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對他也是這副不冷不熱的樣子?」沈謙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她對權捍霆什麼態度,在權捍霆面前什麼樣子,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這算什麼?

可他卻該死地控制不住,腦海里全是她和權捍霆親密的畫面,有些親眼見過,有些只是憑空臆想,但依然能夠挑起他的怒火及……妒火。

那些話就這樣不經大腦,脫口而出。

瘋了!

一定是瘋了!

而逼瘋他的,就是眼前這個女人!

沈婠見他表情狂亂,眼中泛起冷光,心頭警鈴大作,借著一股巧勁,順勢脫身,退到離他兩米遠的地方。

「呵……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沈謙沒再步步緊逼,而是轉身斜倚牆面,順手扯鬆了領帶。

情緒很快平復下來。

「說說看,哪裡不一樣。」他刨根問底。

沈婠:「他的允取允求沒有任何代價,而你,是個商人。」

商人精明,時時刻刻算計著成本,他們潛意識裡默認的交易方式便是等價交換。

沈婠給不起他想要的,所以,也不敢接他遞過來的。

「……商人?難道權捍霆就不是?」

「他是愛人。」

愛人?

沈謙渾身一震,旋即垂眸,斂下其中的苦澀與痛楚。

再抬眼,又變成溫潤儒雅的模樣。

他說,「我不會讓你有任何機會踏入明達。」

「是嗎?」沈婠並不受其威脅,「那就試試看。」

「你不會成功。」

她笑了,笑得不以為然。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抬步離開。

……

「阿謙,你站住!」

沈謙止步,回頭,卻見楊嵐冷著一張臉,「媽,有事?」

「別跟我裝蒜!為什麼不邀請筠菱?」

「我為什麼邀請她?」

「你明明答應我……」

「我只說會邀請女伴跳舞,但指的並不是她。」

「不是她,就可以是沈婠?!」楊嵐語氣尖銳。 一夜狂亂,可憐沈婠第二天還要早起上課。

下床的時候兩腿一軟,險些跌倒。

而始作俑者斜倚在床頭,手裡拿了根煙,嘴角含笑,似乎很滿意自己看到的結果。

沈婠:「禽獸。」

吃飽喝足的男人脾氣總是格外好,「乖~」

「……」好氣!

吃過早餐,權捍霆送她去學校。

上午是張凡的課,他卻只端了個茶杯進來,不見教案。

那優哉游哉的樣子,不像來講課,倒像來閑逛。

「距離正式結業只剩一個月時間,我們還有第三次模擬實踐沒有完成。前兩次都是在AI教室通過電腦進行。這次,我們改一改規矩,換另一種玩兒法。」

台下議論開,大多報以好奇的心態,等待下文。

只聽張凡繼續開口:「經過校企雙方的溝通協商,最終達成合作,決定將『模擬實踐』改為『實戰演練』。」

「實戰演練?」

「是我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不來假的,改玩兒真的?」

「要不要這麼刺激?」

「……」

這次實戰演練僅限C班參加,總共68人,分為13個小組,每組領取一個項目,以半月時間為限,完成記滿分,失敗則記零分。

「教授,請問這13個項目由誰提供?」

張凡:「寧城本地13家企業。」

「項目和項目之間有競爭關係嗎?」

張凡:「沒有。」

「難度是不是都一樣?」

「有難有易……」

「這樣對某些小組會不會不公平?」

張凡擺擺手:「先聽我說完。實戰不比模擬,失敗了,就再也無法挽回,也就是說,這家企業將夭折一個項目,而中間可能造成的經濟損失也不再單純地只是一個數字。所以,不能亂來。如果按照前兩次隨機分配的方式,那麼很可能造成小組實力與項目難度不符,這不是我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此話一出,大家才意識到嚴重性。

走出模擬世界,置身真實的戰場,當損失可以用金錢量化,造成的結果也需要有人承擔的時候,一切都會變得嚴肅而殘酷。

「為了將項目風險降到最低,讓合適的人發揮應有的作用,我們將13個項目的難度進行了多次評估,並從高到低進行排序。根據你們前兩次模擬實踐的綜合成績,分數越高領取的項目難度越大,當然,回報也成正比。」

「教授,有什麼回報啊?能不能舉個例子?」

「比如,由明達集團提供的『石泉灣』項目,難度最大,如果談成,那麼小組成員每人都可以拿到五萬塊獎金,還將獲得入職明達的機會,且最低職位都是部門副經理級別。」

嘩——

「大手筆啊!居然把明達也拉進來了!」

「有什麼好奇怪的?你忘了咱們校長姓啥?」

「一出手就是五萬塊,那五個人加起來……二十五萬?!嘖嘖,壕無人性!」

「那點錢算什麼?入職機會才最寶貴。想當年,我去明達應聘,人家非常青藤畢業的不要,現在想想都還覺得不是滋味兒。」

「你執念挺深啊?」

「嗤——不僅僅是我,你問問在座的,有誰不心動?」

「可惜,心動也沒用。目前看來,只有沈婠那組才有機會。」

「……」

作為前兩次模擬實踐當之無愧的第一名,這個項目自然而然落到沈婠那組頭上。

羨慕的很多,嫉妒泛酸的也不少。

剎那間,目光齊刷刷朝角落裡的小團體投去。

沈婠面色如常,苗苗埋著頭寫寫畫畫。

古清和張暘也是一臉淡定,好像明達的入職機會對於他們來說,就跟菜市場里隨處叫賣的大冬瓜沒什麼兩樣。

至於蔣碩凱,更氣人,居然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這群人是魔鬼嗎?!

靠。

好在,這樣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太久。

一來,項目難度太大,令人望而生畏;二來,其他公司的回報雖然沒有明達豐厚,卻也十分可觀。

第二節課,張凡就搬來了厚厚一沓項目資料,總共十三份,發給對應小組。

「從明天開始,你們就不用來學校上課了,專心利用接下來十五天的時間攻克項目,我在這裡預祝大家馬到成功!」

「謝謝教授……」

「承您吉言。」

就在大家嘻嘻哈哈的時候,沈婠已經開始翻看項目資料——

「下課別急著走。」

苗苗點頭:「好。」

古清和張暘自然也沒有異議。

蔣碩凱眼裡閃過糾結。

沈婠估計他是要去搬磚,想了想,補充道:「不會佔用你們太多時間,大概二十分鐘就能搞定。」

蔣碩凱微不可察地鬆了口氣,他不去工地吃飯的話,擠出二三十分鐘完全沒有問題。

「……可以的。」他悶聲回了句。

項目資料不多,相比其他小組厚厚的一本,他們只拿到十二頁。

正好方便沈婠用手機拍下來,然後遞給苗苗,苗苗有樣學樣,然後是古清、張暘……

最後交到蔣碩凱手裡,因為他用的手機像素太低,沒辦法拍照,所以直接拿著紙頁看。

大家都不點破,只默默給予方便。

而這種無聲的照顧,卻比那些掛在嘴上的虛情假意,實在得多,也更容易讓人接受。

尤其是,蔣碩凱這般高傲的人。

他不屑同情,想要的不過是尊重而已。

張凡目光一掃,忽然頓住。

只見其他人還在交頭接耳、嘰嘰喳喳,教室最後一排的角落裡,沈婠小組所有人都低著頭,也不知在看什麼,一個個專註得很。

蔣碩凱連覺也不睡了……

下課鈴響,眾人魚貫而出,很快,偌大教室就只剩五人。

苗苗把前後門關好。

仙桃村首富 蔣碩凱和張暘將桌子拼在一起,圍著坐下。

沈婠屈起指節,敲了敲桌面:「資料都看完了?」

「嗯。」

「說說,有什麼想法。」

苗苗:「資料太少,信息模糊,我懷疑學校為了增加難度,故意這麼做。」

沈婠輕嗯一聲:「還有呢?」

「暫、時就發現這些。」她縮了縮脖頸,小聲回道。

張暘:「石泉灣這個項目我聽過一些風聲,據說早在幾年前明達集團就開始策劃,卻一直沒有下文,主要原因還是拿地困難。」

石泉灣項目,全稱石泉灣廣場開發項目。

古清:「根據資料顯示,最終建成的石泉灣廣場佔地面積10萬平方公里,將擁有8幢以上甲級寫字樓、2座豪華公寓、1座大型開放式商場、以及1間豪華五星級酒店,交通方面將靠攏地鐵站、公交站。」

「明達的願景是將其建造為寧城的地標性購物中心,不僅要最大,還得最豪華。拋開砸進去的資金不提,要滿足以上各個方面,可供選擇的地理位置其實並不多。」

寧城市中心,就那麼大點兒地方,張暘在她說的同時就已經拿出手機在翻看地圖。

很快便得出結論——

「我圈出來的三個位置,都滿足上述條件,但具體選擇哪個地塊優勢更明顯,還需要進一步考察才能判斷……」

「沒必要。」蔣碩凱突然出聲。

張暘也不覺得被輕慢,反倒望著他滿眼好奇。

蔣碩凱是個鬼才。

他一般不怎麼說話,可一旦開口,必定言之有物,常有畫龍點睛之效。

沈婠也忍不住朝他看去,眼神帶著幾分期望。

蔣碩凱被盯得頭皮發麻,借輕咳掩飾尷尬:「佔地面積10萬、寫字樓、豪華公寓、開放式商場,還有五星級酒店,你們不覺得很熟悉嗎?」

苗苗:「大型購物廣場不都有這些設施?」

蔣碩凱直接用筆在資料上圈出一個關鍵詞。

「地標性購物中心?有什麼問題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