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個廢物而已,掀不起什麼風浪。」

劉封摟著小瓊,原本他還想在這裡與小瓊好好交流感情,只不過,出了這種事情,他也不願意待在這裡,朝著連河地段走去。

……

望河,最繁華的地段。

猥瑣中年男子頂著豬頭,狼狽地跑了回來,匯聚在此地的武修們看著豬頭般的中年男子,紛紛大驚失色。

「佔大人,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一個武宗強者錯愕道。

「別提了!」

中年男子咬牙切齒,朝著前方走去。

這是望河最繁華的地段,在前方,匯聚了不少頂尖人物,實力皆在武宗層次以上。

在這群武宗強者前方,有不少衣著暴露的女子聚在這裡,圍著一個身穿白虎紋綉長袍青年。

青年英俊瀟洒,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但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

在青年身旁,柳娘依偎在青年懷中,將一枚剝好的葡萄喂入青年嘴中。

「佔大人,你被人打了?」看到中年男子回來后,青年眼中有著驚訝之色,問道。

「薛海,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佔大人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訴道:「我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人這樣揍過我!」

幻想降臨異界 「佔大人別急,你先將事情的經過告訴我。」薛海淡淡道。

隨後,佔大人一五一十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薛海,罵罵咧咧道:「若是我在玄印宗的地盤,豈容這小子放肆!」

至尊重生 「那打你的小子叫劉封?」柳娘問道。

「正是正是。」佔大人連忙點頭。

「寶貝,你認識這個叫做劉封的小子?」薛海在柳娘身上遊走了一番,笑道。

「劉封,他岩城第三大家族劉家的大公子。」柳娘隨意道:「他父親實力在三星武宗,還算是個人物。」

「才三星武宗?」

薛海笑著搖了搖頭,冷聲道:「既然這小子如此囂張,在我的地盤打了佔大人,那我不介意讓這叫做劉封的小子,見識一下我薛海的厲害!」

看到薛海目光很冷,眾人頓時噤若寒蟬,他們明白,若是薛海出手,一定會死很多人。

……

與此同時,劉封來到軒龍這裡后,便將自己教訓中年男子的有趣事情分享給大家聽,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他臉上越加得意。

「劉兄可以啊!」

一些天才不停誇獎劉封牛氣衝天,乃人中之龍,那劉封臉上的笑容根本沒有停過。

「劉兄,那傢伙實力在八星武皇,應該是有身份的人。你讓他離開,他會不會找人報復?」有人擔憂道。

「有什麼好怕的。」

軒龍淡淡一笑,道:「有我在,誰敢過來放肆?」

「那是當然。」

歐陽君溪依偎在軒龍懷中,得意道:「軒龍可是陵城第二大家族軒家的大公子,放眼陵城,沒有他擺不平的事情!」

軒龍臉上露出得意之色,顯然對自己的能耐很自信。

「好了,大家繼續喝酒,我們不醉不歸!」軒龍舉起酒杯,大笑道。

這群年輕人,皆是天之驕子,實力強悍,根本沒有將這件小事情放在心中,繼續把酒言歡,暢談雄心壯志。

蕭凌見狀,眉頭微皺,不知為何,他覺得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想到這裡,蕭凌站了起來,道:「秋香,蓮花集會已經結束了,張伯母見我們沒有回去,必定會擔憂。你既然玩夠了,也該回去了。」

聞言,秋香柳眉微蹙,蕭凌所言不虛,她的確應該回去了。

「葉落,你這也未免太掃興了!」

歐陽君溪有些不悅了,道:「今天可是我的生辰,小香可是我的閨蜜,必須陪我的。」

「葉落,你算什麼東西,小香的自由輪得到你管嗎?大家說是不是?」軒龍有些醉了,說起話來完全不給蕭凌面子。

眾人紛紛附和,隨後將目光看向秋香,不少人示意秋香留下來,認為秋香沒必要回去。

秋香有些犯難了,歐陽君溪等人是她的好朋友,而蕭凌則是她陌生的未婚夫,她必須要做出一個抉擇。

「既然大家盛情難卻,我便留下來。」

秋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目光看向蕭凌,道:「葉落,你不願意留在這裡,便先行離開吧。」

很顯然,兩者之間,秋香選擇了歐陽君溪等人。

在秋香心裡,蕭凌根本算不上什麼。

「這才是我的好閨蜜。」歐陽君溪摟著秋香,笑眯眯道。

「葉落,既然小香答應留下來,你便滾吧。」

軒龍擺了擺手,似乎在驅趕蒼蠅一樣,不耐煩道:「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臭小子,我們不歡迎你,你滾吧!」

其他人皆是哄然大笑起來,用著嘲諷的目光看向蕭凌,似乎在看一個可憐鬼一樣。

「葉落,你滾吧!」

也許是喝了不少酒,秋香罵罵咧咧起來,發泄著心中的不爽快。

「小香,葉公子畢竟是為了你的安危才來,你這樣做不太好……」明霜柳眉微蹙,拉了一下秋香。

「我和他的事情,你不用管。」

秋香搖了搖頭,她已經下了狠心,想要讓蕭凌出醜。

看著秋香,還有眾人嘲笑的面龐,蕭凌面無表情,輕輕吐了一口氣。

「秋香,你好自為之。」

蕭凌搖了搖頭,道:「我好心陪你,你卻說出這樣的話,我很失望。」

說罷,蕭凌也不願意待在這裡,轉身便要離開。

當蕭凌準備離去,他看到一群人氣勢洶洶朝著這裡走來,雙眼微微一眯,冷笑道:「果然,那傢伙要過來找場子了。」

「也好,那我就作壁上觀,看看這群不知好歹的傢伙如何出醜。」

在這群人馬當中,蕭凌感受到五星巔峰武宗的存在,還有一大群武宗跟班,足夠碾壓軒龍等人。 噠噠噠。

一群黑壓壓的人影將望河的連河地段重重圍住,身上散發著肅殺氣息,不少武修看見了,紛紛避退,眼中有著驚駭之色。

看這陣勢,似乎馬上要發生一場廝殺。

「你們這裡誰叫劉封?」

為首,一個虎背熊腰的漢子走了出來,低喝道。

這個漢子是薛海的屬下,叫做余虎,實力在四星武宗,乃薛海的得力幹將。

「本少叫劉封,你們找我有事嗎?」

聽到有人喊自己,劉封有些疑惑,緩緩站了起來。

「將這個叫做劉封的小子抓過來。」余虎冷笑一聲,隨意擺了擺手。

數名一星武宗的武修身形一動,將劉封圍住,然後將劉封抓了起來。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抓我!」

劉封臉色劇變,他掙脫了一下,發現自己根本不是這群人的對手。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岩城劉家的大公子,你們敢動我一下,我爹知道的話,你們難逃一死!」劉封罵罵咧咧道。

「將這小子的牙齒敲碎了。」余虎淡淡道。

聞言,其中一名武宗沒有絲毫猶豫,一巴掌抽在劉封臉上,渾厚的元氣,將劉峰的牙齒全部震碎。

「哇!」

劉封慘叫一聲,吐出一口血水,面若死灰,這些人實力皆在一星武宗,他知道自己碰到硬茬了,整個人不敢叫喚了。

「既然不叫了,就跟我走一趟吧。」余虎冷聲道。

「各位,有話好好說。」

見劉封被打成這樣,軒龍的酒意清醒了不少,站了起來,道:「你們是不是找錯了人?說不定其中還有什麼誤會,我們坐下來談談,說不定能夠和解。」

這群人實力強悍無比,軒龍不敢出手,只能談判。

「就是這傢伙打了我!」

一個頂著豬頭的中年男子站了出來,指著劉封,臉色猙獰,陰測測道:「臭小子,你也有今天!」

「是你……」劉封一驚。

啪!

不等劉封繼續說話,佔大人掄起巴掌狠狠拍在劉封臉上,發出啪啪的聲響,直到將劉封的臉龐打成豬頭,才肯罷休。

「軒兄,救我。」劉封奄奄一息道。

見劉封在自己面前被打成豬頭,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軒龍神色一冷,喝道:「兄弟,你做的有些過分了。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陵城第二大家族軒家的大公子,我爹實力在四星武宗,你若是不放了劉封,別怪我不客氣!」

「放了劉兄!」

其餘人也是站了起來,他們都是有身份的人,若是要拼起爹來,並不會比軒龍弱多少。

「我不管你是什麼大公子,二公子。」余虎冷笑連連,道:「我只是按照大哥吩咐下來的事情做,你若是對我的所作所為不滿,可以去找我大哥理論。」

「好!」

軒龍一口答應下來,道:「你們先將劉兄放下來,我們跟你們走!在陵城的範圍,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在我面前放肆過!」

「有趣有趣。」

余虎擺了擺手,那群武修見狀,將劉封放了下來。

「但願你見到我大哥后,還能夠這樣豪氣衝天。」

余虎根本不怕劉封等人逃走,在武宗強者眼中,武皇不過是螻蟻而已。

「軒兄,怎麼辦?」

劉封吞服了一枚丹藥后,臉上有了些血色,顫聲道:「他們看起來來者不善啊。」

「別怕,我們過去看看就是。」

軒龍拍了拍劉封肩膀,小聲道:「我剛才已經捏破了保命玉符,我爹知道我在望河,必定會立馬趕來。」

「我也是。」

劉封點了點頭,惡狠狠道:「等我們的爹過來了,這群人必死無疑!」

「劉兄,別怕,有我們在。」不少天才來到劉封身旁,安慰道。

這群人渾身酒氣,個個皆是心高氣傲之徒,見到余虎等人欺負到他們頭上,紛紛坐不下去了,將保命玉符捏破,叫人來了。

「好!」

軒龍一笑,有諸多強者朝著這裡趕來,他也是有了底氣,帶著劉封等人跟上余虎。

歐陽君溪拉著秋香與明霜也跑了過去,想要圍觀一場好戲。

「你們還是別去了。」

蕭凌擋在三女面前,輕聲道:「他們找的是劉封,你們三個不要混這趟渾水。」

「葉落,讓開。」

歐陽君溪冷笑一聲,道:「你懂什麼!這群人敢得罪軒龍他們,簡直就是找死!我們現在過去,就是想瞧瞧軒龍他們如何讓這群人跪地求饒的!」

「秋香,你確定要去?」

蕭凌目光看向秋香,畢竟他答應了張玉畫,保證秋香安安全全回去,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情,他倒是無所謂。

關鍵的是,劉封惹的存在頗為恐怖,根本不是軒龍等人可以解決的。

「葉落,你憑什麼管我?」

見蕭凌三番五次管自己,彷彿真是自己相公一樣,秋香怒道:「你再擋在我面前,我就將你從秋家轟出去!」

「你!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蕭凌內心有些窩火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不知好歹的傻姑娘!

「閃開!」

歐陽君溪拉著秋香與明霜,緊隨軒龍的隊伍當中,剩下蕭凌一個人在原地。

蕭凌站在原地,看著三人的身影,沉吟片刻,搖了搖頭跟了上去。

無論秋香對他如何,他既然說了要保住秋香的安全,自然會說到做到。

更何況,還有一個明霜被歐陽君溪拉過去趟渾水,蕭凌並不想明霜出事,對於這個小妮子,他還是有些好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