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帝玄胤搖了搖頭,笑了笑說道,「不是我是依依,依依有完整的涅槃丹的配方,這一次參加煉丹大會,就是要得到勝利者獎勵的夜紫幽花。

夜紫幽花就是煉製涅槃丹其中的重要一味藥材之一。

「什麼,原來是這樣嗎?那簡直太好了!怪不得依依那丫頭要堅持要完成煉丹大會才會帶著我的曾外孫和曾外孫女一起過來,原來如此啊!

好了,小胤兒你告訴依依,讓她安心準備藥材,準備明天的考核,明天的煉丹大會,乃是我的外孫媳婦兒去參加考核這麼重要的事情,外公明天就帶上我們納蘭家老少去給她助陣去。

哈哈,如果依依贏了拿到夜紫幽花的話最好,贏不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我們直接搶了他們煉丹堂,把那夜紫幽花給奪過來!」

納蘭家主無比霸氣的說道。

帝玄胤:「……」外公你這也太霸道了吧。

「哈哈,外公你出的好主意,我也贊同!」帝玄御也站了起來,舉起雙手,臉上還帶著淚花笑著說道。

在得知娘親有救了后,他很是高興,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又恢復了以往的笑容。

他怎麼開心,是因為他很相信自己的弟妹,在他的認知里,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依依辦不到的。 張局長一步步的爬到了公安局長這個位置,狂妄的年輕人他見的多了,但是像陳志凡這般有氣勢的還比較少見。

陳志凡看張局長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隨即開口道:“我也是警察!”

“你開什麼玩笑?越吹越離譜了!”倪隊長看陳志凡吊兒郎當的樣子,怎麼會是警察呢。

陳志凡淡淡的道:“先別急着反駁,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先調查啊!”

張局長玩味的看着陳志凡,沒有說話。

倪隊長問道:“好吧!你說說,你是哪個公安局的!”

陳志凡思考了一下,如果說自己是香都市公安局的,可能又得來來回回的調查半天。

與其這樣,不如找一個大一點的人物,或許有用的多。

想到這裏,陳志凡淡淡的看着張局長道:“我有個朋友張局長可能認識,他目前在全山省公安廳!”

張局長皺了一下眉頭,耐人尋味的道:“全山省公安廳的高層我也認識幾個,不知道你說的是誰!”

張局長也不是個省油的燈,想到陳志凡可能是想擡出全山省公安廳裏面的大人物來壓自己,便說自己認識全山省公安廳裏面的高層,打擊一下這個年輕人的氣焰。

“齊志東,張局長應該認識吧!”陳志凡玩味的道。

“你說誰?”張局長瞪大了眼睛,略帶詫異的問道。

“全山省公安廳廳長齊志東!”陳志凡一字一頓的說道。

張局長愣愣的看了陳志凡一會,突然啞然失笑了。

他想到,齊志東是全山省公安廳的一把手,又怎麼會認識他這個小毛孩子呢。

一定是他不知道從哪裏知道了齊志東這個名字,現在想用來詐自己。

張局長道:“年輕人,你也不用耍這樣的花招了!你說的別人,我可能不認識,但齊廳長和我是故交,他認識的都是些什麼人,我清楚的很!”

張局長的言外之意,是陳志凡這樣一個不起眼的人,怎麼能和齊志東搭上線呢。

陳志凡睜大眼睛道:“張局長說的是真的?”

沒等張局長開口,倪隊長先開口了,道:“這有什麼稀奇的,我們張局長和齊廳長是一塊復原的,當初就是老朋友了,你這個小賊,蒙誰不好!”

張局長看陳志凡的表情,也以爲陳志凡是說謊被自己識破,所以纔有些驚訝。

沒料到陳志凡接着道:“那太好了!你給齊廳長打個電話,就全明白了啊!”

這下子輪到張局長和倪隊長兩人驚訝了,他們看着陳志凡,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一般。

過了很久,張局長才道:“年輕人,我勸你還是考慮好了!誰都有犯錯誤的機會,改了就是好同志,犯不上冒這麼大的風險!你知道嗎,給齊廳長打電話這事簡單,但是如果我真的打了,那你的罪責可就大了,到時候可不就單單是拐賣兒童了,冒充警察,非法擾亂公安查案…”

沒等張局長說完,陳志凡便不耐煩的催促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現在就給齊志東打電話,如果證明了我是騙你們的,多大的罪責我都認了!”

這時候倪隊長不再說話了,張局長開重新開始大量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只見陳志凡慵懶的站着,怎麼看怎麼不像一個警察應有的樣子。

仔細算來,自從退伍之後,張局長還沒給這個老首長打過電話。

一是因爲自己這邊忙,二是因爲怕打擾到他。還有,自己和齊志東這層關係,也不是太方便聯繫的過於緊密。

但是今天看來,這個電話是非打不可了。

想到這裏,張局長帶着一些疑惑,撥通了齊志東的電話。

“哪位!”電話裏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陳志凡和齊志東見過面,聽的出他的聲音。

“齊廳長,多年不見,你還好嗎?”張局長略帶諂媚的說道。

“還好還好!抱歉的很,我還沒聽出來你是誰!”齊志東的聲音又一次想起了。

“哈哈,老首長身體安康就好!我是張衛,當初咱們一起復原當的警察…”陳志凡這才知道,這個張局長的全名叫張衛。

“哎呀!我說聲音這麼熟悉,你小子最近忙什麼呢,復原這麼久了,纔想起給我打電話!”俗話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齊志東是警察,但他也有七情六慾,聽到老朋友的聲音,一下子興奮了起來。

張局長也被齊志東的情緒感染了,激動的道:“是啊,自從老首長復原之後,咱們差不多有十年多沒見面了吧!”

“對對對,十二年了!”

“本來想早早的給老首長問安的,但一直沒有機會,今天有件事想難以處理,這纔敢打擾老首長!”

齊志東那邊半天沒有聲音,可能是在想張衛有什麼事難以處理。

不久之後,齊志東這才道:“什麼事啊!我想起來了,你當初被分配到了崑崙山那裏的一個縣級市,叫…”

“西班市!”

“對對對,是西班市沒錯!你怎麼想起問我來了!”齊志東的情緒已經平復了下來,淡淡的問道。

“是的!本來不敢打擾您,但是有件案子的嫌疑人,說自己是警察,並且和你是老朋友!我就想看看他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這纔給您打電話了!”張局長的態度很謙卑。

“哦?這可稀奇了,哪裏來的這麼膽大的賊,敢打着我的旗號招搖撞騙?”

“可不是嘛!我這也怕弄錯冤枉了好人,纔來徵求老首長的意見!”

齊志東半是好奇,半是疑惑的道:“你說說看,他叫什麼名字!”

張局長捂住話筒,轉頭看向了陳志凡。

不過沒等陳志凡開口,倪隊長便先說道:“筆錄上他叫陳志凡,沒有身份證,也不知道真假!”

張衛重新拿起電話,說道:“他叫陳志凡!”

“陳志凡?是香都市的陳志凡嗎?”齊志東一下子便說出了陳志凡的來歷,到讓陳志凡有些難以置信。

一個堂堂的省公安廳廳長,一天有那麼多的事要做,竟然還記得自己的名字。 納蘭家主得知了自己的寶貝女兒有救了,也就跟兩個外孫黏糊在一起,有說有笑,開心的連帝陌華也不在管。

……

陰暗潮濕的地牢當中。

這裡的環境很是惡劣,這裡關著那些對納蘭家心懷不軌之人,這些人都是凶都是窮凶極惡,神惡煞的人。

遠遠的,玉寒夕都能聽到互相噴口水的聲音,這裡的環境非常的慘,玉寒夕凍得渾身哆嗦,但是他的心裡才是更冷的。

他一個人又很孤獨,也很害怕,他很討厭這種孤獨的日子,他也想跟帝玄御那樣,站在外公身邊享受寵愛。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他的命運這麼坎坷,他的娘親很早就去了,他又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他怎麼就這麼悲催呢?

突然,他又想起少女,那個每次在他傷心的時候都會安慰丫頭,「雪兒!」

對呀,雪兒還在等著他,他肯定不能死。

雪兒那麼好,他怎麼忍心負了她?只是,他若是要走了的話……

「你們是什麼人?給我站住!」門外突然傳來喧嘩的聲音。

玉寒夕都還沒有看清楚來人,就直接被一個人拉了出去。

那人邊走邊對他說道:「御公子,子凌公子讓我們安排你出去,快走!」

玉寒夕皺了皺眉,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此人拉著往外跑。

但跑了出去,他才反應過來問道,「你是什麼人?你說你是凌派過來的?是真的嗎?」

他有些不相信,凌不是很絕情么?他都已經對他死了心了……

一路出去,玉寒夕才發現在這地牢的長廊當中,這些侍衛都已經全部被弄昏迷了過去。

拉著他的人不再說話,一直拉著他飛快的跑。

他們走的地方,是納蘭家最偏僻的地方,路上一個人都沒有,玉寒夕心中越發覺得不對勁,「等等,你究竟是誰?」

那人突然停了下來,不由分說的往他的懷裡塞了一個包袱,「這些是子凌公子讓我交給你的盤纏,你拿著它趕緊離開吧,否則再晚一點,他們就要殺了你了!」

那個人說完就直接匆忙的跑了,留玉寒夕一個人站在那裡,「你……別走啊,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他拿著手中的包袱,心中疑惑,是凌嗎?是他要救他走?

他心中卻總覺得有些不對勁,軒轅子凌的八在哪裡,他讓人帶他離開,他為什麼不親自出來和他見一面?

他的思緒飛快的翻轉,可是還沒有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就突然聽到有人驚慌的聲音大叫:「來人啊!!我們納蘭家的捲軸不見了。」

隨著這一聲叫喊,越來越多的人出現。

這些人很快發現了玉寒夕,正在朝他跑來,玉寒夕的心中猛然一沉,覺得很是不對勁。

不過眼下他想不了那麼多了。

他這個本應該呆在地牢里的人突然出來了,讓別人看見,會怎麼想?

那他現在是跑,還是再回去?

可是昨天外公是來真的,他說要殺了他這個「冒牌貨」的。

何況外公也並不知道他就是他的親外孫。 他若在留下來,恐怕真的會沒有了小命,所以還是先走吧。

想著,納蘭家族的人已經朝著他快速過來。

玉寒夕飛快的逃跑,納蘭家族的人見他一跑,瞬間便就反應過來,立馬大叫:「來人啊,玉寒夕逃跑了,快點守住出口!」

聽到這個人的聲音,玉寒夕的身體一僵,這個聲音,不就是剛才送他出去的那個人么?他……竟然是在陷害他?

那麼他手裡的東西呢?玉寒夕停了下來,將包袱給打開,當看到裡面有一張圖掉下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是一懵。

這東西上面寫著,納蘭家族至寶,捲軸,可為什麼會在他身上?

「來人啊!果然是他,是他盜走了納蘭家的捲軸!」

這時,已經有很多納蘭家族的人包圍了上來,無數的人圍著玉寒夕,紛紛指責他。

玉寒夕:「……」

「來人!給我將他拿下,帶回去好好審判。」眼前的一人領銜指揮,立即就有無數納蘭家的高手蜂擁而上,要抓住玉寒夕。

玉寒夕眼眸一沉,叫道:「小紅出來!」他現在還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可他現在就要趕緊離開,先保住命再說。

吼吼吼——

小紅現身,直接震飛了一干人等。

「主人,你來到我的身上,我來帶著你走。」小紅和主人溝通,一腳踹翻了十幾個納蘭家族的高手。

「這是什麼東西?還長著紅毛?」

「這是一頭熊嗎?」眾人打量著眼前這頭肥碩的熊,不由詫異的說道。

「管他是什麼東西!玉寒夕居然敢偷著我們納蘭家族的寶貝,打死他,把他給我抓住!」吃了虧的納蘭家告訴也不再客氣,紛紛下著殺手。

「沒錯!不要管他是什麼東西,偷我的納蘭家的寶貝,只有一個下場,就是死!」

在這不遠處,一身青袍的男子站在角落中,他眯著眼睛觀察著這邊的狀況,當視線看到那頭熊之時,瞳孔微微一縮。

他為什麼會有一個這麼厲害的獸寵?

他是在哪裡得到的,像他這麼笨的人,怎麼會擁有這麼厲害的獸寵呢?

「子凌公子,我們還是想辦法快點送他上路吧,再拖延下去,想必家主就很快就出來了,到時候,便不妙了。」在軒轅子凌的背後,幾名侍衛道。

「去吧。」軒轅子凌淡漠的聲音沒有一絲感情,「我不方便出手,會被他們認出來,交給你們了。」

軒轅子凌眯起眼睛,神色淡然,冷眼旁觀,薄唇微抿,很是無情。

寒夕,不要怪我,我也是為了我的宏圖大業,只能就對不起你了,要怪,就怪你不應該跟帝玄胤這些人在一起,來到納蘭家族。

若是你不會和他們在一起,我怎麼也不會想到要對付你。

所以他並沒有錯。

他身後的幾名侍衛聽到他的話,立即就衝出去,加入了納蘭家族的高手們當中,一起對付小紅還有玉寒夕。

時間一久,玉寒夕便逐漸感覺到吃力,好像要沒有力氣了。

雖然他有小紅的幫忙,但是納蘭家的高手實在是太多了,猛虎難敵猴群,就算他再厲害,也打不過這些人呀。 倪隊長顯然也聽到了話筒裏面傳出來的聲音,對着張衛的詢問,紅着臉點點頭,一句話也沒說。

張局長重新對着電話裏面道:“沒錯,是來自香都市的陳志凡!不過他沒有身份證,所以也不知道他說的話是真是假!”

電話裏再次傳來了聲音。齊志東道:“你讓他接電話!”

張局長拿起電話,對着陳志凡道:“齊廳長讓你接電話!”

陳志凡慢吞吞的接過電話,道:“齊廳長,我是陳志凡!”

就是這簡簡單單的五個字,齊志東便已經清楚了陳志凡的身份,道:“還真是你小子!快點說說,怎麼回事!”

陳志凡深感自己找這個人算是找對了,便一五一十的道出了自己這兩天的經歷。

聽完陳志凡的話,過了半天,齊志東才道:“怎麼會有這麼離奇的事?見義勇爲的人怎麼會突然間精神失常了呢?”

陳志凡淡淡的道:“這可就說不好了,得調查之後才能知道!”

齊志東繼續道:“你有線索了嗎?”

陳志凡道:“暫時沒有!”

“你最近在幹什麼?怎麼會和這些事攪和在一起?”齊志東疑惑的問道。

陳志凡想着自己是追查妖氣纔來的這裏,但總不能就這樣直接對齊志東說吧。

“是這樣的,我已經辭職了,路過這裏,看到漢子被小偷纏住,所以多了句嘴!”陳志凡這已經給了張衛他們面子了,如果直接說他們西班市的警察不分青紅皁白,不知道齊志東這個老首長要怎麼教訓張衛呢。

齊志東道:“乾的好好的,爲什麼要辭職呢?你呀,不過還好,這個張衛是我的老朋友,現在出了這檔子事,你可得幫幫他!我知道,你破案可是一把好手,那麼離奇的案子,都讓你破了!”

陳志凡笑着道:“齊廳長過獎了!您的吩咐,我自然義不容辭,只是不知道張局長的意思!”

齊志東用毋庸置疑的口問道:“這個包在我身上,你把電話交給張局長!”

陳志凡轉身,將電話交給了張局長。

張局長接過電話,堆着笑臉道:“老首長!”

齊志東道:“你呀你呀,你可真是糊塗!你身邊這可是個破案高手,有他在,一定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

張局長玩味的道:“老首長,剛纔你們說的這些我都聽見了。不過,我還有一點疑惑!”

“有什麼疑惑都說出來!”

“剛纔他也說了,已經辭職了。我在想,他會不會是辭職以後,再做案子的。如果是這樣,他不是騙了我們所有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