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難道陳靖早就收到了風聲,逃走了?"小白鴿臉色有些難看的沉聲說道。

"應該不對,我們的行動是今下午才臨時決定突然執行的,陳靖怎麼可能知道,一定有什麼地方被我們忽略了!"

蕭陽擺擺手,然後皺著眉頭仔細的回憶之前發生的一切。

正當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一旁的蝮蛇突然接了一個電話,輕聲聽著電話那頭說了幾句話,然後走過來對蕭陽彙報道,"老闆,我們的人抓到陳靖了!"

蕭陽眼睛一亮,"把他帶過來。 來生續我們未完的緣

蝮蛇點點頭,然後拿著手機吩咐道,"把人帶過來。"

看著飛車黨的兄弟押送過來的這個傢伙,蕭陽頓時樂了,緩步走到這個早已經嚇得瑟瑟發抖的青年面前,眼睛則是盯著對方緩緩地打量著。

"你是陳靖?"

蕭陽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彷彿是能夠一眼就看穿對方的內心,陳靖抬頭看了一眼蕭陽然後眼神有些躲閃的立刻將腦袋低下去。不敢與對方對視了。

"蕭陽……這就是陳靖?"

一旁的吳敏和雷虎也連忙是上前,視線在面前的這個傢伙身上仔細的打量著,他們這次飛了這麼大的勁,可就是為了這個傢伙而來的。

蕭陽一抬手打斷了兩個人的問話,眼神依舊死死地盯著對方,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冷笑。

"你就是陳靖?"

聽到蕭陽再次問起,陳靖臉色一變,露出一絲陰沉的表情,"沒錯,老子就是陳靖,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我的地盤鬧事,我警告你們……"

蕭陽冷笑,伸手點了點對方的眉頭,"雖然你的外貌和陳靖長得相差無幾,但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上次我曾經在你這裡用刀子留下了一個記號吧,就算是你這隻眼睛沒瞎,總得有個疤痕吧,可是為什麼一點傷痕沒有!而且……"

蕭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對方,"雖然我很看不慣那個傢伙,但是不得不說,你的氣度和他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

聽到蕭陽的話,"陳靖"臉色一陣陣變化,身體都在輕微的顫抖起來,有些不敢抬頭與蕭陽對視。

啪!

蕭陽一耳光扇過去,然後假"陳靖"的身體突然飛起來,然後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圈,最後重重的跌落到地上。

"我的耐心有限,告訴我陳靖在哪裡?否則的話,就把你投海里餵魚。"

蕭陽輕飄飄的一句話,卻徹底讓對方的身體狠狠地一顫,有些激動的連忙從地上爬起來,然後跪著在地上跑過來,恭敬的趴在蕭陽的面前。

"求求你,求求你們不要殺我……這位大哥,求求你們不要殺我……我說,我全都說了!"

因為剛才蕭陽的那一耳光將這個傢伙的兩顆牙齒給煽飛了,因此這個小子說起話來嘴角都跟著一陣漏風。

"小的的確不是陳靖,我叫李群,有一天一群人發現了我,然後將我抓了回去,從此以後就跟在陳靖老大身邊做他的替身。"

"我沒問你這些,我問你陳靖在哪?"

蕭陽臉色一沉,頓時讓這個叫做李群的傢伙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是是是,陳靖每天晚上都會在自己的莊園中,而這段時間我可以裝做他來華陽街巡視。"

"今晚……今晚陳靖似乎有些神色不太正常,從下午回到家之後便吩咐我讓我在兩個小時之後開他的車來華陽街。"

蕭陽的眉頭一皺,"這麼說陳靖一直就在自己的莊園中沒有出來過。"

"嘿嘿,今天這一趟果然沒有白來啊,竟然一下子就找到了這樣重要的消息,嘿嘿,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蕭陽的話音剛剛落下,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瞬間所有人全都將視線轉移向酒吧的樓頂。

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酒吧樓頂上竟然出現了六個人,並排站在樓頂邊緣,在彌虹燈的映照下每個人的身上都映照出一片花花綠綠的光彩。

從這群人出現的一瞬間,蕭陽的視線就死死地定格在最中間的那個傢伙身上,高大挺拔的身材,最引人注目的是這個傢伙只有一根胳膊,一條衣袖空蕩蕩的在空氣中隨風舞動。

"果然還是來了嗎?"

有些無奈的喃喃道,蕭陽的表情平靜,但是心中卻開始快速的計算起來。

"他們是誰?"

雷虎的臉色冰冷的盯著上面的這些人,他們是什麼時候上去的,什麼時候出現的,自己這邊的人竟然沒有任何的察覺,這些人的隱匿功夫實在是太厲害了吧。 "隊長,和虎子失去了聯繫!"

突然掛在雷虎耳朵上微型聯絡器傳來自己隊員有些急促的聲音,雷虎的身體一顫,這種時候隊員失去了聯繫,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再次看向樓上那些人的時候,雷虎臉上的表情就充滿了殺意,一定是這些人乾的。

"他們就是你所說的那個組織的人?"雷虎語氣冰冷的問道。

蕭陽轉身看向吳敏和雷虎,"最壞的情況發生了,你們立刻帶人去陳靖的莊園,一定要趕在他們的人之前找到陳靖,蝮蛇會帶人跟你們一塊去,這裡的事情解決完之後我會立刻上去跟你們匯合!"

沒等兩人回答,蕭陽轉身看向蝮蛇和阿飛幾人,"你們帶領所有的兄弟,立刻趕去陳靖的莊園,爭取將那個傢伙給揪出來,記住一切以兄弟們的性命最重要!尤其是你們幾個,打不過不要逞能,立刻逃走!"

最後一句話蕭陽說的聲音極低,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陽哥,讓我們留下來幫你吧!"

小白鴿有些著急的大聲喊道,在金三角的時候,小白是親眼所見這些傢伙的厲害,今天一下子見到了六個,小白有些擔心蕭陽的安危。

"我這裡不用擔心,他們還不是我的對手!"

蕭陽揮揮手,制止了對方的要求。

"蕭陽,讓亮子和高達他們留下來吧,他們在金三角和他們打過交道,有經驗,可以幫上忙!"

一旁的吳敏也知道事情的緊急,因此沒有絲毫的廢話,直接要求將自己這邊的五個人留下來幫助蕭陽。

蕭陽本想拒絕,但是看到吳敏的眼神,最終還是點點頭,"好吧,讓亮子和高達留下來,其餘人跟你們去!"

"記住,若是碰上那個女人,不要戀戰,寧可放棄任務也要立刻撤退,不要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想起美杜莎的可怕,蕭陽忍不住再次出聲叮囑一句。

"放心,沒問題的,你多加小心!"雷虎看了一眼蕭陽,然後沉聲說道。

蕭陽點點頭,然後看了一眼身後的一眾兄弟,大手一揮,"快走!"

隨著一幫兄弟迅速撤離,整條街彷彿再次陷入了清靜,偶爾一陣清風吹過,在昏黃的路燈下蕭陽的身影拉的很長。

唰!

四道身影迅速從一旁的黑暗中衝出來站在蕭陽的身後,除了蕭陽的兩名貼身保鏢之外,還有吳敏留下來的亮子和高達,四個人的視線死死地盯著樓頂上的那六個人,雙方的氣勢幾乎在一瞬間迅速攀升。

站在樓頂上,毒牙俯視著下方的蕭陽的,嘴角閃過一抹陰毒的笑容。

"上次斷臂之仇,今晚必報!"

"你去告訴美杜莎小姐,就說找到那個傢伙的藏身地點了,這邊我解決完之後立刻會趕上去。"毒牙轉頭對著身側的一個下屬命令道。

"是!"

對方一點頭,然後身形迅速隱藏在背後的黑暗中消失不見。

"嘿嘿,看來你們也對這份藥水十分感興趣啊,不過可惜的是,恐怕你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萌寶為媒:秦少追婚有招

毒牙冷笑一聲,視線在下面的幾人身上掃過,最後集中到蕭陽的臉上,一側的斷臂傳來一陣陣疼痛,金三角的那次行動是他這輩子的恥辱。望著蕭陽,毒牙突然一揮手。

"殺了他們。"

轟!

隨著毒牙的聲音落下,身後的幾人突然從樓頂一躍而下,身形輕盈的落地,然後快速朝著這邊衝過來。

"保護好自己!"

蕭陽對著身後四人沉聲說了一句,然後身體突然向前一步邁出,快速向前衝去,在經過之前黃天死亡的那堆灰燼的時候,蕭陽的腳尖突然猛地一踢,然後一道黑影瞬間從地面上噴射而出,快速朝著最前面的一個傢伙的額頭飛去。

哼!

一旁的毒牙冷哼一聲,手掌一甩,一根鎖鏈突然從腰間飛出,然後鏜的一聲響,將蕭陽踢出去的三棱軍刺給格擋了下來。

"這個傢伙交給我來,你們速去解決掉其餘四個人!"

"是!"

蕭陽一把接過倒飛回來的軍刺,一步一躍而起,身體在空中就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狂化變身,身體中的血脈再次激活,雙眼赤紅,然後在空中的身體竟然再次加速,瞬間就出現在毒牙的面前。

為了快速的解決戰鬥,蕭陽一上來就直接開啟了自己的最強狀態。

啪!

等到蕭陽的身影消失,空中才發出一聲鐵鏈的脆響,毒牙的攻擊再次落空,蕭陽的速度太快以至於毒牙的攻擊都無法追蹤他的足跡。

連續三次繞過毒牙的攻擊,蕭陽的身體瞬間出現在毒牙面前,和對方面對面,毒牙一愣,剛想要反手攻擊,蕭陽的攻擊已經到了,連續三腳同時踹在毒牙的腹部,三腳踢完之後,毒牙整個人才像是沙包一樣倒飛出去,在地上劃出去很遠,然後一個跟頭翻過來才一把停住自己的身體。

見到相自己根本不是蕭陽的對手,毒牙立刻一翻身而起,然後從上衣裡面口袋中掏出一瓶藍色藥液,拇指一壓,啪的一聲將藥瓶的瓶蓋捏碎,一仰頭,將裡面淡藍色的藥液全都吞咽了下去。

做完這一切,毒牙才滿臉獰笑的站起來,伸開唯一的一隻胳膊,感受著自己體內血液的沸騰,以及正在逐步攀升的力量。毒牙忍不住眯上眼睛,長舒了一口氣。

"這種感覺,簡直是太美妙了!"

"哼!歪門邪道。"

蕭陽冷哼一聲,然後一下子出現在毒牙面前,軍刺突然出現,朝著對方額頭刺去,但就在刺中對方的時候,毒牙突然一伸手,阻擋住蕭陽的胳膊。

蕭陽神色一凜,再次一腳踢向毒牙的身體,但這一次,毒牙卻提前向後一翻,躲避了過去,速度也明顯較之剛才提高了很多!

身體急速在地面上停下,毒牙的臉上閃過一抹冷笑,"上次讓你得逞,這一次,我要親自將你撕成碎片!"

說完這句話毒牙的身體開始迅速膨脹,整個人的身體變得通紅,表情猙獰痛苦,彷彿正在忍受巨大的痛苦,整個人的身體也在一瞬間變得膨脹起來。

就彷彿是注水的豬肉,整個人迅速膨脹,血管凸出,腦袋也變得歪曲成公布的形狀,可是毒牙依然咬牙堅持著,很快,他的身體膨脹開始急速消退,整個人再次恢復原樣,只是身體卻依然血紅,彷彿是煮熟的龍蝦一樣還在不斷的冒著熱氣。

蕭陽皺著眉頭看著對方的變化,這個傢伙剛才應該是堅持挺過了血液的燃燒階段,剛才若是他沒堅持下來的話,恐怕立刻就會像是陳靖手中的那些蛹兵一樣,逐漸的腐爛燃燒殆盡。

"看來他們真的將藥水給改良了!"

雖然不知道改良后的藥效能夠堅持多久,但是這已經十分恐怖了,只要那個組織能夠克服最困難的這一難題,恐怕他們將會量產蛹兵,到時候就算是想要拿下一個國家或者是逐漸反噬全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蕭陽仔細的盯著面前的毒牙此刻的狀態,怎麼總感覺這個傢伙目前的樣子這麼熟悉,腦海中一下子閃過一道亮光,僅僅是一閃而過,之後任憑蕭陽在怎麼去搜尋都已經找不到了。

毒牙嘴角帶著一抹得意的冷笑,曲臂握了握拳頭,感受中手中爆發性的力量,突然猛地看向蕭陽。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毒牙一揮手,手中的鐵鏈迅速回縮,然後像是一條蛇一樣密密麻麻的纏在胳膊和拳頭上,身體快速略向蕭陽,一拳剛猛揮出。

砰!

蕭陽的字典中進攻永遠是排在第一位,因此他並未躲避,而是選擇同樣一拳揮出,與對方來了一次硬碰硬。

兩個人的身體迅速分開然後急速後退,但是緊接著又快速衝上來,戰鬥到一起。速度快的幾乎只能夠看到一道道身影閃動。

看了一眼一旁的戰況,自己這邊的人似乎有些吃虧,其餘四個人已經全都和毒牙一樣開啟了蛹兵模式,亮子幾人不斷躲閃,甚至用槍都幾乎跟不上對方的速度。

真正到了某種實力,近身戰中,槍械已經失去了他應有的作用。

砰!

亮子一槍擊中自己對手的胸口,對方的身體狠狠地一顫,向後倒退了幾步,但也僅僅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傷口,然後彷彿是感覺不到疼痛一樣迅速衝上來。

就在亮子準備開第二槍的時候,這個傢伙已經到了亮子身前,一把握住亮子的槍口,然後猛地用力向上一掰,砰的一聲,亮子的手槍直接炸膛,然後零件四散。

噗!

這個傢伙手掌平伸一刺,他的手掌竟然就向上刺刀一樣直接刺透亮子的胸口,在對方的身上留下兩個血洞,隨著手掌的拔出,甚至都帶出大片的碎肉。

亮子身體倒退幾步有些謹慎的看著這些傢伙,變成蛹兵之後,這些人的實力幾乎是呈直線上升模式,而且根本感覺不到疼痛。

兩團身影不斷在場中閃掠,最終各自分開,蕭陽的身形停在一旁,雙眼赤紅,身上並未傷痕,反觀對面的毒牙,整個人的身上倒是多了不少拳印腳印,看來即使是變成了蛹兵,毒牙依然不是蕭陽的對手。

看了一眼亮子幾人的狀態,蕭陽赤紅色的瞳孔微動。

"看來必須得速戰速決了,不然的話恐怕他們撐不下去!" 龍三身形後撤,然後伸手從衣服胸部裡面口袋中一把掏出手槍,砰的一聲槍響,對方身體僅僅是一閃,子彈擊中他的肩膀,炸出一個血洞,但這個傢伙僅僅是身形一晃,然後迅速的出現在眾龍三面前。

砰砰砰!

子彈像是雨點一樣全都發泄到對方的身上,其中一顆直接命中對方的腦袋。

看到這個傢伙竟然還能夠行動,龍三扔掉手槍,上前幾步,迅速衝到對方的背後,然後從腰間掏出一把軍刀,毫不遲疑的撲哧一刀,將軍刀直接從對方的後腦勺捅了進去。

用力握著軍刀,然後使勁一轉,直接將這個早已經不能夠稱之為人類的怪物給殺掉,一把拔出軍刀,然後這具蛹兵的屍體終於軟趴趴的倒在了地上,沒有了絲毫的動靜。

解決完自己的對手,龍三握著軍刀剛要去給蕭陽幫忙,不料對方已經率先一句話喊了過來。

"去幫他們!"

龍三一點頭,然後看向一側,三個人中亮子的情況最危險,身上多處受傷,已經只剩下被動防禦的能力了。

毒牙渾身都是傷痕,臉上更是好幾處淤青,即使是在自己使用了藥水之後,竟依然不是蕭陽的對手。

"這個傢伙……簡直就是個變態!"

心中暗罵一聲,毒牙看了一眼周圍,自己的幾個人已經開始隱隱佔據下風。

"該死!藥效就要沒有了!到時候恐怕想要逃都逃不掉!"

想到這裡,毒牙已經產生了想要逃走的念頭,突然連續施展出幾個狠招,然後身體飛快後撤,手中的鎖鏈飛出,意料的,鎖鏈竟然直接纏住了蕭陽的腰部。

毒牙顏色一喜,顯示用力一拋,蕭陽整個人被鐵鏈拋向空中,然後用力一繞,然後鎖鏈越纏越緊,一圈圈的的向自己靠近,蕭陽則像是一根木頭一樣在空中連續旋轉。

就在毒牙準備猛地向下一拉,然後將蕭陽扔到地上的時候,空中的蕭陽突然唰的一聲落下來,蕭陽雙腿一下子纏住按毒牙的腦地,雙腿用力夾住對方的脖子,整個人呈現一種跪著的姿態夾在毒牙的脖子上。

以毒牙的脖子為支點,蕭陽的身體突然迅速向下一個告訴旋轉,然後雙腿夾住毒牙的腦袋,只聽道咔吧一聲,蕭陽的身體已經穩穩地站在地上,反觀毒牙,則是整個人在空中甩了一圈,然後重重的跌落到地上。

看到對方脖子呈現出的一種極度扭曲的狀態,看樣子剛才蕭陽這一招直接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毒牙睜大眼睛,臉上的表情有些扭曲,想要說什麼話,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能夠發出聲音,整個人軟趴趴的倒了下去。

在毒牙身體倒地的一瞬間,身體突然噗的一聲輕響,整個人身上無風自燃,從身體內部開始燃燒,火勢逐漸變大籠罩了毒牙整個人。

短短不到一分鐘,毒牙整個人便被火勢包圍,全身上下發出一陣噼啪的聲響。

蕭陽轉身看了一眼周圍,突然大喊一聲,"快速解決戰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