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紅黃藍綠粉,五道分層酒液在剔透玲瓏的酒杯中泛起一絲漣漪,杯口卡上一朵月亮花作為點綴。

伸手,酒杯被推到藍月的身前,柔聲說道:「這一杯五色彩虹酒,為你而調。」

藍月驚訝的捂住了嘴巴,眼中閃爍出晶瑩的光澤,心中激動萬分,這麼繁複的一杯酒,為她而調。

心中感動萬分。

「這小子手藝還真是不錯,這是飲酒么,我怎麼感覺這是在玩藝術呢?」有強者詫異的問道。

在場眾人,看到那多姿多彩的一杯酒,無不讚歎萬分。

牧雲不為所動,大手一抖,一塊剔透的方冰落入空酒杯中,激蕩起一陣很有節奏的聲響,左手捏住白蟻藍血酒,清澈湛藍,落入酒杯中,像極了湛藍的天穹。白色的冰刀椰子果的液體沸騰而出。

火藍花茶汁再添一份酸甜,沒入其中,淋出液柱一道優美弧線湧入到杯底之中,粘稠液體混合酒香靜靜發酵。

而後,杯口卡上一顆鮮美晶瑩的聖女果,酒香衝出杯子,若日出而行,沁人心脾中又多出幾分感慨。

隨著牧雲的不斷調酒,那種誘人的香味也是越來越濃烈了,似乎能夠深入到靈魂深處一般,引來無數人的心動。

一股強烈的食慾在瀰漫,不少強者的喉頭滾動,幾乎要吞咽口水。

這種美味,只是深吸一口,便能夠感覺到那一股酒香在舌尖沸騰起來,令人神魂一震,難以形容的滋味席捲而出。

心生感慨!

最頂層上,來自雲海仙宗的強者露出了詫異的神色,盯著那一杯杯調出的美酒滿是震驚之情。

「此人看起來年齡並不是很大,怎麼能夠如此熟練的掌握這麼多的調酒手段,這早已都失傳了。」

「昔年酒神後繼無人,這些調酒的方式便早已失傳,此刻卻居然能夠親眼目睹,還真是讓我等震驚。」

「據說,這種酒水不但是美味十足,更加驚人的是能夠發揮出最強的藥性,簡單來說,這是酒也不是,更多的則是藥酒。」

在場眾人感慨萬分,這種手段當世罕見,沒想到卻居然能夠在此地看到,簡直就是震撼人心了。

莫非,此人是酒神的後人,或者說是得到了酒神的傳承?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都落在牧雲的身上,不斷的產生種種的猜測。而最為尷尬的便是青柳摩羯了。

他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競技場上,沒有任何人去關注他,所有的目光都匯聚在牧雲的餐桌上。

這讓他非常的難堪?

原本,這是他要出風頭的時候了,強勢的戰勝了一名來自極北聖地的強者,足以名聲顯赫了。

但現在,卻無人去觀看他,這讓他心中不由得惱怒萬分,順著眾人的目光便看到了不斷調酒的牧雲。

當即,他猛然伸出一根手指,大聲喊道:「小子,你過來……」

牧雲卻根本不曾理會他的大呼小叫,依舊在不緊不慢的調酒,眾人早已沉浸在這種美味之中,難以自拔。

「小子,給我調酒一杯,要多少錢,你開個價?」青柳摩羯喊道。

「無價。」

「開什麼玩笑,這世間還能夠有沒有價格的東西,你不過就是會弄點酒水么,還真怕你爺爺我出不起價格了?」青柳摩羯冷哼道。

「滾!」

牧雲只是平靜的說道,順手便將一杯酒遞給了南天風神王,這讓他心中震驚萬分,他不屬於牧雲的小團隊。

但是今日,卻能夠親自的品嘗牧雲的調酒,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機緣。

「你,你居然敢叫我滾,小子可敢下來一戰!」青柳摩羯怒吼道,心中的憤怒已經不斷的升騰起來了。

「贏了,這兩千枚天仙幣都是你的了!」

牧雲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那石鼎之上的天仙幣,只是冷冷一笑,搖頭不語。

「小子,你這是什麼態度?難不成你不敢接受我的挑戰么?」青柳摩羯冷聲喝道,不斷的開口。

他連續的挑釁,但是牧雲的表現卻非常的平和,甚至是有些懶得去搭理他,這讓他更加的氣憤了。

什麼時候,有人敢小覷他了?

「這麼一點天仙幣,你是在打發叫花子么?」牧雲不屑的說道。

「原來如此!」青柳摩羯何等聰明,瞬間便明白了牧雲的意思,冷笑道:「原來是你在貪圖我的天仙幣,不過,你爺爺我最不缺的便是天仙幣了。」

「嘩啦……」

一陣陣叮咚的聲音響起,瞬間便有一大堆天仙幣出現在石鼎之中,足足有一萬枚!這簡直就是一個駭人聽聞的數字。

「我去,這矮人帝國也太囂張了吧,不,是太有錢了吧,這可是整整一萬天仙幣啊,這需要多少寶物才能夠兌換來呢?」

「人比人氣死人,我們若是擁有這麼多的天仙幣,還不得好好的搓上一頓了?用來比賽,還真是奢侈啊。」

「太誇張了,有錢人的世界,無法想象。這一下,那調酒的小子總該是要去參加挑戰了吧。反正是打不過這青柳摩羯,花費再多的錢,還都是屬於矮人帝國的。」

在議論聲中,眾人的目光紛紛都落在了牧雲的身上,想要看看他的下一步行動,是否會接受挑戰。

然而,牧雲卻只是緩緩的扭頭問道:「敢問姑娘,這一桌子的美味,價值幾何?」

紫衫女子聞言,輕聲說道:「回稟公子,十萬天仙幣!」

牧雲點點頭,沖著那競技場中的青柳摩羯說道:「你可聽到了?」

「你……」

青柳摩羯瞬間便惱怒了,這傢伙居然獅子大張口,直接要十萬天仙幣,這是要給讓他去結算那一桌子的費用了。

「沒錢,就一邊玩泥巴去,我不跟窮鬼玩,不值得我出手。」牧雲平靜的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至於那青柳摩羯更是怒火衝天,大聲怒斥:「好,好你個小子,今日爺爺我就跟你杠上了,非要好好教訓你一番不可。」

「十萬天仙幣是吧,我出了……」

青柳摩羯一揮手,體內世界中飛出成片的光雨,紛紛落入到石鼎之中,不斷的有清脆的聲音傳來。

足足十萬枚!

一瞬間,全場震驚了,有錢也不是這麼玩的?

這可是十萬天仙幣啊,這數量,已經龐大到了驚人,甚至是頂層之上的一些修士都徹底動容了,想要下台一戰。

但他們卻不能,這些天仙幣,乃是為了挑戰牧雲,針對牧雲,他們根本無法出手,也只能是眼紅心跳了。

「我的那一份呢?你不是誇下海口說了,挑戰者的錢你也出了?」牧雲淡定的說道。

「獅子大張口!」

「這傢伙真是厲害了,這一開口,又是十萬天仙幣啊,這隻怕是他故意如此吧,就是為了避免和青柳摩羯的戰鬥,一定是如此了。」

「只可惜,他還是小瞧了青柳摩羯了,他可是來自矮人帝國,這個勢力啥都缺,就是不缺錢。只怕,他這是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果真,便看到那場中的青柳摩羯冷哼一聲,緩緩的說道:「這個錢,我出了……」

隨後,他緩緩的伸出手,朝著頂層說道:「錢!」

很快,頂層之上便有一人露面,微微皺眉說道:「少爺,這……」

這是來自矮人帝國的一名強者,名為青柳王孫,乃是守護青柳摩羯的人,他不是拿不出這麼多錢。

而是在遲疑!

二十萬枚天仙幣,這絕對算是一筆很大的費用了,即便是對於他們矮人帝國來說,也是重大的支出了。

用來戰鬥,當真是奢侈無比。

若是戰勝了,一切還好說,但若是失敗了,他們矮人帝國可就是賠慘了,絕對是損失慘重啊! 「少爺,三思而後行……」

青柳王孫平靜的開口說道,同時目光落在牧雲的身上上下打量,他能夠察覺到牧雲的氣息很強。

雖然牧雲早已內斂了殺意,但是他依舊能夠感覺到,此人非同尋常,看起來並非是普通的修士。

甚至,那一桌子的人,都不怎麼平凡。

這就非常的古怪了,分明就是很強大的存在,但是卻全部收斂了氣息,而且還是默默無名,這本身就有問題。

「有什麼想的,拿錢來!」青柳摩羯冷聲喝道,他自信滿滿,根本無懼任何人,不管眼前這個對手是什麼人,他都有足夠的信心將其擊敗。

青柳王孫遲疑了……

他看了看牧雲,目光再次落在青柳摩羯的身上,他是青柳摩羯的貼身護衛,實力非常的強大,向來是守護他的安危。

正是因此,他也是非常的了解青柳摩羯的品性,這個少爺一旦做出了決定,誰也無法改變。

此時此刻,若是不按照他所說的來,只怕將會非常的為難了。搖搖頭,青柳王孫一揮手,取出十萬天仙幣。

一瞬間,石鼎之中的天仙幣數量達到了二十萬!這絕對是令人眼紅心跳啊,數量誇張到了極致。

在這競技場上,還從未有人如此大手筆過,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二十萬天仙幣,這青柳摩羯說到做到,還真是厲害了!這樣的一筆巨款,想想都心疼啊!」

「看來,今日這青柳摩羯真的是和那調酒之人杠上了,非要戰鬥不可。」

「哼,現在看看,那小子還有什麼理由來推辭,二十萬天仙幣,滿足了他所有的條件,我看他的死是無法避免了。」

在場眾人議論紛紛,然而牧雲卻依舊是非常的平靜,他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在他的眼中,這不過就是小孩子的把戲而已。

對付一個青柳摩羯,易如反掌,既然有人如此好心的去為他結算用餐的費用,何樂而不為呢?

至於來自矮人帝國的報復,不好意思,他根本無懼!

「小子,天仙幣已經夠了,你是不是該出場了。」青柳摩羯冷笑道。

見狀,牧雲卻只是微微一笑,說道:「很好,那便如你所願,來吧!對了,提前告訴你,最好使用出最強的招式,別說我不給你出手機會。」

「大言不慚!」青柳摩羯冷聲喝道。

「嗡!」的一聲,牧雲落入到競技場中,平靜的看著前方的青柳摩羯,淡淡的說道:「快點,我還等著去用餐。」

「用個毛啊,去閻王殿用餐區吧!」青柳摩羯瞬間便更加的憤怒了,心中的怒火熊熊烈烈的瀰漫開來。

「煉兵戰錘!」

一出手,他便動用了剛才擊敗那極北聖地的白熊的一招,手臂閃爍出一道道黑色的亮光,而後匯聚成為一柄戰錘。

然而,牧雲根本不為所動!

天沉神體,便是世間最為沉重的體魄,在力量一脈,早已是出神入化,強大無比了,對抗著區區的一柄戰錘,易如反掌。

就在那煉兵戰錘靠近的瞬間,牧雲這才緩緩的動手了,他平靜的伸出一隻大手,凌空便是一巴掌抽打而去。

「好強的氣息……」牧雲一出手,在場的修士紛紛都震驚了。

這看似隨意的一招,卻蘊含著無比恐怖的威壓,並且在其中,還有一道隱匿的神魂鎮壓,同時衝擊而出。

青柳摩羯只是冷笑,他對於自己的煉兵戰錘非常的有自信,直接便當面的碰撞起來,但就在兩者即將靠近的瞬間。

他渾身陡然一顫!

神魂劇烈的抖動,似乎是受到了極大的衝擊,他加持在神魂之中的守護能量層幾乎在瞬間便被瓦解了,而後有一道進攻狠狠的沒入到神魂之中。

劇痛襲心,無法忍受,他想要開口嘶吼,但是卻已經來不及了,那一巴掌宛若是磨盤一般,凌空抽打而來。

「轟隆!」

沉悶的巨響聲中,這一隻大手狠狠的抽打上了那煉兵戰錘,狂暴的力量瞬間便將其炸碎開來,而後勢不可當,狠狠的抽打在其臉頰之上。

「砰!」的一聲,青柳摩羯的身軀橫飛而出,狠狠的撞擊在競技場的壁壘之上,頭一歪,便栽倒在地,宛若是死狗一般,一動不動。

剎那之間,全場震驚!

秒殺!

一巴掌撂翻!

誰也不曾想到,那強勢無比的青柳摩羯,居然會被一個無名之輩,一巴掌戰勝了,這太過神奇了。

無法想象,這青柳摩羯的實力絕對是不算弱了,並且施展出來的還是古皇秘術,卻被如此輕易戰勝了?

匪夷所思!

天仙客棧,競技場中,經常會有戰鬥出現,但一般都是實力相當,爭鬥的難分難解,類似這種碾壓式的進攻,幾乎不可見。但是就在今天,這樣非常離奇古怪的一幕,卻出現在眾人的眼前了。

「少爺……」青柳王孫神色驟變,瞬間便沖入到競技場中,仔細的看了那青柳摩羯一眼,這才長舒一口氣。

只是昏死過去,並無大礙。

隨後,青柳王孫站起身來,目光落在牧雲的身上,冷冷的說道:「小子,你下手可真是重啊。」

「一般般,和這位少爺之前的出手相比起來,不過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不足為奇。」牧雲平靜的說道。

「你不怕我們矮人帝國的報復?」青柳王孫沉聲說道,他這是開口,也是想要試探下牧雲的底牌。

然而,牧雲卻只是淡淡一笑,平靜的說道:「怎麼,我必須要害怕么?」

此話一出,青柳王孫不由得愣住了。

一時間,他心中湧現出了諸多想法,隨後說道:「敢問,你來自雲海界哪個勢力?還請告知。」

「你不配!」牧雲平靜的說道,隨後身形一動,便出現在餐桌之前。

「什麼?!」

青柳王孫頓時便愣住了,很快他回過神來,面色變得無比的難看對方能夠如此囂張的開口,底牌自然是不弱。

甚至說,完全不懼怕他們矮人帝國,那麼此人的身份便很是特殊了,究竟是來自什麼宗門勢力呢?

如此年輕,還如此的強橫,不可能沒有名聲,那便只有唯一的一個可能了,此人是哪個無上宗門勢力雪藏的天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