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夏雷說道:「聽我的,立刻撤退,然後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我親眼看見了,藍月所釋放的黑幕籠罩著大地,裡面的人全都死了,就連草木也都枯萎了,那種力量根本就不是你們所能對抗的。」

幾個女人的神色頓時變得沉重了起來,還有與她們一起的盟軍將領的心中也是一片沉重。

「執行我的命令吧,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夏雷說,頓了一下又他補了一句,「相信我,只要由我在,我們必定能戰勝藍月,戰勝神月如一!」

「領袖萬歲!」盟軍的將領們給予了回應。

夏雷不再交代什麼了,雙腳一曲一蹬,他的身體便衝天飛起,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撤退吧。」康圖娜娜向一個反抗軍的將領說道:「領袖做出的決定必須執行。」

「撤退,安息森林中心。」藍吉兒也下達了命令。

「我老公讓我們撤退,那我們就撤退吧。」烈如水對一個黑市大聯盟的將領說道。

「撤退!」蒂亞薩瑪的命令很簡單。

百靈看了看身邊,卻沒有一個她可以下令的人,她聳了一下肩,看著自己的肚子說道:「兒子,我們也撤退吧。」

康圖娜娜、烈如水和藍吉兒一起移目看著百靈,欲言又止的樣子。

蒂亞薩瑪下意識的將身上的衣服往下拉了拉,想要遮掩什麼的樣子。

這是一個簡單的情況,但這又是一個複雜的情況。

同一時間,安息森林邊沿地帶,天空上。

「回去吧。」安息女王打破了它與神月如一之間的讓人壓抑的沉默,「這一次或許不同,我充滿了期待。」

「沒什麼不同!他會死的!」神月如一的聲音冰冷至極,「還有你,安息女王,這一次你真的很過分了。」

「你要殺我?」安息女王的臉上一片平靜,「你應該知道我對死亡沒有感覺,我們的傳承也和你們不一樣。所以,別用死亡來威脅我,那根本沒用。我們都有著各自的命運,最終的結果……嗯,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根本就走不到那一步,我們走著瞧吧。」神月如一的身體緩緩上升。

安息女王轉身往安息森林中心飛去。

嗡嗡嗡!

天幕運動的聲音響起,天空上的,地面上的藍月軍隊掉頭撤離。

天空安靜了,安息森林也安靜了。

第二次戰鬥結束了,誰也沒能奈何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繼續這樣戰鬥下去,雙方還會死大量的人。戰爭不會有絕對的勝利者,絕對不會有。

永恆之日垂掛在西邊的天際上,天色將黑未黑。那絢麗的夕陽宛如濃墨重彩的油畫,美得讓人不想眨眼。

母瑪坐在一座沙山上,一動不動的看著天邊的夕陽。她已經忘記她在這裡做了多久了,她也不關心這些。在被搜索中央大監獄的時候,她有著很強的求生慾望,所以才會向夏雷發去求救的信息。夏雷救了她,她也自由了,可她居然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了。這個宇宙很大,卻好像沒有她的容身之處。從她離開夏雷之後,她的心中便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這個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了她一個人,沒有親人,沒有朋友,也沒有她可以信賴的人。

「爸爸,你一直在研究這片沙漠,這座沙漠里有你留下的足跡,可是我已經感覺不到你的存在了……」母瑪喃喃自語,眼神之中充滿了失落,和憂傷的情緒。

她身下的沙山之中有一座古老的金字塔,她看過的她父親拍攝的關於起源之族,也就是靈族人的照片之中便有這個地方。這也是她來到這裡的原因,她想尋找她父親留下的足跡。可即便是這樣簡單而可憐的願望,她都沒法實現。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男人的面孔又出現在了她的腦海之中。她不止一次想殺了他,可是現在想起那個男人的面孔,她的心裡居然有了一點暖暖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感到奇怪,也有些不自然。

「難道我真的變了嗎?我不在是以前的我了嗎?好奇怪的感覺……」母瑪的心裡一片亂糟糟的感覺。

一艘戰艦突然從雲層之中俯衝下來,它沒有番號也沒有任何標誌,看上去非常的古老。

戰艦運行發出了巨大的聲音,就連普通的人也能聽見,更何況是母瑪。就那艘戰艦的聲音,她不用抬頭去看也知道是什麼戰艦,也知道是什麼人來了。

她的嘴角浮出一絲苦笑,「你們就那麼想殺我嗎?為什麼?是因為我不再像你們那樣殘忍了嗎?」

來的是月核軍團的戰艦,它沒有番號也沒有任何標誌,不過它有一個奇怪的名字,黑夜無名號。

母瑪並沒有逃走,而是仰著頭看著黑夜無名號,她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澀的笑意,「既然你們這麼想殺我,那就來吧,反正……我已經沒什麼地方可去了,死了也好,那樣的話我就可以去見我的父親了。」

黑夜無名號艦橋。

母瑪仰望天空的影像通過全息投影呈現在了艦橋之中,她的樣子看上去是那麼的孤獨和憂傷。

她為藍月奉獻了她的一切,可是現在她的族人卻要來殺她了,那種被背叛被拋棄的感覺就像是在喝一杯會致命的毒酒,一點點地喝下去,然後死去。

「哼!」古多冷哼了一聲「我看你還往哪裡跑?離開了藍月,你什麼都不是,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你的容身之所。」

「報告軍團長,艦炮已經充能完畢,目標也已經確定,要開炮嗎?」一個月核軍團的軍官問道。

古多陰狠地道:「不,就這樣殺死她那就太便宜她了,我們下去吧,我要讓所有的人知道,背叛月王和我會是一個什麼下場。」

「是,降落!」軍官立刻轉達了古多的命令。

黑夜無名號向地面降落了下去,引擎所產生的狂風掀開了沙地。一座座被掩埋在沙地下面的古老建築顯露了出來,這裡竟然是一個城鎮。倒塌和沒有倒塌的建築或多或少的顯露出來,就像是一具神秘的棺材掀開了棺蓋。歷史和神秘的氣息在這裡特別厚重,無處不在。

母瑪站了起來,一道能量牆以她為中心向兩邊擴散,擋住了來自黑夜無名號的狂風。這不是戰鬥的準備,她只是不想讓黑夜無名號破壞這裡的原貌。她還沒有找到他父親留下的足跡,而黑夜無名號的狂風很有可能會吹走他父親在這裡留下的足跡。

她可以死,可父親留下的足跡不能被毀滅,這是怎樣一種心態?

黑夜無名號降落地面,艙門打開。古多瞬息之間便移動到了母瑪所在的山頭上,站在母瑪的對面。雖然是純能量體,可他的身形卻比母瑪更為高大魁偉,看上去就像是一隻披著黑袍的金剛一樣。

月核軍團的月核戰士快速散開,迅速將母瑪所在的沙山包圍了起來。切斷了母瑪所有的可以逃走的路線之後,他們又向沙山頂部移動,縮小包圍圈。

經過安息森林首戰,月核軍團軍團被夏雷和烙印軍團重創,剩下的也不過百十來人了。可即便是銳減到了不及幽靈大師時期的規模,包圍和幹掉一個母瑪卻也是綽綽有餘了。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古多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輕蔑的笑意,「你的房間里到處都是這個地方的照片和資料,這裡有什麼?」

「回憶。」母瑪說,她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平靜的笑容,「說了你也不懂,你沒有感情,你只是一團能量。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是要抓我回去,還是要殺我?」

「抓你回去?哼,那多費事啊。」古多冷笑道:「作為藍月有史以來最高級的叛徒,你必須得到足夠的懲罰才能警示後人。」

母瑪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怒容,「你想幹什麼?」

「跪下認罪,然後我的人凌辱你,直到你死。整個過程會被拍攝下來,然後帶回藍月播放。」古多說。

「混蛋!」母瑪怒吼道:「我沒有逃走,因為我沒有罪!我可以死,但我絕不接受任何性質的侮辱!」

黑暗死亡能量蜂擁而出,整個山頭頓時顫動了起來,以她的雙腳為中心,藍色和黃色沙粒構成的沙地上出現了一層薄薄的冰,黑色的冰。

「哼!掙扎是沒有意義的,你不是我的對手。」古多不屑地道。

一架微型航拍器出現在沙山頂部。

母瑪的心墜入了冰谷,她突然好後悔沒有聽夏雷的忠告獨自離開。她不怕死,可古多卻並不滿足殺了她,他所說的那種懲罰,那比殺了她更殘忍!

上百個月核戰士慢慢向母瑪靠近,包圍圈在收攏,他們會嚴格執行古多的一切指令,包括凌辱母瑪,直到她死。

「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母瑪的情緒失控了,她咆哮道:「我為了藍月,為了月王,為了你們付出我所能付出的一切!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告訴我!」

沒人回應她。

古多冷笑道:「是你自己脫還是我來?」

「我殺了你!」母瑪忽然向古多撲了上去,一拳轟向了古多的胸膛。

「不自量力!」古多的身形突然移動,化作一道黑光,瞬間就穿透了母瑪的身體。

母瑪的身子一僵,然後向沙地上倒了下去。

古多從虛空之中現身,「還愣著幹什麼?開始吧!我警告你們,誰要是對她心存憐憫,那麼她就是下場!」

沒人敢抗拒古多的命令,上百個月核戰士向母瑪涌了上去。

一絲絲黑氣從母瑪的身體之中冒出來,那是她在逼出古多留在她身體之中的東西。她需要一些時間,可古多和月核戰士根本就不會給她恢復的時間。

「如果你再出現一次……救我……我就跟你走。」母瑪在心裡祈禱,盼望著那個男人的出現。

突然,天際飛來一縷七彩霞光! 那縷七彩的霞光轉眼就到了這座沙山的山頭,落點就在母瑪的身邊。一個人影從七彩霞光之中顯現出來,母瑪看到那張面孔的時候,那一剎那間竟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來的是夏雷,她剛剛還在祈禱他的出現。她雖然這樣祈禱了,可是她自己也不抱哪怕萬分之一的希望。可夏雷卻來了,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

「又是你!」古多也看清楚了七彩霞光之中的夏雷的臉,又驚又怒。

夏雷的右手伸向了母瑪,右手掌心之中轉瞬間便凝聚出了一顆瑩白的光球。

「你……」母瑪看著夏雷,他身上的變化把她也嚇到了。

夏雷卻沒有任何解釋,直接將那顆瑩白的能量光球從母瑪的頭頂上摁進了她的腦袋之中。

母瑪沒有躲閃,甚至沒有一點本能的戒備。她和他曾經是死敵,可她對他的信任卻毫無保留。

那一顆瑩白的能量光球進入大腦,古多留在母瑪身體之中的東西轉眼間就被凈化了,就連造成的傷害也被治癒了。

「沒事了。」夏雷拉住母瑪的胳膊想將她扶起來。

可這一次身體接觸竟讓母瑪產生一點緊張的反應,她下意識的躲了一下,「我自己能爬起來。」然後她從沙地上爬了起來。

夏雷說道:「沒事了,我會帶你離開,你願意跟我走嗎?」

這一次母瑪沒有任何猶豫,她點了一下頭,「我願意。」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他擔心母瑪會像上次那樣拒絕他,可沒想到她答應得如此爽快,沒有半點猶豫,他當然開心。不過他要是知道母瑪剛才許下了什麼願望,他就不會奇怪了。

「你們這兩個傢伙當我不存在嗎?」古多的聲音,帶著憤怒,帶著恨。

上百個包圍沙山山頭的月核戰士都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手中的能量兵器也已經和藍月建立了聯繫,隨時準備接收來自藍月的能量。

戰鬥一觸即發,只等古多一聲令下,或者揮一下代表戰鬥指令的手勢。

沙山之上一片劍拔弩張的氣氛,可唯獨夏雷的身上沒有半點緊張的氣息,他的臉上甚至還露出了一絲笑容,「古多,上次被你逃了,這次我不會讓你再逃掉了。」

古多冷哼了一聲,「你還有向日花種子嗎?我查過了,那種植物已經絕種了。」

夏雷搖了搖頭,「有,但我來得急,忘記帶了。」

「哈哈哈哈……」古多的笑聲里滿是慶幸和戲謔的意味,「沒有向日花的種子,你能把我怎麼樣?我要殺她,當著你的面,而你根本就阻止不了我。」他抬手指了一下母瑪。

母瑪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畏懼的神光。她是血肉之軀,古多在進化上本來就超她一大截,而她對純能量體也沒有有效的應對手段。事實上別說是她,夏雷第一次也吃了古多的虧,不過他自身有治癒和凈化的手段,古多最擅長的攻擊手段對他來說幾乎沒用。可她不行,她根本沒法防禦古多的能量體攻擊手段。

卻就在她擔憂的時候,夏雷擋在了她的身前。他站在她的身前,個頭比她矮了一大截,看上去也沒有她強壯,可卻給她一種強烈的安全感。她從來沒有從一個男人身上感受到安全感,這是第一次。這種感覺對她來說充滿了新奇,還有……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

「這個討厭的傢伙就腳給我了。」夏雷說道:「至於那些傢伙就交給你了,你只需要給我一分鐘的時間,一分鐘之後我就來幫你。」

母瑪一人對付上百月核戰士,即便是她也不太可能。不過夏雷真只讓她撐一分鐘,這就一點問題都沒有了。可夏雷的意思是他一分鐘就能搞定古多,這可能嗎?

「殺!」古多怒吼了一聲,下了進攻的命令。

上百個月核戰士一涌而上。

古多嗖一下撲向了母瑪。

母瑪剛剛離開夏雷一個身位,這對於古多來說足夠他完成他的攻擊了。

夏雷突然橫移,用身體擋住了母瑪。

古多的純能量體瞬間就穿透了夏雷的身體,然後又穿過了母瑪的身體。夏雷和母瑪處在同一條直線上,這對他來說其實是一個同時攻擊兩個目標的機會,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繞開夏雷的想法,用他最擅長的手段,最快的速度穿過了夏雷和母瑪的身體。

母瑪的的身體又僵了一下,然後往地上倒下去。

夏雷一把攬住了她的腰,治癒的能量也就在那個時候輸入了她的身體之中。

古多在兩個人的身後現形,他冷笑道:「我說過,沒有向日花的種子,你根本就拿我沒有辦法,我想殺誰就殺誰!」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他的身體突然僵了一下,然後低頭看向了他的胸膛。他的胸膛上出現了一點七彩的光斑,雖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點,可它卻無比的燦爛,就像是漆黑夜空之中的一顆七彩的星辰。

「你……做了什麼?」古多的身上似乎正在發生著什麼劇烈的變化,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驚慌和恐懼。

忽然,古多的身上浮現出了更多的七彩霞光,一點一點,一片一片,轉眼間他的身體各處都出現了斑斑點點的七彩霞光。他雖然還能維持純能量體的存在,可他看上去卻像是一個得了白化病的病人。

他身上的當然不是什麼白化病毒,而是生之奶能人類所進化出的最高級的能量。這種能量因奶而生,因奶而進化,所有的一切都源自於奶,而奶是孕育生命的物質,所以它又是生的能量。

進化在萬界 如果夏雷將生之奶能輸入一個普通人的身體之中,那個人的身體會變得更好,不會出現任何壞的反應。可古多不是普通人,他是純粹的死亡能量體。一個是代表生命的生之奶能,一個是從死亡能量進化到純能量體的古多,這兩者根本就不能在一起。

古多穿透了夏雷的身體,他在夏雷身體之中留下了死亡能量,而夏雷也在他身體上留下了生之奶能,而生之奶能對古多來說無疑是一種致命的病毒!

夏雷的生之奶能就連神月如一都感到畏懼,不敢輕易靠近,更何況是古多?

如果古多經歷了夏雷與神月如一的決戰,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穿透夏雷的身體。可就是不知道,所以才會覺得剛才夏雷和母瑪處在同一條直線上水一個極好的一箭雙鵰的機會。可他哪裡知道,那其實不是一個機會而是一個陷阱!

生之奶能擴散,古多的能量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他已經開始不穩定了。

夏雷突然撲向了古多,一拳轟向了古多的胸膛。這一次他的拳頭上不再是金光燦爛烈焰燃燒的永恆能量,而是生之奶能。

七彩的生之奶能,造就了七彩的拳頭,沒有半點威勢,只是好看,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夏雷有一塊彩色的棒棒糖捅向了古多。

如果是正常的狀態下,以古多的速度他要走就走要躲就躲,夏雷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可是他現在卻是想躲躲不掉,想走也走不了,因為生之奶能但他已經無法維持他的能量體的穩定,不穩定也就意味著無法控制。而等於夏雷來說,哪怕只是零點幾秒鐘的延遲也足夠了。

轟!

生之奶能包裹著的拳頭狠狠的轟進古多的胸膛,那一剎那間,古多的胸膛轟然炸開,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窟窿。

上一次,古多眨眼之間就癒合了夏雷在他身上留下的傷口,可是這一次他卻無法再癒合他的傷口了。不但沒法癒合,那看上去色彩斑斕的傷口竟在慢慢的擴大!

「你……」古多更驚慌了,他似乎是想說什麼,可沒等他把話說出來,夏雷的包裹著生之奶能的拳頭便轟在了他的嘴上,他的嘴巴也變成了一個大窟窿,從前面能看到腦後。

這就是下來給他的回應,沒有多餘的廢話,一個字都沒有,就是掄起拳頭干!

上百個月核戰士懵了,在他們的眼裡古多是一個僅次於月王的存在,就算無法幹掉夏雷,至少也不至於被人揍成這樣吧?

「殺!」不知道是誰吼了一聲,被驚呆了的月核戰士沖了上去。

直到現在為止也沒人認為夏雷能殺了古多,而如果古多在挨揍的時候他們不上去幫忙的話,那麼古多肯定饒不了他們。這就是他們衝上去的原因,可這是一個錯誤。

砰砰砰!

夏雷的拳頭雨點一之奶能。般落在了古多的身上,古多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他的身體早就不成人形了,不滿了一個又一個的窟窿,每一個窟窿都閃爍著七彩的生之奶能。

轟隆!

幾個月核戰士被母瑪一拳轟飛,其中一個更是被她直接打爆!這些月核戰士不曾給她絲毫憐憫,她也再憐憫他們!

「去死吧!」這時夏雷突然一聲爆吼,將所能動用的所有的生之奶能都聚集到了他的右拳之上,然後狠狠的從已經被他揍成了一團的古多砸了下去。

這個時候的古多渾身都是彩色的能量光斑,蜷縮成一團的樣子酷似一顆蘑菇。

七彩拳頭落下,這顆蘑菇爆開了,化作一片片彩色和黑色的光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