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又是新的一週了,照例要衝榜,還請有能力的兄弟們支持一二。

豬三這新書期每天七八千的更新量,因爲字數的原因,會提前下榜,週一週二是豬三唯一的上榜露臉時間。

嗯,求支持,求推薦票。 當然臉色更加難看的還是通天峰門下的其他弟子,李書彬被騰天這麼羞辱諷刺,竟然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說到底還是實力不濟,只能恨得牙根痒痒的同時跑過去將李書彬從地上扶起來。

「唉,看來通天峰還真是越來越不濟了,李書彬竟然一招就被騰天給秒了,三個月之後的各峰排位賽恐怕這通天峰是要墊底了。」

「洛羽師兄,通天峰不是還有一個叫作韓宇的弟子嗎,據說還將有著魂皇實力的孔千國給殺了呢!」

「哼,吹牛誰不會啊,再說了當日的事情只有他通天峰的弟子知道,鬼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被稱作洛羽師兄的人說著刷的一下將手中的摺扇打開,頗有幾位出塵味道,在騰天一招將李書彬給打敗后目光始終沒從騰天身上挪開:「你覺得如果我對上孔千國,誰輸誰贏?」

「這個……」

聽到洛羽的話,之前那名弟子的眉頭一下緊皺了起來,似是有著幾分為難,不過看了下洛羽臉上的表情后,還是咬了咬牙道:「洛羽師兄恐怕會輸給孔千國。」

雖然洛羽的實力早已到了八級魂王的實力,也是第三十六上峰弟子中的最強者,但是對上孔千國恐怕沒什麼勝算。

「那不就得了,以後不要再聽通天峰門下弟子的吹噓了,一個下峰的弟子怎麼可能是魂皇那種級別高手的對手。」

洛羽說著又嘩的一聲將摺扇合上,目光再次落到騰天身上道:「沒想到下峰弟子中竟然出了這等人物,騰天這十年進步不小,看來想要保住第三十六峰的地位甚至更近一步,還需要再努力才行啊……」

說到最後那洛羽的聲音低的連自己都聽不到了,而此時見通天峰上沒有弟子站出來,騰天更加的囂張:「你們的大師兄竟然連我一招都接不住,我看你們師父也是個廢物,你們通天峰不如從今天開始解散算了。」

「騰天,也別欺人太甚,韓宇現在正在養傷,不然肯定不會讓你在這裡放肆。」

李雅清再也看不下去騰天的囂張,尤其是那就通天峰不如解散算了更加讓她惱怒。

騰天咧嘴笑笑道:「雅清師妹,我覺得韓宇那小子是不敢出來見我吧,萬一連我一招都接不下來,你們之前把他吹噓的那麼厲害,豈不是太丟人了?」

「找死!」

騰天的話語終於惹惱了騰天,拔劍就要衝騰天砍去,誰知騰天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你們通天峰真的沒人了嗎,竟然要一個女人來出頭?」

「雅清,退下讓我來!」

李書彬說著一抹嘴角一出的鮮血,身為通天峰的大師兄,被人這樣羞辱還能忍下去,他以後可就真的沒臉在通天峰混下去了,就算等下自己戰死,也要死的像個男人。

李書彬說著一把推開扶著自己的弟子,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就已經沖騰天殺了過去。

「五龍御天!」

李書彬爆喝一聲,剎那間虎嘯龍吟,五隻巨大的青龍攪動著風雲之勢,張著血盆大口,咆哮著沖騰天狠狠咬了下去。

而在這巨大的威勢之下,通天峰門下弟子有些站立不穩打了個趔趄,同時臉上也浮現出一抹興奮之色,大師兄把自己的看家本領都使出來了,騰天這次恐怕真的要敗了吧?

只有站在遠處觀望的洛羽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搖了搖頭:「李書彬空有招式,威勢看著很大,但卻缺乏後勁,根本不是騰天的對手。」

「螢火之光也敢和日月爭輝,既然你還要找虐,我就成全你。」

紙婚厚愛,首席的祕密情人 果然騰天看到李書彬猛烈的攻勢只是淡淡一笑,嘴角露出輕蔑的笑容,並未放在心上,而是學著之前的樣子輕輕將劍拋了出去,在他看來李書彬雖然也是魂王的實力,但是底子太差了,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砰……

那飛劍迎風而漲,很快就和那五條青龍撞擊在了一起,只是出乎騰天意料的是,那五條青龍在自己寶劍的撞擊之下不進沒有一擊而散,似是有著綿綿不斷的勁力湧入自己的體內。

「這怎麼可能,李書彬根本就沒有在我手上挺過一招的實力!」

騰天大驚,李書彬的這一招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想要全身而退顯然已經不可能。

那五條巨龍就像是暴漲的潮水一般,洶湧的攻勢連綿不絕,試想在那滔天巨浪一遍遍拍打之下,就算一個人的實力再強悍,又能抵抗得了幾下?

「噗……」

終於在堅持了半刻鐘不到之後,騰天直覺喉頭一甜,身體就像置身於大海之中一般,根本無法立足,直至被拋出了數十丈遠之後才勉強穩住身形,此時眼中所有的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自己竟然被李書彬給打敗了,他怎麼能夠接受。

同樣傻了眼的還有站在不遠處觀望的洛羽,忍不住多看了李書彬一眼道:「懂得用漲潮落潮的原理給人造成連綿不對的攻勢,難道這李書彬還真是深藏不漏,我之前眼拙了?」

「是韓宇師兄。」

「韓宇師兄真是天才,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把騰天給打敗。」

當騰天、洛羽倆人被李書彬給震驚到了的同時,那五條青龍也很快消失,天空中出現兩個黑點,隨著黑點距離地面越來越近,通天峰門下弟子才看清楚,除了李書彬之外還有一人,那人正是韓宇。

看到韓宇這些人心中先前的不快早已消失不見,眼中有的除了熱切還是熱切,當初韓宇對戰孔千國的時候他們都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騰天根本不是韓宇的對手。

所以他們期待著韓宇狠狠教訓一頓騰天。

「師兄,你先休息一下吧,這個人由我來對付。」

倆人落地,韓宇檢查了一下李書彬的身體並無大礙之後,才將李書彬交給身後的弟子,而李書彬則是一臉的震撼道:「韓宇,你突破到了四級魂王了?」

韓宇聞言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李書彬則是慘然一笑,這個韓宇實在是太妖孽了,之前那一戰還被孔千國自爆震碎了經脈,沒想到這才幾天實力不僅恢復而且還增長了,這是何等的妖孽?

他李書彬自愧不如。

「你就是韓宇?」

直到韓宇出現,騰天才緩過神來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擺在李書彬的手上,不過他只當是自己的大意,並沒有把韓宇放在心上,因為他看得出韓宇才是四級魂王的實力,而自己是五級魂王,根本不用怕他:「聽說你殺了孔千國,給我們炎魂宗惹下了大麻煩,今天我就要殺了你,為宗門除害!」

「就憑你?」

看著騰天韓宇終於明天騰天為什麼來找自己了,同時也明白了孔碧之前對自己說的話,他韓宇殺了孔千國之後,不僅魔魂宗容不下自己,恐怕就連炎魂宗也容不下自己了。

現在他韓宇想要活下去,就必須展現出來實力,讓人忌憚的實力。

韓宇話語中帶著的輕視讓騰天很是不爽,心中殺意濃烈:「死到臨頭還這麼囂張,我勸你還是束手投降,免得受皮肉之苦。」

「別廢話了,把你最強的實力拿出來吧,我給你一次出招的機會。」

對於騰天這樣的小角色,韓宇絲毫沒有放在心上,雖然從表面上來看騰天的實力高出自己一籌,可韓宇畢竟有著擊殺魂皇的實力,而且吸收了孔千國的魂魄之後,不論是對修行的感悟還是實力都更上一層樓,就算騰天是六級魂王,韓宇也有把握一招擊敗他。

「小子,你太狂了!」

騰天沒想到區區一個四級魂王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說這種大話,而且還是當著眾多炎魂宗弟子的面,騰天殺意大氣,決定當著通天峰弟子的面把韓宇給殺了,而且殺了這個禍害說不定還能獲得門派長老的獎勵。

不過饒是如此,騰天依舊沒有拔劍,在他看來有資格讓他騰天拔劍的之後上峰的弟子以及排名比削劍峰靠前的下峰弟子,如果拔劍對付韓宇之流那就是對他騰天的侮辱。

只是騰天的劍剛一拋出,就被韓宇一掌給拍了回去,直接撞擊在騰天的胸口上,連人帶劍直接飛出了很遠,韓宇才用帶著點囂張的口氣道:」我都說了給你一次出招的機會,想要殺我,把你最強的實力拿出來吧。」

唰……

韓宇這話一出口,圍觀的各峰弟子臉色,瞬間大變。

囂張,這韓宇實在是太囂張了,甚至比之前的騰天更囂張,洛羽更是搖了搖頭道:「沒想到通天峰下還有這樣的弟子,實在是厲害,就連我也沒把握這麼輕鬆的把騰天擊退,不過說他殺了孔千國我還是不信。」

洛羽說著眼中卻是再也沒有輕視之意,目光有些認真和期待的看向場中,而騰天更是覺得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因為韓宇將之前自己說過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自己:「既然你想死,可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鏗……

說著騰天猛的將劍拔出,烈日之下寒光閃閃,讓人不寒而慄。 “你好,是連金章連學長嗎?”許退撥通了電話。

連金章,華夏基因進化大學神祕學院三年級學生,超凡系,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校園熱點資訊知名製作人。

大三龍虎榜榜上有名,是爲風雲,目前排名72名。

很快的,慧心繫的其它同學就通過電話將信息查的七七八八,通告給了許退。

“你好,我是連金章,你是哪位?”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聲音很利落。

“連學長你好,你發佈了一個熱點視頻,就是那個標題爲《致殘!曾經吊打極限系新生的霸主,再次兇殘出手,將極限系新生致殘!》的視頻。”

“怎麼了,有問題?”

“是這樣的,連學長,這個視頻你發佈的只有末尾部分,並不是全部的視頻。

只發最後一部分視頻,可能會引發一些誤會甚至是不必要的麻煩。

連學長,我把完整的視頻發給你,你能不能修改一下或者重要發一個?”許退說道。

聞言,電話對面突然笑了,“你是許退,又或者是許退的什麼人?”

“我是許退。”

“你想擺平這事兒啊?”

“只是不想引發衝突,希望能讓更多的同學看到真相。”許退說道。

“呵……五十萬,我按你說的改。”

許退眼中怒氣迸現,還不等許退發火,電話那頭的連金章忽地哈哈大笑起來,“學弟,別緊張,我開玩笑的哈,我怎麼可能要你錢,逗你玩的。

不過我這個視頻,沒問題啊,我爲什麼要改,你好好想想吧。”

許退還有慧心繫的同班同學,眼眸中剛剛閃起一絲希望,就又破滅了。

電話他們已經錄音了。

連金章敢要價五十萬,許退就敢告他一個勒索敲詐。

真當風紀部還有法規是擺設吶。

但是開價五十萬之後,連金章馬上就補充說是開玩笑。

這就是連金章的高明之處。

開個玩笑不行嗎?

但是他價碼已經開給許退了。

讓許退拿五十萬來平事。

此時此刻,許退的憤怒已經無法形容。

這種惡意掐頭去尾害人的傢伙,難道就沒人管了嗎?

別說是五十萬,就是五分鐘,許退都不願意給這個傢伙給。

太特麼噁心了。

“學長,你也算是學校的公衆人物,你這樣造謠生事,你覺的好嗎?”沉默了一下,許退問道。

“我造謠?”

連金章的聲音突地提高了一個八度,“請問,我的視頻是假的,還是拼接過的?

視頻內容是事實吧?”

“請問,鄧威被致殘,這是真實的吧?”

許退無語,這問題沒法回答。

“那你說說,我哪裏造謠了?”

“哼,不知所謂,愚蠢!”

冷叱一聲,連金章就掛斷了電話。

交流溝通失敗。

慧心繫的同學卻是愈發的憤怒了。

誰都可以聽得出來,這是連金章在藉機斂財敲詐。

“同學們,我們舉報,我們打電話給風紀部舉報,打電話給校宣部舉報!

我就不信這種心知肚明的事,學校還能不管。”

學委容有陽一號召,慧心繫除許退之外的14名同學,紛紛點開個人通訊設備,打電話的打電話,截圖舉報的舉報。

不到十分鐘,容有陽突地驚呼起來。

“看,快看。”

“校園熱點排名第一的視頻變了,我們的舉報有效果…….”話說了一半,點進去的容有陽就先痿了。

“視頻沒變,只是換了個名字,我們的舉報,只是讓他換了個標題…….”

容有陽很無奈,也很生氣。

“神祕系新生打爆極限系新生,致殘!”

標題換成了這個,依舊很勁爆,點擊評論依舊在飛速的增加着。

全班十五名同學紛紛交流着風紀部的回覆,有些噁心。

戰帝寵入骨:娘娘太撩人 你說連金章造謠了沒有?

沒有!

他發的視頻是事實。

只是發佈了其中第三次交手的過程。

致殘結果呢?

也是事實。

之前的標題有問題,現在,標題也沒問題了。

因爲他發佈的,全是事實。

誰能說他是造謠?

只是沒有發出全部的視頻而已。

正討論間,上課時間到,副班主任邊老師頂着個大黑框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