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閃爍和移動所構成的漩渦其實就是一片用能量符文書寫的密碼文,只有破解了這篇密碼文才能解開聖王藍靈的王陵的秘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而夏雷對時間已經沒有了感覺。方形星石上的能量符文在閃爍變換,位置也在不停的變換,他的大腦之中也在構建那些能量符文的變換閃爍,位置移動,一遍又一遍。

剛開始的時候,他的大腦之中構建的六十四個能量符文的閃爍變換,位置移動都慢方形星石上的能量符文一拍,等於是被動跟隨,複製模擬。可隨著破解的延伸,他的大腦之中模擬構建的能量符文慢慢的追上方形星石上的能量符文了。

一個能量符文追上了,同步了。

第二個能量符文也追上了,同步了。

第三個,第四個……

地面上。

幾十個人類都被救出了考察站,他們的身上有了禦寒的衣服,都是藍月人的極地裝備。藍吉兒還將考察站里的食物拿了出來,分給他們吃。

那些人類用警惕和畏懼的眼神看著藍吉兒,猜測著她的動機。藍吉兒雖然救了他們,可她與藍月人有著差別不大的藍色膚色,對於人類來說完全就是一個異族,所以他們的心裡都還存著擔憂和還怕。

「你們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藍吉兒說道:「我是人類的領袖夏雷的妻子,我也是阿希米斯人的領袖。告訴我,你們是從哪來的?是從希望之星抓過來的嗎?」

這是藍吉兒第一次開口說話,而且用的也是漢語。

聽到藍吉兒用漢語說話,而且還是這樣的話,被囚禁在考察站之中的人類總算的放鬆了一些,害怕和擔憂的情緒也在慢慢的消退。

一個面黃肌瘦的中年男子鼓起勇氣說道:「我們……我們不是從希望之星來的,不過我爺爺是從希望之星被抓過來的。我在冰之星上出身,我們一生下來就是藍月人的奴隸,為他們採礦。」

「我也是。」

「我也是,我爺爺也是從希望之星來的,他已經死了。」

「我在冰星大監獄出生,那裡還關押著好一萬多人。」

一片類似的回答。

「恩人……」那個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中年男子試探地道:「你說的人類領袖是誰?聖雷嗎?我聽過他的故事。」

「我也聽過。」

「聖雷,他是我們的守護神啊!」

「你是神的妻子!」

人類奴隸頓時沸騰了,七嘴八舌的說開了。

藍吉兒忽然想起了什麼,「他不是聖雷,聖雷早就死了,你們應該聽說過。現在的人類領袖是夏雷,是他救了你們,不是我。你們先吃點東西吧,我去看看我的丈夫。」

留下這句話,藍吉兒快步向一將垮塌了的冰洞跑去。

海底金字塔中,在夏雷的大腦里,六十四個模擬構建的能量符文與對應的能量符文同步了,閃爍變化,位置移動完全同步!

方形的星石上,六十四個符文怎麼變換,怎麼移動,夏雷大腦之中模擬構建的能量符文也是同樣的變換、移動!

就在六十四個能量符文完全同步的一瞬間,趴在方形星石上的能量怪獸突然騰空而起,而夏雷卻留在了方形星石上。

地面突然顫動了起來! 醉殘年 不僅是整個地面都在顫動,那塊方形的星石也在顫動,而且它是顫動得最厲害的地方。

「發生了什麼?這是要崩塌或者攻擊我這個入侵者的跡象嗎?我明明解開了能量符文的秘密啊,怎麼會這樣?」夏雷的心中一片驚訝,他的視線移到了頭頂上的能量怪獸的身上。

那個能量怪獸依舊懸浮在半空中,沒有任何動靜,根本就沒有攻擊他的跡象。而如果有攻擊發生,它應該是第一個出動的,可是沒有。

卻就在夏雷一片驚訝之中,他的腳下傳出了咔咔一串響聲。他慌忙低頭去看,他腳下的方形星石正在緩緩下沉!

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夏雷的雙腳離開了方形星石,卻沒有再回到地面上來,而是懸浮在距離地面僅僅一米左右的虛空之中。

方形星石繼續下沉,隨著下沉的深度遞增,地面的顫動也越來越微弱。

夏雷的心裡奇怪了,「這種跡象,難道不會發生什麼?它其實只是一部電梯?」

就在這時,方形星石忽然停止了下來。它的位置距離夏雷差不多有十多米。突然,它顫動了一下,一道淺藍色的能量光從它的身上衝天而起。嘩啦!方形星石下沉所形成的通道里,所有的海水全都倒流了回來。

就在那一剎那間,夏雷已經明白了什麼,他破開倒流的水流,一頭扎進了通道之中,然後再次來到了方形星石之上。

方形星石再次下沉。

幾秒鐘之後,通道不再是通道。隨著方形星石的下沉,方形星石下面的空間突然變了,不再是與它剛剛吻合的方形通道,而是一個——艦橋空間!

非常古老的艦橋的空間,夏雷一眼掃過,他看到了與華夏號差不多風格的設計,只是要巨大得多。艦橋之中有很多古老的設備,可是沒有一個人。這裡一片寂靜,沒有任何聲音。方興星石所散發出來的光線照亮了艦橋里的空間,渲染出了一個充滿科幻氣息的畫卷,可這畫卷里也散發著古老的氣息,就像是一個有故事的老人。

方形星石繼續下沉,最後在艦橋的中心空地上停了下來。它與合金地板一接觸,艦橋頂部打開的方形缺口關閉了。緊接著,艦橋地面顫動了一下,一些金屬管道從地面冒了起來,將方形星石包住。這麼一來,方形星石就像是變成了一台汽車引擎,那些管道就是油管和電路。

滋滋滋……

類似電路接觸不良的聲音突然想起,不是一個,而是一片。到處都是這樣的聲音,古老的艦橋不再寧靜。就在這樣的聲音里,一盞盞指示燈亮了起來,藍色的能量光非但沒有消失,反而更濃了。

突然,一台古老的投影設備自動啟動,一個全息投影也出現在了艦橋的空間里。

一眼看過去,夏雷的視線再也移不開了,因為出現在全息投影之中的人物不是陌生人,是聖王藍靈。

全息投影之中的聖王藍靈穿著華麗的衣服,還有一件大氣端莊的披風,配上他的高大威武的身形,他的身上有著很強烈的帝王威嚴。

這和夏雷見過的聖王藍靈殘魂不一樣,他所見過的聖王藍靈的樣子是一個充滿智慧和經驗,卻又對命運無奈的人物,可這次浮現出來的聖王藍靈卻是一個真正的帝王。

就在夏雷聚精會神看著的時候,聖王藍靈忽然開口說話了,「我的孩子,當你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我恐怕已經離開這個世界,回到天空之神的懷抱了。」

這不是殘魂,這只是事先錄製好了的視頻,不然他就不會稱呼夏雷「我的孩子」了,無論怎麼看夏雷都和阿希米斯人扯不上關係。

聖王藍靈接著說道:「我其實不願意你來到這裡,因為這意味著阿希米斯人的文明真的毀滅了。不過你能來到這裡,這就意味著你已經掌握了能量符文的秘密,解開了星石上的能量符文陣列,我為你感到高興。這艘星戰航母沒有名字,現在你是它的主人,你可以為它命名。」

腹黑權少獵嬌妻 夏雷頓時一震,這艘古老的的飛船竟然是一艘星戰航母!

這時一個系統語音出現,「尊敬的船長,請為航母命名。」

聖王藍靈不再說話,這似乎是一個編輯好了的程序,就像是「下一步」,要點了才會進行下去。

夏雷想了一下,用阿希米斯語說道:「滅月號。」

無論是阿希米斯人還是人類的文明都被藍月人摧毀了,藍月完全是建立在一碗的阿希米斯人和億萬的人類的屍骨上的邪惡存在,滅月,這艘星戰航母的使命將是炸掉藍月!

「滅月號。」系統語音說道:「航母名字已經得到認可,現在進入檢測模式。靈能儲備百分之六十,衰減度0.12;電能儲備百分之三十,酸鹼度2.1;引擎正在,待命狀態;電路正常……

一連串的系統語音在古老的艦橋之中響起,這個過程持續了差不多兩分鐘的時間。

最後,系統語音問道:「尊敬的船長,需要啟動滅月號嗎?」

「它居然是一個人工智慧。」夏雷已經判斷了出來,他說道:「待命。」

「命令確認,命令被執行。」這句話之後,系統語音消失了。

全息投影之中的聖王藍靈這才開口說話,「滅月號是我集合了所有的資源建造的星戰航母,它也是我畢生的智慧結晶。它使用的不是傳統的能量引擎,而是星石引擎。它是滅月號的核心,也是我所掌握的能量符文的最高水平。它的啟動需要破解我設計的能量符文陣列,你可以將它視作控制程序,而這台引擎,它就在你的腳下。」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在那之後他猛地低頭,再次看著方形星石。

方形星石上能量符文閃爍,但並沒有旋轉了,它們似乎正的處在待命的狀態。

夏雷的心中一片難以抑制的震驚和激動,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阿希米斯人掌握著靈能的秘密,可在阿希米斯人的眼裡,星門和星石能量才是他們真正值得驕傲的地方。而星石的秘密,星石的能量在阿希米斯人的世界里,只有那個古老的血脈的繼承者才能學習和掌握。這麼看來,藍月人竊取的不過是阿希米斯最普通的科技,而真正的能代表阿希米斯人的科技的是這艘滅月號!」

聖王藍靈的聲音,「滅月號之中存儲著復興阿希米斯人文明的戰略物資,武器裝備,電子配件,戰鬥機器人,還有阿希米斯人的優秀人才的受精卵……」

就在聖王藍靈的描述之中,他的影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儲備的物資的影像,上萬戰鬥機器人所排列的步兵方陣。數不清的電子原件,還有能量武器,堆積如山……

可也正是這些儲備物資的影像讓夏雷陷入了新的困惑之中,因為在影像里戰鬥機器人、電子原件、合金材料、武器裝備等等都是正常的,可存放它們的地方不正常。照聖王藍靈的描述里,這些物資是在存放在滅月號里的,可影像里顯示的卻是好幾個倉庫里,而且那些倉庫不是合金建造的,而是星石建造的,看上去就像是地下倉庫,根本就不是什麼飛船的倉庫!

聖王藍靈的聲音,「我的孩子,去戰鬥吧,勇敢的面對困難,向藍月人復仇,重建阿希米斯人的文明。至於那個使命,忘記它吧,它……」

全息投影里,聖王藍靈忽然不說了,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迷茫和困惑,還有痛苦和不甘。提到那個使命的一剎那間,他身上再也沒什麼威武霸道的帝王氣息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失去了信心和希望的普通的男人。

他沒有說「那個使命」是什麼使命,可夏雷卻知道那個使命就是他背負的使命,尋找那一塊失落的世界之盒的碎片。

聖王藍靈沒有說下去,可夏雷卻不期待,因為他知道聖王藍靈也不知道那個使命更多的秘密。事實上,聖王藍靈就連那塊存放在英靈灣之中的世界之石都沒有拿到手,可他卻做到了。從這個角度去看,他了解那個使命的程度甚至比聖王藍靈還要高。這樣一種情況,他還期待聖王藍靈告訴他關於那個使命的什麼秘密嗎?

聖王藍靈再次開口說話,可說的已經不是與那個使命有關的內容了,「忘記我吧,你現在是阿希米斯人的新領袖了,帶領阿希米斯人重建我們的文明吧。永別了,我的孩子。」

由始至終全息投影之中的聖王藍靈都稱呼夏雷為「我的孩子」,可他並不知道站在這裡的是一個人類,那個使命的第三個執行者。如果他能看見,也知道這一切的話,他會是什麼感想呢?

這個問題永遠都不會有答案。

全息投影消失了,古老的艦橋里沒有任何聲音,只有藍色的能量光在流動。

這就是聖王藍靈的王陵的秘密,沒有他的骸骨。不過夏雷完全能理解這一點,聖王藍靈已經將「後事」安排到了這種程度,他將自己的其它骸骨葬在一個不被人知道的地方也是可以理解的,誰願意自己死後被人騷擾呢?

得到了聖王藍靈留下的戰略物資,還有這艘滅月號,夏雷應該高興才對,可他的心裡卻沒有半點高興的氣息。聖王藍靈在能量符文的領域擁有如此至高的造詣在那個使命面前也是一個失敗者,他能成功嗎?

短暫的沉默之後,夏雷忽然沉聲說道:「啟動滅月號!」 小劉燒烤,小洞天川菜,小城山火鍋,雞公煲,算是混這個圈的工作者比較愛去的幾點小吃店,菜品很有特色,咸辣為主好吃不貴,比較適合北方人的口味,通宵營業,店裡相當大一部分營業額來自凌晨。

下班后楊帆邀請櫻桃,藍紫衣,王笑天三位貴人去小城山火鍋搓一頓,以感謝眾人對自己的照顧,作為新人想在夜店工作順利,有幾個老人扶持是至關重要的,三人欣然應約坐著櫻桃的小MINI來到簋街。

一路上車裡播放著一些LOUNGEMUISC,很舒服,很愜意,也許是因為空間的原因,音箱聲場很棒,櫻桃把後排一側的車窗放下一小節,冷風和暖氣產生對流,讓車內感覺不那麼憋悶,楊帆窩在座位上昏昏欲睡。

艱難的找到停車位,停好車,一行人來到火鍋店門前,火爆一如往常,一串串的紅燈籠把整個店面照射的猶如白晝,已經快凌晨三點了竟然一些食客在排隊,楊帆感嘆為了一頓火鍋起四更爬半夜,真是民以食為天。

還不錯只排了3號,店家也很周到給等位的食客端了幾碗熱氣騰騰的菌湯,上面零星漂浮著幾段香菜葉,幾口下肚清香滿口,整個胃裡都充斥這一種溫暖,在寒冷的午夜,這樣的做法無疑是最好的營銷方式,既能體現賓客如歸的理念,又能變相給食客開開胃,步步為營呀,有點意思。

喊號代位,迎賓小姐姐穿著大紅色旗袍,開叉雖然不高但也能看見其因為寒冷而稍稍顫抖的雙腿,真是不容易,站一晚上對平常人已經很難何況一直在冷熱交替的環境中工作,當領位與服務員工作交接時楊帆道了一句辛苦,對方一個微笑算是回答。

服務員把幾人帶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此時大廳里熙熙攘攘座無虛席,楊帆問服務員有沒有包間是空閑的,服務員一臉傲嬌告之明天這個時間段的包間都已經預定出去了。

櫻桃聽完楊帆的話語微笑著說道:「一晚上密閉空間叮咣的喧鬧你還沒待夠嗎,這挺好,至少空氣流通還算不錯。」

楊帆望了一眼此時的大廳,熱氣朦朧,食客也是吆五喝六,聲音嘈雜,張家長李家短,這個說做買賣賺了多少位數,那個說打麻將一千飄多少萬,中國人就愛個熱鬧,也愛扎堆,美食,美酒,故事,這樣的方式挺好的。

火鍋在中國飲食文化中佔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據說4000年前的時期時代就有了陶制火鍋,乾隆爺應該是最愛吃火鍋的皇帝,幾乎「不可一日無此君」,慈禧老佛爺最是愛吃「福祿壽考」,福為山雞肉,祿為鹿肉,壽為羊肉,考為東北白魚,幾種肉食切片涮食,如此鮮美,想想口水都留下來。

四川火鍋由來已久,清朝道光年間開始四川瀘州地區產生並慢慢將其影響力擴散到華夏大地,到抗戰時期日益興盛,官場要員,金融巨頭,賣藝老闆,記者等排面人物,以吃火鍋為榮,是一種高尚化的產物。

現在涮肉屆的扛把子無疑是四川火鍋,哪怕享譽京城的「東來順」也在規模上很難望其項背。

服務員問那位點餐,三人目光看向楊帆,於是菜單落到他手裡,其實這是中國飯桌上的習慣,也算是一種默契,點餐的基本就是結賬者。

楊帆拿著菜單隻是停留片刻便遞到了櫻桃手裡,「大家愛吃什麼我也不太清楚,LadiesFirst,敞開點,吃美為止。」

櫻桃也沒推辭拿過菜單在上面用筆劃著,此時的王笑天對著楊帆舉了一個大拇指,嘴裡念叨著「還是咱們帆子會做人。」

櫻桃和藍紫衣很快便點完菜,當菜單到王笑天手裡時,他看完這兩人划的菜品后便大分貝的喊道:「我說兩位,有貓膩呀,什麼時候變食草動物了,你看著這划的除了茼蒿,白菜就是土豆,油麥菜,記得每次我安排的時候兩位點的不是牛羊就是江河湖海里游得,怎麼長得帥就好使嗎?做人不用這麼現實吧,不地道呀,不地道。」

一句話惹得兩位美女捂嘴而笑,這風格很王胖子,只見他也很快就點完菜,菜單再一次回到楊帆手裡。

楊帆拿到菜單開了下幾人划的菜品,本以為王笑天這小子怎麼也得點些江湖胡海里的,但看到菜單除了一些素材,就點了一個午餐肉,一個鴨血,此刻他的心裡有些小糾結,他們這樣做應該是為自己的腰包考慮,一種酸甜混合的情緒湧上心頭,可能甜的更多些吧。

「喂喂喂!我說幾位這就沒意思了,雖說小弟屬於貧下中農,但也在墾荒的路上有了目標,這頓算是答謝,老話不是說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嗎,剩下的江河湖海我補上了。」

楊帆點了幾盤牛羊肉,幾份海鮮,要了一個鴛鴦鍋便把菜單遞給服務員,王笑天對著服務員說道」在划半打燕京,外加一瓶白牛二要42度的。」

「我說胖子是掉酒缸里了嗎,上班時候還沒喝夠嗎?」楊帆本以為大家今天就是聚餐戳一頓火鍋。

「帆子,你第一天認識胖爺我嗎?豆漿油條配白酒你又不是沒見過,我剛看了你點的菜,有肉沒酒怎麼能有故事,再說你不是要湧泉相報嗎?不來點酒精你怎麼醞釀情緒。」

一席話讓兩位美女笑出聲來,楊帆也被逗笑了,一個腦崩上去招呼了侃侃而談的王笑天,氣氛也在這樣的嬉笑怒罵中熱絡起來,有這樣的朋友真的挺好,落寞時扶持,開心是一起歡笑,不似酒肉更像親情。

火鍋端上來,菜品備齊,在沒有開鍋的時候,王笑天將白酒平均倒入兩個杯子中,又給藍紫衣到了一杯啤酒,櫻桃因為要開車便用王老吉代替酒水,分酒完畢后,楊帆又拿個杯子倒了一杯啤酒。

「這杯酒我先喝,兄弟姐妹的局就不要在意那麼多規矩,首先感謝諸位的厚愛,讓我能有個地方住,有個工作糊口,今天也就只能這樣了,來日開糧必大餐伺候。」 地面上。

藍吉兒已經感覺不到任何動靜了,沒有聲音,沒有能量衝擊波,而讓她更擔心和害怕的是,她甚至感覺不到她男人還活著了,她和他之間的那一點微妙的心靈感應被切斷了,那感覺就像是失去了樹枝的樹葉。

眼淚無聲的從她的眼角流了出來,每一顆都是藍色的珍珠。如果將她的眼淚和康圖娜娜的眼淚放在一起,那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看的兩種眼淚。

一大群人的奴隸用困惑的眼神看著他們的「救命恩人」,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沒人敢開口去問那個正在哭泣的異族女人。

「老公,如果你死了……你讓我怎麼辦?你這個自私而冒失的傢伙,你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你自己卻……」她的聲音哽哽咽咽,除了悲傷還是悲傷。感應不到夏雷的存在,還有他身上所特有的能量氣息,她的心中充滿了恐懼。她和普通的女人其實沒有任何區別,一緊張一害怕就會胡思亂想。

卻就在這個時候,她身下的冰面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咔咔咔……

一連串冰裂的響聲從她的腳下傳出來,從四面八方傳來!

啪啪啪!

冰裂的響聲加劇,一條幾米寬的裂縫突然出現,就像是一條蛇一樣快速向她撲過來。

她忽然騰空而起,大聲叫喊道:「快跑!」

那幾十個人類奴隸這才回過神來,轉身奔逃。

海底。

夏雷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他此刻的心情,震驚的極致是什麼,他此刻的心情就是什麼。事實上,從他下達滅月號啟動的命令之後,他的嘴巴就沒有合上過。

之前他還在困惑那些戰略物資為什麼沒有放在滅月號的倉庫之中,而是放在地下倉庫之中,現在他弄明白了。那些看上去像是地下倉庫的倉庫,其實就是滅月號的倉庫!這艘飛船根本就不是他所見過的任何一種形勢的飛船,這是一首以星石為主要材料構建的飛船!

轟隆隆!

千米之高的金字塔快速崩塌,一塊塊星石從金字塔上脫落下來,往下墜落。千米之高的金字塔塔頂,幾百米高的塔身,甚至是金字塔內部的鋪地的星石都在快速往下墜落,可它們並不是無序的墜落,每一塊星石都好像有自己的編號,有自己的對應的位置。

轟咔!轟咔……

一塊塊星石就位,碰撞時所發出的響聲震耳欲聾。一塊塊星石碰撞在一起,構成飛船的船體。星石與星石之間的縫隙快速消失,而讓它們消失的是一種液態金屬,它就像是粘合劑一樣將一塊塊星石粘合了起來。在星石之下,更多的液態金屬構成了管道、電路、機械部件。這一切就像是一個夢,光怪陸離你的神造的夢。

方形星石上的能量符文快速閃爍變換,位置也在不同的變換,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程序正在運行。事實上也確實是程序在運行,不過不是程序語言,而是能量的語言,而能量的語言就是能量符文!

系統語音再次出現,「滅月號構建程度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八……百分之七十二……」

轟咔!

一個沉悶的響聲在頭頂響起,在它之後再沒有響聲傳來。

「滅月號構建程度百分之百,星石引擎解除偽裝狀態。」系統語音出現。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場,他的心裡一片驚訝和困惑,「解除偽裝?什麼意思……」

卻沒等他想個明白,他身邊的星石引擎突然顫動了起來。

顫動中,一塊塊次級星石的碎片從方形的星石上掉落了下來,一塊比構建星門更高級的星石曝露出來。 大明之崛起1646 藍色的能量在星石之中流動,如夢似幻,就連一絲光線都帶著神秘而強大的氣息。剝掉偽裝外殼的星石僅比原來小一點,可蘊藏的能量卻是原來的百倍千倍!那六十四個能量符文在高級星石上變幻閃爍,移動位置,這一點倒是沒有什麼變化。

「尊敬的船長,滅月號已經可以起飛了,要起飛嗎?」系統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