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對於目前來說礦產十分豐富的火影忍者世界,完全不是問題,更何況在和學園默示錄的世界,以及型月世界產生聯繫之後,他們的礦產資源更是源源不斷,十萬隻地獄獵犬也只不過是頭一批,接下來,他們才要大量的生產地獄獵犬,因為在後面,地獄獵犬只不過是隨處可見的小狗獸一樣了,接下來的研究課題,他們放在了地獄火和虛空行者上面!

而李軒則看著自己空間里的地獄獵犬,嘴角翹了起來,他現在有信心施展自己的計劃了…….. 李軒帶著斑從房間裡面走了出去,他現在需要去買一點侍女幫助自己打掃衛生,雖然自詡正義的海軍並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但是他卻可以保證,如果在他的手下工作,會比在那些天龍人的手底下要好數百倍!!

至少在自己的手底下的人,就是自己的東西,絕不可能做出轉讓這種事情,雖然這不管在哪一個世界的貴族眼中,都是非常平凡的事情,但是對他來說,這是一種侮辱,連自己的僕人都保護不了,還需要送出去求得友誼?抱歉,他李軒不需要友誼,需要的是在他強大的力量面前絕對的臣服!!

在他披著海軍中將的衣服前往香波地群島的一號到二十九號島嶼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感到了驚訝,但是從宇智波斑,或者說現在的六道斑身上還沒有完全融合,泄露出來的威壓來看,他們還是識相的將腦袋低了下去!

而另一邊,一個拍賣場里的老闆看見李軒帶著自己的侍衛往裡走之後連忙跑了出去滿臉笑容的道:「不知道這位中將大人你來這裡有何貴幹?我們都是本分的生意人,每個月的稅收都有繳納,是不是大人您搞錯了什麼?」

說著老闆還從暗地裡面掏出了一個錢袋,裡面裝的是上萬貝利,雖然很心疼錢就這麼沒了,但是他知道對方應該是沒錢花了,所以才來一趟,很好打發的。

李軒嘴角微翹,伸出手指搖了搖道:「不不不,我並沒有搞錯什麼,我知道這裡的真正主人是王下七武海之一的海流氓多弗朗明哥,對於唐吉可德家族的人我報以理解的心態,我來這裡不是來討錢的,只不過我那裡缺一些打掃衛生的女僕,所以準備過來在拍賣會上買上幾個高等女僕替我打掃打掃衛生,暖暖被窩什麼的。」

老闆聽了李軒的話,先是一驚,然後便是大喜,既然對方不是來要錢的,反而是來送錢的那就好辦。

想到這裡,胖胖的老闆連忙將門口兩個魁梧的保鏢推開道:「大人,您先請,待會兒的貨色一定會讓您滿意的,座位也一定會安排最好的。」

「對於你們這些本分的生意人來說,我向來都是能照顧的就照顧到位,以後這裡也由我罩了,不管是海賊還是海軍準備搗亂,都可以告訴我,讓我來處理。」李軒臉上如同狩獵者看到了獵物一般的笑容讓這個老闆心中一寒,但卻也一喜,多弗朗明哥多變無情,果斷決絕的性格他們早有耳聞,可以說現在有了李軒這層包票的話,哪怕是脫離了唐吉可德家族,他的生意也照樣能夠繼續做下去!

想到這裡,老闆便笑的屁顛屁顛的湊了上去一邊給李軒帶路,一邊道:「請您放心,雖然這裡不是最好的拍賣場,但是這裡是最好的人口拍賣場,這次有那些身體強壯的海盜船長和賞金獵人可以帶回去幫您除草或者看家護院,也有亡國的公主,從小經過了優秀培育的女僕,還有那些火辣的女海盜,絕對讓您能夠滿意。」

「那就好,不過我身上沒帶貝利,黃金和寶石能夠抵價吧?」李軒看著身旁這個識相的老闆點了點頭,而老闆連忙點頭道:「當然可以,當然可以,您也可以拍賣下之後過段時間再付錢,我還能怕您賴這點小錢嗎?」

被老闆恭維了一會兒之後,拍賣場的人便一點點的多了起來,斑背後的九顆求道玉已經環繞在了他的六道錫杖上面了,而六道錫杖責備他放在了腿上,坐在了李軒的身旁,兩人則是坐在了拍賣場的最前面!

本來他們的旁邊應該坐著天龍人的,可是似乎因為這次沒有什麼令天龍人感興趣的,所以天龍人並沒有出現。

拍賣很快就開始了,這個世界對於武器,也就只有無上大快刀和大快刀這種名刀才會備受推崇,只是怎麼也比不過李軒手中的逐風者之劍就是了,畢竟逐風者之劍也是傳說級別的神器啊!

拍賣場的第一件東西是一個藏寶圖,不過對於這種爛大街的貨色,並沒有拍出什麼好價錢,只是賣出了一萬貝利而已。

接下來就是幾個海盜船院,雖然說的是身強力壯,但是他對於這些還沒有他幻境空間里的地獄獵犬厲害的傢伙並不感興趣,不過這些傢伙還是拍賣了五萬多貝利,接下來就是一個記載了偉大航路前半段所有航線和位置的永恆指針!

這東西就厲害了,指出了所有島嶼位置所在,哪怕只是前半段,也足夠賣出天價了!

果然,沒有一會兒就被那些商人和海賊們競價出了一百萬的價格,只不過很快就被人以三百萬的價格徹底收走了!

再下來就是一個奇怪的組合,不過這讓李軒瞬間就瞪大了眼睛,因為站在場上的是四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女!!

「沒錯,各位觀眾,你們的眼神沒有出問題,我們也沒有做假,相信能夠來這裡的人當然也是對我們的信譽知之甚深,這四個少女就是十分少見的四胞胎!!而且,她們不是普通的四胞胎,不緊張的一樣,四個人之間還互相有著心靈感應!我們這裡從不做假,如果買回去你們發現沒有心靈感應,那麼我們保證全額退款!!這四胞胎是位於遠方的羅蘭特王國的博蒂西亞大公的親女兒,正如你們所見,她們的國家被滅了,所以才被販賣了過來,不過可以向你們保證的是,她們全是處,如果不是,我們依舊全額退款!」.. 「看來大人您對這四個女孩很感興趣啊。」簽訂了魔鬼契約之後,斑對於李軒的態度也變了,至少他還沒聽說過什麼人能簽訂之後還是那副德行的,當然,除了鳴子那個大條神經的。

李軒只是tian了tian嘴唇,眼中毫不遮掩的露出了貪.婪和佔有慾!

雖然他已經有很多漂亮的妻子了,但是這也並不影響他再買幾個暖chuang丫鬟,尤其是互相之間還會有感應的四胞胎,這簡直誘.人至極啊。

當然,很多人和他的想法一樣,都對著四個只穿著內.褲和凶兆,露出了窈窕曲線,臉上還擺著不同表情的四個少女顯示出了非常大的興趣!

拍賣師見到所有人的興趣都被提到了頂點之後,便裂開嘴角道:「她們四個因為是四胞胎,所以在一起才會發揮出最大的價值,起拍價也是四人的價格,至於起拍價嘛,我想大家還是稍稍有點心理準備的比較好。」

「快點說啊,能進來這裡的人沒人掏不起錢!」

「是啊是啊,快點說吧,別賣關子了!」

「別瞧不起人了,買兩個小美人暖被窩的錢我還是有的!」

一時間,拍賣場上所有人不滿的情緒都被調動了起來,要知道,人都很看重自己的面子,你現在暗中諷刺他們沒錢,他們能受得了?

拍賣師看到自己的目標達成之後,便神秘的看了周圍一眼道:「這個四胞胎的價格就是五百萬貝利!」

「……」

一瞬間冷場了,沒錯,冷場了,五百萬貝利,已經是一些小有名氣的海賊也就三五百萬,用五百萬貝利買四個同胞的美女回去值不值?雖然說是戰敗國的大公之女,但是誰能肯定後面是否還會有更值錢的人或者東西呢?

「我出五百萬貝利。」就在快要流拍的時候,突然一個看起來是貴族的人喊了出來。

「一千萬。」李軒冷淡的聲音瞬間充斥了全場,一千萬買四個身嬌肉貴的女奴回去,這已經不是奢侈的地步了,這是敗家!

但是,李軒卻絲毫不在意敗家,因為有三個世界作為財團支撐的他,隨時都可以拿出一大筆錢來購買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出一千五百萬。」那個出價的貴族似乎很不甘心一樣,看著已經脫了海軍中將大衣的李軒,咬牙報出了自己的價格。

「三千萬。」李軒再次出了對方的二倍,似乎路飛曾經名氣不大的時候也就只有三千多萬貝利吧?

「三千五百萬貝利!」

「七千萬。」李軒的表情依舊淡定,但是對方卻慫了,甚至於整個拍賣場的人都慫了,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吧?不過看到李軒淡漠的表情,似乎很不值得一提一樣,其他人還是放棄了跟價的打算。

「還有沒有人出比這位先生更高的價格了?」拍賣師重複問了四次之後便拍板道:「好,那麼這四胞胎就歸這位先生所有了!」

台上的四胞胎有用疑惑的眼神弱弱的看他的,也有用充斥著怒火的目光瞪他的,還有一臉淡漠漠不關心的,以及感覺良好四處觀察的,只不過她們從現在起,都會變成李軒的所有物就是了。

在四胞胎下去后,果然下一位就是穿著華麗,但是華服有點破舊,但臉上還是帶著驕.傲和不甘的一個美麗少女。

拍賣師則再次炫耀了起來:「這就是羅蘭特王國的王國公主,曾經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現在只需要三百萬貝利就能夠將對方騎在自己的胯下,盡情的羞辱……」

「一千萬。」李軒再次淡漠的出聲,打斷了拍賣師的話,拍賣師的臉色一僵,但是他也認識眼前這個傢伙,自己還從對方的手中接過了那件中將服呢。

「咳咳,那麼既然已經有人出價了,還有比一千萬更高的嗎?」拍賣師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只不過因為李軒這次出價太高,沒人願意跟了而已。

大明壽寧侯 這就是拍賣的魅力,一百萬一百萬的話,或許還會有人跟上去,到時候賣得不錯還能賣出三千萬左右,但是如果有人一次性出一千萬的話,那麼就不會有多少人願意和對方去爭了,因為沒有了能超過對方的感覺,所以也就不會跟拍了。

買下了這五個人之後,李軒就再沒有了動靜,反正女僕什麼的,也就是能打掃一下房間,暖暖chuang就行了,出門買菜什麼的誰都會,反正他也不差錢,不可能要個女僕上街買菜還要和人討價還價!

剩下的那些女子雖然也有貴族子女,或者一國公主,但是李軒並沒有看一眼,只是因為他來這裡,只不過就是為了買幾個女僕罷了,那間房子又不是大的需要十多個女僕去打掃,五個已經夠了,只要他將那位女僕長招過來,他就敢肯定,對方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幫自己搞定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貴族子女,然後做一個合格的女僕的!

只不過,李軒並沒有想到的是,今天的最後一件商品竟然是美人魚!!

沒錯,一個長相非常漂亮,有點膽怯的美人魚!

這個美人魚有著粉紅色的漂亮魚尾,窈窕誘.人的完美身姿,被貝殼覆蓋的豐碩的乳.房,漂亮的臉蛋還有那頭金色的長發。

李軒看到之後,忍不住沖著身邊的宇智波斑調侃道:「我說,咱們買一個美人魚回去養.眼也不錯啊。」

「如果您喜歡的話,當然要得手才行。」宇智波斑點了點頭並沒有在意,反正對他來說,只要服侍好自己的這位主人,這個世界就是自己的,到時候什麼東西沒有?.. 「如你們所見,這是一條漂亮的美人魚,她的價格我們不言而喻了,起價五千萬貝利!」拍賣師喊出來后,場上立刻便瘋狂的競價了起來,很明顯,他們大多數都是為了這條怯懦的美人魚而來的!

「七千萬!」

「八千萬!」

「我出一個億,別和我搶,你們這些蠢豬!」

「你這個雜碎,我出兩個億!」

「五億。」依舊淡漠的聲音讓整個拍賣場再次冷場了,海流氓也就只有三億多貝利,路飛經過頂上戰爭之後才只通緝了四個億的貝利而已,可想而知李軒是多麼財大氣粗了。

「我出五億七千萬貝利!」還是有人咬咬牙決定試探一下李軒是不是真的一次性將自己身上的錢全部掏了出來!

「七億。」淡漠的聲音終於讓那些傢伙的聲音消停了下來,沒人願意花七億的價格買一個擺設,恰好,美人魚正好就是這麼一個擺設!

「那好,既然已經沒人出更高的價格了,那麼這條美人魚……」

「十億貝利,吸,我要這條美人魚!」一個又呆又傻又白痴的聲音傳了進來,這讓李軒的眉頭皺了皺,誰敢和自己作對?

只不過李軒轉頭一看之後便瞭然了,原來也不過是聖地瑪麗喬亞裡面被排擠出來統治香波地群島的羅茲瓦德一家罷了,頭上戴著一個泡泡頭罩,長得像個白痴,穿的也像個白痴,總之不管怎麼看都和白痴沒差就是了。

一時間,拍賣師也乾乾的呆在原地,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一個是天龍人,一個是海軍中將,兩個都是他們惹不起的人,他只能求助般的看向李軒了。

而李軒則是搖了搖頭道:「二十億。」

一下子全場有嘩然了,不只是因為二十億貝利的緣故,更是因為這個傢伙居然敢和天龍人爭東西!!

那個又傻又胖又矮的天龍人跑到了李軒的面前,拿出了自己的手槍,眼睛一個上一個下的道:「我說我要那隻美人魚!」

「一個傻逼給老子滾遠點,要你的命我連手都不用動。」李軒淡淡的看了一眼這個留著鼻涕的傻叉之後便毫不留情的嘲諷道。

「嘩!」一瞬間,整個拍賣場就炸場了,開什麼玩笑,最前面坐的傢伙究竟是什麼人?不知道還是無所謂啊,居然敢當場揚言要去這個天龍人的命?!

這千百年來頭一回的事情也讓那個傻逼天龍人有點腦子反應不過來了,但是李軒卻冷淡的看著場上的拍賣師道:「快點,沒人出價了,這條美人魚是我的了,快宣布得主。」

「好、好,這條美人魚由這位先生獲得!」拍賣師連忙將得住宣布了之後便跑到後台去了,至於這條美人魚當然也被人推了下去,開什麼玩笑,對方和天龍人幹了起來,自己留在這裡當被殃及的池魚啊?

李軒聽到宣布之後便站起身來就走,而宇智波斑則毫不客氣的一腳將那個天龍人踢在臉上踢飛了出去,順便不屑的道:「對付你這個雜碎還用不著大人出手。」

至於海軍本部當然立刻接到了通知,不過只是命令三大將趕快去逮捕對方!

三大將要保護天龍人在香波地群島上的生命安危這一點戰國也沒辦法改變,所以只能派三人過去了!

因為距離非常近的關係,在李軒剛剛出門之後,他就發現外面圍了一圈海軍!

其中當然是以速度最快的趕過來的黃猿為首堵在了門口!

「喲一喲一,原來是新上任的李軒中將啊,不過中將你連天龍人都敢打真是讓我驚恐萬分啊,還請你配合一下,和我們去一趟世界政府,不要逼我們動粗的比較好。」黃猿口中說著驚恐萬分,臉上的表情卻絲毫都沒變。

不過李軒還沒出手,黃猿就已經被一股巨力踢的倒飛了出去,口中竟然也流出了鮮血!!

這當然是宇智波斑的輪墓絕技了,召喚出的處於輪墓世界的六個自己接連對黃猿製造了致命般的打擊!!

身為第二個六道的宇智波斑哪怕是體術攻擊也帶著仙術查克拉的屬性,自然也對於自然系惡魔果實的元素化有著強大的剋制了,所以在宇智波斑的攻擊之下,黃猿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抗能力就被擊飛了出去,甚至於內臟都被踢的出血了!

當然,黃猿的實力本來可以躲過去的,可惜黃猿看不見,感受不到輪墓世界的宇智波斑,所以只能認栽了。

一時間,所有的海軍看著重新穿上了海軍中將大衣的李軒,以及其身旁淡定無比一副忠實的惡狗模樣的宇智波斑,還有自己這邊被踢飛的黃猿大將時,終於慌了!

而通過那裡的密線得到的現場戰報,戰國什麼話都沒說,不過卡普倒是毫不在意的哈哈大笑道:「我的老朋友,你這次的決定真的是正確無比啊,如果接下來正主都沒動手,青雉和赤犬也被擊敗的話,那麼就是世界政府也要考慮一下對方的威脅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香波地群島的那家天龍人只不過是被驅逐出去的外族而已,死了或者被揍會給天龍人抹黑,但是如果動手的人太強大的話,世界政府也不想將原本自己這邊的打手硬推到敵人的戰線上去,這是一個很好選擇的選擇題,世界政府的那幾位頭,和五老星每一個是白痴,現今就算是黃猿大意,但是能一招擊敗黃猿的人,估計也就只有你和那個白鬍子了,卡普。」戰國眼中閃爍著睿智的光芒,正如他所言,第一時間得到報告的世界政府也選擇了觀望…….. 「哎呀呀呀呀,斑,你也太使勁兒了,怎麼能將黃猿大將打成這個樣子呢?我們可是海軍,而且對方還是比我高了一個等級的海軍大將,要是被告到海軍本部就完了,如果再被世界政府知道了,強行要治我的罪的話,那我豈不是只能去當海賊了?不過就算是當海賊,我們應該去投靠誰呢?」李軒故作苦惱的摸著自己的下巴,裝逼的話,他比黃猿要專業,也要敬業多了!

比誰更氣人?沒看見黃猿又一口血噴出來了嗎?

「新晉的中將果然實力強橫,只不過天龍人可不是你能得罪的勢力,如果你能逃得出去的話,我建議你還是儘早逃跑的比較好,因為待會兒赤犬可能就要帶著世界政府的人來了。」青雉對於李軒的行為倒是沒有多大的不滿,畢竟他也看不慣世界政府,如果海軍給他掌管的話,那麼第一件事,他就是要讓海軍徹底脫離世界政府的控制!!

李軒看著青雉微笑了下道:「庫贊大將,你應該知道,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我們是同一種人,我對你很欣賞,而且,你不會覺得你可以打敗我吧?」

惡魔總裁太溫柔 青雉搖了搖頭道:「我並沒有準備出手,只不過是過來照應,不讓你殺了黃猿罷了。」

「他沒有機會再動手了。」方方正正的國字臉,身上披著大將的外衣,裡面穿著一件紅色的軍衣的赤犬帶著兩個面生的男子走了過來,如同看死人一樣看著李軒。

「我沒有機會動手?你在開什麼玩笑?斑,這次你別動手,我來!」李軒面上露出了獰笑,雙手上纏繞起了黑色的火焰,一個閃身便已經出現在了赤犬的身前,看也不看就一拳轟了過去!

「粉星拳!!」粉星拳巨大的力道瞬間將赤犬的半個身子轟沒了,但是很快就被熔漿又補充了回來,正當赤犬要冷淡的回擊的時候,臉色卻變得難看無比!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李軒燃燒著黑色火焰的雙手抓住了赤犬剩下的半個身體!

「啊啊啊啊啊!!」赤犬先是輕蔑,因為他是熔漿的身體,還能被火給傷著不成?

只不過之後就變成恐懼了,原因很簡單,等級頂層的天照黑火已經超越了凡火的境界,已經可以算城市一種鬼火或者魔火了,無法滅除的火焰,這個等級的火焰,想要燒盡熔漿也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看著赤犬在李軒的手中慘叫不已青雉和對方身後的兩人也忍不住變色。

那兩人雖然是天龍人當中的好手,但是實際上卻並非是來抓人的,只不過是被送過來試探對方實力的,如果太強,世界政府就只能妥協了,如果弱小,那麼就會被抓住繩之以法了!

這兩人當然不傻,現在看見除了青雉之外幾乎沒有敵手的赤犬變成了這個樣子也已經大概知道自己是被當成旗子和誘餌來誘出對方實力的罷了!

「別亂動,否則我就要按動屠魔令了!」其中一個天龍人看到大將赤犬就快要被燒死的時候這才拿出了一個金色的蝸牛威脅道。

而李軒則是聳了聳肩,身邊立刻出現了數之不盡,密密麻麻的劍氣形成的寶劍,閃爍著寒光。

李軒無所謂的道:「按吧按吧,正好讓我試試我能不能一次性將所有的軍艦都滅掉,不過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在空中肆意飛舞,無窮無盡的劍氣瞬間就包圍了在遠處的海域等待著命令的上百艘軍艦,只要李軒的意念一動,劍氣洪流瞬間發動,沒有一個軍艦能夠完美的保存起來!

「你!」兩個天龍人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雖然他們知道今天回去很有可能會受到重罰,但是如果連一點傷都不帶的話,豈不是得死在家族手中?

想到這裡,兩人沖了上來,只是被輪墓世界中的宇智波斑全力一擊,將兩人全部打的重傷昏迷,倒飛了出去,而李軒則是嘲諷的看了眼眼中儘是懼色,已經恢復了元氣的赤犬,沖著青雉道:「庫贊大將,麻煩你將人帶回去了,如果下次上門還要拿我的話,那我就只能去看看白鬍子手底下的待遇好不好,能不能混個副船長了。」

青雉當然知道李軒只不過是在試探天龍人的底線,畢竟那個天龍人沒有死,只是變成了全身粉碎性骨折罷了,最多是以後不能下床了,哪裡會下殺手?

只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世界政府選擇了沉默,畢竟另外兩個天龍人也被重傷了,但是卻沒有其他的人前來就已經知道後果了,而且海軍政府這邊,戰國早就已經給他露出了一點底,所以他也就點了點頭,扛起了昏迷過去的黃猿道:「喂喂,都別在這裡圍觀了,要回去了,那些屠魔令的軍艦還有這兩個天龍人就拜託你了,薩卡斯基大將。」

赤犬臉色變了數遍,想要出手,最終還是忍了下來,這次已經知道了,對方的黑火對他,青雉的剋制都十分的強大,只是不知道對付黃猿是不是同樣有著恐怖的手段,加上剛才一瞬間滅掉了十艘軍艦的無盡的劍氣,報仇找場子什麼的基本上已經是妄想了!

他現在已經將李軒放在了和白鬍子,紅髮等四皇放在了同一等級上,是那種不能夠正面抗衡的對手,這個虧只能忍下來了,等到自己當上了元帥之後再想辦法了,現在看來對方對於職位並不在意,否則的話也就不會只選擇中將的位置而非大將了,從某一方面來說,對方也是放棄了成為元帥的機會!.. 既然對方放棄了成為元帥,想要藉助海軍的勢力瀟洒的成為地方一霸那就讓對方去霸著,只要不成為敵對勢力就可以了,反正這點方便又不是不能給,何必給自己添麻煩?

想通了這一點的赤犬也才明白世界政府為什麼只會派遣兩個人前來了,世界政府原來也是打的這種算盤,反正香波地群島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對方要反叛的話,五老星可以瞬間出手,那麼將香波地群島送給他,換來一個強大的海軍中將又有何不可呢?

或許是赤犬不願意因小失大,也或許是知道自己根本打不過眼前的這個傢伙,所以也不願意留下來丟臉,赤犬倒是非常乾脆的帶著人走了,而拍賣場的老闆則目瞪口呆的看著原本似乎要發生戰亂的硝煙彌散與無形之中了。

李軒微笑的看著拍賣場的老闆道:「那麼,可以給我找個地方讓我把貨款一付,然後帶走我的貨物嗎?」

老闆連忙道:「您看您說的,現在您已經是我們的保護神了,我們哪敢收您的錢啊,那五個女人和那條美人魚我們現在就給您送過去,不知道您的府邸……」

「那好吧,這份禮物我收下了,不過幫我給海流氓帶句話,問問他有沒有興趣和我合作,我想,他會給你錢的。」李軒邪笑了一下,這才和宇智波斑帶著那些負責押韻的拍賣場的人走了回去。

很快,李軒就帶著自己的私人物品回了家,雖然那位少將依舊有點惴惴不安,但是不論是海軍總部還是世界政府都沒有給與相關的指示,似乎這種事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讓格斯莫感覺到了一陣恐懼和自己的未來!

沒錯,自己未來的前途就掌握在這個男人手裡了,痛揍了天龍人,還將海軍三大將擊潰,甚至於擊毀了十餘艘海軍戰艦之後,不僅僅是海軍沒有人動手,沒有人說話,就連世界政府也沒有說要抓捕或者擊斃這類的話語,就像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樣強大的人物,如果自己能夠忠心耿耿的讓這位大人開心的話,說不定未來的海軍大將中就有自己的位子!

而且從這位大人對天龍人也毫不懼怕,毫不留手的情況來看,恐怕對方對於世界政府也有頗多不滿,未來未必會沒有機會將世界政府推翻,或許到時候自己還會成為海軍元帥!!

想到這裡格斯莫就有點小小的激動,既然是效忠,那就要拿出誠意來,可是這位大人並不缺少女人和金錢,也不知道對方會對什麼感興趣。

就在格斯莫思考著怎麼才能夠將自己的上司討好的時候,李軒則看著眼前的五個少女和正在巨大的水缸當中遊動的美人魚道:「你們五個從今往後就是我李軒的女僕,工作也就只有打掃衛生,做飯還有買些日用品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也不用你們來忙,在這裡,除了我和我的妻室,誰都不能命令你們,出去遇到了外人誰想占你們便宜,往死里打,不管是誰,打完了我負責!」

李軒前面的話還讓四姐妹和那個公主殿下有些厭惡,但是說到了最後一句之後,這才嚇的魂兒差點沒了。

她們也才剛剛想起來,那些人販子給她們講的,眼前這個傢伙,根本就是無法無天,打了天龍人世界政府也不敢真正招惹的存在!

想到這裡,那位公主殿下卻動了點小心思,李軒還不至於看不透對方心裡那點計量,便毫不客氣的道:「你們在我的面前是女僕,我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但是在外人面前,你們依舊是公主,是大公的女兒,我就是你們的後台,我會讓專業的女僕來教會你們什麼叫做女僕的矜持,如果你們還想成為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高貴存在的話,那就做好女僕的本分。」

李軒說完這句話,也沒有管五個少女互相看的表情,因為他知道,這五個人雖然是亡國之奴,但始終是高傲之輩,他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調教她們,也不想將這五人交給其他人調教,誰知道在調教的時候會不會被人做些這個那個的事?

所以他就給這五人打一個預防針,雖然在他面前,她們是可以讓李軒為所欲為的女僕罷了,但是在外面,她們卻可以借著李軒的名聲為所欲為,到時候,她們就是女王!

這樣的疏導也讓她們的壓力有所減少,免得到時候不聽話。

通過基地車製造的蟲洞摺疊技術製造而成的空間傳送門,十六夜咲夜很快就出現在了這裡,讓十六夜咲夜去指導那五個少女怎麼當女僕之後,李軒便拿出了一大堆的圖紙來到了火影世界。

看著大蛇丸還在忙碌,李軒淡定的將上面的圖紙扔給了大蛇丸道:「研究一下蟲族的基因組成,然後製造最少十隻可以建築基地的腦蟲,下個世界我要用,還有就是再生產一百萬隻地獄獵犬,然後就將研究方向轉變成為死亡騎士的方向和冰霜巨龍,冰霜巨龍為主,死亡騎士為輔,還有就是,幫我研究一下霜之哀傷可否用現有的技術鑄造而成。」

大蛇丸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只是將那些資料全部放在了一個鐵盒子內,過了一會兒,所有的資料便全部進入了電腦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