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陌生女子望著奚珞在大風中都掀不起漣漪的帷帽、裙子,莫名地羨慕,分明都是一樣的在沙漠里掙扎,她怎麼就一點都看不出狼狽?

金色,是沙都的貴族們最喜歡的顏色。這次過來接她的人也給她準備了套類似的,只是她嫌棄衣服上掛滿了的裝飾品沒肯穿,她又不是聖誕樹,憑什麼要穿得那麼喜慶。可眼前的這位金裙女子會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你是沙都人?」陌生女子雖然面上不顯,私下絲毫沒有放鬆警惕,手上的匕首隨時會被用上。

奚珞還沒弄清楚這個時代的國域劃分,自然不敢輕易的給出答案,陌生女子卻以為對方是默認了。

兩人的僵持過程中,遠處的風沙里傳來了極大的雜訊。女子謹慎地看了眼遠方,並隨時打算離開,但又怕奚珞動手腳,遲遲沒都動。

「你們暴露了我的行蹤?」女子看了眼駱駝身上的鐵球,語氣肯定。

「我不知道。把它給我,我不想對你動手。」奚珞見突然來了人,語氣也急迫了不少,她現在還不適合惹麻煩,最好能儘快離開這裡。

「這個時候還裝什麼?我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成為你們這些噁心政客的犧牲品,前二十年對我的存在不聞不問,這時候需要我做貢獻了,就想到我了?你們做夢!」

「?」

奚珞望著眼前語氣亢奮的女子,實在想不通,自己哪裡看上去像個政客了,總該不會是因為一條裙子吧。還有她口中問到的『沙都』究竟是什麼意思,應該是地名吧,可她又是怎麼判斷出自己是那邊人的?

隨著遠處大部隊越來越近,女子藍色的眸子瞪了眼奚珞,爬上了駱駝,同時對身下騎著的駱駝低語:「小乖,我們快跑。」

「嚶嚶嚶,宿主大大,救我。」胖球在麻網裡掙扎著向奚珞撲過去。

女子微皺眉,直接把麻袋打開,把球扔給了奚珞:「我警告你們,別再跟著我了。」

「哦。」奚珞抱著被扔過來的胖球,還是默默地跟在了女子身後,這四面都有車輛,自己不跟著她,萬一被誤抓了怎麼解釋。即便駱駝的腳步已經非常快了,仍舊甩不掉奚珞。

女子真的惱了,覺得奚珞身上肯定有什麼定位的工具,否則她絕對不會這麼執著的要跟著自己。隨著奚珞兩人身側的動靜越來越大,十幾輛經過特殊改造的沙漠專行車已經開到了兩人附近,車上一口氣衝下了四五十個藍袍、灰袍男人,人手拿著一把硬兵器。

其中一位年輕的白袍男人最先走到前方,對著奚珞身側的女子,微鞠躬:「麻煩公主和我們走吧,我們這麼多人,您也跑不掉了。」

「我不走,有本事你就讓我死在這裡啊。」女子的臉被布巾遮了大半,露出的藍色瞳孔里滿是孤傲之色。

「活捉。」白袍男子頷首,面色冷漠的抬手直接發布了指令。

「是。」幾十個體型寬碩的男人,舉著木棒就要衝上去。

女子見圍上來的人群,說不慌肯定是假的,隱隱退後一步。腦海中突然想到了身側站著的奚珞,既然這人是沙都貴族的話,挾持她會不會得到一線生機?女子咬牙,匕首一轉,沖著奚珞就刺了過來。

她的本意並沒有想要傷害奚珞,最多泄個憤罷了,但沒想到奚珞竟然反應的這麼快,微微側身,就讓自己撲了個空。女子自然沒有放棄,第二招、第三招接而出上,奚珞想不通自己這個背景板是怎麼變成靶子的,只好見招拆招了。

奚珞也發現自己身上近期有些不對勁,自從幾年前的精神力、體術等級出現後退之後,自己就再也沒法修鍊了。可這些日子,她的這兩方面的等級竟然莫名其妙地上漲了,還隱隱有種即將要突破的預感。

難道真是像胖球說得那樣,自己是因為患了『懶癌』才會出現精神力、體術等級後退,如今病情好轉,兩個等級也就慢慢地恢復了?

晃神間,奚珞頭頂的帷帽,竟然被女子掀了下來,柔軟的黑色長發垂在了肩頭,皮膚在陽光下白得似乎會發光似的,格外精緻的容顏,配上那雙冰冷的灰色瞳孔,一眼就能把人看到心底。

沙漠之中,陽光灑落,金色的長裙,發后的搭著的錦紗,彷彿是從古老畫卷里走出來的脫塵仙人。

所有人的心,都跳漏了幾拍。

隨著,奚珞露出容貌,原本對她動手的女子竟然都看愣在了原地,更不要提那群還處於觀望狀態、猶豫著動不動手的打客了。

「大人,我們繼續捉『公主』嗎?」年輕白袍男子的目光從落在奚珞身上后,就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識,收不回來了;世間的一切都好像消失了,只有這麼一個金色的身影是真實存在著的。心如打鼓,是不是生了絕症?

「你們等下。」白袍男子艱難的移開眼睛,卻控制不住加速的心跳,「把那個白色衣服的面紗去掉。」

白袍男子這次連公主都沒叫,幾個壯漢衝過去,扯下了藍瞳女子的面紗,她卻至始至終都沒想過掙扎。

面紗下的容貌雖然不俗,可惜有了奚珞的珠玉在前,就顯得她寡淡極了,特別是在沙漠逃跑了一天一夜之後,面色都很憔悴。

「你們到底……」白袍年輕男子起初還很氣勢的問話,在餘光看見奚珞目光投過來的那刻,瞬間溫柔了好幾個度,「誰才是公主?」

「她是。」

「我是。」奚珞和陌生女子異口同聲。

奚珞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自己國家的公主,他們會認不出來?陌生女子則是不想拖累一個無辜的人,她是覺得每個生命生而自由,沒有人該為了犧牲而存在。

「大人?」白袍男子的手下也迷糊了,轉身打量了下兩個女子,瞬間明了,不對比還好,這一比較,高下立顯,金裙女子硬生生地把旁邊的公……藍瞳女子襯托成了不起眼的丫鬟。

果然老話里說得對,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

「預言里說,沙都失落的那位公主是位絕對的美人,一顰一笑都有萬種風情,足以讓世間男子甘願淪落。我懷疑我們之前接錯人了,是不是替嫁?」白袍男子聲音非常溫和的提出了疑問,態度好到差點讓他身邊的屬下認為自家大人被調包了。 日暮之前,奚珞被帶到了地下的一處單人的客房。房間頂部的不同方位,安置了五個昏黃的小燈泡,燈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完全驅散了房間里原本的濕氣。

一進門,是三、四階下降的直樓梯,走下后,正對面的是一台電視機屏幕大小的電腦,途中擺了木桌、木床和書架,牆壁上貼著非常多的照片,有太陽,有沙漠,有圍著舞蹈的少女,有堆滿黃金的寶藏,奚珞依次看了過去。

「宿主,我們到底到了什麼時代啊?這裡的方言我一句都聽不懂。」胖球伸出爪子拉開了書架的玻璃門,掏出了幾本放在最外層的書翻了翻,都是大篇幅它看不懂的文字。

「我正在找。」奚珞很快地打開了台式電腦,心裡卻是思緒萬千,也不知道這次的時間線相比上回穿越點推遲了多久。

電腦剛開機,屏幕上跳出了一隻金色火焰形狀的精靈:「請問您是否需要導航服務?是;否(勾選:下一次不再提醒)」

「是。」奚珞的語言翻譯器並沒有那麼好用,很多時候還需要她連蒙帶猜。

「滴~現在請輸入語音~導航將在語音輸入后五秒內啟動。」

「現在的日期時間。」奚珞靠在椅子上,耐心的等待它的恢復。

「滴~現在是沙都時間,公元4010年4月6日21:22分,祝您擁有美妙的夜晚~」

奚珞的腦海中閃過一些數據,卻又始終沒法把這些碎片狀的記憶拼湊起來:「胖球,我記得你有本書是關於地球文明記錄的,你幫我查下在公元四千年前後,地球上發生了哪些事情?」

「好嘞。」胖球從書架前飛了下來,落在了木桌上開始查記憶,「唔,我只買過本《地球文明的沒落史》啊,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用。」

「天!宿主這上面還真得有寫!它說地球文明的真正沒落就是從公元4000年開始的,最後在公元10000年前後達到了巔峰。」

奚珞眉頭微緊:「不止這些,繼續往下念。」

「公元3999年,天露異樣。地球南北極整體冰川融化,海平面迅速上升,淹沒了大面積臨海城市,擊垮了數不盡的高樓橋樑。當時有預言傳出,地球將會於公元4000年前夜毀滅,人類文明就此止步,在社會引起了極大的恐慌。這麼荒誕的謠言也有人信啊?」胖球忍不住吐槽了兩句。

「在我們離開上個時代后的不到一百年間,『人工子宮』技術開始面世,然而這次的時間點相比上回穿越又晚了近一千年!如果我沒記錯,現在我們呆的,就是那個地球人口問題時刻面臨爆發的時代。」奚珞表情漸而凝重,語氣很少這麼認真,「戰爭!我說過的,第一次全球性質的戰爭,也是這個時代開始的!」

「滴~成功檢索關鍵詞,人工子宮~」

「滴~人工子宮技術,公元3200年,堂正集團創始人站在世界級平台上首次發聲,呼籲利用『新技術』進行『新人類』革命,並列舉出了十項屬於人工子宮的專屬優勢,轟動一時。」

堂正公司?

奚珞隱約記得,這好像是唐堂辦的?也就是說,人工子宮技術的最早提出者和執行者都是唐堂。史書上記錄的時間是3450前後,這和真實情況有所出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後世記載』被誤傳了。

這就難怪他會被系統評定為五星人物了,人工子宮帶來的噩夢,可算是未來戰爭的最大導火索。

「不對啊。」奚珞盯住了導航上簡單列舉出的『人工子宮』計劃的十大優勢,其中包括,通過它培育出的孩子能夠免疫幾十種高危病毒;從基因里徹底剔除了患上Ca在內的六十幾種絕症的可能性;確定孩子不會感染父母任意一方遺傳病,「這是什麼意思?這個時期,怎麼會一點預兆都沒有,就出現大範圍的高危傳染性病毒?」

奚珞快速退出了導航模式,找到了搜索頁面,開始查『人工子宮』計劃的參與者,當熟悉的幾個名字跳出在眼前的時候,奚珞氣得用力拍了桌子。

「宿?宿主?你還好吧?」胖球磕絆地問道,趕緊飛到了奚珞身邊。

奚珞本來不想說,但是耐不住胖球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封苳那混蛋,他偷留下了我的血液標本,我離開『孝悌院』前毀掉的血液試管根本就是假的。」

「他不是入獄了嗎?我記得他是因為利用人體實驗的事情曝光,最終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有那個郭妤娥,假藥的事情讓她坐了十二年的牢獄,出獄后不久就抑鬱症自殺了。」胖球努力的回憶著。

「網頁上面記載,封苳在四十九歲時因做出突出貢獻提前出獄,而他的研究即便是在監獄期間都沒有暫停過。回憶錄里曾經記載,他得到了一個寶貝,但是這個寶貝已經沒法讓他在顱腦研究上更進一步了,於是他就和當初『孝悌院』的唯一沒受到牽連的第三方勢力合作了。所以說,越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往往都是最大的禍害。」

「不對啊,宿主,你的血液對『人工子宮』的出現能有什麼影響啊?我怎麼聽不懂?」

奚珞指著電腦上的阿拉伯數字,冷靜的分析道:「你看時間點,在人工子宮面世前的三年期間,全國各地的大量新生兒因患不明病毒陸續死亡,痴獃、遺傳病的是數不勝數,無數家庭陷入了養孩子的巨額負擔或者是喪子之痛;三年後,人工子宮面世,唐堂寫出的優勢無一不是針對大面積新生兒感染死亡現象來的,於是,瞬間受到了廣大人群的歡迎。」

「我就說,上上次穿越的時候,公元紀的人還很重視人口數量,甚至頒布過計劃生育的政策,怎麼到了未來,就那麼偏愛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工子宮了?這也算是扼殺了母親的天性了吧,我真沒想到他會用上瘟疫這毒招。隨著時間過去,別的國家的科學家突然發現凡是通過『人工子宮』途徑培養出的孩子不僅身體素質極高,就連智商、情商都比國外的普通孩子優秀無數倍。」

「這下,全世界都因為這則消息炸了鍋,各個國家的領導人都開始擔憂等這群孩子長大后,會把他們自己的國家建造的更為強大,不是有古話,少年強則國強嗎,然後他們就危險了……和平時代里,他們又不敢效仿祖輩妒殺猶太人的瘋狂模式,只能一塊拼優質孩子數量了。漸漸地,每個國家都開始瘋了般鼓勵人工子宮生育優質後代,每多生一個孩子,政府的補貼會多幾倍。」

胖球似乎被奚珞的話嚇到了:「宿主,不會就是因為你被抽了一管血?所以人工子宮後來才會被廣泛運用上?後來就有了人口爆發事件,最後人多就有了戰爭,戰爭嚴重傷害了地球的環境……太可怕,四捨五入下,大大,你簡直毀滅了地球啊。」 日暮之前,奚珞被帶到了地下的一處單人的客房。房間頂部的不同方位,安置了五個昏黃的小燈泡,燈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完全驅散了房間里原本的濕氣。

一進門,是三、四階下降的直樓梯,走下后,正對面的是台電視機屏幕大小的電腦,途中擺了木桌、木床和書架,牆壁上貼著非常多的照片,有太陽,有沙漠,有圍著舞蹈的少女,有堆滿黃金的寶藏,奚珞依次看了過去。

「宿主,我們到底到了什麼時代啊?這裡的方言我一句都聽不懂。」胖球伸出爪子拉開了書架的玻璃門,掏出了幾本放在最外層的書翻了翻,都是大篇幅它看不懂的文字。

「我正在找。」奚珞很快地打開了台式電腦,心裡卻是思緒萬千,也不知道這次的時間線相比上回穿越點推遲了多久。

電腦剛開機,屏幕上跳出了一隻金色火焰形狀的精靈:「請問您是否需要導航服務?是;否(勾選:下一次不再提醒)」

「是。」奚珞的語言翻譯器並沒有那麼好用,很多時候還需要她連蒙帶猜。

「滴~現在請輸入語音~導航將在語音輸入后五秒內啟動。」

「現在的日期時間。」奚珞靠在椅子上,耐心的等待它的恢復。

「滴~現在是沙都時間,公元4010年4月6日21:22分,祝您擁有美妙的夜晚~」

奚珞的腦海中閃過一些數據,卻又始終沒法把這些碎片狀的記憶拼湊起來:「胖球,我記得你有本書是關於地球文明記錄的,你幫我查下在公元四千年前後,地球上發生了哪些事情?」

「好嘞。」胖球從書架前飛了下來,落在了木桌上開始查記憶,「唔,我只買過本《地球文明的沒落史》啊,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用。」

「天!宿主這上面還真得有寫!它說地球文明的真正沒落就是從公元4000年開始的,最後在公元10000年前後達到了巔峰。」

奚珞眉頭微緊:「不止這些,繼續往下念。」

「公元3999年,天露異樣。地球南北極整體冰川融化,海平面迅速上升,淹沒了大面積臨海城市,擊垮了數不盡的高樓橋樑。當時有預言傳出,地球將會於公元4000年前夜毀滅,人類文明就此止步,在社會引起了極大的恐慌。這麼荒誕的謠言也有人信啊?」胖球忍不住吐槽了兩句。

「在我們離開上個時代后的不到一百年間,『人工子宮』技術開始面世,然而這次的時間點相比上回穿越又晚了近一千年!如果我沒記錯,我們現在呆的,就是那個地球人口問題時刻面臨爆發的時代。」奚珞表情漸而凝重,語氣很少這麼認真,「我說過的,第一次全球性質的戰爭,也是這個時代開始的。」

「滴~成功檢索關鍵詞,人工子宮~」

「滴~人工子宮技術,公元3200年,堂正集團創始人站在世界級平台上首次發聲,呼籲利用『新技術』進行『新人類』革命,並列舉出了十項屬於人工子宮的專屬優勢,轟動一時。」

堂正公司?

奚珞隱約記得,這好像是唐堂辦的?也就是說,人工子宮技術的最早提出者和執行者都是唐堂。史書上記錄的時間是3450前後,這和真實情況有所出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後世記載』被誤傳了。

這就難怪他會被系統評定為五星人物了,人工子宮帶來的噩夢,可算是未來戰爭的最大導火索。

「不對啊。」奚珞盯住了導航上簡單列舉出的『人工子宮』計劃的十大優勢,其中包括,通過它培育出的孩子能夠免疫幾十種高危病毒;從基因里徹底剔除了患上Ca在內的六十幾種絕症的可能性;確定孩子不會感染父母任意一方遺傳病,「這是什麼意思?這個時期,怎麼會一點預兆都沒有,就出現大範圍的高危傳染性病毒?」

奚珞快速退出了導航模式,找到了搜索頁面,開始查『人工子宮』計劃的參與者,當熟悉的幾個名字跳出在眼前的時候,奚珞氣得用力拍了桌子。

「宿?宿主?你還好吧?」胖球磕絆地問道,趕緊飛到了奚珞身邊。

奚珞本來不想說,但是耐不住胖球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封苳那混蛋,他偷留下了我的血液標本,我離開『孝悌院』前毀掉的血液試管根本就是假的。」

「他不是入獄了嗎?我記得他是因為利用人體實驗的事情曝光,最終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有那個郭妤娥,假藥的事情讓她坐了十二年的牢獄,出獄后不久就抑鬱症自殺了。」胖球努力的回憶著。

「網頁上面記載,封苳在四十九歲時因做出突出貢獻提前出獄,而他的研究即便是在監獄期間都沒有暫停過。回憶錄里曾經記載,他得到了一個寶貝,但是這個寶貝已經沒法讓他在顱腦研究上更進一步了,於是他就和當初『孝悌院』的唯一沒受到牽連的第三方勢力合作了。所以說,越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往往都是最大的禍害。」

「不對啊,宿主,你的血液對『人工子宮』的出現能有什麼影響啊?我怎麼聽不懂?」

奚珞指著電腦上的阿拉伯數字,冷靜的分析道:「你看時間點,在人工子宮面世前的三年期間,全國各地的大量新生兒因患不明病毒陸續死亡,痴獃、遺傳病的是數不勝數,無數家庭陷入了養孩子的巨額負擔或者是喪子之痛;三年後,人工子宮面世,唐堂寫出的優勢無一不是針對大面積新生兒死亡現象來的,於是,瞬間受到了廣大人群的歡迎。」

「我就說,第一次穿越的時候,公元紀的人還很重視人口數量,甚至頒布過計劃生育的政策,怎麼到了未來,就突然那麼偏愛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工子宮了?這也算是扼殺了母親的天性了吧,我真沒想到他會用上瘟疫這毒招。隨著時間過去,別的國家的科學家突然發現凡是通過『人工子宮』途徑培養出的孩子不僅身體素質極高,就連智商、情商都比國外的普通孩子優秀無數倍。」

「這下,全世界都因為這則消息炸了鍋,各個國家的領導人都開始擔憂等這群孩子長大后,會把他們自己的國家建造的更為強大,不是有說,少年強則國強嗎,然後他們國家就危險了……和平時代里,他們又不敢效仿祖輩妒殺猶太人的瘋狂模式,只能一塊拼優質孩子數量了。漸漸地,每個國家都開始瘋了般鼓勵人工子宮生育優質後代,每多生一個孩子,政府的補貼會多幾倍。」

胖球似乎被奚珞的話嚇到了:「宿主,不會就是因為你被抽了一管血?所以人工子宮後來才會被廣泛運用上,接著就有了人口爆發事件,最後人多就有了戰爭,戰爭嚴重傷害了地球的環境……太可怕,四捨五入下,大大,你簡直毀滅了地球啊。」 奚珞垂眸,靠椅緩慢地上下移動,在寂靜的屋子裡,不斷發出『咔喳』地響聲。

「宿主,你又在想什麼啊?」胖球不解的看著自家宿主,父上大人好像說過多思多慮者易禿頭,宿主大大萬一禿了怎麼辦?

不過長得好看的人,就算沒頭髮也好看。

「我在想我們的相遇中,有多少的必然性。」奚珞抬起頭,手臂順勢搭在了桌上,整個人向電腦屏幕前靠近。

胖球奇怪:「不就是緣分使然嗎?父上大大設計我的時候,肯定不知道五千年前會有你呀。」

「你有想過一種可能嗎?星元紀過去的歷史,早就因為我們的出現而發生改動了。我不敢肯定的說,如果沒有我的出現,『人工子宮』就一定不會出現;但是,我沒法解釋我徒弟在去年春節前發給我的那張照片,我可以確定老照片里的人就是我;還有聯盟會議大廳頂樓的照片牆上,我祖父的唯一一張放大的照片,我大概是瘋了,我竟然在裡面彷彿看見了我自己的影子。」

「宿,宿主,你別嚇我,我有點慌啊,感覺在聽鬼故事似的。」胖球用力抱緊了自己,瑟瑟發抖。

奚珞笑了胖球的膽子,還在繼續說:「你說過,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是因為你的體內有一塊叫做『時光晶元』的東西,而這件東西根本就不屬於你的時代。會不會有這樣一種可能,來自於更未來的人類知道過去的我們會相遇,才特意把晶元送給你父上的?也許我和你就是送時光晶元的未來人?別忘記你的能力也可以穿越到未來,這一切就像個圈,糾纏在一起,發生了故事。」

胖球猛地搖頭:「不可能,父上大人說過,時光晶元是聯盟代代傳下來的寶貝,在更久之前就出現過了。」

「算了,我本來就是胡說的。」奚珞見胖球滿是認真的樣子,反而輕鬆的笑了起來,「世界就是一個圈,慢慢地我們就什麼都知道了。行了,你繼續念那本《地球文明的沒落史》吧,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好噠。」胖球一邊翻著書,突然好似想到什麼問了句,「宿主,這本書不會就是你的寫的吧,肯定不會有比我們更了解這個時代的人了!」

「你看看作者和日期就知道了。」

「啊?原來寫作日期在星元2000多年,而且是地盟多位專家學者集體研究書寫,那肯定和我們沒關係了。」胖球微微有點惋惜,如果換成宿主大大,肯定會寫的更好,念頭閃過後,繼續念起了書上的內容。

「公元3999年,即便所謂的預言過於荒謬,但是信以為真的還是不在少數,世界各地開始出現巧合的靈異事件,有愚昧的學者上吊在家,不明信仰者遊行自殺,各國政府紛紛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開始控制評論,可惜效果始終不佳,最後乾脆封了與『預言』相關的一切書籍,各地自發燒書,手段極端;公元4000年的元旦,地球依舊平安如往常,於是新的運動開始了,凡是之前公開議論過這則預言的學者受到了牽連,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被誣陷。」

「嘖嘖嘖,這就是傳說中被改造過的基因啊,也都傻乎乎的。」

「他們的基因改變了是不假,但是不代表他們後天得到的教育都是正確的。因為人工子宮都是統一孕育的孩子,到後來,很多新生兒都是找不到自己親生父母的。他們從小面對的生存的環境就是競爭,是適者生存,與來自各方面的惡意。在這種情景下,兩極分化就非常嚴重了,生存下來的優秀者掌握了社會的主要話語權;被淘汰的,就只會燒書泄憤了。」奚珞一邊聽,一邊在電腦上輸入大事年表查詢,上面和胖球說得所差無幾。

「這場文化運動持續了七年才結束,但並不代表著風平浪靜了。到了公元4011年1月1日,一個小國家的公主聯姻失敗成為了戰爭導火線,很快戰爭瀰漫到了全世界……」

奚珞輕嘆:「看來我們這次真的選了個『好時候』,還有七個多月,全面戰爭爆發。如果可以,我們盡量在戰爭之前就離開吧,在這之前,試試看能不能找個地方把珍貴的書籍保存一部分,等下次穿越的時候再取出來。」

「這個很難啊,宿主,我們目前穿越的跨度都在一千年左右,不可能有地方一千年都不改變的,而且書籍也會腐朽。」

「叮!恭喜宿主激活新的主線任務——笑傲戰火紛飛的年代,任務說明暫無,任務尚未開始,支線任務尚未激活,任務提示,儘力維護人類的傳承。任務獎勵:經驗值x100000000,硬幣10000000,獎勵時間穿梭卡x1,完成評分在S級別以上,獎勵經驗值、硬幣值翻倍,額外獎勵時空穿梭卡x1,請宿主注意查收。」

「系統從不發布做不到的任務,說明我的想法還是可行的。」奚珞對獎勵的硬幣很心動,雖然對於她欠下的債務來說,還是遠遠不夠,但也好在聊有勝無。

胖球憂傷地嘆息:「好吧。我還是不喜歡這個時代,哼哼,我想早點走呢,結果要在戰爭里活下去,哎。沒有電視看,沒有遊戲玩,沒有無線網,還要看遍生離死別,這什麼意思……宿主,你的體術等級那麼低,會很危險的,你趕緊趁這段時間多修鍊吧!我給你免費送,商城裡有好多有用的藥劑。如果沒有你陪著,那我一個機器人留下,還有什麼意思。」

「喂,你怎麼哭了?」奚珞看著把自己給弄哭了的胖球,哭笑不得的安慰道,「等你看到時機不對,我們就跑唄,大不了直接回星元紀,任務不做了,有什麼能比活著更重要。」

奚珞見胖球還是那樣,又接著補充道:「星際時代可比這裡危險多了,我都沒事,這個時代的科技還那麼落後,不能把我怎麼樣的。實在不行,你就帶著我的基因碎片回未來,地盟會想辦法救活我的。」

「克隆人,就不是宿主你了。」胖球看上去難過極了,聲音低啞。

「克隆人有什麼不好,長得一樣,想得也一樣,都不夠嗎?這樣我就不會拋棄你了,你沒有認主,也不存在誓言,還有你的父上一直會在未來等你。」 『沙都』是真正意義上的小國家,在沙漠里靠著綠洲而建造,總面積大小也就跟公元兩千年的大學差不多,總人口數還不足五千。『沙都』成為國家,至今也僅有三百多年的歷史,最初的這裡僅是一位熱愛沙漠的老王子為了養老而設計的房子,後來老王子又在這裡收留許多無處落腳的可憐人,最後才把這裡徹底建成了小國家。

說起來,這個小國家也著實可憐。

沙漠兩邊的大國,都不認可『沙都』做為『國家』存在,甚至每隔五年,都派使者來這裡收取一筆不少的地租。即便如此,『沙都』還是堅強的保存下來了,相比世道混亂中的外界來說,這裡簡直是個世外桃源。

奚珞在房間里呆了兩天,因為沒有使用電梯許可權,以至於她目前能活動的範圍非常局限。每天定時會有侍女送飯菜,但只要奚珞想詢問什麼,侍女就會表現得很恐慌,什麼都不敢說就匆忙地跑了。

漸漸的,奚珞算是搞明白了,自己給軟禁住了。唯一能安慰她,就是那位真公主蘭希蒂的處境和她一樣,也在焦頭爛額地想辦法逃跑。

可即便奚珞想要離開,也需要建立在弄清楚外界情況的基礎下。這時候,蘭希蒂就比奚珞要急迫的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