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此人很強,能夠一招擊敗青柳摩羯,算是年輕一輩的天才了。準確來說,他下手很輕,否則那青柳摩羯必死無疑。」

「很不簡單,這個小子,令人擔憂。」

頂層之上,有大人物喃喃說道,露出了遲疑的神色,這牧雲戰勝了那青柳摩羯之後,卻依舊在享受美味,絲毫沒有逃走的意思,顯然是真的無懼。

「姑娘,那些錢夠了吧?」牧雲平靜的說道。

紫衫女子一愣,隨後說道:「完全夠了,加上我們天仙客棧的獎勵,一共是三十萬天仙幣,不知道公子是要存儲起來,還是要提現?」

「就放在這裡吧。」牧雲淡淡的說道。

「公子,這算是免費得到了一餐了,我可否一起用餐……」就在此時,一道身影緩緩的出現。

「沉天兄!」見到那道身影,牧雲微微笑道,此人便是之前為他辨別的血沉天,也曾經送給過他令牌。

「自從進入此地之後,便不曾見到你的蹤跡了,這裡人多眼雜,牧兄還是小心為上。」血沉天說道。

然而,牧雲卻只是搖搖頭說道:「無妨,一群宵小而已,敢招惹我,滅了便是。用這個偽裝還真是不舒服,恢複本相比較好。」

說著,牧雲身上那籠罩的一層流光瞬間便消失不見,恢復了原貌。

「牧雲,他就是牧雲!」就在他露出本相的瞬間,遠處便忽然有人大聲喊道,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果真是牧雲!」很快,便有更多的修士辨認出了牧雲,一時間眾人紛紛都驚呆了,誰也不曾想到,剛才出手扮豬吃虎的居然是牧雲。

「他居然敢如此光明正大的露面,真是厲害了……」不少修士都震驚的喊道,牧雲的名聲太大了。

在這一段時間,早已被世人所熟悉,雖說他進入到了龍鯨小世界中后,便不曾有任何的動作,但是依舊被人所關注。

此時此刻,他出現在此地,更是引來無數人的關注,特別是和他有仇的那麼宗門勢力,更是紛紛露出冰冷的殺意。

「那,那是拓跋小舞,還有霸龍濤,我的天,還有南天風神王……」很快,隨著眾人露出了本相,全場都震驚了。

「拓跋小舞和霸龍濤什麼時候和牧雲走到一起了?」有人詫異的說道。

在這之前,他們可都是知曉這霸龍濤,是要爭搶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寶座,但是不曾想,卻居然和牧雲在一起。

並且,看起來他似乎神態非常的恭敬,這令人匪夷所思!

至於那南天風神王,這可是代表著南天戰盟啊,一時間,不少人心中都在揣測,莫非這牧雲是榜上了南天戰盟?

若真是如此,牧雲背後的勢力便不斷的激增了,先是龍鯨城,再是碧血妖族,現在若是加上霸龍濤和南天風神王的勢力,絕對算是背景深厚了。

在這種情況下,誰敢輕舉妄動? 「哼,牧雲小子,你還敢出面?」

遠處,光明左使冷哼一聲,目光如電,朝著牧雲鎖定而來,宛若是兩柄神劍擊穿長空,威壓呼嘯。

牧雲面色非常的平靜,沒有任何動容,在他的眼中,這光明左使根本就不值一提,微不足道。

「我敢不敢,是我的事情,我牧雲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你管得著?」牧雲淡淡的說道,端起一杯酒慢慢品嘗。

如此態度,讓光明左使瞬間便惱怒了,他可是來自光明聖殿的光明左使,地位和實力都非常的恐怖。

當即,便是一聲冷哼,狂暴的威壓瀰漫開來,這可是真神之威,籠罩全場,許多修士都瑟瑟發抖起來。

然而,牧雲根本無視,他身懷重寶,可輕易的抵擋這種威壓,完全不受到任何的影響,依舊在和眾人飲酒作樂。

「小子,你很狂啊!」就在此時,光明聖殿之中走出了一名小天尊,神色冷冽,一步便出現在牧雲的餐桌之前。

「滾!」

牧雲冷哼一聲,說道:「我勸你離開,三秒之中,你不願意走,我便請你離開。」

光明聖殿的小天尊神色一冷,絲毫不顧及這天仙客棧不能出手的原則,猛然探出一隻大手便朝著牧雲抓擊而來。

「給我跪下!」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找死!」牧雲神色冷漠,眸光睜開,手中那一杯酒猛然顫抖起來,而後衝天而起。

酒水流淌在虛空之中,化作了一道道劍氣,衝天殺意瀰漫開來,瞬間便以雷霆之勢怒斬而出。

狂暴無比!

小天尊措手不及,手掌染血,腳步踉蹌退後數十米,不由得又驚又怒,嘶吼聲中,體內衝出一桿長槍。

手持長槍,平添一份威壓,秘術展開,當即便朝著牧雲咽喉穿刺而來,帶著極為冷冽的殺意,似乎要將其一槍刺穿。

牧雲不為所動,他尚未登臨天尊之時便可親手屠殺天尊,更何況是現在呢?身在天尊境界,血氣無雙。

天沉神體、皇蠍霸體,這兩大仙體同時爆發開來,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狂暴的能量,瞬間衝擊。

「咔嚓!」

刺耳的破裂聲傳來,那一桿長槍根本就無法擋住牧雲的仙體鎮壓,那一絲絲流淌的血氣沉重至極,偏偏又鋒利至極,輕易的撕裂了其手中神兵,斬開了其護體防禦,而後重重的衝擊在其身軀之上。

橫飛上千米,不曾起身,便有一隻大手凌空鎮壓而來,將其狠狠的拍打在地面上,鮮血淋漓。

總裁的美麗嬌妻 若非是這天仙客棧的地板加持著陣法守護,這一擊之下,足以將其瞬間洞穿了,饒是如此,那光明聖殿的小天尊也無法抵擋。

渾身崩裂開來,鮮血淋漓,慘不忍睹。誰也不曾想到,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名強大的小天尊居然被牧雲抬手而鎮壓。

並且,這一次牧雲還不曾藉助神兵!

再此之前,牧雲給眾人的印象非常的深刻,畢竟他不曾登臨天尊境界便已經斬殺了多名天尊。

但也僅僅只是藉助了外物,並非是真正的能力,此刻他一露手,著實是震驚到了不少修士,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牧雲邁步天尊境界了,應該是剛入其中,達到了初步天尊境界!」有強者一眼便看穿了牧雲的修為。

但是他卻感覺到有些古怪,這牧雲的境界雖然是初步天尊境界,但是所釋放出來的威壓卻極為恐怖,令人心悸。

抬手之間,可鎮小天尊,他的戰鬥力之強,可見一斑。

「狂妄!」

頂層之上,光明左使怒吼一聲,音波滾滾,一隻大足凌空碾壓而來,可怕的真身威壓席捲天地,震顫蒼穹。

虛空,宛若是紙糊一般,紛紛炸裂開來,根本就無法阻攔這一股恐怖的威壓,似乎一切法則在這大腳之下都將會蕩然無存了。

甚至,就連這天仙客棧之中所加持的法則烙印,都在瘋狂的崩滅起來,不斷的炸開,觸目驚心。

巨足橫空,威壓強橫,當場碾壓而來。

「道身而已,有何囂張?」牧雲狂笑一聲,絲毫無懼,眼前的這個光明左使並非是真神降臨。

區區一道道身,能耐幾何?

「仙體暴擊術!」

「真龍秘術!」

在這瞬間,牧雲血氣衝天而起,狂暴的能量呼嘯而出,他整個人都化作了一條真龍,在三大仙體的加持下,狂猛無邊。

龍爪出,可撕天地!無盡血氣法則呼嘯,當空便是一爪撕裂而出,狠狠的將那一隻巨足崩裂開來,炸開成為漫天的碎片。

光明左使神色驟變,一隻大腳被直接撕裂,面色瞬間便難看了起來,他不曾想到,這牧雲的手段這麼強橫。

「嘩啦……」

牧雲冷漠出手,背後太陽神樹沉浮而起,無數金色枝椏擊穿蒼穹,熾烈的太陽火精熊熊烈烈的燃燒起來。

背負太陽神樹,手化龍爪,氣息驚天,可撼天動地,舉世無雙。

不遠處,光明左使臉上露出了一絲難看的神色,牧雲的實力超乎想象,他還是低估了眼前這個小子了。

這一次,他不是真身降臨,僅僅只是一道道身而已,很難奈何眼前的這個傢伙,這讓他心生憤怒。

「老傢伙,你也太弱了吧。」牧雲冷笑道,猛然盯著被鎮壓在地面上的那一尊小天尊淡淡的說道:「我說你也真是的,真以為你們光明聖殿無法無天了,連一個帝統仙門都不是,誰給你們的勇氣在我面前這麼的囂張。難不成,你還真以為我們人族是好欺負的?在我看來,你也就是螻蟻一般,僅此而已。」

光明聖殿的小天尊被鎮壓在地面之上,根本就無法動彈,此刻聽著牧雲的嘲諷聲更是憤怒不已。

他拚命的催動血氣,想要撕裂開這一道鎮壓封印,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那一隻大手,宛若是十萬神岳鎮壓在身軀之上,無法動彈。

「牧雲,你不要太囂張了,等我宗光明左使的真身降臨,看你如何囂張?到頭來,還不是要乖乖的跪下求饒……」

「砰!」的一聲,這光明聖殿的小天尊話音未落,便被牧雲一腳踢開,整個身軀在虛空之中炸碎開來。

血霧瀰漫中,一縷神魂瞬間衝天而去,逃向遠方。牧雲連看都懶得去看一眼,更不用說去追擊了。

若是他想要直接斬殺此人,剛才那一巴掌下去,便足以讓他灰飛煙滅了。區區一尊小天尊而已,不值得動手。

「你,好大的膽子……」光明左使看到這一幕,鼻子都險些氣歪了,這也太打臉了吧,當著這麼多眾人的面,他的一隻腳被撕裂,手下被崩碎肉身,而出手的卻還只是一個小輩而已。

這讓他情何以堪?

身為光明聖殿之中的大人物,他們什麼時候遭受到過如此羞辱呢?這簡直就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恨意衝天!

然而,牧雲卻只是平靜的說道:「區區一道道身而已,在我面前囂張,你還不夠資格?還不滾開,小心我親手撕了你!想要復仇,那便讓你的真身降臨吧,現在的你,太脆弱不堪了。」

「你……」光明左使怒火衝天,伸手指著牧雲氣的說不出話來,他的身份何等的尊貴呢,可偏偏此刻卻無法鎮壓對方。

繼續呆下去,也不過就是徒勞無功,自尋羞辱而已!當即,他一擺手,帶著那名手下的神魂,瞬間便離開了天仙客棧。

看著那光明左使離開,牧雲只是微微一笑,牧雲環顧在場的眾人,淡淡的說道:「還是那句話,我有必要重新申明一次。

我牧雲,不受威脅!

誰想與我為敵,我張開雙臂熱情歡迎,儘管來吧!單打獨鬥也好,一起攻擊上來也行,我牧雲一人接著。」

一語落下,全場震驚。

這樣囂張霸氣的話,讓在場的眾人都紛紛眉頭微皺,他們都見過囂張的人物,但是卻從未見過類似牧雲如此囂張的狂人。

什麼時候,人族出現了這麼一個狂人?

場中,原本還打算看著牧雲要出醜的人紛紛都收回了眼神,不敢去招惹牧雲,這個傢伙現在的氣勢太強盛了,誰若是出面,便是自尋死路。

牧雲,每一次都帶給眾人驚喜,往往他都是以弱勝強,可現在,牧雲踏步上了天尊境界,威壓更勝一籌,自然不敢有人輕舉妄動。

更何況,牧雲在這天仙客棧動手,卻不曾有人前來阻攔,這本身已經是非常的古怪了,換做之前,早有人出面阻撓了。

「牧雲,你果真是一如既往的囂張,讓我等佩服,不過你真以為你是年輕一輩第一人不成?」

帝蟹大魔王冷哼一聲,盯著牧雲說道。

在他的身後,還有多名來自帝王蟹一族的強者,一個個血氣旺盛,渾身上下都充斥著冰冷的殺意。

目光,紛紛都鎖定在牧雲的身上,但是都不曾動手,一個個虎視眈眈,令人瑟瑟發抖。

帝王蟹一族,和牧雲有深仇血痕!

但是帝蟹大魔王卻不曾輕易動手,畢竟剛才那光明左使都吃了大虧,他還沒有足夠的底氣和信心去戰勝牧雲。

當即,也只能是沉住氣,不曾出手! 「天下人?呵呵,憑你們帝王蟹一族,也配代表天下人么?若真是如此,那麼為敵又如何?」

「天下人負我,那麼我便血屠天下人!」

「這,有何不可?」

牧雲字字鏗鏘,音波激蕩,席捲全場,那囂張的模樣讓很多修士都倒吸一口涼氣,這簡直太狂妄了。

至於霸龍濤和拓跋小舞等人也只能是苦笑一聲,他們和牧雲一起經歷了太多的危險,眼前的這些強者還真是不值一提。

NBA大結局之勇士王朝 牧雲能夠如此囂張,也算是理所應當了,至少,他們這樣認為。從心底之中,早已認可了牧雲的無敵!

年輕一輩,誰能匹敵?

「人族衰弱萬年,偶然出現一個天才,實屬不易,若是太過囂張,只怕很難成長起來吧。那麼問題來了,不曾成長起來的天才,還算是天才么?」

就在此時,天仙客棧中,一間房門忽然開啟,從中緩緩的傳出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帶著極為滄桑的感覺。

這一道聲音,似乎跨越了時間長河而來,音波激蕩中,席捲到在場的所有人,讓他們不由得渾身劇顫起來。

在這聲音中,融合著一絲熾烈的殺伐之意,似乎可以輕易的崩碎在場眾人的身軀,無人能夠抵擋。

一道聲音而已,便恐怖如斯!

「這,這是永恆天尊!」一名妖族強者剎那失神,驚呼出聲。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永恆天尊啊,一念永恆,早已構建出了完整的體內世界,這絕對是屹立在人道巔峰的強者啊。

這樣的存在,很少入世,一念無敵,一念殺敵,就算是大天尊在他們的面前,都不過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想要成就永恆天尊,太過艱難了,需要經歷無盡的鐵血戰鬥,耗費漫長的時間去融合體內的殺意。

甚至還要經歷漫長的歲月流逝,經歷無數的天劫,一旦踏步這個境界,便幾乎就是最為恐怖的存在了。

在天尊境界,也唯有更高一層的唯道天尊,可碾壓他們。只可惜,唯道天尊這個境界的生靈更是鳳毛麟角,無比罕見。

即便是擁有,也不會輕易的出面,會選擇閉關衝擊真神境界。能夠讓永恆天尊出面,除非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很顯然,這一尊強者,是為了那瑤池天宮的廢墟而來,絕非是牧雲!但是,他卻出面了,來針對牧雲。

一開口,便是滿滿的威脅,這令人動容!

「老祖,您出來了……」見到那一道籠罩在混沌之中的身影,在場的帝王蟹一族的強者紛紛上前跪拜。

特別是帝蟹大魔王,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顯然非常的開心,有老祖出面,豈能容忍這牧雲繼續囂張?

「海蟹天尊!」

血沉天面色陡然一變,朝著牧雲說道:「這是帝王蟹一族中的巔峰存在,早在一千年來,便已經閉了死關,想要踏入永恆天尊境界,現在看來,他只怕是已經登臨到了永恆天尊,傲視天下了。」

海蟹天尊,便是帝王蟹一族的巔峰強者,這個種族的生靈數量很多,可以說是多如牛毛,如此海量的基數,走出幾尊強者,自然是非常的輕易。

只可惜,礙於種族的限制,他們雖然有巔峰存在,但是在這漫長的歲月長河之中,卻不曾有仙帝出現。

這,也算是帝王蟹一族唯一的遺憾了。但不管如何,這個種族絕對是會令人心中非常的忌憚,不敢輕易去招惹。

海蟹天尊,天賦只能說是一般,他利用了漫長的歲月去修鍊,卻取得了極大的收穫,超越了很多天才,提早踏入到了永恆天尊境界,這對於帝王蟹一族來說,絕對算是一件大好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