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女人來到男人身後,低聲說道:「我來了。」

男人在轉身的時候,眉頭也立刻展開了,他那沉重的目光落在了女人的臉上,默默的問道:「你對唐浩了解多少?」

「我知道的已經都告訴你了,從表面上看,他只是一個得勢的保安而已。」女人答道。

女人目光微冷:「他顯然不可能只是一個得勢的保安。」

「對,蕭文庸不是傻子,他不可能讓一個小保安在肖家老宅隨便亂來。」女人也說道。

「那個叫潘瑩的女孩也在肖家老宅。」男人說著把目光從女人的臉上移開,望向了遠處的大海。

見男人再次把後背對著她,女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厭煩之色。二十多年了,這個男人一直只把一個高高在上的背影扔給她,這讓她的心已經漸漸涼透了。

男人繼續說道:「現在基本可以斷定兒子的死和唐浩、潘瑩有關。」

「既然已經斷了了,你為什麼好不動手?」女人的眉頭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一絲明顯的不滿。

男人沒想到女人敢用這個口氣跟他說話,他慢慢回頭,目光冰冷的看著女人。

「莫歸鵬,你不要總用這高高在上的目光看著我。」女人的目光也銳利了起來,毫不示弱的看著男人。

「區傑,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莫歸鵬的目光冰冷而沉重,彷彿要把區傑壓垮。

區傑冷笑了一下:「莫歸鵬,你不要在當我是二十五年前的那個小女孩了,我現在是深淵集團的董事。」

莫歸鵬聞言,不屑的冷哼了兩聲:「你別忘了,你的這個董事是誰給你的?」

區傑看著莫歸鵬,也冷笑了一聲:「我當然不會忘,是你給我的,但是你知道我當了這個董事之後,我承受了多少明槍暗箭嗎?你那時候又在哪裡?我能挺過來,是考我自己的能力,不是你的庇護。所以請你以後不要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女人了。」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錦天 莫歸鵬眉頭緊鎖。

「哼,你有那個力氣,還是把兒子的仇人殺了吧。」區傑嘴上雖然如此說,但是她還是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莫歸鵬站在石頭上,任海風吹拂他的後背,他的目光如同兩把劍一樣的盯著區傑。

突然,在區傑身後的樹林中走出一個青年,這個青年面色平靜的看著莫歸鵬,彷彿是在替區傑抵擋著莫歸鵬那兩道如劍的目光。

對上這個青年的目光,莫歸鵬心中一動,這個青年竟然能夠跟他硬抗,這份能力可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夠擁有的。區傑身邊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角色,難道她已經成為了深淵集團的核心人物?

區傑繼續說道:「莫歸鵬,如果你沒有能力為兒子報仇,就直接告訴我,我可以自己處理。」

「區傑,你會後悔的。」莫歸鵬的語氣冰冷而鋒芒。

「我後悔這二十五年來一直生活在你陰影里,我後悔我沒有早點站起來。你如果能為兒子報了仇,我也許還能認你這位藍十字家族的老大。」

莫歸鵬的嘴角突然露出一絲冰冷的笑意:「你不但小看我,還小看藍十字家族,我今天不殺你,就是要你看看我的實力。」

「好哇,希望你的高手不會一個有一個的淪陷在唐浩的手中。」區傑說完,轉身就走。

青年看了莫歸鵬一眼,也跟著區傑走進了樹林。

莫歸鵬目光如刀,雙拳緊握,從前那個小鳥依人,對他言聽計從的女人竟然敢跟他叫板,這是他無法容忍的。區傑,我一定要讓你知道知道我的能力。

莫歸鵬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把另外的四條龍都給我派來。」

「青龍和玉龍被二爺派出去執行任務了。」

「什麼任務要青龍和玉龍一塊去?」莫歸鵬問道。

「二爺沒說,我不知道。」

「好,那就讓雪龍和天龍先來吧。」

「好,他們午夜就能到藍海。」

「嗯。」

莫歸鵬掛斷了電話,又把目光投向了遠處的大海。在藍十字家族裡,五龍、十虎、三十六狼但是頂尖高手,當然了,五龍比十虎厲害,十虎也比三十六狼厲害。這五條龍,放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威震天下。

飛龍已經在藍海了,雪龍和天龍來了之後,藍海就有了三條龍。

這二十年來,還從來沒有過三條龍同時執行一個任務。區傑的話徹底的激怒了莫歸鵬,他不能讓自己的女人看扁,他要讓她知道知道莫歸鵬還是那個說一不二的莫歸鵬。

等殺了唐浩和潘瑩,他就要讓區傑知道知道誰才是她的男人。

海風帶著腥味吹過莫歸鵬的臉頰,他的臉上露出了上位者才能有的自信和猙獰。

在距離這個海灘五百米的濱海路上,區傑和青年上了一輛很普通的商務車。

「開車吧。」區傑說道。

「是,區姐。」青年答應了一聲。

車子啟動,向市內的方向駛去。

區傑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笑容雖然很淡,但是卻很放鬆。自從兒子死了之後,她還是第一次這樣放鬆。從前兒子就是她的未來,現在兒子死了,她什麼都不怕了。她要為自己活著。

剛才跟莫歸鵬的對抗,完全是場意外。在那之前,她從來沒想過會這樣和莫歸鵬說話,更沒想到自己有這個膽量。這裡面最大的能量也許來自於這二十五年來的壓抑,當然也有橙飛帶給她的支持。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她越發的感覺這個橙飛不但比之前那幾個赤子頭的高手強,而且也比之前始終的橙航要強一些。剛才在面對莫歸鵬時的無畏,就是最好的證明。

兒子已經死了,莫歸鵬指望不上,她現在需要有人保護她。這也是她一直不讓橙飛出手對付唐浩的原因之一,她要讓莫歸鵬去拚命,她倒是要看看藍十字家族的實力究竟強大到什麼程度。若果區區一個唐浩都對付不了,她倒是想看看莫歸鵬的臉還往哪裡放。

想到這裡,區傑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

「區姐,經過我這些天的觀察,應該有高手暗中保護著唐浩。」橙飛突然說道。

「你是說唐浩本身的能力不太強?」區傑問道。

「就算唐浩的能力強,應該也強不到讓橙航是失蹤的程度。只要面對他一個人,我自信能夠殺了他。」橙飛答道。

聽到橙飛如此肯定的回答,區傑的臉上的笑容就更濃了。如果莫歸鵬不能收拾了唐浩,那麼她就可以讓橙飛出手收拾了唐浩,到時候,她要把丟在莫歸鵬身上的屈辱都拿回來。 深夜,一個挺拔的身影立在濱海路邊,在黑夜的映襯下,這個身影顯得有些孤獨。

在這個身影旁邊,還站著一個曼妙的身影,和那個挺拔的身影比起來,這個身影更加的讓黑夜著迷,因為這個身影太美了,美得宛若黑夜中的一個精靈。

秋風雖然很涼,但是兩人不見絲毫冷意,他們都是那麼的自然洒脫。

「老大,你確定會有人來?」

「你覺得我會錯嗎?」

「不會不會,當然不會。」

海妖覺得自己有點多嘴了,就算沒有人來,跟老大壓壓馬路也是好的。

「來了。」

唐浩說了一句之後,便轉身向身後的樹林走去。海妖的動作也不慢,身體一晃,搶在唐浩身前進入了樹林。她雖然沒有聽見任何動靜,但是她相信老大的判斷。

果然,遠處傳來了,汽車的聲音,由遠及近,一輛商務車駛了過來。

車子緩緩停下,從車上下來兩個青年,借著微弱的月光,可以看清楚兩人的外形都不錯,年紀也都不算太大,都在三十歲左右。

這兩人的身材都不錯,都在一米八以上,黑夜中更加顯得挺拔威武,給人一種無形的力量威壓。

兩人下車之後,稍微頓了頓,便下了濱海路,他們前面的方向就是肖家老宅的方向。兩人速度快的宛若兩隻黑色的蒼鷹,快而兇猛。

「停下吧。」

兩人剛奔出一百米,一個興奮的女聲從身後傳來。

都市聖醫 在如此寂靜的夜色中,這聲音足以讓人感到不寒而慄。但是這兩人都是絕對的高手,他們經歷過太多的生死考驗,所以他們兩人只是感到意外而已,卻並未感到恐懼。不過他們事先沒有發現有人,也讓他們警惕了起來。

黑暗中,兩個身影從旁邊的樹林中出來。這兩人是是背著月光,根本看不清楚樣子,但是從兩人的身材看,顯然是一男一女。剛才說話的應該就是那個身形曼妙的女人。

「你們這是要去哪裡?」海妖笑道。

兩個青年都沒說話,其中一人掏出了槍,槍口雖然是斜下四十五度,但是只要他微微一動,就足以命中對面的任何一人。

「老大,那個拿槍的交給你了。」

「嗯。」

輕輕的應了一聲,唐浩身形一晃就從原地消失了。

之前海妖已經說了拿槍的交給唐浩,所以持槍的青年見人家動了,就知道人家是奔著自己來了。他想也不想,突然抬起了槍口。

「砰。」

槍口只抬起了三十度,青年就開槍了,他是個機會主義者,也是個只看重結果的人,所以他不打算給任何對手機會。他認為無論對方速度多塊,他這一槍都能擊中對方的下半身。對方的速度越快,擊中上半身的可能就越大。

「嗖。」

對方到了面前,持槍青年認為這不過是慣性而已,在二十米的距離之內,他的子彈不會落空。對方衝到了面前,也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所以他這次把槍口徹底抬起,對準了對方的頭部。

因為是背著月光,他看不清楚對方的樣子,但是卻能夠清晰的看見對方頭部的位置。

「砰。」

槍聲再次響起,唐浩幾乎能夠感覺到子彈從他耳邊劃過的風聲。其實他有能力不讓對方開第二槍,甚至是第一槍,他之所以讓對方開了兩槍,就是想練習一下他躲避子彈的能力。有些能力,不經過反覆歷練,會退步的。他可不想還沒有和落月碰面,他的能力就退步了。

「嗖。」

持槍的青年突然感覺手中一空,槍不見了。這讓他心頭一沉,他知道自己判斷錯了,對方來到自己面前,絕對不是因為慣性。但是他對自己的槍法和速度充滿信心,他認為就算自己的第一槍沒有命中,第二槍也一定命中了。對方雖然奪了自己的槍,可是也已經是垂死狀態了。

「呼。」

持槍的青年抬起一腳,踹了出去。兩人近在尺咫,他不認為他這一腳會落空。

事實上他這一腳確實沒有落空,對方確實沒有躲開,但是他卻感覺好像踹在了一塊巨石上。不但沒有把對方踹出去,他反而被震得向後倒飛出十多米。

不等他站穩,對方已經再次來到了面前。

「呼。」

一聲短促而強勁的風聲,持槍的青年出拳了。不過他已經不像剛才那麼有信心了,他這一拳是拼了命的一拳。

「嘭。」

唐浩用了三分力氣,隨手就抓住了對方的手腕,讓對方無法把拳頭打出來。

持槍的青年沒想到對方的判斷力和速度竟然快的這種地步,力量更是大得驚人,竟然能生生抓住自己打出去的手腕。

「還不錯。」

唐浩隨口說了一句,對方能夠和自己的三分力量相抗衡,基本上已經比橙字頭的速成戰士實力更強大了。但是這人並不是速成戰士,而是一個真正的高手。

「你是唐浩?」持槍的青年隱隱看清了對方的帥氣的面容。

「是。」

唐浩話音未落,手上用力,突然把持槍青年給掄了起來。持槍青年此刻才明白,人家剛才根本沒有用盡全力,他身在空中,還想反抗,已經很難了。

「嘭。」

持槍的青年被唐浩摔在了地上,地面都被砸出了一個人形大坑,他眼前一晃,暈了過去。

從唐浩出手,到把持槍的青年砸暈,唐浩一共只用了十秒鐘。這是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用全力,他用十秒鐘的時間試驗出了對方的實力。

他回身望向了黑暗中的海妖和兩外一個青年,他們兩人在這十秒鐘之內,已經打了幾個照面。從兩人的動作看,海妖明顯高出一個檔次。

不過在這種明道明搶的情況下,海妖要想立刻擊敗對方,也有點難度。她是個女人,力量上並沒有太大的優勢,只能拼速度和殺招。 都市沒有戀愛 同時,她也知道老大在招兵買馬,她不能殺了對方。

所以,兩人就纏鬥了起來。

唐浩也好久沒有看海妖這樣和人正面戰鬥了,他沒有立刻去幫助海妖,而是平靜的觀賞著。

海妖見老大沒有出手幫忙,她明白老大是想看熱鬧,她便笑道:「老娘殺了你。」

「要活的。」唐浩突然說道。

那個青年一聽兩人的對話,他的心更加的不安了。自己的夥伴在十秒鐘之內,就被對方給收拾了。自己面對的這個女人同樣戰鬥力超凡,想要打敗她,太難了。本來以為兩人協同執行一個任務會易如反掌,卻沒想到卻陷入了無底深淵,想要安然脫身,似乎已經不可能了。

「呼呼呼……。」

海妖的長腿宛若旋風一樣,在黑夜中顯得奪目驚魂。

「嘭。」

青年一個躲閃不及,被海妖一腳踢中肋部,身體斜飛了出去。

「嗖。」

青年故意放鬆身體,忍痛飛出去了十多米遠,雙腳剛一沾地,便向樹林深處奔去,他想借勢逃走。他的速度比獵豹都快,可是剛跑了三十米,就看見眼前立著一個人。他險些沒撞在對方身上,暗道對方早就在這裡埋伏了人嗎?

「想逃,去死吧。」

青年一愣神的功夫,後背就挨了海妖一腳,在他身體向前撲去的時候,他接著那從樹冠縫隙中擠進來的月光,看見擋住自己的人竟然那個看熱鬧的人。他是人是鬼,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還不死。」

青年一愣神的功夫,後腦又被人踢了一腳,他眼睛一閉,暈了過去。

唐浩隨手拎起青年的腰帶,就好像提著一個木偶一樣的向剛才戰鬥的地方走去。

海妖跟在後面,笑著說道:「老大,這應該就是藍十字家族最強的高手了吧。」

「應該是。」唐浩平靜的答道。

「這兩人能力還不錯,值得老大給他們這一次機會。」海妖已經走到了直前暈倒的持槍青年身邊,他隨手把青年提了起來,跟在唐浩身後,向濱海路走去。

暗夜中,涼風吹動唐浩和海妖的發梢,兩人就好像兩個奪魂使者一樣,他們手中的兩個人就好像被奪了魂魄一樣,任人擺布。

不一會兒,兩人來到了那輛商務車旁邊

「把他們帶回去,看好了,別讓他們逃了。」

唐浩說著把手中的人扔到了車上,轉身向肖家老宅的方向走去。

「老大,我一會兒去找你。」海妖大聲說道。

「嗯。」

唐浩沒有拒絕海妖,這似乎已經成了他們之間的默契,只要有人到肖家老宅來找麻煩,海妖把人送走之後,她都會回去和唐浩套近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