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既然無法溝通,沈婠直接叫來電影院保安。

「喏,就這個小胖子,你們看著吧。」見權捍霆已經買完票,從隊伍里出來,沈婠兩步迎上去。

慕先生,我會乖 男人順勢牽住她的手,十指緊扣:「這孩子哪來的?」

「不知道,他還吃我爆米花了。」

這時,一個男人走過來,停在小胖墩面前:「浩浩?不是讓你跟曉樂在休息區等,你怎麼亂跑?」

「大、大伯……」

男人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待會兒再跟你算賬。

然後轉向那兩名保安:「不好意思,這是我家孩子,麻煩你們了。」

「沒事,下次小心點,這裡人流量大,孩子很容易走丟,你們當家長的要多留心。」

「會的,謝謝。」

兩個保安走開,男人拎著小胖墩的后領,像提小雞崽似的:「宋允浩,你膽子還挺大的啊?」

「大伯,大伯……你別這樣嘛!」

「說,為什麼亂跑?!」

小胖墩兒兩條腿在半空亂蹬,就是不開口。

「宋乾,你幹什麼?」一個女人跑過來,伸手把孩子抱住,「他還這麼小,有你這樣沒輕沒重的嗎?!」

宋乾鬆手,面露尷尬。

魏宛央抱著他站穩,下一秒,卻被小胖子狠狠推開——

「才不要你假好心!我媽說了,你就是個上不了檯面的女人。」雖然他也不知道「上不了檯面」到底什麼意思,但聽多了,就算不知其意,也能模仿得惟妙惟肖。

連語氣都跟他媽如出一轍。

小胖子覺得自己牛X壞了,但很快他就發現大伯臉色不對,看他的眼神比剛才還凶。

「宋允浩!你再說一句試試,皮癢了?!」

魏宛央皺眉,這次卻沒有再阻止宋乾。

她脾氣好,但並不代表沒脾氣。

宋允浩是宋乾的堂侄,他父母工作忙,送到別墅讓方雅琴照看幾天。

恰好碰上她和宋乾準備帶曉樂來看電影,魏宛央覺得一個小孩子整天悶在別墅里也實在無趣,就提出帶他一起。

出門之前小胖子還乖巧聽話,可一坐上車就跟曉樂不對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這些魏宛央都沒在意,只當他認生,難免鬧鬧小脾氣。

可這孩子是真的調皮。

一進電影院,說好了在休息區等,可轉眼就找不著人影了。

她和宋乾找了半天,連入場時間都錯過了,才把小胖子找到,沒想到人家還有一番排頭在這兒等著她呢。

宋允浩媽媽說的?

魏宛央印象中,那是個對自己十分客氣,甚至於有點諂媚巴結的女人。

呵……

沒想到這些豪門貴婦當面一套,背面一套的把戲還玩得挺溜。

就連小孩子都學會了,可見私底下沒少說她壞話。

魏宛央一顆心,頓時就冷了。

宋乾眼皮一跳,忍不住拿餘光去瞄身旁的女人,見她表情冷淡,目光冰涼,心裡很不是滋味兒,連帶小胖子他媽也恨上了。

「宋允浩,我命令你,現在立馬跟你大伯母道歉。」

「哼!我才不要跟她道歉呢!」

「你!」宋乾抬手。

小胖子見勢不妙,拔腿就跑,當然他也不是亂跑,而是直挺挺衝到沈婠面前,抱住她的腿:「姐姐,你要救我!」

宋乾抬眼望去,下一秒,眼神微頓。

權捍霆與沈婠手牽著手,情侶關係確鑿無疑。

而自家堂侄正不知死活地抱住「大佬女人」的一條腿,頂著來自大佬不善的注視,可憐巴巴求救。

這都是些什麼事兒啊?!

宋乾腦瓜疼。

既然打了照面,不可能連聲招呼都不打。

宋乾正準備過去,可魏宛央的動作比他更快:「沈總?你也在這兒?」

「嗯。你們也來看電影?」

魏宛央點頭。

「好啊!原來你們都是一夥的!」小胖子嫌棄地鬆開沈婠,越想越氣,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一腳踹在沈婠小腿肚上。

一個孩子,力氣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

尤其,這孩子還是個胖墩兒,小胳膊小腿兒相當有勁。

宋乾面色微變,頭皮發麻,根本不敢去看權捍霆什麼表情。

「宋——」不等他開口訓斥,小胖墩兒就被提起來。

如果說宋乾剛才的「拎法」是焦急中帶著分寸,那麼此刻權捍霆的「提」,就真的像提垃圾袋那樣,單手抓著小胖子的外套,直接把人給打橫拽起來了。

手腳懸空,圓滾滾的小身體就根條肉蟲一樣。

「壞蛋!你放開我——」

宋允浩漲紅了臉,雙手雙腳狗刨似的掙扎。

宋乾看得心驚膽戰。

魏宛央正準備開口,結果被沈婠一個眼神制止。

她抿了抿唇,選擇沉默。

見大伯不說話,那個「上不了檯面」的大伯母也不求情,而挨他一腳的爆米花姐姐也冷眼旁觀。

宋允浩這才知道害怕,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壞人,嗚嗚嗚……你們都是壞人……我……我要打妖妖靈,讓警察叔叔把你們都抓起來……」

一邊哭,還一邊打了個響亮的嗝兒。

「閉嘴,再敢哭一聲,我馬上鬆手。」權捍霆冷聲。

宋允浩才不信,這些大人最喜歡騙小孩兒,都是嚇唬他的。

抱著這種念頭,他非但沒有停下來,還準備哭得更大聲。

可就在這個時候,小胖子感覺抓住自己衣服的那股力隱隱放鬆,好像在為徹底鬆手做準備。

他驚恐地望向男人,卻對上一雙冰冷冒著凶光的眼睛。

宋允浩才五歲,他不知道什麼叫「氣場」,也不知道什麼是「威懾」,只是本能地害怕。

怕這個男人真的摔他,更怕摔到地上會流血、會疼。

哭聲戛然而止。

但小身體還是一抽一抽的:「我……不、不哭了……你別鬆手,我怕……」

權捍霆:「還打妖妖靈嗎?」

小胖子搖頭,眼裡倔強地包著淚珠兒,生怕金豆豆一落下來,他自己也跟著掉下來了。

「我是壞人?」

「不、不是……」

「我們都是壞人?」

小胖子又想哭了,不行,要忍住!

「你、你們不壞……」

權捍霆冷冷一哼,「算你識相。」這才把他給放下來。

宋允浩拔腿就想跑回宋乾身邊。

雖然大伯也很兇,但是比起這個眼睛里有冰塊兒的叔叔,真是和藹得不能再和藹,慈祥得不能更慈祥。

可惜,兩條小胖腿的速度根本比不過權捍霆伸手把人抓回來的速度。

小胖子臉都嚇白了。

權捍霆:「道歉。」

「對不起!」小胖子已經切身領悟到「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道理,這回不等權捍霆採取措施,就乖乖屈服了。

「不是跟我道歉。」

「那跟誰啊?」

權捍霆目光一凜:「你覺得呢?」

小胖子偷偷看了眼沈婠,這個爆米花姐姐一點也不好,以前根本不用他道歉,那些漂亮姐姐就會誇他可愛,然後說「沒關係」。

可是這個姐姐一點表示都沒有。

「……對不起。」

沈婠面上並無動容,眼神也未曾流露心軟,只平靜道:「大點聲,我沒聽清。」

小胖子滿眼難以置信。

「你……怎麼可以這樣?!」

沈婠:「我怎樣?」

「你欺負小孩子!」

「我不欺負小孩子,但我喜歡欺負熊孩子。」

「熊孩子?」沒人這樣說過宋允浩,他之前也從來沒聽過這個詞,「是大黑熊生的寶寶嗎?」

沈婠沒有笑,「不是。」

「那是什麼?」

「是指那些不聽話的壞孩子,而你剛才做的那些事,就是熊孩子才做的。」

小胖子癟癟嘴,眼神委屈,淚光閃爍:「我不是壞孩子!」

說完,小胸脯氣得一縮一縮的,明顯這句「壞孩子」已經傷到他的自尊心。

沈婠見好就收,沒有再打擊那顆脆弱的幼小心靈,輕嗯一聲,緩和了語氣:「你剛才已經道過歉,而我選擇接受,你現在是好孩子了。」

小胖墩兩眼放光,兩管鼻涕有點滑稽:「真、真的嗎?我是好孩子?」

「還在還不算,因為你忘了給另一個人道歉。」

宋允浩立馬轉身,跑到魏宛央面前,一把小嗓子格外洪亮:「對不起大伯母,我以後不會了。」

魏宛央感激地看了沈婠一眼,目光逐漸柔和:「沒關係,大伯母原諒你了。」

「那我現在是好孩子嗎?」

「嗯,你是好孩子。」

「耶!魏曉樂,你聽到沒有,我是好孩子!」小胖墩兒洋洋得意,朝小堂弟炫耀。

傻子。

魏曉樂在心裡默默吐槽。

宋乾趕緊把小祖宗給弄到身邊,萬一又被權捍霆給拽回去,那才是真的糟糕。

「曉樂,這是你婠姨,快叫人。」

魏曉樂上前,「婠姨,你身上好香……」

沈婠乍一看小少年,彷彿看到了一個男版縮小的魏宛央。

清秀漂亮,斯文有禮。

「曉樂是嗎?來,姨姨請你吃爆米花。」沈婠把紙杯遞過去。

魏曉樂回頭看了母親一眼,等魏宛央點頭,他才伸手接過,然後說了聲謝謝。

下一秒,視線左移,落在權捍霆臉上。

這個叔叔比爸爸還高呢,而且能把宋允浩那個傻胖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簡直就是英雄一般的存在。

留意花叢 小少年油然生出一股崇拜,「你是姨父嗎?」

魏宛央讓他叫沈婠「姨姨」,那這個牽著「姨姨」手的男人,應該就是「姨父」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