張了一下,忽然用手指著海明威的身後,幽幽地說道:「帶你來這裡,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想見你……」

「呃,我的身後有人?」聽到本傑明這句話,海明威的后脊梁骨不由得「嗖」一下騰然起了一股涼氣。實際上,海明威站在這好幾分鐘了,一直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身後居然站著一個人,只能說這個人把自己的氣息隱藏得太深了!

海明威心頭一凜,不由得「霍」地一轉身,厲聲暴喝道:「誰?是誰在我身後!」

也就在這個時候,海明威和本傑明所處的這個空間忽然「叮」一下亮堂起來,借著這些燈光,海明威吃驚地四下張望了一下,原來這個空間是「巨鯨」號潛艇裡邊的一個卧室,有一個人打開了照明的燈光。

只見一個身材不高、四肢纖細的男人正坐在一張柔軟的沙發上,用極為嘶啞的語氣低聲對海明威說道:「海明威,你不認識我么?呵呵……」

海明威定睛一看,不由得咋舌地叫道:「你是萬妮卡的哥哥——『記憶獵人』安德烈?」

沒錯,此時此刻坐在沙發上的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萬妮卡的哥哥——「記憶獵人」安德烈!只見安德烈「嘿嘿嘿」地乾笑了三聲,眼睛眯了一下,忽然望著海明威懷中昏迷不醒、兀自帶著呼吸器的瓦尼卡,臉色驟然一變!

此時此刻安德烈臉上那恐怖的神情猙獰無比,猶如剛從地獄出來的羅剎一般,看到安德烈這副表情,海明威和本傑明不由得暗自吃驚,不約而同地往後退了一步!

海明威知道,安德烈肯定是因為自己沒有照看好他的妹妹才如此生氣,馬上開始了解釋:「安德烈,你聽我解釋!我……我不是不注意你妹妹萬妮卡的安危,而是對手陳天那個王八蛋實在太過於狡猾……」

海明威嘴裡的話還沒說完,只見海明威的渾身忽然觸電一般地顫抖起來,整個人的神情變得木訥,動作也變得機械起來。

一旁的本傑明看到海明威那異常的表現,不由得「啊」地失聲驚呼,然後「咕嘟」、「咕嘟」地咽了兩口唾沫,訥訥地對安德烈叫道:「別控制我的思維,別……」

只見海明威緩緩地將萬妮卡抱到了安德烈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將萬妮卡放在了沙發的另一側空位上。緊接著,海明威做出了一個讓本傑明目瞪口呆的舉措!

只見海明威居然舉起了自己的右手,朝自己的臉上「啪」、「啪」、「啪」地自甩耳光。每一下都是那麼用力,每一下都帶著狠勁,巴不得把自己那英俊的帥臉抽腫抽爛似的。

「好……好狠!」本傑明望著自甩耳光的海明威,心裡邊油然多了好幾分對萬妮卡的哥哥——「記憶獵人」安德烈的驚懼之心!

不得不說,安德烈的超能力「攝魂」真的太強了,足以利用意念控制一個人的思維和意志,不僅讓一個原本孤傲冷漠的人變得殘暴瘋狂,甚至讓一個人發起自殘的行為!

眨眼功夫,海明威的臉就像包子似的腫起了一大塊,鼻孔和嘴巴的鮮血「吧嗒」、「吧嗒」地滴濺到地上,在地面上開出了一朵又一朵觸目驚心的血之花。

看到海明威已經傷成這樣,再抽多幾巴掌恐怕連他的牙齒都會拍飛幾個,本傑明猶豫了一下,弱弱地開口為海明威說起情來:「安德烈,我看差不多就行了吧?要是海明威這張帥臉抽爛了,萬妮卡待會醒過來肯定又哭又鬧的!」

「我用你教我做事嗎?」安德烈反駁了本傑明一句,駭得本傑明用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剩一雙惶恐的眼睛在那「骨碌」、「骨碌」地亂轉。

不知道是本傑明這句話起了作用,還是安德烈覺得已經達到了訓誡的效果,安德烈嘴巴蠕蠕地說了幾句,海明威發出「啊」一聲驚叫,整個人不由自主地朝後倒退了幾步,全身上下、里裡外外都被冷汗所打濕了!

安德烈瓮聲瓮氣地說道:「海明威!看在萬妮卡的份上,我饒恕你一次!給我記牢了,要是下次無法保護好萬妮卡,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海明威的胸口因為憤怒和驚恐而劇烈地起伏著,眼睛死死地盯著安德烈,最後邊還是沒有說什麼。安德烈輕哼了一聲,「霍」一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為昏迷的萬妮卡讓出了位置,然後十分小心地將萬妮卡擺弄到平躺的姿勢。

「好好休息吧妹妹,」此時此刻安德烈一臉的柔情,「有哥哥再沒人敢欺負你的。」

說完,安德烈扭頭對本傑明說道:「本傑明,我教你乾的事情你做了沒有?」

本傑明馬上點了點頭對本傑明說道:「早就安排下去了,現在『巨鯨』號潛艇已經在龍巢的南部淺灘附近,打開了進人孔,讓離仙走出了『巨鯨』號潛艇之外,朝龍巢走去。」

安德烈滿意地回答道:「很好,離仙早有異心,其心當誅,但是一直有實驗室室長阿曼達這個老太婆在護犢子,我們元老院奈何不了她。現在就好了,她已經被我用『攝魂』奪取心智,淪為一個殺人工具,就讓她在龍巢上大肆屠戮吧!」

「安德烈你這個法子真高明啊,哈哈!」本傑明立刻恭維起來。

海明威望了望本傑明,又盯著安德烈,忽然開口道:「那我們呢?」

安德烈「嘿」地冷笑了一聲又說:「你還有臉留在這裡?回去泰坦之島吧!我勸你先想想怎麼和萬妖王和四位聖袍老者解釋吧!」

聽到安德烈這嘲諷的話,海明威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眼睛裡邊忽閃忽閃著詭異的光芒…… 當陳天瞪圓了一雙虎眼朝發出尖叫的角落望去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讓他錯愕無比的場景:只見角落裡邊居然有一個渾身散布著邪惡黑炎的神秘人物,其人手裡的一把劍已經次床一個天龍集團部下的腹部,鮮血正如同打開的水龍頭般「啪嗒」、「啪嗒」地不斷往下掉。

很明顯,剛才角落傳來的那一聲凄厲的喊叫聲,就是這個可憐的天龍集團部下口裡發出來的。這一下,也把龍巢中心大廳里的所有人嚇得夠嗆。眨眼的功夫,人群立刻遠遠隔著這個神秘人物散開成一個半圓形,氣氛陡然變得緊張無比。

但是,最讓陳天感到意外的是,這個神秘人物臉上密布血腥味十足的恐怖煞氣,眼睛裡邊迸射出暴戾氣息,渾身瀰漫出來的是濃得化不開的黑炎,簡直就是羅剎降世!

但是這張臉蛋的五官,陳天又是那麼的熟悉,那眼、那鼻、那嘴、那耳,都屬於這一張原本清麗脫俗、精緻得如同雕塑般的俏臉!

看到這張詭異的臉,陳天情不自禁地「咕咚」咽了一口唾沫,訥訥地對著這個令人生畏的女羅剎問道:「你……你是離仙嗎?」

陳天猜的沒錯,眾人眼前的這個兇殘的女羅剎不是別人,正是離仙!

聽到陳天這麼一問,離仙「呼」一聲抬起了頭,用一雙帶著血絲的眼睛盯著陳天,用嘶啞難聽的嗓音叫道:「沒錯,你就是陳天!太好了!」

說完,離仙手臂一動,那把銳不可擋的仙女劍「咻」一聲就從那個可憐的天龍集團部下的腹部抽出來,立在手裡,仙女劍上泛著的血光折射出來的寒光,讓所有人都膽顫心驚起來!

望著那個「咚」一聲頹然摔倒在地上,捂著腹部傷口暈死過去的天龍集團部下,陳天咬咬牙,他深知,為了避免繼續再有傷亡事件發生,即便此刻自己重傷未愈,也要站出來了。

這時候,寧小小和宋千月看出了陳天的心思,立刻在後邊朝陳天喊道:「陳天,接著!」

說完,寧小小就從口袋裡朝陳天奮力丟出一物,只見此物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黝黑的弧線,陳天心頭不由得一凜,一伸手就「啪」一下接在手裡,旋即驚奇地低頭一望。

只見這是一把黝黑的匕首,造型簡樸凝練,此時正有一股刀氣在上邊不斷流轉,折射出一種極為銳利的寒芒。

「隕鐵匕首!」陳天不禁喊出聲來。

沒錯,這就是實驗室室長阿曼達讓科技部利用隕星玄鐵為材料,結合最新的黑科技給陳天精心打造的隕鐵匕首,可以說是無堅不摧,無往不利,是寧小小和宋千月在這段時間暗地裡叫人在香岡市尋找回來的。

作為視匕首為生命的陳天心情大悅,緊緊地將匕首緊攥在手心,霎時間陳天只聽到「嗡」一聲,一陣人與匕首合一的聲音從匕首上傳出,直抵陳天的靈魂最深處!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可就在這個時候,站在陳天對面的離仙惡狠狠地對陳天吼道:「陳天,你還在愣著幹什麼?準備好了嗎,我這就要你死!」

話音剛落,離仙的身子一閃,瞬間就像一道白虹般掠過龍巢中心大廳的低空,寒光乍現,那血跡未乾的仙女劍已經帶著刺耳的銳響刺向了陳天的心窩!

「啊!」龍巢中心大廳現場的所有人看到這兇險無比的一幕,不由得驚叫了起來,紛紛暗地裡為陳天捏了把汗!

陳天對離仙很是了解,知道離仙的仙女劍的厲害之處,但是也沒有料到此刻女羅剎般的離仙的劍法會彪悍到這種程度!

之前,離仙的劍法是以優雅飄逸著稱,美得讓你不覺得她是在揮劍,而是讓你覺得她在跳舞,但是此時此刻,離仙的劍法卻充滿了一種你死我活的狠勁,不僅全無美感可言,而且兇悍潑辣,速度、力道都是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地步,恨不得馬上將陳天刺死!

陳天來不及再做多想,全力一個側身,堪堪避過了離仙的這一劍,但是自己的右臂的衣服卻被離仙這一劍「撕拉」劃出一道豁口!

「好險!」陳天不由得「嘶」地倒抽了一口涼氣,但是離仙壓根沒有給陳天絲毫喘|息的機會,猛地將仙女劍「咻」一聲橫擺過去,直接想從陳天的右腋下一劍橫切到陳天的左腋下,那險惡的意圖可謂毒辣無比!

看到這一幕,龍巢中心大廳現場的所有人駭得個個都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好一個陳天,臨危不懼地瞬間一個後仰,整個人彎成一個「C」字形,離仙那看似避不過的一劍就這樣「嗖」一聲擦著陳天的胸口而過,「呼啦」地削去一大片陳天胸前的衣襟!

總算避過去了!

「呼!」龍巢中心大廳所有人看到這驚險的一幕後情不自禁地吐出了一口大氣!

此時此刻,陳天內內外外的衣服已經被冷汗打濕了。離仙的劍法在以往所具備的凌厲之中又多了無數兇狠的意味,可謂招招都想置陳天於死地。想到這,陳天不由得開口喊道:「離仙,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或者被迫這麼做?咱們先別打了,說清楚也不遲啊!」

但是離仙哪裡聽得進陳天說的半句話,手裡的仙女劍舞得比風車還快,陳天知道再說下去也沒什麼大作用,只好咬緊牙關,用手裡的隕鐵匕首飛快地進行招架。

只見離仙與陳天之間那狹小的間隙,銀白和黝黑的光芒不斷撞擊,發出一連串「叮」、「叮」、「叮」的刺耳響聲,璀璨的火花不斷四下濺射,形成一幅極為詭異的畫面。

在這樣子高強度的對抗之中,剛剛受到重創還未來得及治療的陳天不免有些力不從心,看準一個時機就躍到外圍,喘著氣對離仙說道:「嘿!我說離仙啊,能不這樣子苦苦相逼嗎?」

沒想到離仙不但不為所動,眉角一挑,惡狠狠地說道:「嘿嘿嘿,陳天,你必須死!」

說完,離仙身形一閃,「嗖」一下猛地切入到陳天的身旁,仙女劍幻化為無數吐信的白蛇,朝陳天全身上下各大小要害撕咬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