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白溪丸肯定的點頭,這才為少年解惑道:「第一,我們不認識,第二,我們之間的溝通有代溝,相當於雞同鴨講,所以你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最好找你同類。」

說完,白溪丸不耐煩的想要繞過少年,直接進入風仁帝都學院,在她自己看來,不管學院門口有多少豪車,那都不關自己的事情,自己可沒有當眾被當猴子看的興趣。

白溪丸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聚集在學院門口,不肯進去的一群富二代等等,他們那臉上都帶著看好戲的神情,看的出來,這齣戲,他們很滿意! 因為被系統0250強化了身體,導致白溪丸的耳朵也是異常的靈敏,哪怕他們都是小聲交談,白溪丸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更何況他們根本就沒有顧忌白溪丸的感受,說話的聲音更是大的讓全部人都聽的到。

「真是太好笑了,你看被劉少攔下的人,一看就知道沒有多少肉,看起來又不耐打的樣子,怎麼看都是被劉少欺負的份,偏偏這個人還這麼拽。」

「的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平民直接懟我們,這倒是一場好戲,我們認真觀看就是了,反正他也好不了。」

「要我說呀,這人就得有自知之明,擁有什麼就站在什麼位置,偏偏跑來我們風仁帝都學院校門口上裝逼,那就過頭了!」

「我敢打賭,這小子連一分鐘都熬不過去,這人就是沒用的很。”

在所有人看來,不是劉少欺負白溪丸,相反,白溪丸居然頂嘴,這在他們看來,才是最稀奇的事情。

一個什麼也沒有的人,居然敢比劉少還要囂張,這不是找死嗎?!

白溪丸聽著這些零零散散的廢話,直接左耳進右耳出,在她看來,這些嘴炮攻擊,根本就傷害不到自己。

經歷了這麼多世界,若是心還是如同玻璃一樣,早就被系統1834給懟死了,怎麼可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

系統0250見此情景,直接笑嘻嘻的在白溪丸的腦海里說道:「宿主要不要直接開干?以我看來,他根本就打不過你。」

語氣裡帶著顯而易見的幸災樂禍。

白溪丸身體一頓,聽著系統0250不著調的建議,內心呵呵一聲道:「系統0250,你這是在幫我多多樹立敵人?也不看看這校門口看戲的有多少,我可懶得找麻煩。」

更何況若是一開始就出盡風頭,只怕以後的日子想要低調起來都難,自己是過來讀書的,不是應聘打架的!

這鬼系統什麼心理!

白溪丸內心暗自撇嘴,見少年一臉怒氣沖沖的樣子,她深感無奈,又懶得動手,不由問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少年見白溪丸不按理出牌,心裡的怒火更是被白溪丸這樣的態度搞得熄滅,只剩下無語。

他愣了半響,這才喃喃道:「我…….沒想要幹嘛。」

他只是看白溪丸不爽,想要找他的晦氣而已。

只是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眼前的劇情變成了這樣?

少年還是一圈懵逼,白溪丸反而從容的點頭道:「那你可以讓開了嗎?」

少年條件反射的想要讓開,就聽到身後不少大笑的聲音,聽在耳朵里只覺得刺耳至極,他滿臉漲的通紅,只覺得內心無比的羞辱。

而這一切,都是眼前的白溪丸帶來的!

白溪丸一聽到這些大笑聲,心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果然就見少年原本想要轉身的身體一個停頓,更是滿臉怒氣的瞪著自己,雙拳緊握的似乎下一秒就會揍人一樣!

人言可畏。

也會無形的影響人的思維,就如同眼前的劉少就是這樣的場景。

白溪丸突然覺得若是再不解決,她會忍不住用暴力解決。

這麼想著,白溪丸原本握著書包的右手剛想要離開,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帥哥!是我是我,沒有想到你也是風仁帝都學院的學生,我們可以……「

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白溪丸只覺得渾身雞皮疙瘩掉一地。

因為自己本身就是女生,而被一個女生喊著帥哥的滋味,她總有一種不寒而慄感。

更何況這個女生似乎還有追自己的跡象!

白溪丸不用轉頭,憑藉自己敏銳的五官就能夠感受到身後的人就是第一個跟自己搭訕的女孩。

雖然長相甜美,但架不住自己不是百合呀!

這麼想著,她頓時覺得眼前拉著自己不讓自己去學院的少年都不是什麼困難了!

少年是小兒科,身後的少女團們才是洪水猛獸!

當時的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

居然會想著和少女們以物換錢的?

不就是自個窮了一點嗎,需要這樣子的捉急嗎?!

白溪丸匆匆道了一句「借過。」就腳步一動,匆匆的從劉少的身旁略過,其速度之快,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驚得完全忘記了反應!

哪怕是劉少也是這樣的神情,他目光獃滯的看著白溪丸直接從自己的身旁跑過,其速度相當於百米冠軍還不止,而與此同時,他的面前也閃過一個長相甜美,穿著可愛的少女從自己的眼前跑過,她一臉的笑意,看著眼前跑著的白溪丸,更是笑的開懷,還不忘說道:「帥哥就是厲害,等等我嘛。」

更加令劉少趕到詫異的還是,長相甜美的少女跟著一群少女團,讓劉少都不寒而慄,直接匆匆的從原地

往後退,若不是因為自己跑的快,只怕都會被眼前的少女團踩成肉餅了!

天亞咯,眼前的少女實在是太可怕了!

劉少抖了抖身體,突然覺得自己腦海里身嬌體弱易推倒的軟妹子的形象從眼前一點點的崩壞,而眼前一群少女團的形象就在腦海里瞬間成型。

白溪丸聞言哪裡肯等?

逃都來不及的!

原本進出的校門因為白溪丸和劉少的衝突而全部都聚集在此,此時因為白溪丸和少女團,紛紛往後避開,只覺得萬分的不可思議,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罪魁禍首的白溪丸。

只覺得不管怎麼看,白溪丸都是一副平常的模樣,長的也就好看一點點而已,需要這樣子的陣仗?

哪怕是平時被少女們總是追著跑的富二代們,都從來沒有享受過被一群少女們在街上直追的場景,到底白溪丸有什麼魅力可以得到這樣的待遇?

「這是…….假的吧?」

許久,人群中才有一個人喃喃的道,而他的目光依舊在白溪丸的背影上,覺得三觀盡碎,心更是被驚的完全放空的狀態!

絕對的是假的!

但少女團的大叫聲確是讓他們的自欺欺人徹底幻滅,只聽到她們喊叫:「帥哥等等我,我們還沒有加某信」之類的話。 一個女子站在風仁帝都學院校門口的不遠處,秀美的微蹙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心裡隱約有些不耐煩。

校門口不僅不僅聚集了不少富二代看戲,更是聚集了不少無心觀看這場鬧劇,只想快點進入風仁帝都學院的學生。

而眼前的美女學生,就是這樣的想法,對於白溪丸被人欺負,她完全無視,反而是直接越過這些看戲的學生,想要進入校門。

原本還是美好心情的美女學生,直到看到眼前一直對著自己糾纏不休的男子時,心裡的怒火差點抑制不住。

見過這麼難纏的,還沒有見過這麼難纏的,自己都明明白白的拒絕多少次了,他是聽不懂還是自認為自己太過能耐?!

只要想到自己被這個男子接二連三的堵在校門口,食堂等處,她都想要立即將保鏢全部引進學院,專門對付這個男人!

人不該都有自知之明嗎?

不對別人造成困擾才是真的優雅紳士,讓人著迷,至於眼前這人,呵呵……

男子一雙色眯眯的眼睛盯著眼前的女子,只見她雙眸猶如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貴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容色晶瑩如玉,如花樹堆雪,因為不喜,她抿著唇,帶著一絲情緒的望著自己,說不出的美麗動人。

男子長得清秀,一身整齊合身的西裝穿在身上,穿的倒是帥氣,只是他臉上的表情卻讓他看起來猥瑣,硬生生的將本身特有的優點覆蓋,只餘下對他滿眼的厭惡。

他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對著美艷華貴的女子結結巴巴的表白道:「雅苑,我……喜歡你,你和我交往吧。」

一句簡單的表白,帶上了他以往對著別人才有的傲慢語氣,讓女子心裡厭惡更深,她雖然自縊禮貌待人,不然也不會這麼簡單的就被眼前的男子給攔住,但這不是他們肆意妄為的根本!

自己早已說的明明白白,自己來風仁帝都學院只是為了學習,談戀愛這種小事,還沒有嚴重到需要大學就來找對象。

談戀愛不是自己的第一重要使命,難道這些人都聽不懂嗎?!

女子的教養和素質讓她耐心的聽完男子的表白,哪怕她心裡再不喜,依舊是立馬回絕道:「我不願意,如果沒有別的事情,可以讓開嗎?」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女子看著男子的神情,就好似若是男子不給讓開,她就會強制性的讓男子知道,不讓開的後果。

男子興許是被拒絕了太多次,一點尷尬的神色都沒有,還一臉女子就是矯情,說不要其實就是要的神情,看的美女直接反胃,差點就想要對著眼前的男子扇一巴掌!

他無所謂的道:「沒事,下一次你一定會答應的。」

頗有一種灰太狼喊著我一定會再回來的既視感!

女子心裡更覺得厭惡,剛想要不理會男子徑直往校門口方向而去,就一臉驚愕的愣在原地,因為眼前有一個少年對著自己的方向沖了過來,在她的視線里,少年的身後還有不少女孩追著少年跑。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少年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來,哪裡就見少年突然停下角度,對著少女團說道:「美女小姐姐們,校園門口應該不可以追逐嬉鬧,這樣形象也不好對吧?」

少女們紛紛停下腳步,臉色微紅的看著帥氣又可愛的少年,見他溫柔的對著自己說話,心跳動的越發的快了起來。

只覺得眼前的少年身後是無數的粉紅泡沫在飄著。

見少年絲毫沒有怪罪的意思,還一臉擔憂的看著大家,一臉凝重的說道:「而且同學們個個都長得如花似玉,想必性格都是極好的,柯帆希望大家能夠不要跑的這麼快,以免發生踩踏事件。」

女同學們紛紛點頭,聽著歐陽柯帆的關心,心裡更是暖心了一分,其中有一個膽大的少女見歐陽柯帆只是單純的關心自己,心裡的緊張和害羞頓時被勇氣所佔滿,她鼓起勇氣對著歐陽柯帆道:「柯帆同學,你是風仁帝都學院的學生,那麼我們以後可以找你玩嗎?」

少年自稱是柯帆,那麼自己這麼喊他,應該是沒事吧?

少女有些緊張的看著少年,見他雙眸含笑的看著自己,心裡更是緊張不已,只聽少年道:「不勝榮幸。」

少年眼底極快的閃過一抹惡趣味,對著眾位女同學繼續道:「多謝同學們幫助柯帆進入校門,不然柯帆不知要被人攔在門外多久呢。」

話音剛落,少年有意無意的掃過之前被眾位同學稱之為劉少的少年身上,一臉哀傷難過的神情,低垂著眸,髮絲遮擋住了一雙透著絲絲悲傷的雙眸。

卻又帶著絲絲滿足的笑容,如此矛盾的情緒就這麼浮現在歐陽柯帆身上。

能夠進入風仁帝都學院的同學哪個不是非富即貴?哪怕是女同學也是萬萬惹不得的。

她們的美目唰的一下全部聚集在劉少的身上,眼裡的怒火更是肉眼可以看見。

從第一眼看到少年的那一刻起,她們從心底就升起了想要保護少年的衝動。

不是因為他的長相,而是他周身散發出來的柔和懶散的氣質,若是仔細感應,或許還能夠從裡面感受到一絲絲絕望的意味。

如此矛盾的氣質在少年的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散發著無比致命的吸引,讓第一眼見到他的少女紛紛淪陷。

而劉少居然欺負歐陽柯帆,可見是活的有多麼不耐煩了。

歐陽柯帆眼見少女團們都朝著劉少而去,而第一個和自己說話的長相甜美的少女卻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雙眸更是沒有了之前的花痴。

他微彎唇角,一縷笑意從唇間溢出,他對著少女輕眨了雙眼,輕聲道:「得趕緊走,否則你會被牽連的。」

歐陽柯帆說的話極其小聲,哪怕是少女都沒有聽得明確,就眼睜睜的看著歐陽柯帆一把拉過自己的手,跌跌撞撞的跑起來。

少年頭朝著自己,對著自己開心的笑著,完全沒有看到眼前的路,少女瞳孔微微一縮,就見到一個女子和男子正站在少年的前方,若是不告訴少年,只怕他會輕易的撞上他們! 看到這裡,少女趕緊朝著歐陽柯帆大喊道:「小心前面!」

話音剛落,只見眼前的少年嘴角的笑意漸深,看似胡亂的撞上那名女子,右手更是無意識的抓起女子的手,連帶著一起跑了起來!

原本對著女子表白的少年見到這樣的場景也是傻眼,等到他回過神來以後,就一臉憤怒,對著歐陽柯帆的背影怒吼道:「小子不要太過分,把雅苑留下!」

歐陽柯帆若是這麼聽話的一個人,就不會背著系統1834搞這麼多的小動作了,更何況這個男人居然還這麼無恥的為難一個女孩,他這麼有本事怎麼不上天呢?!

歐陽柯帆的身體內的靈魂白溪丸,作為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女孩,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

好吧,其實是自己抓住的女孩實在是太漂亮了,讓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要幫助她,能怎麼辦?

只見被自己牽著走的女孩身穿一身純白色的衣裙,腳踩著水晶高跟鞋,原本就有著身高優勢的女孩顯得更加的修長優美,女孩,雙眸猶如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貴的氣質,只是此時卻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滿眼錯楞,容色晶瑩如玉,此時也是浮現絲絲驚訝,看似被自己帶著走,但只有自己知道,但自己牽著少女的手時,她下意識的動作。

歐陽柯帆將兩個漂亮的女孩帶到一處綠植被的角落,這才停下腳步,對著她們歉意道:「情非得已,得罪之處還望海涵哈。」

說完話之後,他點點頭剛準備告辭,就見那長相甜美的少女一臉星星眼的看著自己,雙手還緊緊的抓住自己的右臂,對著自己崇拜的道:「帥哥你超級厲害,我們做個朋友好嗎?」

歐陽柯帆無奈的一笑,左手輕撫少女的雙手,輕而易舉的將自己的手臂從少女的手上搶回來,見少女怔怔的看著自己,他解釋道:「不是柯帆不願與你做朋友,只是柯帆身邊的麻煩事太多,擔心牽連到你,若是到時候你還覺得柯帆值得和你做朋友,你再來找我如何?」

現在情況未明,系統0250說地原主心愿還沒有真正找到,歐陽家的一堆麻煩事也沒有處理掉,此時若是和眼前的女孩做朋友,是真心的擔心她受到傷害。

少女見歐陽柯帆這麼一臉耐心的和自己解釋,溫柔的眉眼讓少女看的十分的舒服,只覺得眼前的少年實在是太善良溫柔了。

和這樣的一個少年做朋友,少女趕緊自己能夠多活十年!

少女毫不猶豫的搖著頭,對著歐陽柯帆道:「我要和你做朋友,你好,我叫溫音玫,你叫什麼名字呢?」

歐陽柯帆見溫音玫這麼執拗,心裡也不強求,反而順其自然的道:「我叫歐陽柯帆,很高興認識你,不過我可能需要去處理一些事情,失陪了。」

王雅苑雙眸帶著複雜的掃了歐陽柯帆一眼,見他對著一個剛認識的女孩如此溫柔的神色,心裡第一次看不清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聽到少年自我介紹就準備離開,王雅苑攔住少年的路,反問道:「剛才你是故意的?」

歐陽柯帆疑惑的額看著王雅苑,見她一臉篤定的模樣,顧左右言他的道:「我剛才什麼都不知道,如今還有些事情要做,還請美女讓路如何?」

禮貌的問話,溫柔的對待著自己,王雅苑找不到絲毫的理由留下他問個清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少年從自己的眼前離開,直到背影完全的消失在視線里。

就剛才那個角度和距離,王雅苑完全相信歐陽柯帆沒有聽到男子對著自己說的話,更何況哪怕自己隊所有的學生認識的不是很清楚,但她可以完全的肯定,歐陽柯帆是剛進入風仁帝都學院的新生!

她的眸光忽明忽暗,在陽光的反射下,猶如波光瀲灧的湖面,若是知道她性格的人都知道,如今的模樣,她定然是在思考問題。

溫音玫見歐陽柯帆離開了這裡,就小心翼翼的掃了一眼王雅苑,剛才因為太過著急而沒有注意清楚,等到現在認真一看,才發現眼前美麗高貴的女子正是風仁帝都學院的女神之一!

不僅長相絕色,單單是成績這一關就讓無數的少女少男們望塵莫及,不然在風仁帝都學院,哪有隨便一個樣貌就定義這個人是男神和女神?

聽到歐陽柯帆和王雅苑的對話,溫音玫心裡計較一番,還是對著王雅苑道:「女神,我知道為什麼。」

王雅苑聞言微微側頭朝著溫音玫看去,見剛才被歐陽柯帆拉著一起跑的溫音玫,淡然的點頭道:「你說。」

哪怕是這樣的王雅苑,溫音玫都覺得她已經十分有禮貌了,畢竟家世擺在那裡,人家要自傲的根本。

溫音玫腦海里閃過歐陽柯帆之前跑著的時候閃過了的一縷笑容,心裡思索又斟酌了幾遍,確保不會讓歐陽柯帆在女神面前形象有損,她肯定的道:「雅苑女神,我可以肯定的是,柯帆是為了幫助你才拉著你一起跑的,並沒有什麼別的理由和原因,畢竟剛才的場景很混亂,哪怕拉著女神一起跑,他們也不會說女神什麼。「

想到這麼溫柔的歐陽柯帆,溫音玫繼續道:「女神應該也看的出來,柯帆是一個很溫柔善良的人,他想必是看出您有什麼困擾,還請女神多多幫助柯帆。」

剛才歐陽柯帆的話溫音玫自然聽到了,在風仁帝都學院里的人大多都出生豪門,那麼歐陽柯帆說的麻煩自己也多少能夠猜到一些,她一般也並非是多管閑事之人,只是他實在是太有趣了,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看看他往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王雅苑並沒有特地想些什麼,她只是想不明白歐陽柯帆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拉著自己走,如今聽到溫音玫的話,心裡又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歐陽柯帆要幫助自己?

世界上可沒有那麼多的善良可以揮霍! 別墅內

「歐陽柯帆這個賤蹄子跑去哪裡了?你們給我找,不給我找到,你們都別想再這裡做了,一個個全都是廢物,要你們何用?!」

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從別墅的大廳內響起,只見一個身穿紅色奢華高貴的旗袍的一個女子正坐在沙發上,滿臉的怒氣,她膚白勝雪,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下巴尖銳,一雙帶著絲絲刻薄意味的雙眸正不屑的看著忙成一團糟的下人們,心裡更加的生氣。

真是一群使用的非常不順手的下人們,等到盛覺回來以後,少不了得將這些不懂得眼色,更不會討好人的下人們給換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