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終於發現了要找的人,蕭陽忍不住快步朝著那邊走過去。

"林,不要過來!"

黑暗中傳來莫妮卡的聲音,對方似乎也發現了蕭陽,因此連忙出聲喊住蕭陽。

蕭陽一愣,有些不明白對方這話什麼意思,但是當他快要靠近莫妮卡的時候,他終於明白對方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只見夜色下,莫妮卡的腰間有幾個紅色的燈光一閃一閃的,等蕭陽走進了,還能夠看到一串正在不斷跳躍的紅色數字,以及那串對蕭陽來講並不算是多麼陌生的滴滴聲。

他已經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不過蕭陽的腳步卻沒有停下,而是快速走到莫妮卡身邊,這才看清楚了對方身上的那樣東西。

果然如此。

蕭陽心中苦笑,望著面前這顆綁在莫妮卡身上的定時炸彈,蕭陽的臉色也開始變得嚴峻起來。

首先確定了一眼時間,還有五分鐘!還好,不是那種狗血的還剩下最後幾十秒鐘。

"林,你快走吧,那些人都是亡命徒,他們在我的身上綁了炸彈就是為了引你過來的!他們想要直接置你於死地。"

那邊蕭陽在莫妮卡講話的時候早就已經開始動手研究這顆炸了。

經過蕭陽的仔細觀察,可以判斷出這是一個經過改裝的複雜定時炸彈,一共有九根線路,若是沒有相關經驗的人來拆卸的話,恐怕立刻會當場引爆炸彈,然後兩人一起被炸飛。

對方的目的很明顯,那就是直接將蕭陽引來,然後和莫妮卡一塊被炸飛。

不過蕭陽之前拆卸過多種炸彈,對這種東西簡直比兒童玩的手機還要熟悉,所以,那些人恐怕要失望了。

"莫妮卡,你不要害怕,聽我說,我能夠拆掉這顆炸彈,所以,我現在需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好嗎?"

莫妮卡早就嚇得臉色慘白,滿臉的淚痕,聽了蕭陽的話之後,她立刻慌亂的點點頭。

"林……我好怕,我……我還不想死……嗚嗚……"

"莫妮卡,聽我說,聽我說,你不會死的,現在按照我說的去做,首先,我們先深呼吸一口氣,穩住身體,不要顫抖好不好?"

莫妮卡點點頭,然後看著蕭陽的眼睛,跟著一塊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穩定下來,不過很快她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

"不……不行了,我……我的腳麻了,我站不住!"

"沒關係,我們先坐下來!慢慢的,對,慢一點坐下!"

蕭陽語氣十分輕柔的攙著莫妮卡坐到一旁的地上,身體倚靠著柱子,眼睛瞥了一眼定時器上面的時間,還有三分鐘。

坐下之後,莫妮卡整個人覺得自己像是徹底虛脫了一樣,剛才硬撐著的那點力氣在這一刻也終於全都消失不見,整個人渾身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蕭陽,雖然房間沒有燈光,但是借著月色,她看到蕭陽堅毅的眼神,稜角分明的面孔,專註的神情,這一切都讓她有些陶醉。

"林……你趕緊走吧!我不會怪你的!"莫妮卡心中對蕭陽有好感,但是不想讓蕭陽為了自己鋌而走險,所以這時候反倒勸說蕭陽趕緊離開這裡。

蕭陽專註的擺弄著面前的這個儀器,腦海中飛快的計算著,同時還不忘和莫妮卡聊天,引到她逐漸忘記恐慌。

"莫妮卡你知道那些人是什麼人嗎?"

"我……我不知道,今晚我沒有在店裡,從超市逛街出來后遇到一個男人,然後他說是你的朋友,說……說你出事了……我……我就跟他一塊上了車……"

莫妮卡說到這裡臉色不禁有些羞紅,甚至都忘記了自己身上的炸彈,她正是因為擔心蕭陽的安全才被人抓到的,現在讓她當著蕭陽的面講出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蕭陽並沒沒有抬頭,只是盯著面前的那團線路,專註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那你看清楚那個人長得什麼樣了嗎?"

莫妮卡已經完全被蕭陽的話給引導了,所以暫時忘記了炸彈的事情,而是專心的回答蕭陽的問題。

"他們全都穿著黑色西裝,不過不是加拿大人,看面孔有點像是伊朗或是中東人。他們開車把我載到了這裡,然後便給我裝上了這個……"

莫妮卡突然一愣,想起了自己身上的炸彈,連忙低頭去看,結果剛好看到蕭陽用小刀割斷了其中的一條線路,然後綁在自己身上的那個計時器突然一變,然後固定在三十秒的時刻停住了。

蕭陽一把將炸彈扯下來扔到一旁,莫妮卡則是驚喜交加,整個人興奮的直接一下子撲到了蕭陽懷中,雙手用力環住對方的脖子,再也忍不住大聲的哭了出來。

蕭陽心中苦笑,不過還是伸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輕的安慰著。

"好了,已經安全了!我們必須離開這裡了。"

……

而此刻距離這棟樓不遠的另外一條街上,幾輛汽車藏在黑暗中,車上的人正抬頭關注著對面那棟樓,等待著激動人心的一刻。

塔克安靜的坐在車上,手掌的五個手指就戴了三個金光閃閃的戒指,用來彰顯他無與倫比的高貴身份。

此刻塔克也透過車窗盯著對面那棟樓,臉上的表情看不出變化,不過心中卻在想,"弟弟,你終於可以回歸真主的懷抱了。"

"老闆,還有三十秒!"

外面的人輕聲彙報道,塔克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清楚了,早有人幫他拉開車門,然後塔克從車上走了下來。

"炸彈沒問題吧?"塔克下車后隨口問道。 "嘿嘿,老闆放心,那炸彈是我親自設計的,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拆除,絕對沒問題!"那手下信誓旦旦的說道。

整理了一下衣服,塔克抬頭看向對面這才開口道,"讓一個美女和他一塊回歸主的懷抱,真是便宜他了。"

"還有五秒!"

"5,4,3,2,1!"

結果這邊所有人等到時間計時到了,想象中的爆炸卻沒有響起,一時間一群人面面相覷,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塔克更是臉色難看的從口袋中掏出來一個遙控開關,這東西是第二套操控,可以讓炸彈在沒有到規定時間提前爆炸。

塔克毫不猶豫的摁下了那個紅色摁鈕,結果還是毫無反應,於是塔克像是有些不死心的再次連續摁了好幾次,依舊是毫無動靜。

"媽的!他把炸彈給拆除了!"

終於塔克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炸彈的遙控器扔到地上,連續踩了幾腳。

纏綿入骨:總裁欺上癮 伸手從腰間掏出手槍,一甩手就將站在自己身邊自稱炸彈不會有任何問題的那個手下給槍斃了上。

做完這一切,塔克才指揮著一旁的手下大聲喝道,"快!給我衝上去,不要讓他們跑了!"

蕭陽領著莫妮卡剛剛從樓上下來,立刻就聽到了遠處衝過來的槍聲,於是蕭陽快速拉著莫妮卡朝著汽車那邊走去。

"先上車!"

兩人上車后,蕭陽立刻十分迅速的一把拉上車門,顧不上給自己系安全帶,而是直接踩離合,掛擋,之前他根本沒有拉起手剎,所以這一刻一踩油門,迅速將車子掉頭,猛地掛上三檔,汽車嗡的一聲沖了出去。

後面的汽車剛衝過來,看到蕭陽離開,立刻連忙掉頭,快速的追上去。

黑夜中飛奔,再加上周圍十分偏僻,伊朗人沒有任何的顧及,全都在車上掏出手槍,朝著對面的一群人開始射擊。

聽著子彈從耳邊呼嘯而過,有的直接打中自己的汽車,後面的車窗玻璃四濺,一片混亂,莫妮卡坐在車上雙手捂著耳朵,一陣驚聲尖叫,滿臉的恐慌表情。

"趴下!"

蕭陽一邊開車,一邊伸手按住對方的腦袋,讓其趴在座椅下面,躲開子彈。

蕭陽則是飛快的一踩油門,一系列眼花繚亂的動作,讓人目不暇接,直接沖了出去,再次和後面的人拉住了距離。

這個夜晚註定要不平靜,似乎到處都是槍聲,不少老實的居民被槍聲嚇醒也不敢出門查看,躲在被窩裡詛咒這群無法無天的傢伙。

順著馬路一路狂奔,耳邊除了槍聲蕭陽還聽到了海浪的聲音,原來剛才自己救人的那個地方竟然離海邊不遠。

聽著前面傳來的槍聲,蕭陽反而有些疑惑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方難道還在前面設埋伏了?

不過很快蕭陽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前面的槍聲明顯是兩伙人在火拚,你來我往戰鬥實在是太激烈了,比自己自己和伊朗人的追逐,那才是真正的黑幫火拚。

後面的伊朗人已經漸漸的追上來,蕭陽正在考慮要不要將繼續往前開的時候,沒想到汽車卻走不動了,哼哧哼哧的停了下來。

看了一眼油箱,已經到了警戒線下了,看樣子剛才有子彈打破了油箱,蕭陽沒時間懊惱,直接護著莫妮卡從車上走下來。

"林,我們去哪兒?要不我們報警吧……那些人真的殺人不眨眼的!"

蕭陽拉著莫妮卡快速離開車子,然後旺一旁那一排排的集裝箱跑去,後面的伊朗人也將車子開到了這邊的碼頭上,快速追了上去,時不時的還有子彈從身邊閃過。

後面追兵越來越近,這時候正當蕭陽在考慮應該怎麼辦的時候,前面的一排集裝箱那裡突然閃出來十幾個漢子,人人都舉著武器,一臉警惕的對著蕭陽。

媽的,果然是倒霉了喝涼水都塞牙!心中暗罵一句,蕭陽立刻停下腳步,並且輕聲叮囑莫妮卡不要輕舉妄動,乖乖的站在自己身旁。

"站住,什麼人?"

那幾個越南人是否則外圍警戒的,警惕大圈的人趕來支援,所以當看到蕭陽和莫妮卡之後,頓時神經超級緊張,全都舉槍對準了蕭陽,當然,若不是身邊有莫妮卡這個女人在的話,他們恐怕早就將蕭陽當作是大圈的人直接開槍擊斃了。

蕭陽還未等講話,這時候後面的伊朗人也開車追上來了,五六輛車飛快的衝過來絲毫沒有減速的趨勢,同時還有人朝著這邊開槍。

蕭陽急中生智,指著身後的伊朗人大喊一聲,"快點開槍,他們是對方的援兵!"

說完蕭陽就一下子撲過去將莫妮卡撲倒在地,兩個人趴在地上,越南人聽到蕭陽的話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被伊朗人的槍聲給嚇著了,立刻以為這些人真的是大圈的援兵。

"給我打,攔住這群大圈的人,不要讓他們進去!"

隨著老大一聲令下,這一排的越南人全都朝著幾輛車扣動了扳機,子彈噗噗噗的射過去,一瞬間幾輛車就被壓制了下來。

隨著一陣慌亂,伊朗人全都停了下來,他們以為對面的越南人是蕭陽的救兵,所以也不多說,一邊找掩體一邊狠狠地朝著對面開槍。

塔克心中滿是怒火,沒想到今晚志在必得的一次行動竟然會演變成這樣,一邊朝著對面開槍,一邊鼓動著自己的下屬。

"所有人全都不要怕,他們人不多,給我滅掉這群大圈的人!"

就在雙方的人對射的時候,作為當事人,蕭陽早就已經帶著莫妮卡摸黑離開了那裡,躲進了一旁橫七豎八的集裝箱中。

蕭陽領著莫妮卡一陣狂奔,然後終於衝出那邊的碼頭,重新跑回了馬路上,在路上攔下一輛計程車,那司機已經被遠處噼里啪啦的槍聲嚇壞了。

"嘿,哥們那邊是怎麼回事?"司機有些緊張的問道。

蕭陽正在安慰莫妮卡,聽到這司機的話隨口回道,"哦,那邊正在拍電影,這邊的區域都被管制了,你最好從這邊離開!"

果然,那司機信以為真,還滿臉興奮的看著演出的濃霧和火焰,"真棒,這聲音簡直比特效還要棒啊,這是什麼電影?下次我一定要去電影院看看!"

蕭陽沒時間搭理這傢伙,莫妮卡滿臉淚水拉著蕭陽,眼中滿是擔憂和驚慌,"林,你真的不和我一塊回去嗎?"

"莫妮卡聽話,那裡有我的兄弟,我就過去看一下,不會有事的!"

莫妮卡已經對蕭陽形成了依賴,現在看向蕭陽的眼神毫不掩飾自己炙熱的情感。

"林,我愛你!我會擔心你的……"

蕭陽無奈,只好輕輕的在莫妮卡的額頭上吻了一下,"放心吧,沒事的,等安全了我就給你打電話好不好?"

"我的電話丟了!"

"那……你先回去,明天安全了我會去咖啡店找你的!"

莫妮卡只好不舍的點點頭,然後坐進車裡,還不忘抬頭看著蕭陽,"林……我一定會等你的!"

那司機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倆人,"嘿,哥們,不就是拍個電影嗎?不用搞的和生死離別一樣好不好?"

看到載著莫妮卡的汽車離開,蕭陽這才收回視線,看向遠處的碼頭,那邊的戰鬥早就進入到了白熱化的程度。槍聲不絕於耳,偶爾還會傳來一陣爆炸聲。

原本他是不打算留下來的,但是現在這裡面牽扯到了大圈,這裡又是大圈的碼頭範圍,蕭陽自然是能夠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既然事關大圈,他就不能置身事外了,這也是蕭陽選擇留下來的原因。

順著原路重新返回碼頭,現在的碼頭已經一片混亂,越南人和大圈打,大圈的人和伊朗人打,伊朗人又和越南人打,雙方已經全都殺紅了眼,只要不是自己人,那就毫不留情的開槍射擊,彼此之間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滅掉對方。

這三方中,伊朗人是毫不知情之下突然被卷進來,人數最少,大圈次之,越南人是有備而來,人數最多,佔據了優勢。

這麼混亂的場景,自然不會有人關注到隱藏在黑暗中的蕭陽這個小小的身影,這反倒更加有利於蕭陽的行動了。

只見他悄悄的摸黑利用集裝箱隱藏身形,然後飛快的向著槍響的地方摸去,身體在黑暗中靈活的就像是一隻獵豹。在一個個集裝箱之間一閃而過,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

另外一邊大圈的狀況並不算是很好,可以說,這一次的大圈被人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除去碼頭的工人之外,只有二十幾個大圈的兄弟,一群人全都被越南人包圍了起來,再加上越南人是有備而來,完全就是瘋狂式的掃射,大圈的眾人一時間無法突圍出去。

吳道臉色難看,雙眼赤紅,雙手抱著ak靠在集裝箱上,一旁的則是齊虎和朱七,兩個人的身上都掛了一點彩,胳膊上沾滿了鮮血,表情同樣有些嚴肅。

"媽的,這群越南人瘋了,他們簡直不要命了!"吳道朝著地上吐了一口濃痰,然後朝著一旁大聲喊道。

"對方徹底撕破臉了,他們想要毀掉咱們這一船的貨,然後他們就有了和地獄天使談判的資格。"

"他們是怎麼知道我們這批貨是什麼的?難道有人告密?" 齊虎臉色冰冷,戰鬥進行到現在,自己這邊已經倒下了好幾個兄弟,看著這些平時在一個大鐵鍋里吃飯的兄弟倒在自己面前,他的心臟就彷彿被刀割一般痛苦。

"媽的,為什麼還有伊朗人?難道伊朗人和越南人已經聯手了嗎?"吳道看了一眼另外一邊,忍不住大罵道。

"不可能,你聽這聲音,分明是伊朗人已經和越南人幹起來了,靠,徹底亂套了!"

"反正伊朗人出現在這裡不可能是為了幫我們,大家也要提防住這些傢伙。不要被伊朗人撿了便宜。"

"他們的目標是後面的這些貨,我們必須守住!不能讓他們得逞!"朱七沉聲說道,探出半個身子到外面看了一眼,頓時又招來一串子彈,打在一旁的集裝箱上噼啪作響。

"已經聯繫援兵了,大家再堅持一下!"吳道對著周圍大聲喊道,同時提升大家的士氣,"各位兄弟,我們的援兵已經在路上了,現在就讓我們再堅持一下,然後狠狠地給這些越南猴子一點教訓看看!"

"殺!"

周圍響起眾人的響應,一時間大圈這邊再次變的熱鬧了起來,所有人全都大吼一聲,然後再次扛著武器朝著對面發起了突圍。吳道和齊虎,朱七三人沖在最前面。一邊沖,一邊從身上解下一個手雷,打開拉鏈扔了過去。

只聽轟的一聲,對面火光衝天,伴隨著一陣驚呼,看樣子有人直接被剛才的爆炸給炸飛了。

大圈的人個個兇猛,但是越南人今晚也好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一個個全都不怕死的堵住了大圈的退路,想要拚死抗住對方的這一次突圍。

戰鬥進行到這裡伊朗人最先反應過來,自己似乎陷入了一場冤枉站,原本那位塔克還準備帶人渾水摸魚的,結果最後發現大圈和越南人都已經瘋了。

眼看著自己身邊的手下一個個倒下,塔克終於產生了畏縮心理,心中暗罵一句全都是瘋子,然後一招手對著自己僅剩的幾個人吼道,"撤!我們立刻撤退!"

塔克帶著自己僅剩的幾個人逃走了,越南人和大圈這邊打的難解難分,誰也沒注意到一旁的集裝箱上方,一道影子安靜的趴在那裡,就像是一隻正在準備狩獵的獵豹。

趴在集裝箱上面的自然是蕭陽,他已經潛伏在集裝箱上面有一會兒了,就這一會兒的時間,蕭陽就將周圍的情況摸了個清楚,知道這是一場越南人對大圈發起的圍剿。

不過在大圈兄弟悍不畏死的衝擊下,越南人想要繼續堅持下去恐怕有些困難。只要有人能夠在這個包圍圈上撕裂一道扣子,恐怕越南人的防線會在頃刻間崩潰。

而蕭陽現在要做的就是那個將這道防線撕裂一道口子的人。只見他看準機會突然順著集裝箱唰的一聲落了下去。

下方一個越南人真舉著槍,伸著脖字偷偷從集裝箱邊緣往外看去,同時抬槍準備偷偷地發起襲擊。

但就是在這一刻,一道黑影突然從天而將,然後蕭陽的雙腿突然砰的一聲砸到這傢伙的箭頭上,突然的重量讓這傢伙的身體發出一聲悶響,還未等這傢伙反應的時候,蕭陽已經小腿微微彎曲,然後雙腿夾住對方的腦袋,猛地一擰,只聽咔吧一聲,蕭陽已經從對方的身上輕鬆落地了。

那個越南人的屍體軟趴趴的癱倒在地上,腦袋已經被扭曲成了一個誇張的弧度,看上去有些恐怖。

不過蕭陽根本沒時間理會這個死人,一落地他就立刻彎腰一把將對方手中的槍械給拉了過來,同時迅速躲到了集裝箱後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