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本來兩人還覺得,以他們兩大神境聯手,加上他們各自是有著一柄上品法器。

聯手之下,戰勝陳進,當是沒有任何問題。

然而,現實卻是狠狠的給了他們一巴掌。

陳進的強大,一次又一次的出乎了他們的預料。現在兩人已經沒有任何把握,可以讓陳進在此地伏誅。

良久。

身為閣主的夏侯雲,一步邁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但還是看向陳進,說道:「神魂欠條之上的東西,葯閣會如數奉上。」

他這一輩子,何時如此憋屈過。

可是,面對陳進的實力,他卻又不得不服。

即便是他和容青瓷兩人聯手,和陳進拚死一戰,最終,也只能是兩敗俱傷而已。

夏侯雲,只能是咬牙承認了這張神魂欠條。

「善!」

陳進臉上,這才是露出一抹滿意的神色。

葯閣之人,膽敢在青山之上,對他出手,只是收取一些天材地寶,對於陳進來說,已經是大發善心了。

上一世,若是遇到這樣的事情,絕對沒有例外,陳進只會直接是上門,滅掉整個葯閣,然後取走所有他需要的東西。

之後,陳進和夏侯雲、容青瓷,這才是從百米高空之上,降落下來。

徐煙看向陳進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非常複雜的神色。

陳進,竟然壓的葯閣都低頭了。

這樣的人,將來還有誰能壓得住他?

除非是諸多神境巔峰聯手,或是當世大國,使用非常現代化的大規模殺傷武器,否則,誰還能與之一戰。

徐煙不禁是想到。

這一刻,她的心裡,簡直也是慶幸到了極點,還好,在榕城的時候,她因為動了一下善心,阻止了林炳山傷袁浩性命,否則,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尤其是想到,陳進那一句「踏平葯閣」,徐煙有種直覺,若是陳進願意,這句話,絕非妄言。

落地之後,諸多葯閣子弟,尤其是三長老和四長老一脈的人,看向陳進,敢怒不敢言,別提有多憋屈了。

陳進卻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絲毫不在意,若是葯閣不打他的主意,不先對他出手,陳進根本不可能殺葯閣之人,也沒理由上藥閣來取葯。

這一切,不過都是葯閣自作自受罷了,剛好又符合陳進的利益。

……

……

因為神魂欠條之上,陳進需要的東西,基本上都是非常珍稀之物,甚至數個鎮閣之寶的藥材。

就是大長老容青瓷,都不見得有許可權,因此,夏侯雲直接是親自去取。

眾人也沒有假惺惺的邀請陳進前往葯閣之內作客。

不多時,夏侯雲的身形,再次顯現。

伸手一揮,頓時,自他的袖袍之中,數種陳進需要的藥材,紛紛是出現在陳進的眼前,用真元托著,漂浮於空中。

「三百年的天山雪蓮花!」

「五百年的朱青果。」

……

「千年份的紫金竹須!」

「千年份的寒冰草!」

……

一種又一種的藥材,讓周圍的一些葯閣弟子,簡直看呆了。

就是徐煙,也是呼吸急促。

她雖然身為葯閣閣主的親傳弟子,甚至被當成了默認的葯閣閣主接班人來培養。

但是,就算是二長老,甚至大長老,見到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寶,都是神色一變再變。

更遑論是他。

而每多一種藥材出來,夏侯雲的臉色,就是越發難看一分。

看向這些藥材,眼神極為的不舍。

這一刻,夏侯雲的心,簡直都是在滴血。

這些,可都是葯閣的底蘊啊。

今天,就這一次,便是被陳進取走了一小半,如何能讓他淡定。

夏侯雲甚至都想,拼了老命,都是再和陳進戰上一場,絕不交出這些藥材來了。

但最終,在感受到陳進那浩瀚如海的恐怖氣息之後,夏侯雲放棄了。

只能是繼續乖乖的,將一種又一種的藥材,擺放出來。

相對於夏侯雲,雖然容青瓷也是既感覺到不舍,又感覺到憋屈。

但是,既然事實已經發生了,藥材,必須要交給陳進了。

那又何必,要跟陳進鬧成仇人。

容青瓷,心思一轉,便是和夏侯雲傳了幾句音。

夏侯雲的面色,更加難看了一點,但最終,卻還是點了點頭。

容青瓷,這才是走出來,看向陳進,展顏一笑:「陳先生,你需要的藥材,我葯閣都如約拿出來了,希望此前的恩怨,從此以後,就一筆勾銷了,如何?」

她這一笑,如鮮花盛開,直接是讓周圍的那些葯閣弟子,都是看呆了。

大長老,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歲月,卻是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並且,這樣的女人,她身上那股韻味,對於很多年輕人的吸引力,都是致命的。

只不過,面對大長老容青瓷,諸多子弟,甚至都是不敢生出任何一絲邪念來。

看到容青瓷這一笑,彷彿一顆成熟的蜜桃一般,就是夏侯雲和二長老,此時心中也是怦然一動。

容青瓷身為葯閣大長老,久居高位,自有一股高貴的氣質,無需特意做些什麼,她這自然的一笑,便是能勾住眾人的眼神。

然而,陳進的臉上,卻是露出一抹毫不在意的笑容,點了點頭,道:「好。」

他能拿到自己想要的,自然也沒必要再跟葯閣過不去。

至於大長老的美色?

或許這樣的女人,能吸引其他人,但陳進,則是毫無興趣。

別說陳進前世閱女無數,見識過各色美人了。

就是這一世,他的身邊,也是有著眾多美女,如宋清顏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老婆,以及嫵媚動人的王媚嫵,甚至就是他的小姨子宋清顏,他的記名弟子沈柔等,哪個不是絕世美女。

身上更是散發著各種不同的氣質。

當然,最為關鍵的一點,這個大長老容青瓷,看著跟三十來歲的少婦差不多,但實際年齡,已然過了六十歲,對於這一世的陳進來說,單論年齡,已經是奶奶級別的人物了,陳進自然是絲毫不為所動。

見陳進應下,容青瓷內心,微微是鬆了一口氣。

這時,神魂欠條之上所寫下的那些藥材,都已經是如數的羅列在了陳進的眼前。

陳進所要的部分,葯閣之中沒有的藥材,在經過陳進點頭之後,夏侯雲也是拿出了其他珍貴藥材作為代替。

現如今,陳進的神念何其強大,只一眼掃過,所有藥材的數量,以及質量,年份等,瞬間便是清晰的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陳進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葯閣還算識相,沒有敢在其中耍什麼滑頭,既然如此,陳進也是決定,把簡化版的小還陽丹的丹方,交給葯閣。

不過,陳進還沒有開口。

不遠處,便是傳來了一陣騷動。

陳進抬眼看去。

只見,葯閣這世外桃源的入口處,一個女人,出現在那裡。

「這位師兄,我乃是金三角大帥,神之手沙坤的孫女千雪,前來葯閣求葯,還請通稟一聲。」

這個女人,正是在不遠處,和陳進分別的千雪。

千雪,此時看著駐守葯閣入口的一位弟子,臉上帶著禮貌的笑容。

然而,這位名叫莫塵的弟子,看到千雪的面容,帶著異域風情,並非華夏之人,再加上今日葯閣之變故,閣主和大長老,竟然被一個外人給打敗了,此時,葯閣正在割葯賠款,他的心情,簡直是差到了極點。

身為葯閣子弟,他感覺憋屈到了極點。

此時看著千雪,面上明顯帶有一絲不耐之色:「不管你是誰,今日,葯閣沒有這份機緣,你改日再來吧。」

若非是因為千雪,長的實在是好看,莫塵甚至都懶得跟她廢話。

葯閣雖然神秘無比,又是和隱世家族一樣,凌駕於華夏之上。

但葯閣坐落于山南省群山深處,若是真有什麼普通人,誤打誤撞的來到此處,或者是聽聞葯閣的傳說,歷經千辛萬苦,真能找來此處,前來求葯的話,葯閣一般也不會拒絕。

他們能來此地,就證明是他們的機緣,葯閣,一般會滿足他們的求葯需求,賜下丹藥。

但今日,顯然不是時候。

然而,千雪漂亮的臉蛋之上,卻是露出一抹焦急與乞求之色。

趕緊再次用華夏官方語言說道:「這位師兄,我是真的等著葯去救命的,還請……」

這時的千雪,哪裡還有之前在沙坤面前撒嬌耍賴的半分嬌貴氣。

只不過,她的話,還沒說完,便是直接被打斷了:「我說了,改日再來。」

莫塵的臉色,頓時冷了下去。

今日,葯閣之內,沒有人會有心情為她煉丹製藥。

千雪見莫塵的態度,如此冰冷。

當即是緊緊的咬住了嘴唇,不再說話。

這一刻,她緊緊的捏住了拳頭,為什麼她天生不能修鍊武道,不然,她一定可以保護爺爺的。

此時,也一定不會被當成一個普通人一樣,就這麼被葯閣乾脆的拒之門外的。

但是,此時,千雪卻是沒有任何辦法,她再著急,也沒用。

唯一慶幸的便是,原本她需要花費好幾天的時間,前來尋找葯閣所在之地的,卻因為遇上了陳進,被他解救之後,直接是帶來了葯閣附近,節約了大量的時間,今天不行,再晚上一天,也還來得及。

千雪只能是退開,等著明日再來。

只不過,一想到陳進,千雪的腦海之中,立馬是出現了陳進那道瘦削卻挺拔的身影。

尤其是陳進將她救下,讓她免遭侮辱的那一刻,雖然陳進沒有身穿金甲聖衣,也沒有腳踏七色雲彩,但陳進,卻已然是她心中的英雄了。

想到之前爺爺說過,想要將她許配給陳進,讓陳進做他的接班人,當時,她非常的不樂意,不希望爺爺插手自己的感情,她只喜歡英雄一樣的人物。

可今日,她才發現,陳進,真的可以是她心中的英雄。

只是,不知道陳進來到葯閣之後,怎麼樣了?

之前,葯閣上空,那驚天動地氣勢,又是否跟他有關呢?

若是當初,陳進答應了爺爺,娶了自己,接任爺爺的衣缽,掌管金三角,爺爺是不是就不會重傷垂死了?

千雪腦海之中,不禁是閃過這樣的念頭。

她本來是隨意的抬頭,將目光投向葯閣之內看兩眼的,但這一看之下,她立馬便是呆住了。

美眸之中,神色凝住。

「陳……陳進……」

千雪,看到出現的那道人影,呢喃道。 千雪有心想要伸手,和陳進打個招呼。

然而,她的手,剛剛伸出一點,便是又收了回來。

兩隻玉手,十根蔥蔥玉指,緊緊的攥在了一起。

她,和陳進並不熟啊。

不過,就在千雪猶豫的這個時候,卻是有一道女聲,響了起來。

「千雪,你來啦!」

千雪抬頭一看,竟然是當時和陳進一起的徐煙。

不過,兩人也就僅僅只是互相知道對方的名字,簡單交流過兩句而已,也算不上熟悉。

千雪以為,徐煙也是和她一樣,包括陳進,他們都是前來葯閣求葯的。

但現在看這架勢,徐煙,根本就不像是來求饒的啊。

反而,更像是,葯閣之人。

但不管徐煙是什麼身份,千雪都是笑了起來,沖徐煙揮了揮手,道:「是啊。」

這時,莫塵看到徐煙出現,眼中當即是閃過一抹愛慕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